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三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此次机缘争夺,会给大家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后在此集合,届时将有元婴长老带大家去小世界,楚家核心弟子均可参加此次试炼,请好好准备。”天算大长老继续道:“每名核心弟子准许带一位随从。”

    说是随从,实际上就是帮手,这帮手带好了,此次去小世界无疑事半功倍。比如只有炼气期的修士,若是带上一名筑基高手,那无疑是将夺宝几率和生存几率都大大提高。

    当然有人认为这像是作弊,对其他没有关系的人不公平,可修真界,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

    不少人都思考起来,此次历练要带谁去,又要从哪里寻找。

    楚家在这安阳中世界可说得上是只手遮天,累世与不少其他世界的大家族联姻,许多族人都有着深厚的背景和人脉,当下便开始遣人搜寻起来。

    楚无青上辈子就是带上了一个修为筑基大圆满,接近半步金丹的死士。

    此高手金丹道意已经完善,只需要灵力足够,随时都可以坐地结丹。

    要知道小世界排斥外来的金丹以上修士,却不排斥小世界内的人,外来之人若是在小世界结成金丹,也会得到世界意志的承认。

    这样的高手非常难得,更何况是让其成为死士了。就算是其余族人最多也就找个同样修为的高手,至于死士什么的根本想都不敢想。

    从此可以看出,他的父亲,为他此行是多么的殚精竭虑。

    楚无青眼神黯了几分。

    ……可最终,这仙缘也不属于他,不属于在这本文中是炮灰反派的他。

    而且重活一次的楚无青也很清楚,在这洞府之中,许多宝物都有阵法机关保护,更有层层幻象考验。

    比起一个修为高却对阵法手足无措的金丹高手,他更需要的是,是一个能破解上古阵法的大师。

    可阵法大师哪一个不是至少元婴的修为,汲汲数年,才能在符阵一途上笑傲。想要找到一个金丹修为之下的阵法大师,谈何容易。

    但是男主的小弟里却有一个符阵鬼才,他不到筑基期就已经能够自创高阶法阵,打破了过去所有的定律和记录,堪称惊才绝艳。

    正是靠着这个小弟布下的封天大阵,男主才能以弱胜强,轻易灭掉楚家。

    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个小弟正在安阳界内,在安阳界边缘的一个修真小家族中受尽欺压凌-辱!

    他一定要把男主的人抢过来,为己所用。

    楚无青想的入神,唇角不由得微微扬起。他素来冷傲,就算笑也是嗤笑嘲笑讥笑,像这样发自真心的笑容,当真是众人第一次见到,只觉得他周身的空气似乎都鲜活了起来。

    顿时大半的人都怔了怔,心神都如要被摄去一般,只觉得这笑容酥到了骨子里,几乎没有言语可以描述。若非要描述,唯“光照雪原,天地忽亮,”可得十分之一。

    见到这一幕,楚无隽黑瞳深沉,目光淡淡扫了众人一眼,却饱含威慑,语气温柔的对楚无青传音道:“小弟放心,哥哥一定会竭尽所能,为你取得机缘。”

    脑海中得到楚无隽的传音,楚无青脸上的笑容立刻化为讥讽。

    竭尽所能,为他取得机缘?楚无隽再厉害,也不过刚刚筑基罢了,哪里及得上一位金丹,分明是看他父亲会为他筹备许多,想以此作为跳板,谋夺一切吧。

    可惜啊,可惜,楚无隽的愿望只能落空了。

    果然,下一刻就听天算长老道:“无隽,此次机缘,老祖已吩咐过,你不必参与。你本身已是雷灵根,修行的更是天阶功法,作为楚家倾力培养的少宗,实在不值得以命去博,你活着,就是楚家的延续希望。你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天算长老的话,毫不避讳地当着众人说出,处处表达着楚无隽的超然,其余人只能仰望。

    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听到这样的话,楚无青都感到愠怒。在老祖眼里,楚无隽的命是命,他的命就不是么,呵呵?

    “可是……”楚无隽心中一紧,想要争取反驳,但话语刚刚出口,刹那间就有一股无形的威压降临。这威压之强,连元婴期的天算长老,都在这股威压下微微颤抖。

    “无隽,来。”楚家老祖的声音响起,“我会亲自教导你,你的路不在楚家,不在修界,而在灵天。”

    灵天,万物众生之上,修士飞升之所!

