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38.第0407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李姨娘嘴角翘起, 事情成了!

    她勉强按捺下雀跃的心情,露出紧张神色:“遇险?怎么会遇险?大小姐人呢?现在如何了?”

    黑山寨无恶不作, 一个姑娘家进了那里, 还有什么清白?

    丫鬟焦急道:“不是大小姐, 是二小姐!大小姐被路过的太子殿下救了!”

    李姨娘气血冲头, 死死抓住丫鬟的手:“你说什么?!”

    “柳贵妾被黑山寨的匪徒抓走了!李夫人, 您快派人前去救她!”随后跟进来的丫鬟眼泪哗哗地流。

    她是三皇子放在柳如烟身边的丫鬟之一。

    昨日柳如烟缠着三皇子说要回家看看,三皇子无不应允。

    哪里知道, 这柳如烟今日却跟着柳大小姐一起出门前去皇觉寺。

    她们几个丫鬟连忙派人通知三皇子,只收到让她们在吏部尚书府等柳如烟回来的回复。

    如今,柳如烟出事, 她们几人难辞其咎。

    李姨娘一屁股瘫坐在凳子上,嘴里喃喃念叨:“怎么会……怎么可能……明明……”

    明明让他们抓的是柳惜啊!

    她扶着额头,回忆自己对那些人的交代, 眼前一黑, 差点没昏死过去。

    掳走,毁清白,留一条命送回来。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李姨娘强撑着站起:“快!叫杨树过来!”

    她要在事情传开之前,把柳如烟救回来!

    三皇子府,三皇子刚从宫里回来。

    祈福是大事, 皇帝派太子前去,在下层官员和百姓看来, 那是对太子的重视, 这岂不是将三皇子的风头压下?

    皇帝毫不犹豫地对三皇子进行一系列赏赐, 珍贵器具不断流水一样送进三皇子府,以表示对三皇子的宠爱。

    再将三皇子留在宫里下了盘棋谈了会儿心,才将他放回来。

    三皇子嘴角带笑,只要父皇站在自己这边,太子不足为虑。

    然而,他的好心情就只保持到府门前。

    他前脚刚踏入三皇子府,管家就匆匆过来禀报事情。

    柳贵妾被黑风寨的人劫走了!

    晴天霹雳!

    “再说一遍?柳如烟怎么了!”三皇子只觉得自己这阵子大概命犯太岁,次次不顺。

    他仿佛看到自己头顶大草原,成为京城笑柄。

    “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点禀报!”

    管家苦笑:“殿下,奴才早上派人去宫里说了,传话的小太监说已经知道,让那些丫鬟在吏部尚书府等着便是,没想到中午就传来这消息,奴才正打算进宫与您说,您便回来了。”

    三皇子皱着眉头,早上的消息,他根本就不知道!

    可管家不会说谎,必定是宫中有人拦截了消息。

    会是谁?

    他一上午都与父皇在一起,整个皇宫能拦截消息的,除了皇贵妃,便是皇帝。

    皇贵妃虽对柳如烟厌恶不已,却知道柳如烟对自己的重要性,绝不可能将柳如烟置于死地。

    那么,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皇帝。

    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做?

    三皇子背后浮起一层冷汗,是柳如烟的特殊被父皇发现,还是自己哪里惹得父皇不快?

    不,柳如烟这种能力,父皇不会放过,就算出手,绝不会让黑风寨那种人动手,他手中暗卫极多,哪个出手不能带走柳如烟?

    那是自己暗中的势力被知晓了?父皇知道自己有了争位之心,给自己的警告?

    一时间,三皇子在救与不救中纠结。

    被三皇子揣测万分的皇帝,此刻正勃然大怒。

    “这么多暗卫,还搞不定一个太子?朕要你们何用!”

    御书房瓷器碎片满地,奏折如雪花一样东一片西一片,可见主人的心情是如何暴躁。

    他借着柳如烟的手,又亲自上场,将太子和三皇子拖住,辛辛苦苦一早上,谋算全泡了汤!

    “太子出门已经来不及,要想按时赶到皇觉寺,只能骑他的汗血宝马过去。他能有什么帮手?啊?你告诉朕,朕三十几个暗卫,还顶不过一个太子?朕养的是废物吗?!”

    暗卫首领跪在地上:“请主上责罚。”

    皇帝挥了挥手:“自己下去领罚。”

    事情已经至此,再多说也没用了。

    皇帝收敛情绪,坐在案桌后,满脸阴郁。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太子竟成长的那么快。

    成长的太快,超出了他的掌控。

    原本预计太子路过,碰到劫匪,却因为逃命没有救吏部尚书府的两位小姐。

    不管事情经过怎样,他都安排好了,放过太子,杀了柳惜和柳如烟,再留下几个小厮丫鬟做证人。

    吏部尚书最宠爱的女儿死在太子面前,将军府唯一的外甥女太子见死不救,这两股势力即便不站在太子对立面,也绝不可能再帮着太子。

    一箭双雕,计划完美。

    却唯一遗漏了太子武力。

    皇帝撑着桌子扶住额头,太子有这么厉害?

