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30.第0304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罗香兰有点不想去寝室。

    她错了。

    她不该在昨天答应赵陆墨。

    赵陆墨有毒。

    陆·村二流子·墨就是有这样的交友能力。

    三个室友轰走了他们爹妈家人, 和陆墨勾肩搭背上了。

    大背头三七分窝在角落委屈啃手指。

    #总有贱人和我争陆哥系列#

    然后, 三个新出炉热乎乎滚烫烫的室友, 热情地一定要送罗香兰去她寝室。

    一口一个嫂子, 叫的比大背头三七分还好听。

    大背头:无耻!

    三七分:这是耍流氓!

    总之,五人行变成了八人。

    罗香兰的美貌学识还没出名, 大姐头的名声先埋下了。

    罗香兰是外语系, 英语专业。

    系里女生比例较高,质量也好。

    陆墨新室友非常之献殷勤, 他们自己的床铺都没动过手,这会儿倒是给罗香兰打扫起卫生。

    并,因此认识罗香兰新室友一二三, 罗香兰隔壁室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以及同一层楼的女生一二三四五六七……

    陆墨新室友很满意,都舍不得走了。

    好在, 他们是绅士的,是克制的。

    几人约好去……吃食堂。

    大背头恶狠狠撕了五张肉票,递给食堂阿姨:“五份肉!”

    绝不能在那些人面前丢脸!

    嗯!他们维护的是陆哥的面子!

    最主要的是, 他们真不差钱。

    如果说, 这三人有什么舍得花的,那就是吃了。

    这年头,大家都缺肉!

    吃惯了肉, 几人表示, 再也不想吃咸菜了。

    即便如此, 三人也没有一天三顿肉的可怕吃法, 一天一顿肉,加一起尝个肉腥味。

    他们就是这么节俭又豪气的县·三好·二流子!

    第一顿饭,很多人都舍得,几人的表现没有太突兀,最多让打饭阿姨摇头叹息:这会儿浪了,期末可咋办唷!

    大学的课业对陆墨来说,一点都不重。

    然而,作为学习能力极强又愿意主动吸收的陆墨来说,快乐并痛苦着——

    教授盯上她了。

    赵陆墨,那个成绩很好的孩子!

    赵陆墨,思考很新颖,有前途!

    赵陆墨,动手能力很强,物理应用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不不不,赵陆墨应该是我们经济学院的!

    胡说!看看那一笔字,这是我们文学系的!

    赵陆墨:……怪我咯!求放过!

    赵陆墨和罗香兰要上学,但赚钱的事情不能少,而且,大背头三人跟着过来,是相信陆墨,也是为了赚更多钱。

    陆墨既然松口带上他们,此刻就不可能不管几人。

    她买了一间门面房,让三人去深市进货,此时制度稍有宽松,尤其是首都这样的大城市,个体经营已然允许。

    衣服,是这个时候最大的时髦消耗品之一。

    大背头对流行的眼光不错,每次挑中的衣服都卖的很好。

    几人一边学习一边摸索,渐渐将店的名气打出去。

    期间,有过人来找麻烦,当官的过来,就陆墨出马,她现在是教授的心肝肝,别小看了京大的教授,能力人脉几乎能横着走。

    开店怎么了?这是响应国家号召!这是对国家经济的实地研究!

    又有三个室友的相助,这店算是走过明路。

    也有人眼红几人大赚,可大背头本就是二流子出身,比谁混?呵,没带怕的!

    三七分也买房了,店面开得更大。

    三人中只有其中一个三七分把父母接过来住。

    之前就说过,三人都是一大家子人,曾经家中地位底下。

    接父母过来的就是家中独子,而父母不受爷奶重视,如今总算扬眉吐气走出那个家。

    不过,时代如此,他也不怨,每月手中漏点钱回去,不仅自己心安,也能安抚住那边,免得闹出来难看。

    大背头和另外一个三七分确是因为家里兄弟过多,又是家里老幺,轮到他们的时候,父母工作早就被大哥二哥顶走了。

    他们也想将父母结过来住,但那边不同意,为此,便学着那个三七分,不时打钱过去。

    对他们来说,几百块,不过是半日一日盈利,但对父母那边,可谓是比大钱,能让生活过的极好了。

    陆墨也想将父母接过来,但他爹是村长,人官小事多,忙着呢,没空理她!

    于是,就成了一年过来住一段时间。

    这一年,陆墨大三。

    陆墨的名气很大了,比他名气更大的是她的校花媳妇和二流子兄弟。

    这要归功于生活越来越好,肉越吃越多,大背头已经不是那个瘦瘦小小的可怜青年,他长成了高大威猛一看就不好惹的社会大哥!

    虽然他们不再是二流子,而是成功人士,但,社会我大哥,你依旧不是我们学生这挂!

    这年,陆墨爸妈来首都。

    “你说你到底啥时候结婚!啊!你说啊!”陆墨妈叉腰,几乎用仇视的目光看陆墨,“你别骗我,我知道香兰都点头了,你说说,你为啥拖着不结婚?你是不是变心了?是不是在外有不三不四的女人了?”

