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37.第0406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天气渐热, 有不少地方久未降雨。

    皇帝惯例需要去皇觉寺祈福。

    不过,这天气着实不好受, 皇帝不想受这个罪, 便派了代表过去。

    太子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对象。

    若是能求来雨, 那便平安无事, 若是不能, 则白吃这么多天苦不说,还成为全天下的罪人。

    皇帝都派太子过去了, 下面的百官上行下效,也让家中子女跟着过去。

    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一日, 京城出发不少人马。

    吏部尚书家也出人了,两个女儿。

    他有一个儿子是李姨娘给生的,叫柳如玉, 长得唇红齿白, 才十一岁,是吏部尚书的心头宝,哪里舍得让他去吃这样的苦头。

    原本他预计让柳惜一人独去,然柳如烟偏偏要跟着,吏部尚书府去的人就成了两个。

    柳如烟和柳惜坐在一辆马车上, 跟着人群慢慢往城外走。

    京城到皇觉寺需要一段不短的路,大家一早上出门, 午时各自找地方休整。

    柳如烟一路山都在喊累, 一会儿觉得马车太快震到她了, 一会儿又想要下车解手,车子就一点点与前面的大部队拉下距离。

    “行了,就在这儿吧!”柳如烟指着一处空地,“你们几个清理一下,快做饭,饿死本小姐了。”

    柳惜并不与她争论,来的人是李姨娘安排的,他们只会听从柳如烟的命令。

    下人很快架起火堆铁锅,将带来的熟食加热。

    柳如烟看了看天色,嘴角勾起一抹笑,柳惜,这回看你怎么办!

    林子里安静的过分,连鸟鸣蝉叫声都没有。

    突然间,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一个下人疑惑抬头:“什么东西?”

    另一人道:“大概什么小动物吧,要是个山鸡,大伙儿还能加个餐!”

    他兴冲冲地准备过去查看,就看到迎面而来几个短褂举刀一脸凶恶的男人。

    他连忙低喝:“你们是谁?!做什么!我们小姐是吏部尚书府的,此处是我们暂歇地,闲杂人等速速绕道!”

    “呵呵!吏部尚书府的小姐?还是个大家闺秀啊!兄弟们!我们有福了!上!”短褂男人哈哈大笑,大刀一挥,架在下人脖子上,“我们黑山寨,就没怕过你们这些狗官!”

    柳惜惊恐地看着这些人,拉着柳如烟想要逃跑,却被柳如烟死死抓住:“姐姐,你去哪儿?”

    她声音略大,一下子就引起那些暴徒的主意。

    “哟,小娘们儿,还想跑?你跑,你能跑到哪儿去啊?跟着我们当压寨夫人吃香喝辣的多好!”

    “无耻!”柳惜小脸惨白,强忍慌张,“我是未来太子妃,你们做出这样的事,皇上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哈!太子妃?不放过?我们往山里头一钻,你以为那些狗屁官兵能找得着?”为首之人毫不在意,言语间极为蔑视,似乎完全不将那些通缉放在眼里。

    柳如烟道:“这些都是亡命之徒。”根本就不怕威胁。

    她不屑地想,柳惜也太没脑子了,威胁这些人,岂不是更加惹怒他们?

    柳惜继续道:“你们敢保证,黑山寨里的人,都没有父母妻儿在外?没有亲朋好友?我是未来太子妃,我若受辱,皇家颜面有损,你们将会九族不保。你们自己的家族,妻子的家族,你母亲的家族,你儿媳的家族,你女婿的家族,上下三代,无一幸免。你们敢与我打这个赌吗?”

    来人脚步顿住,表情骇然,遂犹豫地看相为首之人。

    做,还是不做?

    他们黑山寨的人刀尖舔血,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日子过一日算一日,可他们中也有不少人是落草为寇,在家乡有父母妻儿的,若是真被官家找茬,灭九族,那不是开玩笑的。

    绝对会血流成河。

    即便是已经入土的尸体,都会被扒出来鞭尸曝晒。

    为首之人强忍惊恐,大声道:“你胡说什么!皇上早就打算废太子了,你一个废太子妃,算个屁!老子这是来救你,你要跟着那废太子,小命还不定能保住!”

    他声色荏苒,外强中干,显然已有退却之心,勉强强撑着而已。

    柳惜送了一口气,只要他们动摇,事情未必没有回旋的余地。

    “现在你们也没伤到我们,只要你们速速离开,我便只当你们恰巧路过。官府抓人讲究证据,你们未伤我们,他们也不会追究此事。”

    那些人听此,果然有后退的趋势。

    他们这次过来,也是收了人银子,替人办事,那人还特地给他们讲明了要劫女子的地位,虽然有个高贵的头衔却很不受宠,就算失踪,也不会引起人重视。

    刚才他们观察的仔细,两个小姐,一个颐指气使,下人都听从指令,另一个人坐在那一声不吭,被人无视。

    显然,要抓的就是那个安静的。

    只是,他们没想到事情后果会这么严重,灭九族!那人可没有和他们说过这情况!

    妈的!那人是想害死他们啊!

