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八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无耻,卑鄙无耻的人类!”

    楚无青并不知道这具一动不动的肉身正在对他坡口大骂,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

    契约缔结完毕,楚无青难得耐心的掏出生肌肤膏,亲自上药,白皙修长的手指沾着透明的膏体,一点点抚摸过妖魔胸膛上的划痕,看着伤口迅速合上不留一下点痕迹,双眼带笑。

    域外妖魔这种生物,对普通修士来说实际上是非常神秘的,因为修真界里根本没有,只出现在虚空战场之中和灵天。

    修士们所知晓的,不过是他们非常强大罢了。

    可重生后的楚无青,知道《一剑封仙》从开篇到自己身死之间的所有内容。在这之间,主角就曾经误入虚空战场,遇到过域外妖魔中的一位王女。

    这使得楚无青也知道了域外妖魔一族的秘法,王族是否真的魂飞魄散,不是低于炼虚以下的修士可以判断得出的。

    无论这具肉身是否真的身死,买下了就属于自己的,所以他立刻尝试主角所用的认主之法。

    此法,必定有效,才不是什么他故意说得那般误打误撞。

    “虽然你只是一具没有自我意识的尸体,但我之物,岂能无名,”楚无青抬头仰望着妖魔俊美的头颅,可他的姿态却无论如何也给不了人弱小之感,反倒给人一种以居高临下之势。

    “卑鄙愚蠢的人类,你不配知道吾的名字,吾允许你称吾陛下。”第一次,妖魔对引以为傲的修炼秘法感到了苦恼和懊悔,可纵使心中如何咆哮,他都无法让*发出一句。

    “墨发生血,你我更是血契结缘,”楚无青一个神念就让尸体跪下,抬头仰望于他,手指轻轻抚过尸体的脸庞……

    “停止,吾名辛烨。”

    “如此就叫你徐吧。”

    尸体没有发出一言,可这周遭的空气却仿佛感受到了尸体的愤怒一般,压抑起来。

    楚无青长眉微微一挑,墨色的瞳孔中的笑意未减少一分,“怎么,不喜欢主人给你取的名字?”

    “利器之锋,从不是靠一个名号,你是我的仆人,别说叫徐,就是叫二蛋,也能让其他人哭泣。”

    周遭的空气更加压抑了,似乎正在替尸体身前所属之人传达着愤怒与哀思。

    可楚无青却恍若未绝,恶趣味发作,笑得更开心了,一个响指就让新鲜出炉的徐跟着自己出了门。

    拍卖会场内有无数传送阵,可供修士离开。

    楚无青带着徐踏入传送阵内,一息之后就到了仙启阁楼阁之外,只是他才刚刚踏出一步。

    就有数道金丹期的威压凭空而至,朝他猛然压来,使得他身上的防护法衣都出现了裂缝。

    刹那之间,一道金丹期的法术朝着他夺命而来,根本不是他区区炼气修为可以躲避逃窜的。

    “徐,挡住。”

    妖魔辛夜立刻闪现在了楚无青身前,被迫地用他尊贵的躯体,作为肉盾替楚无青牢牢挡住了金丹的所有袭击。

    伏诛暗杀楚无青之人,正是那位金丹中年修士极其背后势力!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是楚无青让仙启阁站到了他们对立面,比起一个需要戴斗笠躲躲藏藏的低阶修士,显然是赵柏更有可能。

    但他们不可能去动赵柏,那么就只有去动楚无青泄愤,顺便劫走妖魔肉身。

    “小辈,你只有一具肉身罢了,挡得了一处,挡得住四面八方吗?”金丹中年修士不屑地笑道,望向徐的眼神满是贪婪,他说话之间,立刻就有八名金丹出现,显然是想包围楚无青。

    楚天城中是禁止打斗的,但中年修士并不怕,有楚家那位长老在,他不会受到太大责罚,可今日之辱不报,他将无法在楚天城立足,必须立威。

    何况,如果能够夺到这具妖魔,送给楚家长老,今日的一切都将不会是什么。

    “愚蠢。”楚无青轻轻道。

    这些人想要杀他,传送阵的瞬息之间并不是没有机会,可现在已经过了五息,足够仙启阁反应过来了。

    刹那之间,那同时攻来的八个金丹,就如同被无形地铁链绑住了双脚一般,从空中骤然跌落地面,无数冰叉出现,霎时间就有五名金丹初期修士丧命。

    与此同时,一位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长须老人出现在楚无青的身后,可其周身威压竟是元婴所有!

