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四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这杀戮最终汇聚成一道人影,一道年轻得过分的人影。疏朗高举,明月风清。

    明明是以杀化神,鬼魔畏惧,气质却是仙逸出尘,众生皈依。

    “无青,”纤长白皙却有力的手指抬起楚无青的下颌,揭掉睫毛上的泪水,温柔道:“告诉爹爹,是谁让你哭了。”

    楚无青被迫看着楚寰之的脸,看着楚寰之深邃的黑瞳里都是自己的影子。

    这熟悉的语调,这熟悉地不问缘由不问对错的护短,更让他浑身一震,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瞬间将他淹没,他一下子扑进楚寰之怀进,死死抱住,如抱住一根浮木。

    楚寰之的身体明显地一僵,微微地错愕。他家青青从读书明理开始,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亲近过他了。

    很快他就感到,无青稚嫩的脸庞贴在自己的胸腔上轻轻磨蹭着,那微微抖动的睫毛好像两把小刷子,正隔着衣衫,一下下扫过那暗藏的心脏。

    “青青?”楚寰之的声音极冷,极清,似乎不带有一丝人间的感情。

    可这样的两字,落在楚无青的耳中却是说不出的感动,饱含着世间最原始真挚的情愫,如一把利剑穿透前世今生,重重地插在楚无青的心脏上。让他原本已经止住的泪水,竟然再一次潸然而落,一时间竟有千言万语想要涌出,却开口说不出一句。

    很快,楚无青就发现,自己竟然将爹素来白净无尘,禁欲端方的前襟染出一大片湿色。

    “青青?”楚寰之再一次唤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哭得像个孝子一样?”

    父亲的话语落入耳中,楚无青顿时羞耻起来,他本已是昂藏七尺男儿,竟然还如幼童般克制不住情绪,做出这种哭泣撒娇的举动,实在是太丢脸了。

    “怎么办?”楚寰之微微低头,一只手揽住少年细瘦的腰身,一只手覆上少年的睫毛。冰凉的指尖缓缓滑动,从眼窝到双颊的曲线,从鼻峰逼近润泽的红唇,指腹尽数吸走少年脸上的泪水。

    修长的脖颈,微微凸起的喉结,以及把余下风光牢牢锁住的洁白衣领。

    “好喜欢青青哭着的样子。”楚寰之一阵低笑,微微俯身,吐息喷薄在楚无青的耳尖,饱含着溺爱地道:“快告诉爹爹,怎么了?”

    楚无青却不再哭了,调整内息,眼睛立刻清透明净起来,面上一片冷然,正色道:“我要退婚。”

    上一世小世界试炼之后,他被临意废掉双手,沦为无法使剑的半个废人,道心更是因此受损,修为几乎没有寸进,他的未婚妻澹台子嫣立刻派人到楚家退婚,用语对他极尽羞辱,使他沦为整个修真界的笑话。

    他当然不同意,那个时候他爱惨了她,把她视若珍宝,所想的不过是如何给她一个风光无限的双修大典,怎么可能同意!

    可澹台子嫣,宁愿进行世家战盟,以命相搏,都不愿意与他保持着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关系。

    那可是世家战盟啊,世家子弟享受家族了供奉,自然身带责任,联姻不可推却,但法理之外并非没有人情。

    遇到这种情况,可与反对的一方进行擂台生死战,连胜三场则解除婚约。而反对方不能派出修为同时高于双方一个大层次的修士。

    这种情况,会非常棘手,虽然修为相当,但实际上另一方完全可以去请顶级杀手,甚至让大能者压制修为来敌对。纵使能战胜一人,又如何能够带伤连胜三场?

    能够通过生死战的人太少,看似一线生机,实则十死无生。

    澹台子嫣不心疼自己的命,但那个时候的他心疼,只得解除婚约,哪怕他的处境会因此变得更不堪。从被退婚的笑柄,变成别人宁愿死都不肯嫁给他的废物。

    可那个时候的他,愿意为了心爱的女子忍受这一切,直到半年后临意结成金丹,成为顶级门派的核心弟子,不必再躲避楚家追杀,公开一切,他才知道,原来他的未婚妻早就已经跟临意暗通款曲。

    澹台子嫣收留了临意,自然要来退他的婚,比起注定一飞冲天的临意,幼时青梅竹马的感情算得了什么?

    “我要跟澹台子嫣退婚。”楚无青再重复了一遍,坚定决绝。澹台子嫣上一世如何羞辱他,这一世他要全部羞辱回去。

    楚寰之诧异,“无青不是很喜欢澹台家的孩子吗?”