    不管柳惜说的是真是假,这些人都不打算再冒险了。

    “姐姐,你怎么骗人啊,你怎么能说出灭九族这么狠毒的话!历史上除了造反,哪有灭九族那么严重啊!”柳如烟天真疑惑地看着柳惜,声音丝毫不收敛。

    那些人本要撤退,如今一听,顿时知道自己被骗了。

    “好啊!小娘们儿!给脸不要脸是不是?兄弟们,上!”

    柳惜脸上血色褪尽,不敢置信地看着柳如烟,这人是不是疯了?

    柳如烟当然没疯,她清醒的很,这些人就是她让人叫来的。

    只要柳惜被人带走,即便没有被毁清白,即便她有一万张嘴,世人也不会相信她。

    自己失了清白,却只能给三皇子做妾,凭什么柳惜还能做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不公平!

    既然清白这么重要,就让柳惜也体会体会好了。

    太子不是很喜欢柳惜吗?就看太子今后还愿不愿意靠近这个肮脏的女人。

    “锵!”

    刀剑相撞!

    一柄华丽的宝剑死死挡在柳惜面前。

    “你是谁?!”为首之人大惊,握刀的手不住颤抖。

    “来抢本宫太子妃,还有脸问本宫是谁?谁给你的胆子!”陆墨满脸冷漠。

    她本该早早启程,率先到达皇觉寺,可却在临走时被皇帝叫过去,扯了一阵杂七杂八的事情,结果出来就迟了。

    没想到,这一迟,倒让他恰好看到柳惜遇险。

    陆墨不禁心中庆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柳惜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睁开禁闭的双眼:“殿下!”

    “惜儿受惊了,这里乱,先去马车上待着。”毕竟是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这种血腥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看到了。

    陆墨体贴地护着柳惜进入马车。

    柳如烟?

    又不是她媳妇,又没有幸福值,她干嘛多此一举。

    “太、太子……”来人终于腿软,他也不想怂,可刚才短暂交手,已经让他认清差距。

    高手!

    没人告诉他,太子还是个高手!

    黑山寨的人大都数是普通人,小头目才到达明劲阶段,到达暗劲的只有寨主一人。

    黑山寨靠着寨主就横行方圆百里,周围山头无一个敢跟他们叫板的。

    可太子给他的感觉,比寨主还厉害。

    这特么还能打吗?!

    风紧,扯呼!

    为首之人一个手势,跟着的小弟转身就跑。

    “对不住,太子殿下,小的有眼无珠,您就将小的当个屁给放了吧。”

    惹不起惹不起。

    好在几人的马就在树林不远,几人奔过去上马死命催动,一溜烟跑个没影。

    逃跑这技能,他们熟。

    陆墨也没有去追,刚才这边这么大声响,那领头的破嗓门喊得百米之内都听的清清楚楚。

    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出事情原委。

    陆墨阴冷地看了一眼柳如烟,暗暗可惜,自己刚才不该这么吓人,让那些人带走柳如烟岂不更好?

    柳如烟与陆墨对视一眼,便再也不敢看,缩着头恨不得能够隐身。

    太子,太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太子不该早就出发了吗?

    明明自己已经放低速度,特意约在这里,怎么还会被太子碰到?

    柳如烟有太多的不明白,只觉得柳惜的运气实在太好,怎么每次都有太子相救!

    吏部尚书府下人心惊胆战,好在有太子在,大家的心安了下来。

    然,不等他们从惊慌中恢复,树林中再次出现窸窸窣窣的声音。

    在场的人有如惊弓之鸟,身体紧绷,双眼死死地盯向那边。

    一群黑衣人包围了他们。

    这群人表情并不凶恶,反而有种放入人群就认不出来的普通,却行动整齐利索,一看就比之前的高级许多。

    黑衣人出来一个领头,无情地看着他们:“就是你们欺负我们黑风寨的人?上!”

    干净利落,仿佛就是给他们死个明白的理由。

    陆墨脸色沉得快滴出水来。

    这场景她要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就是只猪!

    她就说,为什么皇帝明明看她不顺眼,还非得拉着她交代皇觉寺的事情,一点一滴地都快讲了三遍。

    敢情特么在拖延时间啊!

    陆墨余光看到柳如烟那兴奋的表情,心中复杂,这女人怕是不知道,这批人是实实在在打算杀人放火吧。

    眼看着黑衣人准备大开杀戒,陆墨能怎么办?

    一个字,杀!

    她站在马车边,以守护的姿态提起长剑,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姿态。

    乍然交手,陆墨就知道黑衣人的实力不可小觑。

    皇帝这次怕是下了血本。

    陆墨体内有内力,比这些靠着外劲的杀手轻松许多。

    眼看着久攻不下,黑衣人对视一眼,打了几个手势,顿时,七八个黑衣人围攻上来,配合默契,招招连环,几乎让陆墨没有空余的时间。

    这是打算拖死她?

    陆墨冷笑,谁拖死谁还不一定!