    他手底下的暗卫各个苦练几十年,到达暗劲阶段。

    能将他们全部斩杀的,除非是化境高手,还是早早进入化境的顶级高手。

    或者,有双倍数量的暗劲高手。

    这两种可能,不管是哪一种,皇帝都心惊胆战。

    他摸了摸自己脖子,如果太子自己是化境高手,那么多次近距离,想要杀自己易如反掌。

    皇帝的心突然有些复杂。

    吏部尚书繁忙了一早上,刚在吏部食堂吃了早饭,准备午睡一番,就被家中管家急急忙忙叫醒。

    “老爷,老爷,二小姐被黑山寨的人掳走了!”

    他一个翻身坐起,差点没扭了老腰。

    “老爷,您快派人去救小姐啊,迟了就来不及了!”

    吏部尚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管家:“大小姐和二小姐去皇觉寺的路上遇到黑山寨的劫匪,太子路过救了大小姐,二小姐被掳走了!”

    吏部尚书额头青筋迸出:“混账!”

    管家震惊:“老爷慎言。”

    这还在官署里,若是让人听了去,御史台保准第二天奏折一尺高。

    吏部尚书想了一下,就感觉到其中诡异之处:“她们不是跟着车队一起吗?三皇子没派人保护二小姐吗?”

    管家抬头:“二小姐是跟着大小姐过去的,三皇子没有派人。”

    他没告诉吏部尚书,回来的下人还说,若非二小姐不时要停车休息,他们也不会落后车队,遇到劫匪。

    他直觉事情不对,恐怕和二小姐不无关系,但他已经和夫人站在一条船上,若是夫人不好,他也会被拖下水。

    吏部尚书的脸色更加阴沉。

    管家不知道,昨日他同意柳如烟去皇觉寺,是因为柳如烟告诉他,三皇子让她陪着柳惜一起去。

    他只道三皇子有什么计划,否则仅凭一个皇子贵妾,柳如烟如何有资格私自跟随去祈福?

    可现在,事情处处透露着不寻常。

    吏部尚书头都想大了,也找不出头绪来。

    要知道,三皇子还至少接触到事情一二,能从中拼凑出大部分真相。

    而吏部尚书,实实在在的被人从头瞒到尾。

    真相?一环套一环,想不出的!

    柳如烟这个事件起头人,策划者,都沦落到被劫持的下场。

    黑山寨,房间里围了一圈人。

    寨主盯着昏迷的柳如烟,也很头大。

    这特么就是个烫手山芋,老三几个竟还将人带回来了,这不是要命吗!

    “老大,咋办呐?”三哥搓着手,讨好。

    寨主一脚踹过去:“咋办?你做的时候咋没想到后面?”

    老二拦住寨主:“事情做了,后悔也没用,如今我们要做的是怎么解决。”

    三哥:“对对对!二哥数你最聪明,你可要救救我!”

    老二道:“根据老二描述,太子武功必定登峰造极,我们若违背他的意思,黑山寨只怕不保。”

    三哥狂点头:“没错没错!我也是为咱们山寨考虑!”

    老二瞪了他一眼:“你要为山寨考虑,就别自己接单子!不知道京城里黑心肝的人多吗?这回可踢到铁板了!”

    三哥愧疚:“我知道错了,以后都听你们的,我这不也是想多给山寨搞点银子嘛!”

    老二不理他,继续道:“这个女人是三皇子贵妾,听说极受三皇子宠爱,我们也不能真动。”

    三哥:“啥?不能真动,还能假动啊!”

    “啪!”寨主一巴掌盖在三哥头上,“你闭嘴!听老二说完!”

    老二嘴角扯起一抹阴笑:“反正人劫了,咱们原样给送回去,至于外面的人怎么传,那就不是我们能管的。我们没碰过她,三皇子要找我们麻烦,我们抵死不承认。况且,有太子在,三皇子怕是没功夫来找我们麻烦!”

    他轻蔑地看了一眼柳如烟,这种从里黑到外的女人,他还真不屑碰。

    李姨娘火急火燎招见杨树,想让他与黑山寨的人商量商量,将人偷偷赎回来,让柳如烟在京城露露面,再散播点风声,说被劫走的柳惜。

    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大家也就信了,就看谁的速度更快。

    三皇子想到柳如烟的能力,咬咬牙也派人前去。

    消息都已经送到他府上了,如果没有行动,只怕会让人寒心,自己也会失去吏部尚书的支持。

    两方人马行动迅速,前往黑山寨方向。

    而然,还未等他们到达山脚,京城方向就传来消息,柳如烟找到了!

    对,她被黑山寨的人送回京城门口。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从马车上丢下来,依旧昏迷。

    马车上的人吼着:“我们就是路过,看这姑娘在山林里迷路,好心给带回来的。”

    说完,马车风一样离开了。

    城门乱糟糟,等确定了人身份,已然晚了。

    柳如烟衣衫混乱,虽然还整齐,可一看就不是正经的整齐,而且还昏迷着,谁都知道事情绝不会像之前那人解释的一样简单。

    流言哗啦啦地从城门口开始传。

    与此同时,吏部尚书府,三皇子府,那些听到消息的下人,也忍不住外传。

    尤其是三皇子府,里面的女人多了,柳如烟又嚣张无比,仿佛是三皇子府的女主人一般。

    众人早看她不爽了,谁还不是妾?

