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29.第0303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叮!罗香兰幸福值80点!”

    “叮!罗香兰幸福值50点!”

    “叮!罗香兰幸福值30点!”

    陆墨魂都要吓掉了。

    “怎么回事?不就坐个火车, 系统你是不是坏掉了?!”

    “叮!系统自检运行正常。”

    陆墨忐忑中, 首都站抵达, 罗香兰幸福值定格在60点, 可喜可贺。

    然而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幸福值不会无故幅度上下大变, 一定有什么刺激到了罗香兰。

    陆墨猜不到具体原因, 这才是最不妙的。

    “陆哥!首都好大啊!”大背头拖着两大麻袋行李,在车站出口疯跑一圈。

    他的身后, 追着另外两个二货小弟。

    “陆哥!我决定了!等我赚更多钱,我要把我爸妈都接过来!”

    周围行人对他们报以善意微笑,年轻人, 有梦想有冲劲是好事。

    距离报道的时间还早, 几人决定先租一间房子,最好是京大附近。

    也就是这时, 罗香兰体现出她作为城里人的精干。

    她仿佛不是第一次来首都一边,对这里很是熟悉,一路带着几人辗转到达京大。

    京大边上就有一个老小区, 都是旧房子, 因为处在学府周边,氛围不错,安全也得到保障。

    “啥?三十块一个月?!一年三百六?!你这是抢劫!”

    “对对对!这么贵!这是敲诈!”

    “陆哥, 咱不租了!”

    三个小弟脸色铁青, 围着陆墨想要离开。

    不住了!睡桥洞都不住!

    对于乍然暴富的三人来说, 钱是有, 但完全舍不得花!

    投机倒把看着钱多,可风险大,几人躲过火车巡检,被人骗过,与人打斗过,其中心酸也只有亲身尝试才知道。

    这钱是血汗钱,是拿命拼的!

    三个二流子分分钟心疼起自己,深觉大城市的人心肝真特么黑。

    实际上,房主比他们还委屈。

    三十块一个月,贵吗?

    贵!

    可这几人不是口中喊着要至少四间住房,还要大院子嘛!

    这小四合院之前一直租四五家人的,现在他们一家包圆,当然贵了!

    房主脸色沉下来,这莫不是戏耍他:“嘿!嫌贵你们就别住了!这房子我本来是准备要卖掉,看你们心诚没地方住这才想着租,不识好人心!你们不想租,我还不乐意租了!走走走!都给我走!”

    “等等!”陆墨拦住三只小弟,“您说要卖房?怎么卖?”

    罗香兰倒吸一口气,震惊地看着陆墨,装逼过头了!

    她使劲扯着陆墨衣袖:“这房子人不租,算了,咱们走吧。”

    她的目光留恋地看了一圈院子,这地她满意,但她知道买不起买不起。

    余县的时候,陆墨一派老子有钱,给她花用了不少,那三人也说陆墨有钱。

    可罗香兰哪里不知道,陆墨以前就是个村二流子,家里除了村长背景,哪里还有什么富豪亲戚?

    陆墨或许有点小钱,但在首都买房?不可能!

    罗香兰认定陆墨是一时意气,不想丢脸,硬撑着。

    罗香兰自认给陆墨台阶下了,然而陆·余县富豪·墨毫不领情。

    “价格合适我就买了!”

    房主原本想讽刺几句,这种年轻人他见多了,可对上陆墨的眼神,出口的话不由自主变成了:“我这院子五间房,外带一间小厨房,光院子就有七十平,你出去看看,我这房绝对算得上好,建造的时候用的大青砖,这一片,头一个!你要诚心想买,一口价,四千块!”

    “嘶——”

    三个小弟圆睁双目,恨不得吃了房主。

    “不买不买!”

    “打死都不买!”

    “陆哥走吧!”

    陆墨:“买!”

    四千块买个四合院,值!