    不,我不是,我没有!

    陆墨冤枉啊!

    她都要给罗香兰跪了!

    三年,整整三年血泪史!

    罗香兰幸福值就卡在90点!

    不管陆墨怎么用尽秀恩爱手段,它不动就不动!

    即便罗香兰脸上表情都快幸福得昏过去了,幸福值它就是冷漠地看着不动!

    罗香兰的表情不是作假的,陆墨再三怀疑垃圾系统出问题。

    可惜垃圾系统不理她。

    陆墨快绝望了。

    可她要自救。

    现在没结婚,幸福值还可以努力一把,要是结婚不圆房,她就真凉了。

    现在,陆墨就是拖拖拖,希望罗香兰幸福值哪一天能抽一下蹦到一百。

    “不是,妈,我也想结婚啊!我想马上结婚!但是,你知道我多忙吗?!教授那边有两个实验需要我!”

    “结婚不是儿戏,我希望能给香兰最好的,不仅首都办,咱村里也要办!这人总要到场不是?来回少算至少要一个月!我现在真忙啊妈!”

    如果眼泪有用,陆墨愿意痛哭流涕。

    形象是什么?反正她是村二流子!

    陆墨妈压根不吃她那套,冷笑:“忙?!你有你爸忙?!他整日要下田,要管村子,还要跑县城,他还不是有时间?你咋就没时间了?!”

    “赵陆墨啊赵陆墨!别让我瞧不起你!忙不是借口!我就要你一句话,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陆墨:……让我去死,不要拦着我!

    生活就像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个鬼啊!

    陆墨不能屈服。

    她抹了一把脸,严肃:“妈,我告诉你真相吧。”

    陆墨妈的心都提起来了,咋?真有狐狸精了?还是儿子不行?!

    “香兰是知情下乡,你知道的吧,当年来首都,我就发现她对这一块很熟。但这几年,从来没见她去找过谁。妈,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

    “啥?”陆墨妈皱起眉头,“你会不会看错了?”

    “不会,绝对没看错!”

    “照你这么说,香兰是首都人,她爸妈应该也在首都的,难道家里出事儿了?不对不对,当初知青下乡,每个家里一个名额,要是家里没人,她就不需要下乡。”

    陆墨妈一拍大腿:“我知道了,她家是那一波人!”

    特殊的年代,被贴上不好标签的数不胜数,有的人平反了,有的人还在煎熬,更多的人受不了煎熬死的悄无声息。

    如果罗香兰真的是这样,那说明她家被外放了,如今情况绝对不好。

    陆墨妈想着想着就开始瞪陆墨:“陆墨你啥意思?看不上人家家里头,怕给你自己惹麻烦?你别忘了,你当初能考上京大是谁帮的你!陆墨,你现在是起来了,可做人不能忘本!”

    她抹着眼泪,忏悔:“你不知道,当年你说要去找香兰学习,我是打心底里对不起香兰,你那么混,送香兰跟前和毁了人闺女有啥区别?可你是我儿子,我这个当妈的只能当看不见。陆墨啊!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妈……我没有!”天降一口锅,背得好爽!

    “你没有?你没有你这几年不晓得帮香兰家一把?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啊!只管自己享乐就好了?!”陆墨妈显然不信,陆墨在她心中的可信度随着一次次催婚跳水一样降到底部。

    陆墨真心冤枉,可陆墨妈的话,让她终于明白了幸福值的诡异原因!

    罗香兰如今学习优秀,受教授重视,受同学欢迎,受婆家喜爱,还有个宠她无比的对象,身后跟着一串尊敬的小弟,手掌家庭财权,家里大事陆墨说了算,小事归她管,目前为止没有大事。

    这简直是幸福人生的最高标准!

    但罗香兰有心结,她家人。

    陆墨不是没有问过罗香兰家人的事,但每一次都被她轻描淡写过去。

    陆墨一直以为罗香兰就像是很多下乡知青一样,是被家里放弃的那个,提到家里,只怕幸福值会噌噌噌地掉。

    事实上,确实如此。

    每次提到罗香兰家里,那幸福值就掉个三五点,然后再慢慢涨回来,来回几次,有一次跌得凶狠,掉了二十点,陆墨再也不敢作死了!

    果然,人要去规避难题,那前面就会有个更大的拦路虎。

    陆墨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她为此困在这多了整整两年。

    爽透了!

    “妈!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做了!”陆墨差点泪流满面。

    陆墨妈拍着陆墨脑袋:“知错就改,你还是我儿子。”

    不,我们说的不是一个错。

    你开心就好。

    陆墨发大招了。

    罗香兰自从村长夫妇回老家后,就觉得陆墨不对劲。

    具体怎么说?

    陆墨变忙了,经常出差。

    罗香兰怀疑陆墨的生意出问题,可店里生意依旧火爆,大背头招了三个小工,让三七分爸妈坐在那收钱,自己和三七分到处潇洒。

    至于学校教授那边,呵呵,教授比罗香兰还怀疑陆墨!

