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36.第0405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柳如烟以措手不及的速度被一顶小轿送入三皇子府。

    粉色的轿子, 通过狭窄的小门。

    没有唢呐, 没有热闹, 没有风光。

    她就像是一件无关紧要的物品, 被人随意送了出去。

    柳如烟努力告诉自己,皇贵妃旨意不能违逆, 否则就是抗旨不尊, 为家里惹来大祸。

    她娘的话是对的,成为妾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三皇子对她重视,她就能踩着正妃走!

    她娘不就是一辈子将柳惜的娘压在脚底下吗?

    父亲对她娘的宠爱她是见证者,她也会像她娘一样,一路攀顶。

    柳如烟给自己打足底气, 然后, 从小轿里下来。

    此时,三皇子还在宫里陪皇贵妃和皇上吃饭。

    皇贵妃娇羞可爱, 哪里像是三十多岁近四十的老女人?

    她保养得当, 精致容妆, 比柳如烟还要清纯美丽。

    “皇上,今日可吓死臣妾了,您可要替臣妾做主!”

    四十多岁的皇帝满脸享受:“哦?爱妃说来听听,是谁那么大胆子?”

    “还不是您的好儿子, 三皇子今天竟下水去救一女子, 臣妾听到的时候, 魂儿差点都吓没了。您说说看, 他这身份,怎么如此冒险,跟个孩子似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哈哈!宸儿还不就是个孩子?他救人,那是见义勇为,值得表扬。不过,宸儿,吓到你母妃就是你的不对了。”皇帝说着,脑子一转,问道,“哪家的女子值得朕的儿子下水相救?宸儿可是有喜爱的女子了?”

    皇贵妃眼眸低垂:“唉,您说到这儿臣妾就愁。宸儿毁了人清白,本该对人负责,可哪想到,那是吏部尚书家的二小姐,未来太子妃的亲妹妹!您说这事儿闹的……”

    皇帝脸色微变,他作为皇帝,事情总喜欢往深了想,即便跟皇贵妃说话,有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想多了。

    这一刻,他便想到,是不是三皇子有了争位之心,所以开始争对太子了?

    转而一想,三皇子向来对太子恭敬有加,太子受罚,他都要默默跟着自罚,心性纯良,就算想要算计什么,只要他说,自己就会给,又何须算计呢?

    皇帝摇了摇头,将那些不好的想法甩出去:“太子妃亲妹妹又如何,亲上加亲,岂不正好?”

    皇贵妃继续叹气,苦笑:“皇上,您可不知道,那位二小姐,本是庶女出生,最近她的姨娘扶正,这才成为嫡女。臣妾也不是说庶女不好,可到底眼界有限,如何成为皇子正妃?”

    皇帝脑海中最后一丝疑虑也散去,三皇子果然不负他的宠爱,这件事真的是意外而已。

    不,怎么会是意外?

    皇帝眯起眼眸,三皇子什么身份,哪个敢让他涉险?

    能够让三皇子自愿涉险,这女子好心机!

    “胡闹!你这不是害宸儿吗?区区庶女,做个贱妾即可,何必多给脸面!”

    皇贵妃皱起眉头:“啊!可臣妾已下旨封她为贵妾了。这,到底是未来太子妃的姐妹,她与柳大小姐一同落水,贱妾是否太……”

    “什么?一同落水?”皇帝终于重视起这件事。

    太子妃不仅仅女子身份,更代表了皇家脸面。

    一个正妻落水,和一个妾落水,那意义绝不相同。

    “是啊,今日京城公子小姐们一起游湖,两人不小心掉湖里了,好在太子和宸儿都在,一人救了一个。”

    皇帝没管别的,他很能抓重点:“太子也在?太子不是在家养伤吗?”

    皇贵妃脸上同样疑惑:“臣妾也不清楚,只听人这么回禀的,宸儿,你当时也在,与你父皇说说。”

    三皇子咬咬牙,想到太子手中那份名单,太子的要求他已经做了,也不算违背承诺。

    先下手为强,不怪他,两人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父皇别担心,儿臣看太子皇兄身份应是无碍。他与我们坐了一响午,还喝了些酒,后面他还送两位小姐回去。”

    皇帝越听,脸色越阴沉。

    久坐、喝酒、送人?

    这说明什么?

    这代表着,陆墨背上的伤不重!

    代表着,他私自上药!

    代表着,陆墨不仅违背自己的旨意,更可能收买了行刑的太监!

    皇帝怒,连朕身边的人都敢收买,太子的心,大了啊。

    “晚饭就到这里,朕还有公事要办。”他站起身,甩袖离开。

    “恭送皇上!”皇贵妃屈膝恭送,直到皇帝的身影消失,才站直。

    “母妃,父皇生气了。”三皇子有些可惜,自从出宫建府,好不容易能与父皇同桌吃饭,这种能提升自己在父皇和大臣心中地位的好事,就这么错过了。

    说不定第二天还会传出自己惹怒父皇的传言,得不偿失。

    皇贵妃笑道:“气了才好,气了,太子才不好过。你放心,你父皇那,母妃心里有数。”

    她日夜观察了几十年的人,还能没把握吗?