    况且,这会儿愿意卖房的人家实在不多,地段合意的就更少了。

    房主被陆墨的果决给震到:“小兄弟,这是四千块,不是四百块,你想清楚了?”

    实际上,若不是他儿子外调南方,一走可能好多年,留着房子没人照料,他也不想卖了。

    “买!”

    这时候手续办理很简单,房产证名字一交换即可。

    罗香兰双脚发飘地走在陆墨身边,买房了?这就买房了?

    赵陆墨是真的很有钱!

    “媳妇!收着!咱家房子!”

    轻飘飘的纸落在罗香兰手中,有如万斤之重。

    罗香兰根本没注意到陆墨的称呼,她现在脑子里乱糟糟,仿佛第一次认识陆墨一般。

    这还是那个村二流子吗?!

    陆墨暗暗点头,没反对?

    她一回头就看到围绕着她的三个小弟。

    那闪亮亮的崇拜羡慕眼神——俗称电灯泡!

    陆墨:“看什么,你们手上又不缺钱,自己买!”

    大背头压抑着兴奋:“陆哥,我、我也能买房?”

    在今天之前,他们从来没想过,主要是一想到房子价钱就心痛。

    陆墨痛快的给钱身姿,折服了他!

    买!

    跟着陆哥没有错!

    陆墨:“买啊!看看附近有没人家要卖的,你们几个都买!”

    反正房子买了能住人,以后拆迁还有钱有房分,不亏。

    三人立马将行李一甩,直接冲出门,附近打听去了。

    这活儿他们熟溜!

    罗香兰被陆墨牵着手:“你看看这里需要添点什么?以后就是我们家了。”

    罗香兰捂着嘴,百感交集,深吸一口气,去仔细巡逻。

    随着时间过去,幸福值一点一点上升。

    “陆哥!隔壁也要卖!你快去给我参谋参谋!”

    大背头冲进来,拉了陆墨就走。

    这一天,陆墨买房了。

    这一天,大背头也买房了。

    这一夜,另外两个小弟咬牙切齿决心早睡早起明天继续找房。

    这一夜,罗香兰失眠了。

    身下是乡下带来的干净床单,这个房间不算大,正房最大的那间罗香兰死活不愿住。

    可一想到这就是自己以后的家,罗香兰就忍不住笑。

    笑着笑着,她又愣住了。

    她是不是傻?她和赵陆墨都还没结婚,怎么就敢把这里当作自己家?

    赵陆墨……也没在和她提过结婚的事。

    一时间,罗香兰有些心慌,几个月相处,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对赵陆墨产生好感,如果,赵陆墨不喜欢自己了咋办?

    以前,赵陆墨是村二流子,村里大人谁都看不上,罗香兰在赵陆墨面前是有优越感的。

    然日子过去,赵陆墨展现出他的聪明,展现出他的努力,罗香兰就一天天改变看法。

    到如今,她实在说不出赵陆墨配不上自己的话。

    是自己,配不上赵陆墨。

    退缩,一念之间。

    第二天,天光大亮,罗香兰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没有了。

    她被拖着往百货商场逛了一圈,也不知道赵陆墨哪里来的布票粮票,仿佛用不完一样。

    还有一台崭新的蝴蝶牌缝纫机!

    罗香兰爱不释手,当天就做了各种床单被单窗帘桌布等等等等!

    三个小弟成了最大受益人,一口一个嫂子叫的没再亲热的了。

    陆墨冷笑:“围着你嫂子干嘛,想要自己找媳妇去!”

    “嘿嘿,陆哥,这不是找不到嘛!”

    “要不,让嫂子给我们介绍介绍?”

    “嘿嘿嘿嘿……”

    罗香兰看着照例互怼的二流子四人,抿嘴偷笑。

    “叮!罗香兰幸福值78点!”

    开学报道前一天,傍晚。

    饭后,三个小弟出门溜达。

    罗香兰给陆墨收拾东西。

    对,陆·二流子·墨作为游手好闲表率,是绝对不会自己收拾东西的!