    这老人向着楚无青道:“客人,受惊了。”

    这变故来得太快,刹那之间,角色反转,楚无青安然无损,中年修士这方却已经三死五重伤。

    “仙启阁,尔敢,我可是楚航长老的挚友,”被仙启阁黑衣金丹修士制住的中年修士发出一声声悲痛的嚎叫,双眼欲裂地瞪着楚无青,心中隐隐升起一股猜测,可又马上熄灭,若真是那人怎么可能坐到第二楼去……

    楚无青见仙启阁很快解决掉,立刻不再多看中年修士等一眼,轻轻一挥,飞舟出现在脚下,载着他和徐高飞而去。

    这飞舟一出,犹如判决一般,中年修士的所有怒骂都被齐掐灭在了嗓眼里,脸色灰败……末日。

    *****************************************************************************

    回到楚家,楚无青将徐置于楚寰之洞府之中,等楚寰之回来后查探,确保无忧,自己立刻乘着飞舟,去往传送之点。

    顾家所在,乃是安阳中界的边缘,距离楚天城之远,以万里为单位记,具体多少楚无青也不知道,只知道想要到达需要通过数过高阶传送阵,每一次传送都是至少十枚中品灵石。

    楚无青经过一天一夜的传送,终于到达了安阳界边缘的小城南城。

    这南城,名为城,其实不过是个低阶修真者聚集的镇,金丹在这里已经能够只手遮天,简直与小世界无疑。

    而顾家,就在这南城之中。

    说起来,顾家曾经也是有数千年历史的家族,其祖上还曾出过一位阵法大师,为家族带来了无数荣耀。但如今顾家不过是个没落的小家族罢了。

    全族修为最高者,竟然才炼气八层,但就是这样,在这边陲小城中,也已经是不错的修为,足以撑起一个小型修真家族了。

    此时此刻,顾家的一个院落之中,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瘦弱男童正被几个身强体壮的少年踢打。

    男童的身旁还撒着一碗已经发霉的粥和泛着青色的馒头。

    就算是顾家任何一个凡人仆从的伙食都要比这好上数倍,可是这却是已经饿了几天的男童唯一的食物了,还是好不容易从厨房的垃圾里偷来的。

    男童甚至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腹中因饥饿太久带来的绞痛使得他都无法思考,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地上的馒头,伸手想要勾过来。

    可是,他的手快要触碰到馒头之时,立刻,一只鞋子踩在了这馒头上,他抬起头,就看到鞋子的主人对着自己讥讽一笑,“废物,还吃什么?丢尽顾家的脸,饿死你算了。要当乞丐,去其他地方讨,别在顾家讨。”

    男童的眼中顿时爆发出仇恨之意,他不过十岁的年纪,却因为经常吃不饱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上几岁,而那些捡来的破洞衣衫套在他的身上,显得他更加瘦弱。

    可这一切却一丁点没有损害男童的容貌气质,他穿着比乞丐还落魄,可气质却比南城城主的儿子看起来还要高贵。

    那双漆黑的瞳仁,寒芒闪过,盯着踩着馒头的少年,纵使他本身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力气,却能够让人感受到一种莫大的压力,一种比面对筑基仙长还要可怕的压力。

    就因为这样,才使得这些少年们更加的气愤,一定要把男童揍到服帖为止,一个废物小乞讨罢了,也敢这样看人,也敢有这样的气质……啊呸!

    男童抱着从少年脚底板下扯出来的馒头,大口吞咽着,每当这时,这些少年才会放过他,一起嘲笑道:“对嘛,像乞丐一样从少爷我脚底下抢食才对,这才是你的命,怎么能够那样去看人?”

    男童埋着头,小鸡啄米一样点着,似乎是认同,可嘴里却啃得更快,他,必须,必须活着,用力的活着,活下去就是一切希望,哪怕吃着这样的食物,忍受这样的侮辱。他默念着在书摊上偷看的书,“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念着,念着仿佛自己想要与这些人同归于尽的内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似乎真的得到了逍遥……

    “祖父说,忍者为赢,可是我为什么还是感到难过,还是想哭?”