    楚无青有多喜欢澹台家的那个小子,整个楚家都知道,否则不会早早定下婚约,纵使澹台子延身在清波大世界,也没能阻隔这两人耗费巨资,月月飞剑传书,述说互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怎么突然恨得连说到澹台子延的名字时,都尾音上升,满是厌恶。

    “以前喜欢,现在不喜欢了。”楚无青面无表情地道。

    “好。”楚寰之回道。

    这样简洁有力的一个好字,让心中正在纠结如何才能说服亲爹自己真的想要退婚,不是无理取闹的楚无青一下子诧异了。

    “可是两族联姻,老祖?”楚无青喃喃道。

    “少宗之位一事,我已经让步,”楚寰之道:“他胆敢再在此事之上操纵。”

    话落,楚寰之立刻点燃高阶传音符,对驻守清波大世界的楚家长老吩咐道:“尔等去上元宗退掉楚无青与澹台子延的婚约。”符箓燃烧殆倔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虚空之中。

    这速度也太快了,以至于楚无青诧异之间,没有听出发音极其相似的嫣字与延字的差别。

    看出楚无青的诧异,楚寰之道:“无青不喜欢的,自然不能多留一刻。”又道:“小世界试炼之事,我已知晓。你无须担心,虽然此次机缘争夺难度极大,但是我会找到一名筑基大圆满,半步金丹的死士一路护送你,争夺一切。等到小世界,你就用上品灵石,立刻让他结丹。”

    楚无青微微摇头,遗憾道:“不了,爹,这次我会自己找人,有他在,这次机缘就赢了一半。金丹虽好,但毕竟只能带一个,只得忍痛放弃了。”没有金丹作为靠山,的确会不方便很多。

    楚无青话说的神秘,楚寰之却并不探究,他素来相信自己儿子的能力,也坚信修行者要走出自己的路。修仙者可以没有一切唯独不能没有锐意之志,他不怕儿子走错路,因为任何错路他都可以引回来,也不怕儿子闯祸,他会为他遮风挡雨,护持所有。

    “这样很好,但还是不够。你放心,我会不惜代价弄到可将活人装入其内不被察觉的法宝,三天之后给你。”楚寰之手一挥,一只高阶乾坤袋出现在两人之间。

    “此乾坤袋内有五百上品灵石,你拿去仙启阁拍卖会拍下一顶级杀手。有小世界顶阶修为的金丹坐镇,有杀手开道,有你看中之人相助,如此才可无忧。”

    **********

    清波大世界,上元宗内。

    禁地小无峰外此时站满了筑基期的弟子,更有许多金丹执事也朝着小木峰赶来。

    甚至不少元婴之修都用神识在远远观望。

    很快小无峰上就出现了巨大的气流漩涡,这样的灵气漩涡,只有积累极其深厚的修士结丹之时才会出现,所结金丹必定远胜常人。

    一时间,所有围观的弟子们都振奋起来,却不敢向前一步。

    小无峰本是灵气极其浓郁的修炼福地,皆因为上元宗炼器一脉老祖的传承弟子澹台子延在此闭关筑基,才使得小无峰成为了宗门禁地。

    “小师祖只是筑基,竟然就出现了这等结丹才有的异象!实在是太厉害了,不愧是老祖的传承弟子。”

    “小师祖真是天骄中的天骄,未来不敢想象,未来不敢想象啊!”

    “那是,清波大世界上一次筑基引动结丹异象的还是五百年前的方木真君了,后来方木真君一路成为金丹问仙榜前十,打破清波大世界元婴记录。”

    就在众人已经打算要对小师祖进行恭贺的时候,突然,灵气漩涡之上,竟然出现了层层劫云。

    “怎,怎么回事,小师祖只是筑基罢了,为何会出现天劫?”这一下子连原本含笑谈论的金丹执事都震惊了。

    而远远观望怕有意外发生的元婴长老们也眉头皱起,没有人可以承担得起小师祖在宗门之内出现意外的责任,正当打算派人往内上禀报之时。

    却听到空中响起一道沧桑的声音,“没事,子延是在炼器,尔等可以观摩学习。”

    是老祖的声音!

    所有人听到这后声音纷纷跪拜下来,同时惊恐地望下小无峰,借天劫炼器?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只有炼器一脉的元婴长老明白过来,小师祖这是对自己的实力成竹在握,知道必定会引发结丹异象,于是借筑基时的天地之力炼器,炼制筑基时根本不可能炼制的法宝!

    而高阶法宝一出,必定会引动天劫,小师祖这法宝应当属于雷系,以天劫注雷灵完成最后一步。然而这最后一步却是最危险的,稍稍踏错,便是天雷贯体,命陨当场!这是怎样的气魄和怎样的奇思,更是怎样的胆量!

    小师祖大才。

    似乎是为了印证元婴长老的猜想一般,雷劫一击之后,劫云消散,小无峰上就出现了宝光。

    小无峰,福地洞府之内,一席紫衣的青年席地而坐,玄纹广袖垂落在层层灵云之上,他的手中正执着一支五寸长的男用发簪。

    此发簪素白之中透出幽幽浅蓝,似用极地冰魄打造而成,其上更有丝丝电流不时显现,巧夺天工。

    青年的唇角微微扬起,“希望阿青喜欢。”眉眼之间,满是骄傲睥睨之意。

    “既然已经炼器成功,还不速速滚来紫霄峰,楚家来人了。”炼器老祖的声音,陡然在洞府之中响起。

    “楚家来人了?谢师尊,徒儿这就过来,”青年闻言立刻站起身,阵阵清风将他托起,迅速朝着紫霄峰飞去,“想必是阿青想我了,又要送什么东西给我。这一次,就回信让他把自己送给我吧。”

    此人正是楚无青的未婚妻澹台子嫣,不,是未婚夫澹台子延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