    侧妃都没那么张扬,就她显摆牛逼哄哄的。

    什么?被黑山寨的人劫走了?

    哈哈哈!传传传!给我马上传遍全京城!

    两边流言一对,京城百姓恍然大悟,哦,原来城门口那姑娘就是三皇子贵妾啊!

    三皇子的女人们收到丫鬟带来的消息,差点没笑疯。

    黑山寨还真是个有才的,到底是谁恨柳如烟入骨,这么整她。

    吏部尚书府,李姨娘听到流言,双眼一闭,彻底晕厥。

    三皇子握紧手心,心中滴血,大草原已然成型,甩都甩不掉地那种。

    管家畏惧地回禀:“殿下,柳贵妃被人送到府门口。”这是接,还是不接?

    接了,那就彻底坐实流言。

    不接,难道要殿下的女人继续流落街头?

    要知道,现在京城的百姓正围着看,就等着看看,是谁过来领人。

    三皇子从来没有这么丢脸的时候!

    柳如烟,柳如烟,柳如烟!

    他这辈子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但是,他还是要给她收拾烂摊子:“派人送去吏部尚书府,记住,这是柳大小姐,不是柳二小姐。”

    管家诧异抬头,随后又低下:“是。”

    殿下是要彻底和太子撕破脸了。

    不过,这也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太子恰不在京城,没有比他更适合接锅的人了。

    柳如烟与柳惜长得七分像,如今头发披散,脸上抹灰,乍然一看,就是熟悉的人,也分辨不出,更何况那些根本不知柳如烟长相的普通百姓?

    “吱呀——”三皇子府大门打开。

    管家一脸微笑:“你们认错人了,这不是府中贵妾,是吏部尚书府的小姐,你们快将人过送去吧。”

    城门守卫为难地看着管家:“这……难道真是太子妃?”

    管家继续保持微笑:“快将人送去吧。”

    围观百姓哗然。

    “这不是柳二小姐,是柳大小姐!”

    “柳大小姐不是未来太子妃吗?怎么会被劫匪劫持?”

    “柳大小姐送回来了,那柳二小姐呢?”

    吃瓜群众觉得这瓜没完了。

    他们心中如猫爪,恨不得出来一个人,将事情经过讲解一番。

    城门守卫咬咬牙,挥手准备将人带到吏部尚书府。

    管家松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的汗,这锅,算是甩出去了吧?

    他也没明指柳惜,这都是百姓自己猜测的,太子总不能怪到他头上来。

    “哒哒哒……”马蹄声来。

    众人分分让开一条路。

    管家抬头,只见那人浅黄华服,白玉发冠,手揽缰绳,怀搂一女子。

    红色披风车遮挡住女子身体,只露出一张白皙小脸。

    管家眼尖,一眼就瞧出她是柳惜,心中暗道糟了。

    陆墨放下披风,扶了扶柳惜头上被颠散的发簪:“钱管家,你与三皇弟说一声,柳贵妾被黑山寨的人劫走了,本宫人单力薄,只来得及救下柳大小姐,让他速速派人前去相救。”

    静。

    死一般寂静。

    百姓手中的瓜掉了。

    管家刚盖好的黑锅被砸穿了。

    尴尬在四周蔓延,然后爆发。

    “太子殿下,柳二小姐已经被送回来啦!”

    “对对!她就在这儿呢!”

    城门守卫诡异地看着钱管家:……管家,你啥意思?

    合着想要把柳二小姐的事儿推到柳大小姐身上?

    良心不痛吗?

    柳如烟不知道,在她昏迷的短短两个时辰里,京城炸了。

    “三皇子也太无耻了,竟然把脏水泼到太子身上。”

    “三皇子也没说什么吧,都是大家自己猜测的,管家的意思大概是柳贵妾已经脏了,三皇子府不再承认这个人,所以才让人送回吏部尚书府。”

    “就是,这也不能怪三皇子。谁愿意自己头上一片绿啊,这女人换做是我,我也不让她进门!”

    “即便如此,三皇子也太凉薄了。”

    “呵呵,你不凉薄,你去接纳啊!”

    被人议论的三皇子,站在柳如烟房间,心中苦水翻滚,怒火燃烧。

    “来人,将她叫醒!”

    他要问问,事情怎么就这样了!

    他必须知道,好好的回娘家,怎么就成了和柳惜去皇觉寺!

    谁给她的胆子,谁给她的资格,谁同意她去的!

    柳如烟在大力摇晃下死睡不醒,最终被人泼了一脸冷水。

    她迷茫地睁开双眼:“三皇子?”

    三皇子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人提起:“柳如烟,你到底干了什么?本殿要一丝不漏都知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