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六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仙启阁是修真界第一商行,旗下分店无数,几乎开遍了所有叫的上名号的修行界。

    其内售卖各种丹药功法,宝物灵兽,乃至修士奴仆。

    安阳中界的仙启阁,位于首城楚天城中,每隔一月,会举办一次争宝大会,将搜罗到的珍惜之物进行拍卖。

    拍卖场地是一漂浮于楼阁上空的巨型飞舟,其上宝光流转,仙娥起舞,将无数路过此地的修士震撼,纷纷生出一种有朝一日发达定要入内感受奢华的强烈愿望。

    飞舟内部共分三层,最下一层是排排密集,没有一丁点*空隙的普通座位,但就是这样的座位也需要交纳上一百块下品灵石才能买到。

    而第二层则是豪华座位,每个座位都是宽敞舒适的圆背交椅,椅子旁还设有放置酒水珍果等的桌案,不时有美貌的炼气女修殷勤捧杯,这样的座位需要足足一块中品灵石,都能够买到一件不错的中品法器了。

    至于最顶尖的包厢,一共只有四十间,每一间都耗费巨大心血,布置下可以一招诛灭元婴的杀阵,保证客人在抢拍物品时的绝对安全,其内的设置座椅则是下品法器,可以根据入座之人的心意变幻出最舒适的样子,更有妖族的女修在一旁翩翩起舞,筑基期的执事进行拍卖解说。这样的包厢,想在其中,不仅需要大量的灵石,还需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或者金丹以上的修为。

    楚无青是临时起意来拍卖会,这包厢自然已经满了,立刻有执事长老前来迎接道:“还请楚公子稍等片刻,我们已经派人去协商,无论如何都会给您腾出包厢位置来。”

    “不必了,我坐二楼即可”楚无青淡淡道,能够争取到包厢之人,不是身份卓然,就是费尽了心思,又弃坑轻易相让,少不得会耗费许多时间,而他还需要去万里之外的地方将顾予带走,实在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执事长老十分诧异,这可不是楚无青的风格,以至于面色有一丝古怪闪过,但很快他就躬身道:“好的。”

    “等我落座后就开始吧,”楚无青自然知道执事长老在想什么,将一顶可以阻挡神识查探的黑色斗笠戴上后,如是吩咐道。

    执事长老立刻恭然应诺,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

    等楚无青随着侍从远去,执事长老的脸上立刻露出心痛之色,一旁正跟随他学习打理事务的族人不由问道:“叔叔,难道楚公子不坐包厢,就不会出大价钱参拍了吗?您为何如此心痛。”

    “你不懂,我是心痛楚公子戴了斗笠,摆明了不想暴露身份,否则的话,我可以将楚公子周围的座椅高价卖出,有的是人愿意为了一个位置打破头,”执事长老摇头道:“想要在仙启阁站稳,自然要懂得抓住一切商机。”

    楚无青在第二楼的豪华座位坐下,立刻就有一层光幕从拍卖台上传出,主持之人也随之出现在了高台之上,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本来应该还有半柱香的拍卖会,陡然提前,一时间,整个会场都沸腾了,纷纷猜测,此次拍卖会一定是有大人物参加,才使得仙启阁都为之配合,改变时间。

    许多人,不由得朝顶楼看去,想要看出这雅间之中,到底来了哪位大人物,这样的大人物纵使无法攀附,可能与他们参加同一场拍卖会,也足以当做谈资说出去。

    其中一个雅间,一名中年男子立刻焦躁起来,他虽然也是有身份之人,可是比起那些能够在楚天城中都有话语权之人,实在相差太远。

    此次拍卖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想要在楚天城中站稳脚跟,发展势力,就必须攀附住一位楚家族人,通过半年的打点经营,他终于会到了一位楚家金丹期的长老。

    这位长老还是楚家刑堂的长老。

    而现在,机会来了,楚家核心弟子试炼开启,每一位核心弟子可以带一位随从同往,而这位楚家长老的爱子正是楚家第五代核心弟子之一。

    他已经打听到了,这次试炼只能带金丹以下随从前往,而金丹以下,有什么比得过仙启阁用秘法培养出的杀手听话,厉害啦?

