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31.第0305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罗有才, 罗父的名字。

    他的父亲罗从德是个没文化的粗人, 心心念念想要个会读书的儿子。

    新夏朝动荡, 罗从德拼着一股子狠劲, 成了开国将军。

    罗有才也在他期盼之下,学有所成, 还娶了个出身书香世家的姑娘。

    国家安定, 家庭圆满,老了老了本该享享清福, 怎料祸从天降。

    罗从德一身正气,死在他手上的人却不少,有坏人也有好人, 在那只分立场不谈人格的时候。

    夜深人静, 他也噩梦过惊慌过,这祸事全当是他的赎罪。

    可他儿子他儿媳他孙女幼孙没有错!他们不曾沾染人血, 他们为人友善厚道。

    明明已经是新夏朝,怎么还有连坐的事?

    罗从德不明白,深山老林里, 他费力地拉扯着锯子, 这是他今天砍的第三棵树。

    这五六年里,他砍了数不清的树,比他曾经杀过的人多得多。

    如果砍树能赎罪, 他希望将自己儿子儿媳的份一起砍了。

    罗从德擦了把汗, 更加卖力。

    旁边的人嘲笑:“你怎么那么傻?少砍点还节省点力气!”

    他们是罪人, 罪人哪能吃饱穿暖?不节省力气怎么度过以后的一天天?

    他们一天天的劝导, 一天天地看着罗从德从壮硕变成一把干瘦骨头。

    罗从德老了。

    满脸皱纹,鸡爪一样的手掌,唯有绷紧时暴起的青筋展示着他的倔强不屈。

    罗从德也没想过,自己会有平反的一天。

    “罗从德!有人找!罗从德——你家来人啦——”

    林场管理员声音远远传来,窸窸窣窣的草木声越来越近。

    罗从德手中钢锯啪嗒掉下来。

    他迷茫地看向身边工友,嘴唇动了动。

    “是喊你呐!你家里人找来啦!快快快!”

    周围一圈人都停下手上工作,纷纷围了过来。

    这个伐林场地处偏僻,听说别的地方有不少平反的,他们这儿还没消息,但总归有了希望。

    如今罗从德家里来人,是不是代表着那一丝意思?

    不管怎么说,数年分离,能够见上一面也是好的。

    罗从德心砰砰砰仿佛要跳出胸膛,他双手紧张地擦了擦裤腿,又想整整衣领,给来人留个好印象。

    可这些年他卖力劳作,哪里还有曾经的威风,怕是要让几个孩子失望,也不知孙子孙女还认不认得自己?

    “罗从德,你熬出头啦!”林场管理员感慨地看着他,“你儿子儿媳两大孙子都来啦!你那大孙子可出息了,听说在首都有人,就是他给你平反的。”

    “啥?大孙子?”罗从德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他就一个孙女一个孙子,哪来的两个?难道是有才后来又生了一个?

    算算时间,他大孙子现在十六岁,这小子真能耐,比他爷爷有出息!

    罗从德心中激动,又问道:“我大孙女呢?来了吗?”

    “大孙女?”林场管理员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果断摇头,“没,跟着来的就一个女的,说是你儿媳妇。”

    罗有才焦急地张望山林,罗母和罗小弟却不断打量身边的年轻小伙儿。

    五日前,自己一家还窝在南省小山村里,为了一口饭苦苦挣扎。

    那山村穷,人口也不多,才几十户人家。

    村里的孩子想要去上学,得翻三座山,半夜起来赶路都要迟到,等放学回来,披星戴月,根本没睡觉的时间。

    罗有才愿意落户小山村,村里人都愿意,村里出不起教师工资,愿意拿粮食抵,罗有才更愿意,这年头没什么比粮食更实在。

    他们家缺啊!

    村里给分了几块地,一家送了点种子,罗有才一边教书一边种地,勉强温饱,养活了三口人,手中却再没多余的钱。

    这一日,罗有才带着儿子扛着锄头在翻地,远远的来了一大批人。

    偏僻村子,少有大热闹,走在中间一身白衬衣西装裤的青年,一看就大有来头。

    这人找的是罗有才。

    “我就知道,罗家三口人,肯定有大来头!你看看,这不人找来了?”

    “我说,别不是来找茬的吧?罗家当时是逃命来的。可别连累了咱村子。”

    “你这婆娘就不能说句好的?!来找茬的能笑呵呵的?”

    “你们都别瞎说,村长说了,那是罗老师女婿!”

    “啥?”

    现场顿时安静,一个个恨不得跑到赵陆墨面前求证。

    但赵陆墨那身气质,这里除了村长,还真没人敢上去说话。

    村长在心里细细数了一遍这些年村里对罗家的态度。

    还好还好,大家都很尊敬罗家。

    他顿有底气,挺直胸膛,对着远处喊道:“罗老师——你女婿来找你啦——找你啦——啦——”

    大山的回音。

    罗小弟手中锄头一抖:“爸?我没听错吧?你女婿?我姐夫?我姐结婚了?!”

