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九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南城之中,修仙者与凡人混居,而筑基之下修士无法辟谷,仍然需要进食,使得此地开满了不少凡人的饭馆,满足口腹之欲。

    “先带你去吃饭。”楚无青如是说着,带着顾予在街道上走过,路过一个个饭馆,却没有一丁点停留的意思。

    顾予的肚子很饿,饿得眼前都有些昏花,只有味觉格外的灵敏,可以一丝不差地捕捉到饭馆里飘出来的香味。

    但他不想被嫌弃,更不想流露出一丝的失礼,只想把最好的模样呈现在那人的面前,于是他端方而行,好像一个世家小公子,哪还有一丁点之前的狼狈,袖子里的手握成拳,努力克制住饿到极致后的生理性颤抖。

    当走完这条街最后一个饭店时,顾予的拳头捏得更紧了,指甲陷进肉里,甚至溢出血,可他并没有发出一声质疑,显得格外的乖巧。

    在楚无青轻轻侧头,目光扫来时,还能露出一个腼腆温柔的笑,期望留住楚无青片刻的目光,仅仅是这样,就能给他无限的勇气。

    “笑得真难看,”楚无青毫不留情地嗤道,笑得太难看了,跟上辈子一样的难看,永远是一副羞涩纯良的样子,比白兔还乖巧,可这样的皮囊下,裹着的却是一个狼性的灵魂。

    凶残疯狂,只对着临沂臣服。

    这一声嗤笑,使得楚无青淡漠的表情骤然生动起来,似乎不再远远地隔在天边,好像有流星划破了寂静的黑夜,让人想将那道光永永远远地抓住。

    无论他说出什么样的言语,露出什么样的表情,都只让人感到幸运,幸运于被注意,幸运于这言语竟是对着自己发出……而不是永远地够不到,摸不着。

    顾予不觉得有些痴了,只觉得心脏在胸腔中激烈地跳动着,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在疯狂的痴长……

    直到楚无青已经转身离开,走出了十步之远,他才回过神来,磕磕绊绊地追上去,然后紧紧地缀在楚无青的身后,漆黑的瞳仁中有光亮一闪而逝。

    有修仙者所在的地方,哪怕是仙凡混居,也仍然会有体现修仙者高人一等之处,南城的内城就是这样的所在。

    说是内城,其实只是一条小街,但是却有重兵把守,是的,炼气大圆满的两名修士对南城来说已经是不可触犯的仙人了。

    进入这条小街,需要交纳十颗灵珠。

    这条街道顾予自然听说过,也知道顾家的少族长时常会去这条街道掏取一些仙修之物,那一切都是他不敢想象的。

    在顾家,只有核心弟子,才能够这样地去挥霍灵珠。

    “可,可以吗?”顾予大着胆子问出声,他并不想这人为自己浪费珍贵的灵珠。

    白衣仙师的手轻轻一挥,二十颗灵珠就飞入了守门人的手中。

    随后,顾予就踏入了他一直希望见到的内城,最终跟随着楚无青止步在了一处酒楼之外。

    说是酒楼实则并非独楼,而是几座亭台楼阁相依连,飞檐斗拱,雕刻无数,大气的匾额上书着“仙鹤楼”三字。

    仙鹤楼,小南城内唯一的仙食酒楼,整个顾家只有族长长老等来过。

    直到落座在了二楼靠窗的位置,顾予仍然生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楚无青一动点了五个菜,此处偏僻,所用灵米都是不入品阶的米,灵气稀薄,对修士的好处其实不大,但是却能够很好的滋养凡人的身体。

    真正灵气充裕的食物,未修炼的凡人服用,反而会因为承受不住,爆体而亡。

    小东西已经饿到了极致,可饭菜上来后,却仍然维持着优雅的姿势,哪怕这些菜对他来说每一道都可以香掉舌头。

    顾予的动作很快,几乎眨眼之间就解决掉一盘,却没有一丁点的狼吞虎咽的感觉,让楚无青觉得很有意思,心情明朗。

    等顾予吃完所有后,楚无青道,“我需要一个阵法天才做我的幕僚,所以花费巨大的代价请动精通天算的修士为我找出这样一个人,最终应到了你的身上,所以我来了。”

    “我带你走,你会成为楚家外门弟子,同时成为我的随从,你可以称呼我为楚公子,师兄,”顿了顿,看着顾予那张日后会令三界惊惧的面容,生出无限的恶趣味,“也可以叫我主人。”

    “主人,”顾予没有任何的犹豫,叫出这一句时,白皙的脸上甚至生出了薄薄的红晕,看起来羞涩乖巧。

    ——他的血脉在皮肉下兴奋地跳动着。

    没想到顾予如此听话,楚无青有些意外,这一声主人,似乎也喊得心甘情愿,他继续道:“顾家你打算如何处置?让顾家灭亡,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今后自己去解决一切。”