    陆墨等待罗香兰杂七杂八给他装好,心中感叹,贤惠啊贤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叮!宿主你不要弯!”惊恐!

    “呵!不是你逼着我弯吗?”冷漠。

    “不!你坚强的意志呢?!”慌张。

    “呵呵!”我就吓吓你!

    系统头皮发麻,要炸了。

    它沉默良久,仿佛下定什么决心:“宿主,我会拯救你的!”

    陆墨表示并不想理它并且要撩妹很忙。

    罗香兰被陆墨按坐在床沿,心中忐忑,脸上浮起点点红晕。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什么的……不,她不能这么随便!

    罗香兰板正小脸,要对陆墨进行小红书语录教育。

    “香兰,我想和你谈谈。”

    陆墨深情严肃脸。

    “香兰,当初我说我会改正,现在,你看到了吗?我考上京大,买了房子,手里还有存款。这个世上比我好的人千千万,我知道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绝对是最喜欢你的那个!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处对象吗?”

    罗香兰呆了。

    她不安了很久,赵陆墨和她表白了!

    “盯!罗香兰幸福值80点!”

    罗香兰低着头,轻轻点了点,随后又忽的抬起,眼神复杂:“你很优秀,我才是那个配不上你的。我长的不是最好看,家里也没钱……”

    陆墨得寸进尺,坐在罗香兰身边,揽住她:“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好看的!你家里没钱?怎么可能!你看!”

    一本存着拍在罗香兰手心。

    “以后家里的财政大权,就靠你掌管了!你也知道我花销厉害,媳妇大人以后高抬贵手。”

    罗香兰眼泪啪啪啪掉下来。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赵陆墨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陆墨手足无措,内心大吼,妹子,你哭毛!不知道老子最怕人哭了吗!

    “这这这……你别哭啊!我,我,我,我错了,我以后肯定节俭!绝不乱花半分钱!媳妇你给多少零花钱就多少!坚决服从组织命令!你,你,对了!你不看看存折里多少钱吗?”

    陆墨就着罗香兰的手,翻开。

    罗香兰泪眼朦胧,瞥了一眼,她心中并不认为里面有很多钱,陆墨刚买了房子,还在商场疯狂大购物,能剩下几千块顶天了。

    可是,那是多少来着?

    一二三四五六七?

    五万!

    罗香兰不信邪地擦了擦眼睛,仔细一看,真的是五万!

    “你哪来那么多钱?!”

    “做买卖。”

    “买卖?投机倒把?!你不要命了?!”

    “哎哎哎!媳妇,这不是投机倒把,这是响应国家号召!你看看外面,现在多少人在做生意?”

    “那是现在,之前可没那么多!你这钱是什么时候赚的?你疯啦!”

    罗香兰一阵后怕,赵陆墨胆子怎么那么大!

    她看陆墨丝毫没有悔改的模样,气不过,一把捏住陆墨的耳朵:“你以后还敢不敢!啊!你是嫌自己命大了是不是?!”

    “媳妇媳妇媳妇!我错了!啊!轻点轻点!”

    这个晚上,陆墨顺利为赵陆墨同志奠定妻管严生涯的开端。

    入学报到。

    三个小弟作为忠诚的跟班,虽然自己读书不行,可老大行啊!

    老大考上约等于自己考上!