    罗母还在河边洗衣服,隔壁邻居小孩气喘吁吁跑过来:“罗婶子,我妈让我过来喊你,你女婿来找你们啦!”

    赵陆墨其实就想静静地找村长带个路,然后接走罗家三口。

    可惜,她低估了小山村对城里人的热情。

    不过短短一刻钟,这个小山村山下都知道罗家女婿来了。

    “罗老师还有女儿?”

    “嗨!这年头,外头分离的人家多了,你以为外面是啥好地方?乱着呢!”

    “小伙子穿的不错,这是要把罗家接回城?”

    “罗家总算苦尽甘来了,好人有好报啊。”

    “那、那咱们学校咋办?”

    “唉,总不能拦着人不让走吧?到时候问问村长,看看有没有别的老师愿意来的,多给点粮也行。”

    罗有才站在田头大树下,不敢置信,五味陈杂。

    闺女儿就这么嫁人了!

    嫁的好像还不错?

    罗小弟一双大眼不断打量赵陆墨,这人生的真好看,勉强算是配得上他姐。

    “爸。”陆·二流子墨根本不知道脸皮为何物。

    “你叫我什么?”罗有才恍惚。

    陆墨:“爸!”

    “老罗,什么情况?我听人说咱女、婿来了?”罗母撑着膝盖,一边问罗有才,一边盯着赵陆墨。

    陆墨:“妈!”

    罗母:……?!!

    罗小弟:……这个姐夫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

    陆墨心知两方陌生人,罗家最想知道的,还是罗香兰的下落:“爸,香兰和我都考中京大了,现在上大三。你们搬家了,我们打听了不少地方才找来的。对了,爷爷的事情上头知道冤枉了,平反的调令已经在路上。香兰还在首都等着呢,咱什么时候搬家?”

    罗家三口花了足足五分钟,终于明白陆墨说的意思。

    他们家,平反了!

    罗有才当时蹲下,双手捂住脸,默默流泪。

    罗母拿衣袖擦拭眼角。

    罗小弟张大嘴:“姐、姐夫,你说我们可以回城了?”

    他当时年纪小,但也记得那时的日子,有好吃的好穿的,无忧无虑。

    最主要的是,一家人都在一起,有爸妈,有爷爷,还有姐姐。

    他做梦都想回到那样的日子。

    看着父亲一日日消沉,他心知那是自己的白日梦。

    没想到,白日梦也有成真的一天。

    就这样,一家人火速收拾了东西,赶往罗从德所在的伐木场。

    赵陆墨给村子里留了一笔钱,有了这笔钱,村子能够修路,也能请得起老师。

    罗母舍不得家中置办起来的东西,被子衣服铁锅锄头,这一切,都是他们一点一滴攒起来的,不受其苦,不知其味。

    最终因为陆墨催促,土豪本色,只收拾了些许纪念的。

    罗从德看着林场门口站着四人。

    他儿子有皱纹了,皮肤黝黑。

    他儿媳妇不再年轻,双手粗糙。

    那个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少年有孙子幼年时的影子。

    那个俊美青年……谁??

    “爸!你受苦了!”罗有才抱着罗从德,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所有的心痛、委屈、惊惶,都在此刻宣泄出来。

    他不想哭的。

    他是一家之主,他要撑起家,他要给媳妇儿子当靠山,他再苦再累也不能哭。

    可他煎熬太久了。

    在自己的父亲面前,终于大河溃堤。

    陆墨看着老少三代一家四口抱头痛哭,默默背过身……观看了罗家最狼狈的自己,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心里好慌。

    罗从德从罗有才那知道自己平反,再次痛哭,最后收拾了情绪,开始处理陆墨。

    他长年累月抗树木的弯背挺直,这一刻,将军的风采焕然新生。

    “赵陆墨,谢谢你!”罗从德真诚鞠躬,下一秒,他脸色更严肃,“不过,以后的日子,我还是会继续考察你!你要是敢对香兰不好,我罗家不会放过你。”

    罗从德有这个底气。

    他若平反,那地位在夏朝就是数的上名号的,即便一号,也要给他这个面子。

    此时的罗从德还不知道,他重要,他面前这个小伙子也很重要。

    一号:你们爷婿矛盾能否放过我?

    陆墨离开第二十九天。

    罗香兰第十七次失眠。

    天光大亮,她猛地坐起。

    九点了。

    今日的心跳的厉害,她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这样的时候,有过两次。

    第一次,爷爷被带走,全家搬离首都。

    第二次,家里米粮尽,自己知青下乡。

    每一次的回忆都不好。

    罗香兰很希望,赵陆墨此时能在她身边。

    可想到赵陆墨,她更惶恐自己的直觉是否因为赵陆墨出事了。

    “砰砰砰!”

    敲门声。

    罗香兰身体往床里边缩了缩,来了来了!

    是谁?来做什么?会带来什么坏消息?