    丫的,知不知道实验正在关键时刻!

    丫的,上头一号都在关注这件事,你特么说请假就请假,敢不敢更甩手掌柜一点!

    他们看着一脸迷茫的罗香兰,叹了口气。

    其中一个语重心长:“香兰啊,你以后可得好好对陆墨。”

    “呵呵!对他好干什么!那个臭小子,香兰,你别理他!饭都不要做给他吃!”另一个气地把脸鼓成包子。

    被放了鸽子严重不爽的教授头发掉了一大把,但想到那小子离开前还各种威胁,就想给这臭小子一个血的教训,好让他知道尊老爱幼。

    什么叫“我现在就想结婚,不结婚我没心思做实验”?!

    你结婚你就结啊!谁特么拦着你了!对象谈了好几年,结婚都是现成的!

    什么叫“结婚就一次,香兰父母缺席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人生最大的遗憾,我要去找他们”?!

    啥?这年头结婚不就扯证吃个饭?不行发个糖就完事儿!就你事多!

    小兄die!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时代啊!亲人分离是常态,别执着!

    或者……先做完这个实验?回头教授帮你一起找啊!

    教授们想方设法,留住了赵陆墨,一个星期。

    这个星期,他们铆足了劲,动用了多少关系,终于找到罗香兰亲人下落,并且因为赵陆墨原因,国家迅速调查为其平反。

    这一查,了不得了,对方还是个大来头!

    这回赵陆墨总该放心了吧!

    不!赵陆墨跑了!跑之前还让他们对罗香兰保密!

    保密你妹啊!臭小子你给我回来!

    教授们欲哭无泪,要是能抓住陆墨,都能给她把头发扯掉!

    因着陆墨那句“不帮我保密回来我就不做实验了!”,谁都不敢得罪她,更不敢告诉罗香兰真相。

    小年轻的爱情啊!

    陆墨速度很快,一张火车票到了南省。

    江省距离福省三个省份,在夏朝靠西偏僻地区,罗香兰的父母离开首都暂居此处。

    这里离首都远,一些风气没那么严重,让罗香兰家得以安定。

    但当初走的急,除了身上的首饰,多余值钱的都没能带上。

    罗香兰家靠着变卖首饰勉强生存下来。

    可这时候什么都要花钱,又什么都要票证,罗香兰家有什么?

    他们什么都没有,只有少量的钱。

    用钱高价买票黑市买粮买菜,那点钱渐渐就不够用了。

    罗香兰下乡,不仅仅是因为名额规定,更主要的是,家里也快揭不开锅了。

    七六年,她有一个才十二岁的弟弟,罗香兰不可能让这个弟弟去。

    她走的时候,罗母几乎将家里最后的存款给她带上,含泪目送她离开。

    随后半年里,寄了一封信,说明了家里的情况,后面一年便再也没有联系。

    因为穷,寄信要钱。

    罗香兰上大学后,经教授介绍,翻译外文,赚了不少,她打听过家里情况,却发现自己家人去楼空。

    寄去家里的信没有回音,寄去隔壁的信答复说搬家了。

    罗香兰不是不想找,她不敢找。

    离开首都的时候她已经记事,对当时的场景记得非常清楚,那时候的混乱,那些不讲道理的人,她怕。

    如果她是一个人,她会只身前往,不顾一切,可她有赵陆墨,她更怕因此连累到这个几乎用一切在宠她的男人。

    赵陆墨是耀眼的,她却记得,自己家曾也耀眼,厉害而慈祥的爷爷,俊美般配温文尔雅的父母,就是这样耀眼的人,最后一无所有,一家人窝在十个平米的小房子里,每一天都在担忧性命,每一日都在愁苦下一餐饭何在。

    她知道,家里犯事了,罪很重,不被原谅,一切和她们家有关的人,都受到了牵连。

    在爷爷被带走的那天,曾有亲戚过来大骂打砸:你们有罪!你们怎么不去死!

    罗香兰困在过去的恐惧中,黑暗里慢慢寻找父母去向。

    可天下那么大,她的力量又如此渺小,小心翼翼的仿佛幼兽在哀鸣。

    罗香兰站在了阴阳分界,一边是陆墨全心全意的爱,一边是对家人的愧疚焦急。

    陆墨寻着手里的地址,坐着大巴,来到一个偏僻小村庄。

    南省这个地方,是真的偏,更是穷。

    县城里穷,村里更穷。

    但就是这个贫穷的地方,养活了罗香兰的家人。

    三年前,罗家人山穷水尽,在给罗香兰去了那封信之后不久,家里只剩两把米。

    能当的东西全当了。

    罗父罗母都很有学识,换个时代随便找份工作都能养家糊口,但这时候不行。

    他们身份不清白,有哪个学校敢要?

    最终,有好心人实在看不过,悄悄指了条出路——乡下村子没老师的,去那当个老师能有口饭吃。

    罗父罗母睁着眼睛想了一夜,第二天,罗母将最后两把米做了几个饭团,一家三口带上出门。

    这是绝望中最后的生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