    他名为顾予,是上任族长的幼子,父母和兄长在他幼时便因为去秘境取某样东西而丧命,而之后继任族长的堂叔,却和顾予的父亲有过节,一上位便将自己所有的怨念都报复在这个幼小的孩子身上。

    没人知道顾予的天赋怎么样,根本没有谁敢去让他测试,也没有人会让顾予去学习或者是修炼什么,从小他便被众人当乞丐一般成长着,所有同情他的人第二日便被派往其余地方,族中任何一人都可欺辱他,把他当做发泄品。

    在现任族长的刻意之下,顾予成了人人口中的废物,无法修炼的废物,丢尽了顾家的脸。

    这就是所谓的,顾家嫡系血脉?

    但实际上,顾予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阵法天才,身具水木双灵根和通灵之眼,也是作者给男主安排好的小弟,被男主救出家族后对他一直忠心耿耿,更是毫不犹豫的将整个顾家直接覆灭。

    顾家直到毁灭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错过了怎样一个崛起的契机,仅仅因为族长的仇恨,他们失去了一直梦想的祖辈的光荣。

    “你还敢哭?”另一人见到顾予洒落在馒头上的泪水,立刻嗤笑道:“我们不打死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还在这里发泄什么不满?”

    “我看他是还埋怨二哥你把那个馒头踩扁的事情吧。”

    “不就是一个馒头吗?”那人一脚踹到顾予的手上,将剩余的馒头,碾碎成几瓣,笑道:“你不是饿了好几天了吗?快吃啊。”

    顾予的双眼立刻赤红,他知道这些人想要怎样的羞辱,想要看着他像一条狗一样舔食……为了活下去,为了活下去,顾予向着馒头碎块爬去……

    “顾予,抬头看看?”突然,一人嬉笑道。

    顾予抬头,震诧当场,这个方向,正是顾家祠堂的方向,供奉着顾家嫡系每一代先祖!

    不,祖父!

    ……顾予做不到忍者为赢了。

    “还不吃?是不是想要我们喂你啊?”

    “就凭他也好意思让我们喂?我看是又欠揍了。”

    说着,几人又是对着顾予一顿拳打脚踢,他们早已习惯将自己在他处遇到的压力发泄在这个族人身上,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只要不打死了就好了。

    甚至族长对于他们羞辱顾予都乐见其成,又哪里还会有人敢阻止。

    顾予不顾身上被踢打的痛处,颤抖的伸出手去碰触那馒头的碎末。

    却在下一刻,一旁传来骚乱的声音,“这位仙长,您别过去,那里只是仆人的住处罢了。”

    “仙长,优秀的族人我们顾家多的是,何必非要找那一个废物呢?”

    “仙长……”

    一堆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随后似乎是看清了这院落里的一幕,众人都下意识安静了下来,一个个脸色极为难看。

    他们虽然早就知道有个族人被羞辱的事情,但没想到今日刚好被贵客给看到,日后他们顾家还要如何自处。

    而那几个踢打顾予的人还不当一回事,他们刚刚听到了其他人讨论的内容,知道这次的客人身份不一般,连忙恭敬的和楚无青行礼。

    楚无青便面无表情的从他们身旁穿过,眼睛甚至连一瞬都没在这些人身上停留过。

    ……

    贵客,仙师,这一切都跟顾予没有任何关系,他已经对外界麻木,只想趁着这个间隙,这个没有人捉弄殴打他的间隙,赶快进食。

    顾予努力地缩小着自己的存在,双手慌忙地抓起馒头屑,却在下一刻有一道剑光闪烁,他手心一凉,那仅剩的馒头碎块就成了粉末散落在泥土中。

    顾予的双手,颤抖着,颤抖着想要从泥土里刨出馒头屑,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进食过了……绝望犹如浪潮将他淹没。

    直到,一双纤细洁白的手从泥地上抱起他,悲天悯人的神情完美圣洁,那样好看的脸,那样垂落在白衣上的银发,恍若九天上的神。

    顾予的手臂一僵,手里抓住的视为救命之粮的裹着馒头粉末的泥块陡然滚落,却毫无所觉。

    “你是来拯救我的吗?”顾予睁大了眼睛,下意识脱口而出,肮脏的小手想要拍掉身上的泥污,却越拍越脏,甚至让来人洁白的衣袍也染上了这后院的污浊。

    小小的人皱着眉头,眼中布满惶恐和痛苦,以及仰头时,阳光撒进眼中,揉碎的希望。

    那么的小心翼翼。

    来人笑得温和,不染一丝尘埃,“是啊,我来带你成为最厉害的符阵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