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七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半响之后,直到主持人倒数计时的声音再次出现,众人才从极度不可思议的情绪中回过神。

    立刻,包厢之中传出了中年人的怒吼:“二等座位的二等人,也敢胡乱叫价,这等诚可不是你能够扰乱的。如果没有灵石,也可以漫天喊价,那么每样拍卖品都可以哄抬出天价了。竖子,你竟然敢喊出这样的价格,就拿出灵石来证明,否则,你一旦走出仙启阁,我必定叫你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

    “你这样的人物,还不配知道我是谁,”楚无青一阵冷哼,话语之中全是轻蔑之意。他的声音极其好听,字字吐出,如寒泉击石不带一丝人间烟尘气,使得这样傲慢无礼的语气,都透出一股子至理至信来。仿佛那金丹真人,当真不配知道他名讳一般,更让回过神来的众人再次一愣,继而被他的气势所慑,也觉得理所当然起来。

    楚无青根本懒得与中年金丹修士这等不入流的角色纠缠理论,手一挥,一只储物袋就这样当着上万修士的面向着拍卖台飞越而去,稳稳落入到主持人的手中。

    “六十上品灵石在此,人我带走了。”话落起身。

    “尔敢!”中年金丹修士,这下彻底怒了,包厢中的人与他争抬价格也就罢了,这些人他都惹不起,只能忍了,每一次喊价都在心头滴血。

    可这小小二楼修士,竟也敢如此狂妄的污蔑他?怎么能忍!

    “八十上品灵石。”中年人怒喝道,甚至在声音之上用上了金丹威压,形成震慑之力。

    八十上品灵石!

    在场所有人都为了这天价而屏佐吸,连那蕴霞仙子和青松上人,以及赵柏都陷入愕然之中,只觉得这中年人疯了,但一想到对方身后有着楚家,又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中年人喊出这话后,顿觉出了一口恶气。

    他不能得到的东西,那小辈也别妄想得到。只要现在把价格抬上去,这样的天价定然一定能把那小辈吓傻了。

    像这种坐在二楼,还遮遮掩掩的带着斗笠的人,肯定是得了什么造化发了一笔横财,但却没有势力可以依靠,这才装腔作势的戴着斗笠,不敢透露一丁点身份。

    而他偏偏就要让这小辈丢人,让他明白敢和自己这样的大人物争抢东西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当然,中年人身上并没有八十上品灵石,他之所以喊出这样的价格,是为了恶意哄抬价格,让那小辈花光所有家财来出气。

    如果这小辈不接着叫价,也没有关系,他完全可以向天启阁赊账,以自己的修为身份开口,再以身后势力做保,仙启阁就算不同意,也可以拖上一时半会儿,等待周转。

    至于这小辈,当然不能轻易放过,就抢了他的横财来填补他的过错,周转资金就有了。

    一时间中年人都要为了自己的足智多谋而赞叹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楚无青或许会望着天价含泪却步,或者中了中年人奸计咬牙继续加价,无论怎样都坑了自己的时候。

    楚无青冷冷笑道:“我能够一口气拿出六十上品灵石,但是你能够拿出八十吗?道友,敢在天启阁胡乱叫价,破坏会场秩序,你承担得起这样做的后果吗?”

    这话语张狂至极,却每一下都打到中年人的软肋之处。

    只是……围观之人心中皆暗暗摇头,这样的意气之争,终究不智啊,仙启阁可不会帮着一个没有根基的人去查看一个有身份有修为的客人的储物袋,何况这个客人的背后还站着楚家。

    楚无青的话犹如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中年人的脸上。

    恼怒之下,中年人破开了包厢的壁障,竟然直接走到了包厢外,居高临下地俯视俯视着楚无青,甚至还调动了金丹期的威压向下逼迫,“我说有,就有,岂是你这样的小辈可以揣度的,喊不出价就放弃,不要说一些无谓的废话!”说完之后,立刻朝着仙启阁的主持人使眼色。

    中年人觉得,主持人和仙启阁定然站在他这边,不管怎么看,他都比那小辈更值得仙启阁的人去拉拢,更别提他身后还有着楚家,即使只是分脉族人,但其权势地位也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

    主持人却是心生不满,他们仙启阁在修真界中地位特殊,根本无需抱任何门派大腿,与当地大势力的关系不是被统治,是合作。

    整个安阳界,值得他们忌惮的,不过是那几位炼虚老祖,以及化神就能斩杀炼虚的戮剑真君楚寰之。

    拍卖会开始之时,他就已经被人提醒过,二楼座位之中的斗笠白衣少年就是楚寰之的独子,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满意。

    可这中年人却不仅破坏仙启阁的规矩,竟然还妄图逼迫楚家族长之子?

    “这位修士,仙启阁的规矩不得破坏,请您拿出八十上品灵石,不然我们会立刻将您驱逐。”主持人当即厉声道。

    随着主持人话语一出,中年人身后的包厢立刻符光闪耀。那可以一招诛灭元婴的阵法刹那之间启动,将中年人牢牢捕获,四肢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唯留下脑袋可以转动,方便驱动神识来解开储物袋。

    变故来得太快,以至于中年修士根本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立刻感受到了这阵法上的杀机。

    主持人是真的要让他交出储物袋查看!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中年人觉得不可思议,但一切却都是真的,他竟然真的因为一个二楼修士的一句话,被绑在包厢符阵上,受到这样的侮辱。

    无需低头,中年人的神识就可以捕获到周遭之人毫不掩饰的笑意,大家都神色古怪地盯着他,好像在看什么稀奇之物,连那些二楼座位的人都对他露出嘲笑之意。

    中年人勃然大怒,恨不得给这些小辈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自己到底错的多深,可是在这仙启阁内他却是没有一点办法,只得用神识解开储物袋以换取自由。

    金丹修士被放了下来,与主持人一起站在台上,清点袋中的灵石数目。

    一块块数来,包括其他物品折算的价格在一起,一共只有五十二块,距离他喊出的八十远远不够!