    若是能够送上仙启阁的杀手,必定能够使得这位楚家长老另眼相待,他和身后的势力就可以在楚天城稳稳站住了。

    所以,此次拍卖,必须成功!

    他不缺钱,不怕花钱,毕竟是倾整个势力之能让他在楚天城中打点走动,可是若是有大人物要执意与他相争,就不是钱能够解决的了。

    拍卖会展出的物品,只有包厢之人可以得到一份模糊的清单,大约知道会有哪方面的重宝,第几场出现,除此之外无人知道下一件物品是什么。

    楚无青虽然坐在第二层,却也有一份这样的清单,前面拍卖的都是一些灵草灵兽,丹药法器等,这些物品有楚寰之在他素来不缺,自然没有参与过一次。

    与楚无青座位相邻的,是一位筑基大圆满的年轻修士,身上穿一件赤丹门的内门弟子服饰,已经出价过五次,神色颇为激动,见楚无青一次没有动过,不由得笑道:“道友是来涨见识的吗?”

    通常来说,在第二层会戴上斗笠防人查看的修士并不多,要么是想要拍下重宝却又没有背景,怕被人盯上劫杀,才迫不得已如此。要么,就是花费巨资,想来看看此等级的拍卖会是怎样的,享受一下平常吃不到的珍果灵酒,和美人的殷勤伺候。这样的人,往往不会参与任何一次竞价,因为哪怕是最低阶的物品都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逮着长纱斗笠是为了更方便的吃喝,想要借此回本,免得被人看到后嘲笑鄙视,这样的人虽然很少很少,但并不是没有。

    见楚无青不说话,年轻修士以为自己说中了,立刻继续道;“道友别介意,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因为十年前我也干过这样的事情,跟着师兄来涨见识,看看有哪些宝物,喝一喝灵果酒,感受下不同的世界。虽然这一次涨见识,花光了我几乎一半的积蓄,但是却给了我希望,让我拼命也要在仙途上更进一层,而不是永远地活在底层修士的庸庸碌碌中。十年,我从普通的内门弟子,成为筑基期大比前十,被金丹长老收为亲传弟子,如今更是有了结丹的希望,甚至参与这等拍卖会,争夺宝物了……”越说越意气风发,年轻修士的脸上甚至浮现出了激动的膘。

    “闭嘴。”

    楚无青的声音很冷,带着一贯地居高临下,“修士拍卖开始了。”

    这声音没有任何一丁点高阶修士所特有的灵压,却让青年心神一震,不由自主地就被楚无青的话语牵引,仿佛发声之人天生就是发号施令者。

    果然,拍卖台上传送阵的光芒一闪,一对逮着面具,身材纤细的男女修士就出现在了拍卖台上。

    “这对龙凤胎兄妹,是十三号小世界和十二号小世界兼并战中的战败奴隶,皆是三灵根。四十六岁,炼气大圆满,有着五层可能可在五十岁前成就筑基修为,潜力极大。兄妹二人皆是炼气修士中的佼佼者,共同修行一门暗杀法门,两者配合之下,可暗杀筑基修士。兄妹二人皆具有水灵根,众所周知,水灵根修士最适合双修。”

    主持人介绍完,立刻就有侍女将二人的面具取下,两人的容貌极其相似,却是一清一媚,气质完全不同。

    “起拍价,五十中品灵石。”

    赤丹门年轻修士悚然一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仙启阁拍卖修士,之前虽然听说过,可毕竟拍卖修士的次数不多,这起拍价就已经超过之前许多物品的成交价了!