    皇帝回到御书房,第一件事就是宣见掌刑太监。

    大太监惶恐地跪在地上,暗想自己哪里出了纰漏,竟惹得皇帝震怒。

    他见皇帝的次数不多,可每次见到,都是皇帝要重罚人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模样。

    皇帝要罚的人,是自己!

    大太监抖啊抖,被皇帝威压的快窒息了。

    皇帝道:“太子鞭笞执行人是你?”

    “是、是奴才。”难道是太子出事儿了?

    大太监心中悔恨,早知道当初就不听皇贵妃的话,下那么重手了。

    “你下了多重的手,自己还记得吗?”

    果然!大太监心道,太子一定出事了!这锅他不能背。

    “皇上,奴才听从皇上吩咐,该怎样鞭笞便怎样,绝无多少半分。皇上明察!”大太监咬死不承认。

    说自己打重了,那不是把自己往死里坑吗?

    说自己打轻了,岂不是违背皇上圣令?

    这样不对,那样也不对,他只能抱紧皇上大腿。

    “啪!”皇上猛拍桌面,“你还不从实招来!”

    太子没事人一样出去玩,还有力气下水救人,这人是不是当自己是个傻子?这么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

    早知道,就该让御医前去看看。

    皇帝心中后悔,更加失望,太子顽劣,不堪造就。

    大太监一看事情不对,皇帝显然从谁那知道消息了,他连忙磕头:“冤枉啊!奴才真的没有打重!皇上明察皇上明察啊!”

    皇帝一颗心冰凉冰凉。

    没有打重!

    果然如此!

    “来人,将他拖下去,给朕狠狠地打!”皇帝恨,自己亲封的掌刑太监,竟然被收买,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他愤怒的吗?

    大太监被人捂住嘴,拖了下去,致死都没能说出真相。

    “太子啊太子!”朕该怎么对你。

    皇帝对太子没有父爱,却到底是亲手教养的孩子。

    最开始,也是真心实意用一个皇位继承人的态度对待太子,教了太子帝王之术。

    仁心、仁德、容人、自省。

    一个帝王该有的美好品质,他都教了,希望江山有一个明君。

    可惜,他还未来得及教导其它帝王之术,太子就做出让他失望的事情。

    一日日下来,皇帝彻底失望,连仁心容人都做不到,继续教他,难道要教出一个暴君吗?

    皇帝提起笔,废太子几个字跃然纸上,随后又放下笔,将纸烧毁。

    现在还不是时候,太子文有左相,武有将军府,宸儿不是他对手。

    慢慢来,他还有很多时间。

    第一个,就先拔除太子兵权!

    三皇子回到府中,后院大乱,哭哭啼啼的声音扰得他心烦。

    “怎么回事?”

    管家苦巴着脸:“殿下,是新来的柳贵妾与侧妃娘娘起了冲突,这……您还是过去看看吧。”

    管家这话说的极有水准,柳如烟在前,侧妃在后,谁先挑起的矛盾一目了然。

    三皇子按着眉心:“柳如烟进府了?!”

    管家道:“午时刚过就送来了。因为来的匆忙,老奴便将她安排在了北院。”

    “你做的好。”三皇子点头。

    三皇子府女人着实不少,他自己住南院,东院住了侧妃,其余侍妾皆住在西院。

    柳如烟刚入府,又是皇贵妃亲封的贵妾身份,安排在西院与那些贱妾一起,确实不够重视,北院人少,正好不过。

    妥当!

    三皇子想,管家做事他一贯放心的:“既然如此,如烟怎么会和侧妃闹起来?”

    管家也觉得自己安排的没有更好了,完美避开两大矛盾团体。

    可惜柳如烟她不买账!

    柳如烟对三皇子府的了解比管家还熟悉,她表示自己要住东院!

    为什么呢?

    因为第一世,柳如烟入住太子府,住的就是东院,东,代表着尊贵!

    故此,第二世柳如烟嫁给三皇子时,也提出要求,住东院。

    可惜她并不知道,皇子府里,主人向来住南院。

    太子不喜她,看到她就想到死去的柳惜,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见她,故此将她安排在东院,眼不见为净。

    实际上,她本该住南院。

    而第二世,三皇子本来就不是什么专一的人,柳如烟管东管西,恨不得什么都管的性子,三皇子避之不及,若不是为了柳如烟的预知能力,三皇子早就厌倦她了。

    同样,柳如烟主动提出去东院,三皇子心中拍手称快,美滋滋地将侧妃移到北院去了。

    这样两辈子,直接导致柳如烟认定了东院。

    东院,是正妃住所。

    三皇子将那个女人放在东院是什么意思?

    一想到三皇子还没有正妃,难道是想要将那女人扶正?

    呵呵,做梦!

    她来了,哪里还有那女人嚣张的机会?

    当然,柳如烟最可气的是,上辈子对她低眉顺眼迎奉拍马的管家,竟然将自己安排在北院!

    北院,这是暗示自己最多当个侧妃吗?

