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一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是起点大热种马文《一剑封仙》里的人气配角,嚣张恶毒,出身高贵,天赋超群,容貌绝美。

    美到哪种程度,楚无青每一次出场,作者就要用上至少三百字来描写他的外貌,甚至多次强调他是天地的宠儿,永远的焦点,只要他在,世间万物都会失去颜色。

    哪怕是本文女主,号称仙界第一美女的云璇姬都没有这样的待遇,最多不过是用上“倾国倾城”罢了,比起“占尽天地灵气”的楚无青来说,实在相差太远。

    典型地靠着一张脸,在同人界刷出一片天。

    虽然拥有这样的颜值,但在原本的种马文里,楚无青却只是一个早期的炮灰小boss。家族覆灭,被男主夺走未婚妻不说,甚至没能在这本千万长篇中活过五十万字。

    楚无青重生了。

    重生后的他,知道了自己是书里的人物,更知道了自己真正的死因。

    ——作为标准高富帅,他拥有绝美的脸,出尘的气质,天才的修为,高贵的出身,简直是diao丝们最痛恨的人生赢家。

    为了满足diao丝宅男们的意/淫,所以他必须被diao丝逆袭的主角打脸,结局更必须落魄而死。

    而那个拥有主角光环的人,则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遇到生死危机就必定突破,修为更上一层,得到法宝神通与美女。

    甚至哪怕他魂飞魄散了,主角光环都会把他的灵魂粘回来。

    这可不是楚无青的吐槽,而是《一剑封仙》中,主角临意真的有一次被反派打到魂飞魄散,然而却被他的后宫鬼族圣女通过秘法招魂复活。复活归来的主角,道心突破,修为连上三层不说,还得到了可以吞噬他人魂魄状大自身的金手指。

    不,他不叫主角,他叫无敌。

    呵呵。

    面对这种情况,只要楚无青脑子正常,哪怕他上辈子与主角有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也应该远远避开,免得重蹈覆辙。

    要知道,主角临意的性格可是睚眦必报,属于典型的,你伤我一分,我必还你十倍的爽文主角性格。

    别说报仇,哪怕只是得罪了主角一点无关要紧的事,也必定会被主角残忍报复。

    然而,楚家与临意的情况却是无解的。

    修真界被分为上中下三界,各个小世界都附属在中世界或者大世界的边缘,主角临意所在的小世界正是被安阳中界的楚家控制霸占。

    小世界每隔百年,世界之气就会凝结出五枚极品灵石,滋养整个小世界的生灵,然而这灵石每一次都会被乐家取走,让整个小世界的灵气骤然稀薄。使得小世界的人修为永远困在金丹,无法前进一步。当然,主角除外。

    每到灵石成熟时,楚家就会安排这一代优异的核心弟子进入小世界,将寻找极品灵石作为历练,

    同时掠夺走小世界里的其他天地灵物。

    最终取得极品灵石的子弟就是历练的第一,不仅会得到一枚极品灵石的奖赏,还会有伴有极品法器赐下!

    可以想象,这些楚家人会在小世界中搅起怎样的腥风血雨。而他们想要的天地灵物,也大多都是早就注定给主角的东西。

    临意与楚家,无解。

    既然无解,既然楚家注定覆灭,他为何不在活着的时候更加嚣张,更加肆意一些?就算弄不死主角,也可以弄残侮辱,顺便也让主角尝尝,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被夺走的滋味。

    楚无青性格嚣张恶毒,可不只是作者做的一个人物设定,而是楚无青上辈子二百七十八年的人生。

    现在,楚无青十五岁,炼气七层,他还可以嚣张上两百六十二年。

    “小弟,”一道有些冰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准备得如何了?”