    三人兴冲冲地提着陆墨和罗香兰行李,跟在两人身后,准备开开眼界。

    虽然是报到第一天,来的人已经不少。

    大都是一个人独身前来,有些半路结伴,也有家里陪同的。

    火车票并不便宜,一家子陪同的基本是本地人。

    陆墨报考物理学,有上辈子总裁技能,经济类的她已经掌握,对于她来说,每个世界都是充实自己的机会。

    以系统尿性,还不知道会给她什么奇葩人设,越早准备安全系数越高。

    罗香兰报考的是外语系。

    陆墨宿舍近,五人先去陆墨寝室。

    自从昨晚两人说开,罗香兰虽然还有些害羞,但到底被三个小弟叫多了嫂子,脸皮练出来了。

    浩浩荡荡地走。

    这一行人绝对抢眼。

    陆墨和罗香兰颜值就不用说了,白净白净的,穿着洋气,气质斐然,看起来就像是大城市里出来的人。

    三个小弟,一个大背头,两个三七分,一股子一看就不同于读书人的二流子味,让人大开眼界,简直就是京大的泥石流。

    陆墨三个室友都到了,还都是本地人。

    三家人凑一起,极为热闹。

    看人穿衣说话,一个个背景都不简单。

    一个当官,一个商场管理,一个国营酒店。

    陆墨疑惑,这配置不对啊!

    自己就南方小县城过来的泥腿子,分错寝室了?

    “哎呀!同学,你就是福省的状元吧!那个全国第三的!欢迎欢迎!”

    然后,那些人就看到,陆墨身后走进来一长相漂亮的姑娘。

    再然后,后面冲进来两个小年轻,嘻嘻哈哈没有半点正形的。

    “啊!陆哥!这房间好小!”

    “是啊,和我们自己住的差太多了!”

    “这床也好小!”

    这时,一个大背头冲了进来:“陆哥!这里太可怕了!厕所是公用的!!一层楼那么多人,就五个坑!”

    三七分惊恐地瞪大双眼:“那不得臭死?!”五个坑放一起呢!

    大背头三七分纷纷用同情的目光看陆墨,眼底闪烁着庆幸,还好,还好自己没读书,也没考上!

    不然,这日子就得他们过了!

    想想现在自己手握一套院子,兜里还有大把钞票,吃喝不愁,这世上还有谁比他们潇洒?就问还有谁!

    陆哥?

    不不不,要上学,要挤四人寝室,还要蹲公用坑的陆哥,日子一点都不潇洒!

    他们,一、点、都、不、羡、慕!

    三家家长:……啥情况?二流子?小混混?这就是福省状元全国第三?!

    现在后悔还来记得吗?

    不,能考状元的不可能那么差!

    几家人不死心,看着罗香兰,看看,这姑娘不就挺好的?

    “姑娘,你是?”

    大背头:“这是我们嫂子!和我们陆哥一起考中京大的!青梅竹马!”

    他警惕地看着对面的人,我超凶!

    抢媳妇这把戏,他们见过不少,罗香兰可是他们陆哥追了好久到手的,咋能被这些人抢走!

    罗香兰微笑地点点头,继续默不作声整理床铺。

    陆墨就看到作为他室友的那三人,对着他抖眉挤眼,做着口型——等家长走了再聊。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寝室。

    三人作为本地人,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都有交集,在高中苦读时候认识,且建立了深厚友谊。

    随后,考入京大,并且被家长安排在了一个寝室。

    至于为什么不是全国状元入住这个寝室?

    因为隔壁有个更厉害的爹,把全国状元抢过去了。

    全国第二?

    不在京大,在青大。

    所以,第四张床就成了陆墨的。

    但说实在话,他们是看不大上陆墨,作为首都人民特有的骄傲,假期这段时间,他们设想过很多次陆墨的模样见陆墨的情景。

    可没有一个,对得上号!

    陆墨对他们的冲击太大了。

    不是死读书的书呆子,不是一脸苦瓜相,也不是明明穷到家还一脸高傲瞧不起人……

    明明都是白衬衫,人就是穿的比他们洋气有气质!

    明明都是三七分,人就是看起来更帅更好看!

    明明都是单身狗……就他不是!

    次奥!这点就不能忍了啊!

    不行!得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

    不不不!这小子对象是京大的!京大的!

    这不说明,他们有机会借着那姑娘认识更多姑娘?!

    必须交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