    虽然说出了两个选项,楚无青却知道顾予肯定会洋者,别看顾予现在如此弱小,可他从来不是依附别人而生之人,如果不是在《一剑封仙》之中,顾予的人生,顾予的性格,顾予的金手指,未曾不会是另一个主角。

    在他低下头,温文尔雅一笑时,“不想见到血腥啦,”无数活人就直接成了白骨,当真是不见到一丁点血腥。

    “自己。”顾予抬起头,轻轻吐出两个字。

    “顾家人来了。”楚无青唇角微微扬起,“你可以在现在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不要让我失望。”

    虽说多智近妖,可现在的顾予,还是称得上是一片白纸,准确说,是让楚无青可以看透一切情绪的白纸,而在这样的白纸上一点点描绘出色彩,左右着他的思想,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对于顾家这样的修真小家族来说,是不肯错失任何一丁点想要向上爬的机会的。

    楚无青来的时候,恰逢族长不在,而修为最高的长老又在闭关,才避开了这些人迅速把顾予带走。

    顾予一走,自然有顾家人立刻通知了族长和长老。

    他们虽然不知道楚无青的真实身份,可眼力劲还是有的,那样的气度,纵使是城主家的公子都没有。

    “愚蠢!”顾家族长狠狠骂道:“族内多少有天赋的少年,你们不知道让仙师调吗?顾湘更是已经拿到一级符阵师的玉牌,怎么会让仙长把那个废物带走。”

    听到楚无青并没有离开,而是带着顾予来了南城最最奢侈的仙鹤楼,顾家族长和长老立刻就带着家族里最有天赋的少年赶来了,务必要将废物顾予换回来,不能耽搁掉顾家的前程未来!

    顾家的几位长老,更是深深悔恨当初阻止顾家族长杀掉顾予。

    是的,在顾予父亲遇害之后,这位堂叔迅速夺位,既然想报复,又怎么可能还留下顾予的生命,不斩草除根。

    但几位长老不同意,先代族长毕竟对顾家有功,而且还多次为他们寻到过灵物,他们不能眼睁睁地见着先代族长之子就这样死去。

    可是先代族长毕竟已经成为过去,现任族长才三十六岁就已经炼气六层,耗费整个家族之力,顾家未尝不可能出现一名筑基高手!

    到时候,整个南城的格局都会改变。

    为了顾家,他们可以容忍现任族长的一切手段,包括虐待顾予,包括让所有人认为顾予是废物,只要不直接杀死顾予就行,这是双方角力后的妥协。

    哪怕顾予真的饿死了,他们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办法,生为顾家子弟,怎能不为顾家牺牲,他们已经尽力保全过他了,够对的起先代族长了,不是吗?

    可现在,他们非常后悔当年的决定,如果顾予死在了当年,也就不会有今天胆敢毁了顾家的前程的举动,让顾家的多少天赋少年失去了机会。

    当顾家一群人走上二楼,看到楚无青和顾予时,顾家的族长和长老们还好,那几个少年人和孩童却是一下子就红了眼睛。

    那可是灵食啊,五盘灵食!品质低劣的丹药吃多了会有一定的影响,留下丹毒,可灵食却绝对不会有,只会滋养经脉。但灵食,对于南城中的绝大多数修士而言,贵重的却不是其好处,而是身份地位金钱的象征。

    这样的仙家食物,竟然入了顾予一个废物凡人的口中,竟然抢了他们的灵食!

    “这位仙长,”顾家族长上前一步,开门见山地道:“你要找一位有符阵天赋的璞玉,顾家有的是,何必选这样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啦?再多的资源堆给他,也只是有去无回,白白浪费您的心血。”

    “是啊,仙长,顾予这个废物,连字都不认识,只会气坏了您,为这样一个废物伤身,不值得。”顾家的一位长老接着开口道。

    然而从始至终,楚无青的目光都只看向窗外,仙鹤楼在内城边缘,其外自有一番湖光山色,无数白鹤在来回蹁跹,连目光都不曾落在这群人的身上,对他们所做的一切充耳不闻。

    仿佛,这只是一群在大街上说相声的人。

    顾家虽然落魄成了这样的修真小家族,可是在南城之中还是有些地位的,当即有些气恼,可楚无青显然不是他们能够惹怒的人,只得将这口气咽下,然后将所有凶恶的眼神都投向了顾予。

    希望顾予知趣,而顾予一向软弱,懂得明哲保身,不是吗?

    果然,顾予动了,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是的,太过瘦弱的身体使得他坐在椅子上时双腿离地面足有一尺之远。

    但他的动作,却并不让人觉得滑稽,甚至有一种飘逸的美。

    这还是顾予吗?还是那个连顾家下人都可以随意欺辱的小乞丐吗?!

