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五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澹台子延到时,大殿之中已经坐下了不少人,上元宗一半精锐皆在此,清波大世界的其他宗门也有人前来祝贺。

    对于各方大拿们来说,后辈筑基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这一切都因为澹台子延的身份而不同起来。

    原本这些祝贺之人大多是筑基核心弟子,或者执事金丹,算准了日子早早等着,可谁都没想到,澹台子延的天赋竟然比大家猜想的还要可怕,竟然在筑基期就炼制出高阶法宝,他本身的价值已经远超过炼器一脉老祖传承弟子这一身份,使得许多人纷纷将这一消息传回宗门。

    大门大派之间,本就有传送阵往来,很快,祝贺的人就换成了长老级别的人物,礼物也更加贵重,所以才有了澹台子延到时,济济一堂的盛况。

    楚家的元婴长老,被安排在了仅次于五大门派的席位,惹得下方的门派世家眼红不已。

    在大家看来,楚家不过是一个中世界的小家族罢了,以他们的身份跟澹台家联姻足够,但是跟上元宗联姻,却是远远不够分量!楚家嫡系子弟,送给上元宗的小师祖做妾室,都是高攀了。

    “恭喜师兄出关,以筑基修为炼制出高阶法宝,此等逆天之举,想必不出三日,就会有仙炼阁的使者前来将此事记录在册,成为永久流传的佳话吧。”主位之上,一个白衣少年越众而出,雌雄莫辨的容貌清丽难言,一头墨发,飘飘逸逸,双眼含笑时,却又透出一股难言的妩媚,仿佛万千风流都溺在了他一寸秋波中。

    少年面相极嫩,然而修为却已经是筑基大圆满,其浑身上下已经显现出一丝金丹才有的道意。

    “他是谁?”“竟然称呼上元宗炼器一脉的小师祖为师兄。”

    “孤陋寡闻,萧衍都不知道。上元宗宗主之子,仙修一脉老祖亲传弟子,以筑基期修为杀入皆是金丹高手的问仙榜内,如今已经筑基大圆满,仙界万事录曾分析过,萧衍一旦结丹,必入问仙榜前一百。”

    “这算什么?比起萧衍的实力,萧衍的美貌更加出名,他可是清波四大美人之一,追求者无数,但萧衍却从不理会,只一心恋慕澹台子延,今日楚家也在,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坐在大殿边角的几个筑基期小门派之人,自以为隐秘的神识传音,实际上已经丝毫不差地落入到上方的各位元婴长老的耳中。

    这算什么好戏,区区楚家也敢跟萧家争吗?

    澹台子延微微摇头,谦虚笑道:“师弟过誉,一个高阶法宝罢了,还是借助天地之力炼制出,非我之能,实在算不得什么。等我什么时候能够靠自己炼制出灵级法宝,出现在仙炼阁才算名正言顺。”

    这话听起来是自谦,实际上全是傲然,这世上哪怕元婴期能够借助到天地之力炼制法宝的都很难,而仙炼阁留名,受后人膜拜,更是大宗师不可!这是对自己的实力自信到何种的地步。

    如此狂傲的话,若是普通天才说出,只会让人皱眉,可是澹台子延说出,却让所有人都觉得理应如此。

    澹台子延向众位来客稍稍致意后,手中招出一支玉盒,看其样式,应当是装着今日炼制成的高阶法宝。

    原本还在优哉游哉旁观一切的元婴长老们都在这一刻凝重起来。

    许多有底气的炼器师,都会把第一次炼出的法宝,进行拍卖。

    这种拍卖,比起敛财,实际上更多的是向他人宣告,自己已经可以炼制法宝,树立起一种招牌。

    这里一半的来客,来之时都已被身后势力嘱咐,澹台子延若是要进行拍卖,一定要不惜代价拍下,与澹台子延结下善缘。

    一个中等门派的金丹长老,更是迫不及待地道:“澹台仙师的此次拍卖,必定会传为一时佳话,创下灵石记录,老夫的宗门虽小,却愿意鼎立支持。”说完后满是自得,自己第一个说话,必定能被记住。