    然而,事情往往出乎人意料,插刀的都是自己人。

    柳如烟同样也在马车里,她看着黑衣人被陆墨挡下,生怕事情再生变故,心急之下扯动马车缰绳,提起马鞭就往马屁股上抽。

    马儿受惊,扬蹄飞奔,转眼间跑出数十米,一个拐弯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陆墨:……次奥!

    黑衣人反应迅速,半数人拖住陆墨,半数人沿着路线追了上去。

    陆墨再也不走稳妥打发,一剑挑开前面那人,拼着后背受伤,硬生生在包围圈中撕开一个口子,翻身上马。

    此刻,她真不知该庆幸自己因为赶时间,单独骑马过来的好,还是后悔没有带上侍卫,如今没了帮手。

    这个年头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就被抛之脑后。

    她□□的是北边过来的战马,鼎鼎有名的汗血宝马,一日千里,速度极快。

    虽然被黑衣人耽搁了一段时间,但好在马车速度不慢,那些黑衣人也没有追赶上。

    只要给陆墨些许时间,她就能赶在黑衣人之前,将马车拦下。

    争分夺秒。

    马车摇摇晃晃,颠簸至极。

    车内,柳惜愤怒地看向柳如烟:“你在做什么!太子殿下还在那里!”

    柳如烟死死抓住扶手:“太子?太子那么厉害,还用你担心?我这是救你,你呆在那,岂不是给太子添麻烦?”

    实际上,柳如烟心中也换乱,这马跑起来怎么就停不下来了?

    马车不停下来,那些黑衣人怎么抓住柳惜?怎么带走柳惜?

    马车飞奔,终于在山间小道上停下来了。

    同一时间,陆墨和黑衣人也赶到。

    陆墨不再留力,剑剑致命,很快解决完跟来的黑衣人。

    但剩下的黑衣人紧追不舍,不要命一样地扑向马车,仿佛不达成某件事不罢休一般。

    陆墨来一个杀一个,到两个杀一双。

    周围全是黑衣人尸体。

    黑山寨的人藏在草丛中瑟瑟发抖。

    “三哥,太子这么厉害,还好我们没碰到他女人。”

    “是啊,特么谁接的生意,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为首之人:“……就是你三哥我。”

    “不是,三哥,我的意思是,谁那么阴险,竟然给我们下这样的单子!”

    “对!太阴险了,咱们这次险些交代在这里,绝不能放过下单的人。”

    “砰!”一具尸体砸在几人面前。

    众人抬头,就见那太子正擦拭着宝剑,嘴角含笑地看着他们。

    “三、三哥,他在看咱们……”

    三哥:“老子看到了!”

    “他不会来杀我们吧?”

    “完了完了,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几人心有戚戚,官府那么多人通缉他们,他们都能活得活蹦乱跳的,现在被一个太子堵在这里,连站起来都腿软。

    #只想跪着#

    #吃不了苦的贵人为何这么厉害#

    柳如烟等着黑衣人抓走柳惜,等啊等,等到打斗都结束了,还没有等来。

    她大着胆子探头,就看到一地尸首,几乎血流成河。

    “啊——”

    “喊什么,下来!”陆墨冷冷地看着她,语气冰冷。

    柳如烟想要说凭什么叫她下去,她不下去,下面那么恐怖!

    可她的身体完全不听她使唤,潜意识告诉她,如果不按照陆墨所说的做,后果更严重。

    说不定就像杀那些黑衣人一样,杀了自己。

    柳如烟磨磨蹭蹭地下马车,等待陆墨下一个命令。

    可陆墨完全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她骑在自己的白马上,拉了马车的缰绳,带着马车离开了。

    离开了……

    开了……

    了……

    柳如烟不敢置信,眼看着马车就要消失,尖叫:“太子!——等等我!我还在这里啊!”

    回应她的是一片死寂。

    而黑山寨的人面面相觑:“三哥,太子什么意思?”

    明明看到他们了,却放了他们一马,还留下一个女人?

    这事怎么看怎么诡异。

    三哥一抹脸:“走!把那女人抓来!”

    他们也接过不少阴私的单子,高们宅院里头藏污纳垢的多了,什么事不可能?

    现在冷静下来,事情处处透露诡异,别看这女人好像很纯很天真,狠心起来比五步蛇还毒。

    下单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她了。

    那位太子,怕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三哥不敢不照做,那是太子,手里面有足够的权利,还有足够的武力,灭一个黑风寨,还不容易?

    另一边,吏部尚书府下人四处逃散,听着风响安静,才敢偷偷摸摸地回来查探究竟。

    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趴着不少人,有黑衣人,也有小厮侍女。

    一时间悲从心起,谁能料到,早上还有说有笑的人,如今已经阴阳两隔?

    “是黑风寨!都是黑风寨的人!”

    “快回去告诉老爷,让他带人把小姐救回来!”

    “太子殿下还在他们手中!”

    京城的天,要变了。

    仅存的几人连忙找马,飞奔回京。

    吏部尚书府,李姨娘兴高采烈地哼着小调,等着消息,算算时间,也该有人来了。

    正在她开始焦急的时候,丫鬟冲了进来:“夫人,小姐遇险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