    这位斗笠修士又是如何知道赤丹门要拍卖修士的?赤丹修士僵硬地转过脖子,想到自己之前的炫耀,只觉得脸上被呼过一般,不敢再多聒噪一句。

    令自己震惊的起拍价,这位斗笠修士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到底是谁?

    很快,这对兄妹就被以三百中品灵石的高价买走。

    拍卖到了这个阶段,豪华座位参与叫价的人就很少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包厢中的人在争。

    通常来说,普通修士并没有买修士仆人的必要,自己都在为了各种机缘居无定所,买来不过是累赘罢了,而且这价格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会选择购买修士奴隶的,大多是一方势力,或者高阶修士。

    很快,拍卖会就到了最后的阶段。

    “诸位尊贵的客人,”主持人的声音陡然拔高,神神秘秘地道:“这最后一件拍卖品非常珍贵,他不是修士,更不是活人。”

    随着主持人话音一落,一抬散逸着浓郁灵气的冰棺出现在拍卖台上。

    刹那之间,整个会场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冰棺,包括楚无青。

    对这冰棺之内的物体,他心中隐隐生出一种猜测……

    下一刻,主持人轻轻拍了拍手掌,那棺盖一点点移开,渐渐暴露出其中躺卧之人的真容。

    发尾血红,皮肤苍白,肌肉坚实优雅,纵使被黑布蒙住了眼睛,也遮不住那俊美到妖异的轮廓。

    然而其头顶之上却生着一对非人的玄角,红唇之下更是露出了一对尖细的利齿。

    域外妖魔!

    这域外妖魔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神魂迹象,显然已经死透。

    然而就是这样赤着上半身躺在棺内,却给人一种连灵魂都战栗起来的恐怖之感,背后阵阵生寒,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不敬。

    许多修为低下之辈,赶紧埋下了脑袋,道心不够坚定者更是运转起了凝神的心法,怕一个不注意就被这棺中尸首摄去了神魂。

    楚无青只感到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仅剩尸身就意味着没有修为等级,可以无视小世界的封锁限制,更可以闯仙人洞府的任何一处试炼地。

    多么完美的肉身啊,若是能够拿来炼制僵傀,必定可以十分强大,所向披靡。

    最重要的是,这世上还有比死人更听话,更忠心,更不泄露秘密的吗?

    “想必已经有客人认出,这是一具域外妖魔的尸首,其年龄还很稚嫩,仅仅是幼年期,就已经具备人类化神额修为,其头顶玄角更是王族的标志。虽然如今这具躯壳里没有了神魂的波动,更没有残余的灵力,但是其肉身却非常强韧,足以抵挡金丹修士全力一击,更可以通过自爆身体,产生撼动元婴修士之力。这样的身体若是能够捕捉到元婴以上修士的灵魂放入其中,再以秘法炼制,将会成为战斗力非常强大的僵傀,远攻近防皆是顶尖。而且,这具身体还没有被原主以外的任何灵魂寄宿过,可以说是绝顶夺舍重生之体。”主持人徐徐开口,一点点介绍着拍卖之物,每说一条就将气氛推向更高。

    让越来越多的人意动起来。

    楚无青微微皱眉,这主持人的话语实际上非常夸大,炼制僵傀也是他的想法,然而这绝不是主持人说说的那般轻松。

    想要炼制成可战压元婴的僵傀,不仅需要找到擅长僵傀一道的炼器宗师,更需要许多其他天材地宝,每一样都非常稀有,哪怕是他父亲,都需要花费极大的代价和精力才能弄到。

    然而,只要有一丝可能,就值得包厢中人心动了,更何况越是高阶修士越是惜命,这样一具除了种族外几乎称得上完美的夺舍之体,谁不想要?

