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44.第0505章

时间:2018-05-25作者:年三拾

    ..,

    两个多月的时间过的很快,夏天到来, 天气渐热。

    陈培培站在全身镜面前, 提了提裤腰带, 在又一次放手的时候, 眼睁睁看着裤子滑落。

    她大叫一声, 换了一身裙子, 冲出房门。

    楼下,陆墨已然一身夏季短袖校服, 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

    陈母听到声音抬头,就看到女儿乱糟糟的模样,不由皱眉:“培培, 上学快迟了,怎么还没换衣服?”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女儿都是被陆墨给宠的啊。

    陈培培三两步蹦到陈母面前:“妈,你看看, 我是不是瘦了?”

    随后,她又跑到陆墨身边:“陆墨陆墨, 我今天能不能称体重?就称一下!求你了。”

    开始减肥后, 陈培培一天称三次体重,每每体重增减,都心情起伏极大, 若是减少了还好, 若是因为多喝了两口水加了体重, 必定垂头丧气好几天。

    因此, 陆墨便强制要求她远离体重计,她已经有近两月的时间没有称体重。

    陈培培天天有陆墨接送,除了上课时间几乎都和陆墨黏在一起,她虽觉得跑步的时候很难熬,可有陆墨,日子仿佛眨眼间就过去了。

    若不是今天换夏装校服的时候,裤子异样,陈培培还没有察觉自己的变化。

    一中校服在大家刚入校的时候就定做了,一般能够满穿三年,陈培培这样体型巨大的,用的都是xxxl。

    陈培培期待地看着陆墨,她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现在的体重。

    陆墨点头,压着这丫头辛苦了两个多月,总该给她点继续减肥的动力。

    陈培培一蹦三尺高,跑去储藏室翻找体重计。

    一百四十八点三。

    陈培培捂住嘴,简直不敢相信。

    短短两个月功夫,她竟然瘦了三十斤!

    “真的?这是真的吗?”

    陆墨敲了敲她额头:“回神,你这三十斤里有一部分是你那半个月狂吃上去的。”

    陈培培捂头:“那我也减了许多啊!你不能打击我的自信心。”

    陆墨:“呵,小丫头胆子见长,敢和我顶嘴了?”

    陈培培傲娇仰头:“你又不吃人!”

    陈母此刻正在给陈培培修改衣服,好在,陈家是做珠宝的,陈母的手上功夫还算有基础,缝缝补补给陈培培加了根裤腰带。

    今天似乎是陈培培的幸运日。

    月考成绩下来,陈培培从班级四十多名一跃进入前十名,年级排名也从七百名变成两百名内。

    陈培培握着试卷,恨不得仰天大笑,她不是笨蛋,她也有成绩好的一天!

    晚上放学,陈培培被陆墨揽着肩,在众人羡慕之中走出校门。

    “培培!”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陈培培。

    王坤。

    以及他身边的云颖。

    四个全校风云人物聚集校门,顿时吸引了周围同学的注意。

    不少人减缓了步伐,想要听听四人会说些什么,更有的直接驻足,目光发亮地盯着。

    “王坤哥哥。”陈培培已经很久没想起王坤了,这几个月她完全被陆墨减肥学习霸占,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念谁。

    陈培培更没想到,王坤会在同学面前叫住她。

    毕竟,自从高中开始,王坤就极少出现在她面前,甚至有时候出现了,也当作没看到她,两个人相处和陌生人没差,全校都不知道她和王坤认识。

    王坤躲避的行为,陈培培心思敏感,怎么可能会没感受到,只是她自觉与云颖比起来,天差地别,自卑早就淹没了她,又哪敢凑上去让王坤更加厌烦?

    王坤神色复杂地看着陈培培和陆墨,他不蠢,在陈家告状事情回家后,他就回过神来了,陆墨竟然被陈家一家人都看好,甚至默许了两人交往。

    他到底已有女朋友,每日学习繁忙,渐渐的对陈培培也不再关注。

    可他却没想到,恋爱这把火,竟然烧到他自己头上。

    王家父母发现了他与云颖相恋,如今正使劲手段想要将两人分开。

    云颖就是普通家庭,甚至比普通家庭更贫穷,家中收入来源是父亲打工的微薄工资,母亲是个家庭主妇毫无手艺。

    云颖成绩好长的好,若放在别的家庭,或许是个被满意的儿媳妇,可放在c市富豪之家中,那根本不够看。

    王家一天的饭菜就能顶得上云父几个月工资,更别提王家各人的穿戴,王家单放在王坤身上的教育投资,就是云父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王家需要的是一个优雅大方,手腕圆滑,能给男主人开拓交际的儿媳妇。

    陈培培不行,云颖更不行。

    王家是有野心的,王父想要将企业开拓进b市,那才是进入顶级圈子的边沿。

    王坤的优秀让王家所有人都充满期待,可没想到,这么好一张牌,竟然被王坤自己毁了。

    毁了?怎么可以!