    这是楚无青的堂哥,楚无隽的声音。

    上辈子,楚无青就十分厌恶自己的这个堂哥,楚无青是十万修士中无一的单水灵根,足以成为整个楚家的骄傲。

    偏偏他的堂哥却是千万修士中无一的变异雷灵根,生生夺走了所有楚无青的风头,让楚无青沦为陪衬。

    哪怕,楚无青有着化神后期修为的族长父亲,楚无隽仍然被闭关的炼虚老祖钦定为这一代的楚家少族序列,所有资源都向他倾斜。

    甚至楚无隽都无需参加小世界的历练,就会分配到一枚极品灵石修炼,坐享他们用鲜血生命换来的成果。

    楚无青怎么可能不恨,哪怕这个堂哥一直极为照顾他,都被楚无青当做了虚伪做作,这一切不过是楚无隽狼子野心的表象罢了。

    谁叫他有一个人人都需要讨好的族长父亲。

    楚无青手指向着房门一指,木门自动打开,显露出站在门外的少年。少年一身玄色衣衫清旷疏朗,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雷霆万钧的气势。

    这样的气势曾经让楚无青压抑到疯狂,哪怕明知道父亲会将全部属于族长份例的极品灵石给自己修炼,楚无青仍然选择了去小世界厮杀争夺,就为了靠极品灵石之力,能够在修为上赶超楚无隽。

    夺回本该属于他的少宗序列。

    明明只比自己大了一岁,明明没有一个化神期的长辈引领指导,楚无隽却已经是筑基期了。

    整个安阳界最年轻的筑基期。

    楚无青嘲讽一笑,就算楚无隽两百多年后会是整个安阳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元婴又如何,还不是被主角重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想到这里,楚无青心中竟然有几分快意涌出。

    “我不想自己动,堂哥服侍我起床可好?”楚无青双脚从被子中伸出,脚趾指向床下鞋袜,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恶意。楚无隽这个虚伪小人,永远都爱做出一副对自己宽容大度的样子,用自己的嚣张无礼,来衬托他的大度贤明。

    既然,他那么爱装,自己又何必跟他客气,就让他做尽下人小厮做的事,折辱他。

    “小弟?”楚无隽的声音一沉,处变不惊如他,声音中竟然都带出几分不可置信。他与堂弟的关系并不好,一直都是他在单方面的维护付出,不曾得到过一丁点回应。可就算是这样,能够站在与堂弟极近的位置说话,也足以让他被其他族人羡慕嫉妒恨。

    全因为他少宗序列的超然地位,和镇压所有同辈的修为,才让那些族人没有被妒意冲昏脑袋,做出同族相残的事情来。

    ……当然,也因为堂弟从来都对他不假辞色。

    可现在,堂弟竟然让自己为他穿鞋。

    楚无隽的素来古井无波的心,猛然一颤。

    “快动。”楚无青冷笑着提醒道。

    楚无隽越是诧异,越是难受,他就越开心。

    楚无隽走入屋中,只见堂弟懒懒地依靠在床背上,一头银发如瀑布般倾泻,中衣下隐隐可见精致的锁骨。楚无隽的目光艰难地移开,迅速扫过牢牢盖住楚无青下半身的被子,最终落在那伸出被子外的赤`裸双足上。

    作为男人,楚无青的脚并不小,但是却比例极好,形状优美得似极品冰玉雕刻而成,微粉的指甲随着脚趾颤动,每一下,都点在人的心尖上。

    楚无隽呼吸微微急促,右腿膝盖着地,半跪在床边,当手指触碰上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肌肤那一刻,柔软滑腻的触感,透过指腹瞬间袭向大脑。

    楚无青俯视着跪在地上的楚无隽,居高临下的视觉给了他极大的报复快感。

    他贵为少宗的堂哥的俊脸上并没有任何异色,动作行云流水,高华出尘,仿佛正在做的事情跟仙坛论道没丁点区别,这样的风度,曾经让楚无青恨透。

    但现在,他喜欢极了。

    因为他无论怎么折腾,楚无隽心中如何愤恨,都要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好脸相迎,然后把自己憋屈死。