    “同时,我们有送客人一份小礼物,这具身体,我们曾经花费巨大代价请动炼器师与符箓时将其以秘法稍作改造,使得其可以如同生人般活动,与主人心意相通,更可以展露出逼近金丹的法术修为,精通我阁顶尖暗杀之术。”

    说话间,主持人再一次拍了拍手,那静静躺在棺中的尸体就陡然坐了起来,刹那之间,拍卖台上的空气都充满了压迫之感。

    一直从容的主持人,额头之上也挂满了冷汗。

    两大大师联手,秘法自然不会出现失误,尸体更不会懂得反抗,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仅仅是因为尸身上的气息罢了。

    纵使只剩下躯壳,这具王族的身体,都不容任何人的侵犯和命令,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仿佛远古的神帝塑像,只接受后代皈附者的膜拜。

    当尸体从棺材中走出,彻底站起身时,连一些筑基圆满的修士都感受到了精神的震撼,连包厢之中都传出一股缄默之味。

    楚无青只感到身体里的血脉都要燃烧起来,他想要,很想要,以这样的强者做僵傀,实在是太能满足征服欲。

    “此拍品底价一千中品灵石,每次增价不可低于五百。”主持人道。

    立刻,就有包厢中人出声道:“此物老夫要了,两千中品灵石。”

    这声音虽然苍老,却透着一股苍翠生命之意,使得听闻之人,纷纷精神一震,仿佛正处于灵山之中,而不是拍卖会内。甫一出声,就将价格翻了四倍,把豪华座椅的竞价者彻底隔绝在外。

    立刻有豪华座椅中的人认出,“松林秦家的长青上人,长青上人以生命山林之意入道,如今已经金丹大圆满,更是排到了问仙榜上第四百五十八位,是我安阳界杀入问仙榜前一千的十杰之一,传闻已经有大世界门派向其发出邀请。”

    松林上人出声之间就展露出道意,显然是在向包厢的其他人展示身份。

    但遇到此等重宝,谁会拿来卖人面子。

    很快,就有一道清灵至极的声音从另外一间包厢传出,“小女子近日正在研究一位丹方,正需要域外妖魔之血,如今碰上王族,实在是大幸,这一下子,我必定能够炼制出七品丹药了。”

    此话一出,还有谁不知道包厢中人的身份,赤丹门蕴霞仙子,六品炼丹大师,一生痴迷丹道,只求成为丹道宗师,可惜却已经困于六品十年,不得寸进。

    松林上人有身份有修为,赤丹仙子更有,而且还有着追捧者无数,想要求其炼丹者,自然愿意为其预付灵石,竞拍她所需之物。

    果然,那清灵声音接着道:“三千中品灵石。”

    刹那之间,这价格又翻了一半,那样的数字听得普通豪华座椅的修士,一个个目瞪口呆。

    那赤丹门的年轻弟子,原本也惊叹不已,可是当看到身边之人仍然静静坐着,似乎丝毫不为所动之间,一瞬间也冷静了下来。

    “从未寄宿过灵魂,绝佳夺舍之体,我师尊在上次界面之战中陨落,残魂飘零至今都未能寻到一具适合的肉身。此肉身虽是异族,但其身前修为和身份倒是能够配的上师尊了,这具肉身,我出四千中品灵石。”一道沉稳持重的青年声音从保险间传出。

    刹那之间,整个拍卖场都沸腾了,参与了上次界面战争,陨落后仍然保存着残魂的,唯有安阳界四门三家之一的洞虚门的炎阳真君。

    曾经的化神之修!