    区区云颖,就想断了王家前途,这简直要了王家父母的老命。

    “培培,我告诉陈阿姨你们的事,是为了你好,可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是报复!”王坤痛苦,他握紧云颖的手,仿佛恨不得要去摇着陈培培嘶吼。

    陈培培一脸迷茫:“啊?”

    云颖看不下去:“陈培培,你别装傻,你恨阿坤把你和陆墨的事情告诉你爸妈,你就把我们的事告诉了王叔叔王阿姨,你太恶毒了。”

    陈培培更迷茫了,她连连摆手:“我没有。”

    王坤道:“不是你还有谁?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让老师同意保密,付出了多少?高二年级竞争那么激烈,每次考试保持前三,你以为我容易吗?培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云颖说的对,你太恶毒了。”

    “嗤!”陆墨面露不屑,“你俩脑子有病吧?谁特么吃饱了撑的去告状,别自己没藏好,让你爹妈发现了。哦,还有,考试前三算什么代价?你特么不是来逗逼的吧?”

    “哈哈哈!”

    “那个就是高二学长啊?”

    “听说他很牛逼,长得帅还是学霸,耳闻不如眼见,感觉没陆墨帅啊?”

    “你不知道,他成绩也没陆墨好!”

    “怎么说?陆墨不是学渣吗?我看他天天翘课,我们班老师都拿他当典型了。”

    “嗨,你不知道吗?这次月考陆墨是年纪第一啊!”

    “不可能!作弊了吧!”

    “我本来也觉得他作弊了,可我们老师说英语考卷答案泄漏,考前一天连夜出题的,连答案都是考完了才出来,根本没有作弊可能。你猜陆墨英语得了多少?”

    “多少?”

    “满分!我们老师说,要不是卷子不能再加了,她们想多给十分,陆墨卷面书写太漂亮了,听说有几个老师还把试卷复印了准备发下去让学生描画。”

    叽叽喳喳的声音并不小,王坤被他们的话刺激得双目充血。

    全校第一?

    陆墨?

    不可能!

    陆墨不是一个小混混吗?学习差人品烂还天天只想着谈恋爱。

    这种人怎么会是全校第一?

    云颖紧咬嘴唇,她知道的。

    同为高一,云颖长年霸占年级第一,对此事更为关注。

    这一次的第一不是自己,云颖怎能不耿耿于怀?

    不用向老师询问,老师就主动说明了,是陆墨。

    云颖最初念头也是作弊了,可老师的说明更是打了她的脸。

    更让她羞愧的是,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意有所指的说:“班上某些人退步了,虽然不明显,但自己要心里有数。”

    云颖看着桌面上的成绩单,心底刺痛,周围同学关注的目光,更是让她坐立难安。

    她不是年级第一,却也是年级第二,但成绩与年级第三比起来,就高了零点五分。

    这不是她该有的水平。

    云颖羞愧,却更愤怒,若是没有陆墨,老师绝对不会这么责怪自己。

    因为陆墨挡在了自己前面,陆墨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所以老师才这么不给自己脸面。

    因此,在王坤提出要找陈培培好好谈谈的时候,云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凭什么,自己因为这两人受到这么多苦难。

    云颖看到陆墨那不以为意的表情,整个人仿佛被蚂蚁啃噬,熊熊的妒火在燃烧,她双目含泪:“陆墨陈培培,我和阿坤到底得罪了你们哪里,你们一定要我们不好过吗?没想到你们是个爱告状的小人,我真是看错你们了。”

    告状。

    在学生时代,这两个字代表的就是各种贬义与迅速孤立。

    不管大家心中有多少小九九,明面上都有一种共识,学生的事必须私下解决,谁闹到老师家长那儿去了,就被看作还在吃奶的小孩,阴险毒辣的小人,两面三刀的汉奸。

    总之,这人不能靠近,靠近了就被卖了,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特别是在恋爱的时候,被举报了,那分分钟遭到所有人同情。

    而举报的那人,则是成为大家的公敌。

    王坤尚且没有意识到这点,他自认为自己与陈家认识多年,一切为陈培培好,告状是理所当然。

    可云颖不是王坤,她更加懂得在学校如何生存。

    她在发现大家对陆墨印象改变之后,对王坤告状之事半字不提,只单单抓住陈培培陆墨告状的事情,用语更是明晃晃,直指两人险恶用心,以引起大家的不满。

    陆墨什么没见过,这样的手段太拙劣,她几乎要笑出声。

    云颖紧紧盯着陆墨,生怕她反驳。

    然而,陆墨却根本不屑这样的言语攻击,她一抚额发,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是我告状的,又如何?就只准你们州官防火,不准我百姓点灯?你们在告我状的时候,就没想到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虽然事情不是陆墨做的,可如果能给这两人不爽,陆墨也并不介意背一下黑锅。

    她会这两人知道,让她背锅的代价有多大,这两人付不付得起。

    陆墨看着两人渐渐变黑的脸色,越发张扬:“王坤,告我状的时候很爽啊?给陈阿姨说了不够,还给陈叔叔再说一边,我好歹只说了一遍,可比你不恶毒多了是不是?”