    罗香兰拒绝去开门,想象的内容几乎要溺毙她。

    “香兰!是我!开门!”陆墨站在门口,身后跟着罗家四号人。

    罗有才和罗母双手紧握,殷殷期盼,既想快点见到女儿,又怕见到。

    一家五人,他们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女儿,在花一样的年纪,她只有苦难,还在十七岁,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

    知青下乡,说的好听是知识青年下乡传播知识体会劳动人民的辛苦。

    实际上,哪有那么简单,每天干不完的脏活累活,那就是一个农民。

    去的容易,回来却要各种关系,多少知青回程无望?

    罗有才相信自己的女儿明白他们的不易,却也不敢保证,她会没有一丝怨言。

    怨,那才是人之常情。

    “吱呀——”

    门开。

    “陆墨!你终于回来了!”

    若不是面子薄,罗香兰真想扑进陆墨怀里。

    陆墨错开一步,让出身后罗家人。

    “香、香兰。”罗母泪眼朦胧。

    罗香兰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她眨了眨眼睛,又转头看向陆墨,迷茫与不敢置信。

    直到陆墨点了点头,罗香兰才像是打开开关的机器人,活了过来。

    “妈!爸!”罗香兰抱住罗母,哭的不能自己。

    “爷爷!”

    “小弟!”

    “香兰,这些年你苦了你了。”罗母摸着罗香兰的头发,轻轻的,生怕眼前的女儿受痛消失。

    罗香兰摇头:“我不苦。妈,这些年你们到底去哪里了?我写信过去,说你们搬家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呜呜呜……”

    “家里没饭吃,爸带我们去乡下了。”罗小弟诺诺地回道。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罗香兰,这是他姐姐,从小照顾他的姐姐。

    他还记得姐姐离开的时候,自己偷偷哭了好多天。

    姐姐还是那么漂亮,还是原来的样子,真好。

    十二岁的少年心中,一直认为是自己太没用,害的姐姐离家远行。

    他要是早点长大就好了。

    “叮!罗香兰幸福值70点!”

    陆墨:……罗小弟你和我有仇啊!

    她赶忙止损:“香兰,我们坐了七天车,都到家门口了,先进去说话?”

    一路上,陆墨已经和罗家人讲过不少罗香兰的事情。

    双方虽然长久未见,但随着时间过去,一点点找回原来的熟悉。

    陆墨将空间留给五人,自己去附近菜市场逛了一圈,提了鱼肉菜。

    她的厨艺实在说不上好。

    原世界里,吃食堂有外卖,前两个世界,手握巨款,仆从属下围绕,根本不需要她动手。

    唯一的动手机会是为了提升严月幸福值,为她做了一餐饭。

    现在,她要做第二餐。

    “上一次幸福值提升了不少,这一回也能不少吧!”

    “叮!上个世界你本就是严月男神,有滤镜加成。”

    “闭嘴!”

    陆墨挽起衣袖,切肉切菜,这个她熟,她刀工hin不错!

    罗香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个默不作声为她奔波的男人,百感交集。

    她怎么那么好命,能遇上赵陆墨。

    “叮!罗香兰幸福值100点!恭喜宿主任务完成。”

    幸福来的猝不及防。

    陆墨手中还握着刀,精神一阵晃动,被抽离这个世界。

    赵陆墨眨了眨眼睛,有一阵恍惚,随后,他继续手下动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你老公我更帅了?”

    罗香兰瞪了一眼:“爸妈在呢!你小点声儿!”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不着调的人。

    “我和我媳妇说话大点声怎么了,碍着谁了?我就说!”赵陆墨得意洋洋,手中下刀更飞快。

    “赵陆墨!我还不是你媳妇!咱俩还没结婚!”

    “哦~我知道了,媳妇你这是着急了。怨我怨我,这会儿爸妈都在,就让他们做个见证,咱俩马上去领证!”

    赵陆墨放下菜刀,两步走出厨房,握住罗香兰的手,往正厅走去。

    “哈哈,去吧去吧!再晚人民政局同志都要下班了。”罗从德大笑。

    赵陆墨和罗香兰结婚了,喜宴办的盛大。

    一个是最年轻最有前途的物理学家,一个是开国将军的亲孙女,金童玉女门当户对。

    首都里来宾极多,连一号都漏了一次脸。

    赵家村,村长一家刚从首都婚宴回来,就急急忙忙操办起村里喜宴。

    正逢赵国兵休假回来。

    白曼玉两人好几年没回来了,看着那边的热闹,上去一问,就听到罗香兰的消息。

    原来是罗香兰嫁给了村长家那个二流子。

    白曼玉冷笑,果然,罗香兰上辈子就是抢了自己的好命,才能那么风光。

    看看,没了那命,如今嫁的都是什么人,还不如自己上辈子呢!

    村民一号:二流子?不不不,你们一走好几年,不知道啊,赵陆墨是咱们村第一个大学生!

    村民二号:和罗香兰一起考上京大的,当时可轰动了。

    村民三号:香兰她爷爷还是开国将军,厉害啊!

    罗香兰再次成了白曼玉心中的一根刺。

    赵国兵的发展没有上辈子的好,与白曼玉想象中的大将军相差很大,他从连长升为营长后,这辈子在没动过。

    白曼玉不明白,明明上辈子那么厉害的人,这辈子怎么就不行了呢?

    她到死都想不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