    整个修真界千年才能飞升一人,楚家有史以来更是只出过一个飞升者。老祖的口气,好生狂妄。

    所有人都羡慕都望着楚无隽,他会被炼虚老祖亲自指点,这是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连天算大长老这等身份修为都难掩羡慕之情。

    那可是炼虚老祖啊!整个安阳界修为最高之人,多少化神修士想拜其为师,只求当个外门弟子,都求而不得。甚至有炼虚前期的大能者求教,都被老祖拒之门外。

    而楚无隽,一个小小筑基期,竟然被炼虚老祖亲传亲教,这是何等的荣耀。

    所有族人心中都燃起嫉妒之火,却不敢在面上表现分毫。

    楚无青只觉得有手掌火辣辣地扇在脸上,这样的场景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可是再次经历仍然情绪难消,他最大的骄傲和倚仗,不就是化身后期的父亲吗?

    路在灵天,所以他们瞧不起小世界的机缘吗?

    可惜,这对骄傲的师徒最后却被他们瞧不起的机缘弄死,死的跟他一样凄惨。

    想到这里,楚无青的心情都好上几分。

    集合一散,许多人纷纷贴上神行符快步离开。

    只有楚无青衣袖轻轻一挥,脚下就出现一只玉舟载着他腾空而起,竟以超越金丹的速度迅速远去。

    “那是什么?炼气期也能驾驶飞行法器吗?”有第一次来本家的子弟惊诧出声。

    “这就不懂了吧?那不是什么法器,而是高阶灵石法宝,”本家弟子骄傲道:“此种法宝不需要修行者输入灵力,只需要在内部法阵雷嵌入中品以上灵石就可自行运转,堪称奢侈无比。嵌入的灵石品阶越高速度越快,运行得越持久,别说炼气期了,就是凡人都可以驾驭。

    ”

    “嵌入中、品,中品灵石?”分家弟子被这法宝的驱动代价吓得有点结巴,要知道一枚中品灵石等同于一千下品灵石,普通炼气期修士靠自己,辛苦一年能够赚到十枚下品灵石就已经很不错了,更多的只有连灵石都不是的灵珠。

    哪怕是楚家本家的弟子,一个月的月例也不过五块下品灵石。而在这位族长之子的手里,一枚中品灵石,仅仅是一次法宝的驱动。

    见许多人围过来听自己说,分家弟子更是吓坏了的样子,本家弟子愈加激动,炫耀般地道:“一枚中品灵石的驱动代价算什么,这灵石玉舟,仅仅材料造价就以上品灵石计了,据说炼制时真君大人更是请动了八阶炼器宗师。不过,也不怪你见识少,半年前,一位大世界宗门的核心弟子来楚家看见了,也是目瞪口呆,羡慕到死。”

    上品灵石,那是只存在传闻中,金丹以下修士几乎不得见的东西。

    本家弟子的话一句句砸得分家弟子头晕眼花,不敢置信地喃喃道:“这是疯了吗?有灵石也不是这样砸的啊?这都足以……”足以可以干什么,他的眼界实在想象不出,整张脸都涨红激动起来,“却用来做一个小小炼气修士的飞行法宝,只为了让这个炼气修士可以空中飞行?”

    本家弟子得意洋洋地炫耀起自己的见识,接道:“足以炼制一件化神期使用的高阶攻击法宝了,更可以买下一座小型修真城池。”得意完后,话锋一转狠狠瞪了分家弟子一眼,“真君所做所为岂是你可以议论的!不要命了吗?”

    楚无青向来享受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感觉,可现在的他却没有一丁点关注其他人的想法,所思所想都是父亲楚寰之的点点滴滴,只想快一点见到父亲。

    连绵的高山不停地被抛在身后,人烟越来越稀少,灵气却越来越浓郁,甚至出现灵气化雾的情况,以至于更远处变成了白茫茫一片,无物可见,恍若混沌初开。有无形的威压从中散逸,哪怕已经弱化到极致,仍然带着滔天杀意,使得稍近的山峰一片光秃,万物灭绝,寸草不生。

    可这些杀意和威压接触到楚无青时却骤然温和,从他身上划过的感觉,恍若手掌在轻轻抚摸一般,带起微微瘙痒,一点点地在楚无青的衣衫和肌肤上摩擦着。

    这样的感觉,熟悉而陌生,恍若隔世,饱含着一个父亲对孩子无私的爱护,这种爱护甚至透过他的意志传到了本是死物的杀意里。

    前尘如梦,无论他盛极得意时,落魄如鼠是,他父亲仍然对他爱如珍宝,视如生命,从未变过半分。

    “不就是两条被诅咒无法再长出的断臂吗?有爹爹在,一定寻找天材地宝为你续上,大不了去闯死魔域。”

    “呵,问仙榜算得了什么,我当年击败第一后,都不屑名列其上,毁掉碑名。无青你是我儿子,当然该更不屑这后来重建之碑,上面的人又怎能跟你比?哪能为他们生气。”

    “无青,不就是一个拜高踩低,毫无识人之能的女子吗?这样的女子,岂配的上成为我儿子的道侣?”