    这一刻,柳如烟仇恨名单上,多了两个名字。

    同时,她不服输地去争霸东院。

    “我乃皇贵妃亲封,怎么就住不得东院?”

    “你信不信,若是三皇子在这里,他只会站在我这边!”

    重生两回,柳如烟就是这么有底气!

    侧妃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柳如烟,这人是疯了吧。

    一个小小贵妾,还真以为有三皇子宠爱就能过得好了?

    贵妾,那也是妾,有侧妃在的时候,根本没有掌管后院的资格。

    不是谁都像吏部尚书府那样不讲究的。

    吏部尚书府人员简单,除了一个夫人,一个李姨娘,另外还有三个姨娘。

    吏部尚书一颗心都在李姨娘身上,自然关注众多,舍不得人欺负李姨娘。

    而三皇子府中,美人如云,单单有名分的妾,就有十来个,府中还养着数十个歌姬舞娘。

    三皇子绝非色中饿鬼,但下面的人孝敬上来,当作两人合作的诚意,他不得不收。

    美人多了,纷争也就多了。

    三皇子的宠爱有限,东分分西分分,分到每个人头上,也就那么点。

    需要的时候,宠一下,热情过了,那就凉了。

    多少刚来的美人高傲得意,以为自己能收服三皇子那颗浪子的心。

    事实告诉侧妃,那还不如做梦来的实际。

    她十五岁嫁给三皇子,整整两年,看多了人来人往,当初那颗炽热的心早就淡了。

    如今,她已然认清,权利才是握在手中的好东西。

    柳如烟前段日子一直来三皇子府,侧妃还以为自己会多一个强大的对手。

    没想到,柳如烟最后竟只是个贵妾。

    皇贵妃亲自下的懿旨,打听到前因后果的侧妃瞬间明白上面意思——柳如烟,这辈子撑死也就是个贵妾!

    皇贵妃不喜柳如烟。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对侧妃来说,就是个好消息。

    男人嘛,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三皇子是做大事的,哪里是吏部尚书当官那么简单。

    事情繁忙,关系盘根节错,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还年轻,只要后院的火没烧到他身上,他向来是及时享乐,放任不管。

    这样的情形下,侧妃想要对柳如烟做什么,简直轻而易举。

    就如同上辈子,柳如烟在三皇子后院顺风顺水。

    这些都只有一个理由——掌家权利!

    否则,世上为何那么多女人,争着抢着要爬到正室位置?

    还不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掌控后院?

    柳如烟虽然经历好几世,但她真的不懂。

    她所看到的,就是吏部尚书宠妾灭妻,三皇子对她宠爱有加。

    一句话,男人的宠,就是一切。

    柳如烟闹起来了。

    她自信三皇子离不开自己,上辈子不就那样吗?他需要自己的预知未来的能力。

    后院?自己才不屑与她们为伍,自己也是做大事的人。

    三皇子到的时候,柳如烟正叫嚣着要侧妃让出院子。

    侧妃则低声抽泣,好不可怜。

    院子里全是丫鬟的相互推攘尖叫哭泣。

    对,柳如烟带来的丫鬟,战斗力十足,嚣张的模样就和柳如烟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三皇子惊呆了。

    “你们在做什么?!”

    柳如烟看到三皇子,双眼一亮,得意地回看一眼侧妃,随后满脸委屈:“殿下,你可来了。府里的奴才竟要我住北院,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满院子杂草,哪里是人住的。我想住东院嘛!你让她搬去北院好不好?”

    三皇子额头青筋崩起,满院子杂草?他记得那里种了不少兰花。

    让侧妃离开住了两年的东院,搬去北院?你说好不好?!

    可想到柳如烟对自己还有用,三皇子忍下怒气,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好,你喜欢东院,就住东院吧。”

    接着,他给了侧妃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随后再说。

    侧妃跟了三皇子两年,两人已有默契,她委屈地回看一眼,低下头,让丫鬟去收拾。

    这副温顺的模样,让三皇子欣慰又愧疚。

    柳如烟真是太不懂事了!真的太委屈侧妃了!

    不行,他要补偿侧妃。

    柳如烟抢到东院,高高兴兴地入住。

    侧妃挺直脊背,仿佛不要让自己那么狼狈地离开东院。

    三皇子与柳如烟说了两句话,便说还有紧急公事要处理,急冲冲走了。

    他转头就去了北院。

    青天白日,**,带着浓重的愧疚补偿,与侧妃滚在了一起。

    事毕,三皇子更是给了一个自己的小金库钥匙与账册,让侧妃代为掌管。

    这待遇,连正妃都不一定有!

    侧妃满意了,很满意。

    掌管账册,代表了钱,有了钱,还有了三皇子给的权,还怕收拾不了那个贵妾?

    她一脸深情地看着三皇子:“殿下这般做,若让柳贵妾知道,可不知怎么恨臣妾呢!还有,这白日宣……”淫。

    羞红的脸庞让她看起来更美艳动人。

    三皇子咽了咽口水,什么柳如烟都抛之脑后了:“白日宣什么?本殿似乎没有听清,爱妃不如再说一次?”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