    澹台子延微微皱眉,目光不动声色地在金丹长老脸上划过,明明只是才刚刚筑基罢了,却让原本兴奋得意的金丹长老,感到从头凉到了脚,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此物是给我未过门的爱妻炼制,并不出售,”澹台子延持着玉盒,不管周遭各异的目光,在众人的微微吸气声中,走到了楚家长老的跟前,“还请长老将此物转交给阿青。”

    楚家元婴长老从坐进这大殿里就感到有一口恶气闷在胸里,他们楚家在安阳中界也是一手遮天的大家族,竟然被在座这么多人瞧不起,瞧不起他们也就罢了,竟然还瞧不起他们家无青。论天资,楚无青是仅次于变异灵根的单灵根,论容貌,这个萧衍给他们家无青提鞋都不配,从来不是楚家巴着要跟上元宗结亲,而是澹台子延巴着楚无青不肯放手。

    原本二人觉得族长的决定太过草率,只因不敢反抗才来退亲,现如今被憋出一肚子气,护短成性的二人立刻看澹台子延不顺眼起来,无青真跟这样的人结为道侣,每日得受多少气,这亲,必须退!

    “不必了,楚家在此先恭贺澹台仙师炼制出高阶法宝。”楚家长老淡淡道:“我二人得族长吩咐,此次前来上元宗是为了退掉族长之子楚无青与澹台仙师的婚约。”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所有人都觉得楚家是疯了吗?他们真的没有听错,澹台子延如今炙手可热,人人都想巴上一段关系,捡了大便宜的楚家居然会想去退婚。

    而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是将澹台子延的脸,将上元宗的脸,将炼器一脉的脸置于何地?

    整个大殿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家跟澹台子延的身上,惊诧的有,鄙夷的有,看戏的有,更多的则是上元宗弟子的愤怒。

    楚家,怎么敢!

    “退婚?的确该退婚,小小楚家的一个嫡系罢了,给师兄做炉鼎妾室都不配,我上元宗现在不需要这样的炉鼎了。”萧衍的话打破了沉默,说完后含情脉脉地扫向澹台子延。

    萧衍的短短几句话,将气氛彻底扭转过来,在众人看来,楚家退婚是不可思议,上元宗退婚则是理所当然。

    哪有癞蛤蟆嫌弃天鹅肉的,只有天鹅把癞蛤蟆踩在脚下才对,而且有萧衍这等绝色美人在侧,澹台子延又怎么会在乎那个幼时订下的道侣。

    想必是楚家害怕有朝一日终究会被上元宗退婚,沦为笑柄,才故意先发制人吧。

    “我不同意,”澹台子延的脸色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甚至他的唇角还挂着傲然的笑容,“当年定下婚约之时,两家立下过盟誓,岂能说退就退。楚无青是我澹台子延未婚妻这一事实,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阿青也不会同意的。”

    此话一出,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萧衍的脸上,也打在了在座认为楚家高攀澹台子延的人的脸上,可澹台子延却浑然未绝,仿佛这些人的感官都不重要一般。

    直到此时,众人才真正确定澹台子延说的爱妻竟然是事实,那高阶法宝竟然真的是给楚无青炼制。

    “澹台仙师,接受现实吧,此次退婚就是无青向族长提出,无青不愿意的事情,你以为楚家有人能够逼迫吗?”楚家长老遗憾道,“对于你的不同意,我们感到非常抱歉。”

    楚家的强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虽然众人心中觉得楚家疯了,但此时此刻竟也隐隐涌现出一丝佩服来,如此退婚,分明是丝毫不怕跟上元宗结怨啊。

    而那些原本局的澹台子延高山仰止,不敢嫉妒之人,也因为此番变故,变得幸灾乐祸起来,人们总是愿意看到天才失意的。而那炼制过程,震惊所有人的法宝,今后就算传出怎样的威名,也会伴随着被嫌弃的笑话。澹台子延在庆贺宴上被一个小家族之人退婚,更会成为修真界最新的笑料,永远无法被众人忘记的污点。

    直到此时此刻,澹台子延傲然的脸上才出现一丝裂痕,但他仍然没有失态,更没有出现丝毫的落魄,唇角的笑意更浓,“是吗?阿青不爱我了?但那又如何?我是上元宗炼气一脉小师祖,我和阿青的婚事经过了我师尊乾云仙尊的首肯,岂是你们能够单方面解除的。”

    “你们或许会觉得我这番话中含有威胁之意,”澹台子延面对楚家长老愤怒的威压丝毫不惧,甚至可以调动手指一下下抚摸着玉盒,好像抚摸情人的脸蛋一般,居高临下地笑道:“这不是隐含,而是,我就是在赤/裸/裸的威胁你们啊,你们又能如何?”