    “五十二块上品灵石,”主持人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笑意款款,盯着金丹修士道:“客人。您还有其他储物袋吗?”

    见之前自信满满的中年人被主持人逼问得面红耳赤,狼狈不堪,许多原本极力掩饰嘲笑的普通座位之修,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没有。”纵使心中一万个不愿,中年人却不得不回答。

    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罢了,他竟然就从高高在上的包厢里的体面之人,沦为了整个拍卖场的笑柄。而且这样的笑柄,还是他一盏茶前期待看到的,只不过他期待的是那个胆敢搅乱他拍卖的低阶修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笑柄会成为自己。

    他不需用神识查探,就能知道那些曾与他竞价争夺的包厢之修在怎样的嘲笑他。

    尤其,那个赵柏笑得最最放肆,仿佛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一般。

    那只能二楼修士根本不可能有让仙启阁都偏袒的能量,显然暗中指使仙启阁的只会是赵柏。

    金丹修士心中的怒火简直快要将他的理智烧灭,可现实却又让他不得不忍下。

    他拿赵柏没有办法,更不可能去对付蕴霞仙子,怎么看也只是那带着斗笠的小辈更好揉捏。不,这个中途杀出夺走拍卖品的小辈分明才是羞辱他的罪魁祸首!

    中年人顿时冷笑一声,竟然将金丹期的威压朝着楚无青这个一看就修为低下的修士压去。

    要知道,若是此地只是个普通修士,怕是直接会被中年人的威压震的直接残废,但楚无青不是。

    金丹修士此举,吓得主持人立刻变了脸色,“驱逐,”一声令下,顿时有数个身着黑衣的金丹修士从隐蔽之处现出身形,直接逼到中年人面前,做出一副请他离开的模样。

    说是请,实则跟押送没有任何区别。

    中年人就算再自视甚高也不敢一个人对付几个金丹修士,更不敢再尝试一次包厢上的符阵,只得将怒意按下,灰溜溜的离开了仙启阁,还不得不给出一大笔灵石作为赔偿金,连购买包厢的资格都被永久取消了,可谓是牺牲巨大。他无比恼怒,直接联系了自己背后势力,准备伏诛那小辈,直接将东西夺来。

    ---------------------------------------------------------

    而仙启阁雅间之内,那冰棺之中,其内的尸体却是缓缓的恢复了意识。

    这名帝族妖魔,并非主持人所说的那样是一具死尸,而是修行了一种特殊的秘法。

    这种秘法,想要大成,必须自我封印*神魂,让意识陷入永寂的黑暗,再慢慢从黑暗之中超脱,故而会对他人呈现出一种已经魂飞魄散的死亡状态。

    如他今,总算是恢复了一点自我意识,可那体内的封印之物却让他的神魂仍然处于休眠之中,无法调动身体分毫,堪比化神期的修为也被彻底封死。

    身为帝族,竟然在自我封印时沦落至此,被人类捕捉走,还被列在展台之上拍卖,奇耻大辱!

    是谁,胆敢把他拍下?

    “卑劣的人类,无论,你是谁,待吾恢复之日,必赐你魂堕九幽地狱,以报今日之辱。彼时,你当感到荣幸。”

    隐隐约约地,他感到有人走近。

    但他没有神识,五感封闭,自然无法感知到来人是何样貌,可是他知道的是,这是那个修士来做仙启阁的主仆契约了。

    仙启阁的主仆契约虽然玄奥,可以让高阶修士臣服于低阶修士而无法反抗,但对他却没有真正的作用,一旦他秘法修炼成功,修为恢复,契约符咒自然会随之破解。

    但下一刻,这帝族妖魔感到了一丝不妙,他的胸口竟然被来人直接用高阶法宝划出了一条口子。

    这个人类想做什么?想试炼他的身体是否真的能够只靠肉身就抵挡住金丹的攻击吗?

    卑弱的人类,你怎么敢?

    很快,那个拍下他的人类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当帝族妖魔以为此人试炼完毕,终于要开始缔结人类自以为聪明的契约符咒之时。

    变故突生!

    一滴外来的魂血带着一种从未见过能量,顺着他胸上的裂口,直入到了他心脏之中!

    刹那之间,那滴魂血就与他无法反抗的身体,结成了主仆契约。

    是的,不是符咒臣服,而是如同修士与灵宠那般的滴血认主!奇耻大辱!

    “域外妖魔中的王族,自身血脉非常强大,有着吞噬符咒之力。然而,人类为天地之灵长,自然也得天道之厚爱,可以秘法将有灵之物滴血认主,或法器,或妖兽……没想到,我只是试一试罢了,竟然域外妖魔也可以。”

    楚无青的声音清清淡淡,仿佛只是在做一件非常小的尝试,成功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对于‘无知’人类来说,滴血认主和契约符咒只是方法过程不一样,结果却是一模一样的。

    一模一样的鬼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