    周围吃瓜同学听得热血沸腾。

    听听听听,陆墨说的什么?

    原来王坤先告状啊?

    之前王坤和云颖还说的那么好听,什么为了陈培培好?特么为了陈培培好就能告两次状?

    长见识了。

    此时,有小学和陈培培同校的,站出来指出陈培培和王坤小时候就认识了,好像还是邻居来着。

    陈培培高中极为低调,又因为长胖和小时候完全两个人,大家根本没有联系起来。

    没想到此陈培培就是彼陈培培啊。

    王坤算起来还是陈培培青梅竹马。

    一众同学纷纷摇手,这样的竹马她们要不起要不起。

    一时间,大家看王坤的眼神都很古怪。

    没想到校草学长是这样的学长。

    王坤到底年轻,脸皮还薄,在众人注视下,拉着云颖的手狼狈逃跑。

    陆墨一手揽着陈培培的肩,指着王坤:“看,这种懦夫蠢货,你还喜欢吗?”

    陈培培憋红了脸:“谁、谁喜欢他了?!”

    陆墨:“哦?不喜欢他,那你现在是喜欢我了?”

    陈培培的脸更红了,闭紧嘴沉默不语。

    陆墨笑着摸了一下她脑袋:“行,不说就当你默认了。”

    说罢,他又比量了一下两人身高,叹气:“唉,你什么时候能再高点?不然等你瘦了和我站一起看起来就像我拐杖。”

    陈培培顿时怒了:“你说什么?!我长不高还不是你天天给我吃菜叶!对!我长不高就怪你!”

    陆墨:“不然,你不减肥了,这样看起来就不用像拐杖了。”

    陈培培:“那像什么?”

    陆墨:“像大白。”

    陈培培:“你说什么?!”

    陆墨:“我说你可爱。”

    两人渐行渐远,陈培培炸毛,陆墨顺毛。

    至于王坤是谁?陈培培早已抛之脑后。

    少年人的感情,来的热烈却也能去的迅速,只要更热烈的将它覆盖吸引,那些曾经的色彩就会渐渐褪色遗忘。

    这世上,有多少人是不能替代呢?

    校门口,一中人日了狗一般,学霸校草校花战斗力实在不行,他们都想撸袖子上前帮忙了,结果却被硬生生塞了一碗皇家狗粮。

    够了,晚上气饱能多做一张卷子。

    王坤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和云颖因为深受老师宠爱,仗着学习成绩光明正大谈恋爱,太高调的下场就是家长一旦警觉,就一击命中死翘翘。

    王家父母电话亲自询问学校老师,老师不敢隐瞒,虽然帮着两人说了不少好话,可听在王家父母耳力,那简直是噩耗。

    一个有点姿色家中贫困的女生,凭借一点学习好就敢缠上他们的儿子!

    这简直是流氓,心机婊!

    解释?不,不需要,好女孩会在高中的时候谈恋爱吗?

    什么?王坤追的她?不,不可能,小坤这么优秀的孩子,多少名媛排队上赶着,他怎么可能看上那么个平凡女?

    是王坤太单纯,太年轻,被引诱。

    王妈出手了。

    她甩出一叠红钞:“这是十万,够你们家三年收入,你识相的拿钱离开小坤。”

    云颖哭泣:“我不会离开阿坤的,阿姨,我们是真心相爱。”

    王妈冷笑:“十万不够?你的心可真大,我最后说一次,十万,拿钱走人,否则你别想在一中待下去。”

    云颖叫嚣:“阿姨,我敬重你是阿坤妈妈,可你讲点道理,一中不是你们家开的,再说以我的成绩,学校不会开除我。连老师都默认我和阿坤恋爱关系,阿姨,您不觉得您太过分了吗?”

    王妈依旧冷笑:“过分?我是小坤妈妈,我有权利决定他的人生方向,而他的未来,没有你。你现在所谓的恋爱,就是毁了小坤。”

    她将钱收回口袋,站起身:“既然你不接受,那就等着被开除。”

    云颖心中发颤,却依旧强撑着:“阿坤不会同意的。”

    王妈再不与她多说一句话。

    在王妈的心里,云颖不收钱并不代表她清高,只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她看中了王家资产,才会死死巴住王坤不放。

    豪门爱情?别傻了!

    王妈深处其中,比谁都明白,这世上啊,哪来那么多爱情。

    她戴着墨镜,大步走出咖啡厅,手中拨通电话:“喂,李校长,我是王坤母亲,我要求学校开除云颖。”,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