    一向觉得万事尽在掌握中的族长,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妙,似乎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可他强行压下了这样的感觉,厉声道:“顾予,见了族长还不跪吗?”

    似乎这个小东西会向往常一样隐忍痛苦地跪下去,乖巧顺从。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顾予的伪装啊,若是不这样做,他早就死在族长的修士威压之下了,他那么的瘦弱,承受不住一切健康的凡人可以承受的东西,死了也会被人说怪自己。

    然而,他从未放弃活着,本能地就懂得一切生存之道,伪装的懦弱,顺从的隐忍,让他完整地活到了今日……等到了主上。

    “身为故去族长嫡子,我本该继承族长之位,谁能够让我跪?”顾予轻轻笑道,每一句都透出一股书生气的温文尔雅,少年老成的走到顾家大长老的面前,“大长老,感谢您当年保住了我的性命,可不让我进行资质测试,是您苦心经营顾家一生做下的最错误的决定。”

    “竖子,尔敢!”从始至终没有说话的顾家大长老,终于开口了,“胆敢对长辈这样说话,一个废物需要做什么样的测试,只是浪费顾家的资源罢了。”

    炼气八层的威压竟然就要对着这个孩童而去。

    只是他预料的顾予昏死过去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一道轻柔的力量传来,瞬间就将顾予牢牢护住,而这力量面向他时,竟然比利剑还锋利,让他生生后退四步,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大长老!”顾家的所有人都慌了,然而却并不敢动,大长老可是顾家修为最高之人!

    明明,明明这个年轻的少年只是炼气七层,竟然仅仅凭借气息就能够击退炼气八层已经修炼七十余年的自己!

    可以想象其身后的势力门派,底蕴是何等的雄厚,曾经的顾家,那记载在先辈记忆玉简里的顾家也是这样……

    顾予同样震撼,在顾家一言九鼎的大长老,让许多修仙者都不敢拜见的大长老,竟然就这样轻易地倒下了。

    这就是修士的力量吗?

    “大长老,”顾予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唇角的笑容更加温润,“您既然说我是无法修炼的废物,不如就在今日做个测试吧。”

    楚无青终于转过头,把目光落在了顾家人的身上,神识一扫,发现这二楼之上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群众。

    是了,顾家在自己眼里虽然不入流,可在南城之中可是颇有影响力的修真家族,正因为这样才使得那些原本与顾家先代族长交好的修士,都不敢救济顾予。

    趋利避害,可是人类的本能。

    而围观这样的家族的笑话,也是本能。

    “测试法器,”楚无青淡淡地道。

    仙鹤楼的老板立刻送来了测试法器到顾予的跟前。

    想要成为修仙者,必须具备可以修炼的灵根,凡人中有灵根者万中无一,修士的后代里拥有灵根的几率则会大大提升,而修士本身的天赋越好,就更容易生出具有高天赋的孝。

    顾家会任由现任族长不给顾予测试,浪费掉一个可以修炼之人,正是因为顾予的父母一个是五灵根一个是四灵根。

    而顾家现任族长却是整个顾家仅有的两个三灵根之一!

    顾予将手覆上测试的水晶球,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只不过一个个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们可以想象到,楚无青看到测试结果会怎样的失望。

    而顾家另一个三灵根的少年顾湘,已经获得了一阶符阵师身份玉牌的顾湘,更是满面的讥讽。

    法器之上,符文转动,三息之后,一蓝一绿二色呈现。

    “水木地灵根!”几乎在这二色出现的刹那,围观人群中立刻有人喊出了声。

    单灵根实在太过稀有,金丹之下没有任何修炼瓶颈,筑基这道坎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所以被称作天灵根,意为天道所爱。

    双灵根相当于天灵根来说,就要常见一些了,但是仍然是非常稀少,所以世人将其对应天灵根,称为地灵根。

    在这小小南城之中,出现地灵根,不亚于在楚天城中出现天灵根。

    楚无青喝了一口茶,这出戏实在太有趣了,顾予何其聪明,纵使现在无法报复顾家,也要成为顾家所有人心中的心理阴影。

    拥有这样资质的顾予注定会一飞冲天,注定会超越顾家的所有人,而这一切都会给顾家带来无尽的心理折磨,活在顾予什么时候会回来报复的惶恐中。

    而顾家的长老,为了一个三灵根,竟然痛失了这样一个绝世天才惶恐之中更有无限地纠结和懊悔,这会生生折磨他们的心灵精神,甚至足以让意志不坚定者道心崩溃。

    好一个顾予!

    只见顾予收回了手,那张处变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迷茫,一步步走到顾家大长老跟前,抬起头问道:“大长老,地灵根是什么意思?没有人教过我,我不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