    顿时,大半的人都明白了,这包厢中人的身份,炎阳真君的亲传弟子兼唯一亲侄,金丹真人赵柏。

    一间又一间包厢开口,将这价格翻了又翻,各个都是身份非凡之辈,普通和豪华座位中的许多修士对这些人,更是只在传说中听到过。

    仅仅过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价格竟然就翻到了一万两千去。

    “道、道友?”一旁,赤丹门的青年颤巍巍地向楚无青问道,“这价格再哄抬上去就十分恐怖了。”恐怕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了,谁能想到今日竟然来了这么多大人物。

    “不急。”楚无青淡淡道,气定神闲。

    可他不急,有的是人急,那包厢之中的,中年结丹修士立刻急切起来,他原本觉得自己不缺灵石,志在必得,可这价格翻得太快,使得他压力倍增,更加焦躁起来,深吸一口气后,他狠了狠心道:“二十上品灵石。”再这样喊上去,价格只会越来越高,不如喊出一个高出许多的价格,将其他叫价之人震撼住再说。

    此言一出,果然,叫价热烈的会场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虽然,从市面流通来说,一千中品灵石等于一枚上品灵石,但实际上这是有价无市,上品灵石极其稀有,灵力纯粹可供高阶修士冲击修为层次时使用,几乎不会在市面上流通,大多作为保底之物。

    这声音,竟然喊出上品灵石,价格翻了接近一倍,其他人很难不心生震撼。

    立刻,这包厢中的大部分修士都迟疑起来,毕竟他们买这具肉身,只是买一个可能,一个机会罢了,需要花费大量的上品灵石,实在不值得。

    半响寂静之后,只有那赵柏咬牙切齿道:“二十一枚上品灵石。”

    没有了炎阳真君,对赵家是致命的打击,他叔叔神魂虽然还在,可是门派的待遇却已经开始下降,之前许多奉承他的人,都开始有了远去之意,不能,不能这样,叔叔必须夺舍复活。

    中年修士没有想到,自己喊出这样的价格后,竟然还会有人追加,只得继续道:“二十五!”

    这价格一出,顿时连一个包厢中都有人倒吸了一口气。

    “二十五!你很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赵柏红了眼睛,开始口不择言,“二十六上品灵石。加,你继续加,你敢承受赵家的怒火吗?”

    竟然堂而皇之地在这拍卖之地,威胁起人来。

    中年修士的手抖了抖,最终咬着牙道:“二十八,此物我是替楚家一位长老拍下,赵道友,难道你连楚家之物也要抢吗?”只要能够攀附上楚家,赵家算得了什么。

    此话一出,有关注着楚天城中动静的修士,立刻明白了此包厢中人是谁,难怪会为了一具尸体如此拼命。

    这具域外妖魔的尸体,对于两人来说都是迫切需要,都愿意拿出身后势力的所有财力去拼,很快,竞价就过了四十。

    最终,当中年修士喊出四十一时,赵柏只得被迫放弃,看向中年修士所在包厢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他不甘心啊。

    而这样的高价,更是创造了今年所有拍卖品的记录,让一二层围观到此等竞价的修士们兴奋不已,此事可以作为谈资说上许久了。

    当主持人按照规定最后一次喊出,“四十二枚上品灵石第二次,还有哪位客人要参与竞价吗?”

    所有人都以为会是一锤定音之时。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豪华座位上传出,“六十上品灵石。”

    包厢中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的中年人呆了,懊悔愤恨的赵柏呆了,遗憾唏嘘的青松上人呆了……

    上品灵石何等稀有,谁肯轻易拿出来参与拍卖,赵柏和那中年修士才会一块块攀咬,直到对方坚持不住放弃,而此人竟然直接喊出一个不可想象的天价来。

    一楼二楼的修士更是各个瞠目结舌,喊出这样天价的人,竟然是坐在二楼,简直比天价的诞生更让他们不可思议!

    半响之后,直到主持人倒数计时的声音再次出现,众人才从极度不可思议的情绪中回过神。

    立刻,包厢之中传出了中年人的怒吼:“二等座位的二等人,也敢胡乱叫价,这等诚可不是你能够扰乱的。如果没有灵石,也可以漫天喊价,那么每样拍卖品都可以哄抬出天价了。竖子,你竟然敢喊出这样的价格,就拿出灵石来证明,否则,你一旦走出仙启阁,我必定叫你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