    “蓬!”楚家长老身前长几在威压之下碎裂成粉灰。

    纵使澹台子延的话语嚣张无礼至极,楚家长老却没有办法反驳,更不可能因此杀死澹台子延,只要他们敢动澹台子延一根毫毛,就别想活着走出上元宗,只得活活忍受侮辱。

    想到族长的吩咐,上元宗可怕,族长同样可怖,二人只得当众点燃高阶传音符,将此事禀报。

    很快,二人就得到了回信,立刻按照族长吩咐,当众将传音放出。

    随着符箓的燃烧,一道少年的声音从中传出,“连累两位长老因我受辱,无青十分愧疚。澹台子嫣,婚约本就是你我二人之事,何须连累他人,既然你不同意,那就按照规矩进行世家战盟。等我筑基之后,自会上上元宗与你血战三场,纵使死在擂台之上,我楚无青也不会跟你这样的人结为道侣。”

    澹台子延的所有气势都随着少年的话语骤然崩溃,双眼中的志在必得荡然无存,只剩下一片空洞……

    “阿青……”他喃喃道,这一声饱含了所有的感情,喊出时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着的力气,脸上只剩下满满的疲惫。

    玉盒从他松开的手指间掉落,盒盖在空中散开,其中之物,击落向地面。

    明明是高阶法宝,却遵从着主人的意志,脆弱得如同凡间的琉璃,在与地面相撞的瞬间,断裂开来!

    满座之人本就是为了这高阶法宝而来,此时看到其碎裂,心神纷纷震撼,那碎裂之物,赫然是一只精美无比却不失风雅的男用发簪,一雕一琢无不展现出炼制之人的深深爱意。

    只是,这本该注定名留炼器史的法宝,已经随着他的主人毁掉了。

    澹台子延的头机械地向下扭动着,看着上碎裂的发簪,缺恍然未绝,半响后,才似回过神般,将那道传递过楚无青话语的传音符牢牢拽在手中,反复摩。

    血战吗?也好。

    那就在血战中废掉阿青的四肢和灵根吧。

    没有了手,他可以替阿青拿来一切,没有了腿,他可以抱着阿青去任何阿青想去的地方。

    没有灵根吸收灵力,日夜双修间,他自可将灵力渡与阿青。

    如此想着,澹台子延就感到浑身血液都活了过来,漆黑眼瞳中泛起异样的光彩,怎么办,突然好期待血战?

    阿青,我这么爱你,你感动吗?

    你怎么能不爱我?

    楚无青正驾驶着飞舟,按照父亲的吩咐,向着仙启阁拍卖会而去,蓦然地就感到一股战栗般的冰冷,就像有人用冰冷的舌头在他脖子上舔过一般。

    这样阴森入骨,如被人死死盯住的感觉,上一世只在被临意用血咒诅咒断臂永远无法再长出时体会到过。

    “澹台子嫣在诅咒我吗?”楚无青冷声道,眼中却笑意温柔,“盟约血战,不过是将上一世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侮辱,悉数还给你罢了,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可惜,现在才刚刚开始啦,”顿了顿,墨色的双眼里笑意越发浓重,“我一定会好好怜惜你的。”

    只要讨厌的人不开心,他就开心了。

    盟约血战,可不只是为了侮辱,一旦得到小世界的灵物,他的资质会得到质的改变,上一世他已经修到元婴期,有着前世经验,他可以将现在弱小的修为发挥到极致。

    澹台子嫣何等骄傲之人,一点点地在生死战场上断掉她的傲骨,溃散她的道心,再让临意在一边眼睁睁看着,却无法营救,想必很有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