    “老祖不是总夸堂哥是楚家麒麟子,无所不通吗,怎么连穿个鞋子都磨磨蹭蹭,还赶不上一个凡人小厮?”楚无青用语恶毒至极,在楚无隽握住他脚踝时,一脚踩下去,把楚无青的手掌踩到地面上碾磨。

    炼气与筑基,虽然只是一个大层次的差距,但实际上却是有如天堑。筑基才是真正的踏入仙途,脱去凡俗,从此可不食五谷,用修行代替睡眠,使用真正的法术。

    楚无青炼气期的那点子力气,纵使全身的力量压在楚无隽的身上都算不得什么。

    这一点,楚无青知道,他只是纯粹地想要羞辱楚无隽罢了。

    少年嫩滑的脚掌紧紧贴在手背上,不时加大的力度,好像羽毛拂过一般,从手背一直痒到心底。

    楚无隽的头越来越低,心脏在胸腔中鼓鼓跳动,他调动全身修为一遍又一遍的运行着清心咒,才使得身下秽物没有出丑。

    每当少年纤长的脚趾,花瓣似的淡红指甲划过他手腕处时,楚无隽就感到浑身的血液向着头顶奔去,几乎要夺去自己最为骄傲的理智,黑瞳几欲煞红。

    让他不由得去癔想,这样的双足捧在手心中把玩舔/弄,会是怎样的光景?

    楚无青看着楚无隽一向高傲扬起的长眉,此时隐忍地皱着,心中快意更甚,忍不住就想把楚无隽这个虚伪小人一脚踢翻。

    不,他为什么要忍,忍了自己就能快乐吗?忍了他就可以一直活着?忍了就可以得到老祖的夸奖,得到少宗的位置,被所有族人爱戴拱卫吗?

    当然不能,那何需要忍!

    楚无隽放眼看向屋外,他所居住的地方乃是家族核心,此地埋有三条高阶矿脉,灵气浓郁,与他同住的大多是楚家着重培养的少年天才,即是小世界灵石试炼的竞争者。

    原本已经起身赶往楚家祖宅长乐仙殿的人们,都因为他这边的举动停了下来,假装只是路过的样子,可神识却都悄悄向着他这边扫来。

    一想到上辈子这些人都环绕在楚无隽身边,看他如看萤虫之光,看楚无隽则是昭昭日月,楚无青就感到有一股气血上涌,一脚随即狠狠踢出。

    不知道看到他们敬重的人被自己当面欺辱,这群人是会对自己愤怒鄙夷却又不敢声张,还是对楚无隽的软弱妥协感到失望?

    无论哪一种,都很有趣。

    只是这本该落在胸口的一脚,因为楚无隽想要躲避的动作,竟然最终落阴差阳错在了楚无隽的嘴里。

    少年的脚趾在双唇中擦过,薄薄的皮肤只是被轻轻一含就留下靡丽的红痕。

    楚无隽的脸也随之红了,原本锋芒毕露的眉目似乎成了怯懦的隐忍,连脊背都因为屈辱而微微发抖?

    事情的发展太过出乎意料,以至于在脚趾感受到某个柔软滑滑的东西时,楚无青才彻底回神,但他并没有因为这种偏差就把脚缩回去,反而欣赏起楚无隽的表情来。

    前世的宿敌,今生跪在自己的身前,舔着自己的脚,还有比这更爽的吗?

    他愉悦地将神识外放,果然收获到了一大片愤怒的目光,哪怕表面装得再淡定的人,在剑鞘上不停摩擦的手指也出卖了他们。

    有趣,有趣。

    楚无青的脚趾一点点挑开楚无隽的薄唇,透红的指甲磨弄着柔软的舌头,甲面很快覆上莹莹的水光。

    因为此番动作,中裤的裤脚被牵扯起来少许,裸/露出细白纤弱的脚腕,一段小腿竟隐隐可见。

    “小弟……”楚无隽的声音都带变得沙哑起来,掺杂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压抑至极,似乎一切都已经到了临界点上,下一息就会爆发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