    ……

    “无青,无青,你是我的儿子,没有人可以灭掉你的骄傲。”

    楚无青的双眼微微阖动,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柔和,柔和中却沉淀着无法脱离的悲伤。

    上一世,临意杀来之时,父亲正在闭死关。

    所谓死关,即是闭关之时,五感封闭,若想脱离这种状态,只有两条路可走——突破得道,不破则死!

    当时,楚家老祖也无法抵抗临意,为了平息临意的怒气,也为了楚家的繁荣,竟是毫不犹豫将他交给临意折磨。

    临意对他恨极,有了机会当众报复,自然不会手软,更乐意杀鸡儆给楚家人心灵威慑,故将一切手段都用在他身上。

    那一刀刀的凌迟,将他的血肉削去,身体痛的几乎麻木,生命地流逝越来越快,灵魂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鞭打中越来越透明虚弱……世界一片模糊……

    结束了,他的仙途彻底结束……好一个肉灭魂消,没有来世……

    “谁敢动我楚寰之的儿子。”突然之间有杀气铺天盖地而来,这凶悍霸道的毁灭之气碰到他崩溃的灵魂时,竟然化作生命本源,将他的灵魂一点点缝合凝实。

    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他父亲的身影。

    “无青,到这里。”楚寰之手轻轻一招,他就挣脱了临意的束缚,以灵魂的状态,落入了楚寰之的手中,那一双素来蔑视众生的眼睛此时正温柔地注视着他,“爹爹带你去报仇,带你去杀掉所有仇人。”

    从死到生的剧烈反差,让楚无青的心动荡不止,喃喃道:“爹,你的死关……”

    “青青,长生再好,又怎么比得上有你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半分。”楚寰之的双眼从楚无青灵魂之上移开望向楚家之时,又成了戮剑真君的冷漠无情,“这楚家,连我儿子都护不住,还有何存在意义?”

    本就已经被临意伤掉一半元气的楚家,立刻在临死疯狂的楚寰之剑下支离破碎。至于那楚家老祖的灵魂却成了临意的补品。

    终究,漫天的杀气,摇摇欲坠的中世界,父亲临死前的爆发都抵不过所谓的主角光环。

    只是,此文作者的套路玩的很溜,正所谓打了小的来老的,阶段性*oss可以给读者带来升级的迫切感。

    所以本来该死去的楚寰之,在后文中却爆出并没有真的死。这具身体不过是他突破的化身,他原本是上界仙君的徒弟,修炼的是无情道。

    但是楚寰之的无情道是有破绽的。

    他虽然无情,但实际上是根本没有体会过世间真情,这样的无情并不是真的天意无情,只是不懂得什么是情和封闭自我罢了。

    只有真正懂情后斩去世情,才能修成无情大道。故而楚寰之迟迟不能成就真仙。

    所以他才以魂入凡尘,大梦三千年。

    在临意杀掉楚寰之后,楚寰之便突破了,脱去寄生*的灵魂进入顿悟休眠状态,被其师尊带走。却在消失之后,有一天地之音回响世间。

    “临意,尔若敢入仙界,吾必生生世世追杀之,轮回不断绝!”

    ……

    一滴混浊的泪水,从楚无青微微抖动的睫毛间掉下,滚落在了浓郁至极的灵雾中。

    刹那间狂风凛冽,所有的云雾在转瞬之间消失,天地间唯剩一片血色杀戮。

    这杀戮最终汇聚成一道人影,一道年轻得过分的人影。疏朗高举,明月风清。

    明明是以杀化神,鬼魔畏惧,气质却是仙逸出尘,众生皈依。

    “无青,”纤长白皙却有力的手指抬起楚无青的下颌,揭掉睫毛上的泪水,温柔道:“告诉爹爹,是谁让你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