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28.第0302章【三合一】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陆墨这回依旧叫陆墨, 并冠上了赵姓。

    赵陆墨。

    据说, 这名字是村长爷爷, 也就是陆墨太爷爷专门找人取的。

    赵陆墨三个字承载了赵家三辈人对他的期待。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赵陆墨好吃好喝长大后, 读了两年书就不念了,开始游手好闲, 外面结交混子, 村里欺负小孩,平生最大的愿望是赚大钱, 并且瞄中了投机倒把的行当,差点没给他爹妈吓死。

    在他爸他妈他爷他奶四人以命威胁下,赵陆墨终于放弃刚起步的事业, 继续回村子做游手好闲的二流子。

    “陆墨!陆墨!你个死孩子!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快快快!别让人姑娘在那等着!”

    陆墨身上的薄被被一把掀开, 屁股遭受袭击。

    啪!啪啪!

    陆墨惊呆了!

    想她作为世子爷,作为大总裁, 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羞耻的事情?

    时间不给陆墨调节情绪的机会,她接着被人抓着手臂提起,脚下放了一双塑料凉鞋, 来人“噌噌”两下给她穿好。

    随后, 她就被推出门外,一手二八自行车,一手塞了一把钱:“陆墨, 记得给人姑娘买东西!别舍不得钱!”

    喵喵喵?啥情况?

    陆墨一边往外走, 一边整理脑海中的记忆。

    现在是七八年五月初, 离这一年的高考还有两个月整。

    剧情中, 一个月后,有一场暴雨,村里小河泛滥,罗香兰就是那个时候落水死亡的。

    而原主陆墨,也是为了救罗香兰,丢了小命。

    话说回来,原主为什么大雨天看到罗香兰落水?还不顾危险下去救?

    要知道,这人是二流子不假,还是个旱鸭子!

    这一切,都在陆墨走到村口的时候,有了真相。

    今天,是赵陆墨和罗香兰相看的日子!

    赵陆墨作为一村害,人嫌狗厌,却碍于他爹妈权势,爷奶威信,村人只能忍耐。

    于是,大家想了一个办法,让这孩子娶媳妇,让他媳妇管着他!

    可赵陆墨名声辣么臭,眼光还贼高,看不上村里小姑娘,大家就把目光对准了下乡知青们。

    你看看,都是城里姑娘,那谁白曼玉,还不是嫁给了老赵头家的赵国兵?

    现在都跟着去随军啦!

    罗香兰是不错,可一个人在这乡下,没亲没故的,这一年里家里头也没寄过啥东西,看来是被家里头忘了,想回城只能考大学。

    但大学是那么好考的?

    去年考上了,不代表今年还能考上!

    再说了,罗香兰说是录取通知书丢了,谁知道是不是因为手里头没钱上学,用这借口全了脸面?

    村里人的脑洞不小,八卦起来从村头到村尾能给故事改头换面。

    再者,生活在农村,靠的还是一把子力气,知识分子是高贵,但大家伙还不得看天吃饭?

    所以,别的都是虚的,家里姑娘能干活屁股大能生娃,亲家间能互相扶持,那才是正道。

    下乡知青,和他们乡下人不是一个路数的。

    这也是村里人敢把罗香兰介绍给赵陆墨的理由。

    两人都有不少缺点,赵陆墨性子不好家里殷实,罗香兰长得好有文化背后没人,两个都快二十了,再拖下去得成大龄未婚青年,这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吗!

    说说说,这媒得说起来!

    凑凑凑,把这两人凑起来!

    村里几个婆娘找陆墨妈一提,陆墨妈一拍大腿,可行!

    他们家不缺吃喝,有余钱,也供得起大学生,罗香兰要是想继续考试,他们家支持,只盼着罗香兰能管好赵陆墨,两人好好过日子。

    这头,陆墨妈表示了自己的想法,几个婆娘转头就去找了罗香兰。

    “香兰,别看陆墨那小子滑溜,可人脑子灵活呀!你们两肯定有话题聊!”

    “你们这些知青,做梦都想着回城,可你看看多少人回得去?人呀,要现实!赵国兵他媳妇不就挺好的,现在随军,听说想进城还有军车接送呢!”

    “香兰,婶子说句掏心窝的话,你这整日下地,别人天天看书夜夜读书,这能比吗?你要是答应村长家,你也能安下心来学习不是?”

    “就去见个面,你要能看上眼,那最好,要是处不来,也没啥,你就是去县里头给婶子买东西的!谁能说什么!”

    几个婆娘你一句我一句,一边唱黑脸一边唱白脸,半推半就把事情敲定。

    罗香兰站在村口,双手不安地捏着衣角,脑子里一团浆糊,妥协与反抗中挣扎,还没得出结论,陆墨出现了。

    陆墨一件白色“的确凉”长袖衬衫,军绿裤子,一双塑料拖鞋。

    九成新的自行车擦的闪亮,响铃因为车轮遇到石子发出清脆声音。

    “叮零~”

    陆墨长的实在好看,没有和村里人一样劳作,皮肤白皙,看起来比城里人还像个城里人。

    两人站在一起,颇为登对。

    罗香兰知道赵陆墨这个人,一年半时间中也远远见过他,两人离的这么近,还是第一次。

    她有些紧张。

    陆墨轻咳两声,在伸手撩一把头发故作潇洒和吹口哨调戏之间,选择了撩头发。

    每一次进入剧情,她不能无故改变原主性格,引起别人怀疑。

    第一个世界中,因为世子落水,她有性格大变情有可原,这个世界……

    请问如何做好一个村二流子的素养?

    好在,不管在哪个年代,总有一句可以适用的话——颜即正义!

    “我叫赵陆墨,你好!姑娘你很漂亮,我喜欢!”陆墨语不惊人死不休。

    罗香兰涨红了脸,赵陆墨果然是个大流氓!

    两人若是陌生人,赵陆墨这么做就是妥妥的调戏,她甚至可以去告发。

    可事实上,两人正在相亲。

    罗香兰憋了一口气,想要转身回去,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他俩不合适!

    陆墨拍了拍车后座:“上车!海子婶说你要去县城买东西,快上来吧!时间不早了!”

    罗香兰:……她忘了还得给那婶子代买东西!!

    罗香兰坐在车座后,正听着陆墨一首歌一首歌哼哼,冷不丁遇上几个步行的村里人。

    “陆墨!你小子去哪啊?!”

    “是啊!这后头带着谁家姑娘?”

    “哎呀!你们这是……成啦?!”

    罗香兰心慌慌,正想反驳,就听陆墨大声道:“是啊!我媳妇!漂亮吧!”

    “叮!罗香兰好感度-30!”

    “叮!罗香兰幸福值20!”

    “新的世界新的行程,恭喜宿主开盘创新低!”

    “你滚!老子容易吗老子!要不是你选的坑爹人设,老子会这样吗!”

    陆墨憋屈。

    “叮!村富n代!宿主用钱砸死她!”

    “滚你!不是什么时候用钱都有效!”

    想想这个年代,穷有两极分化,要么穷的有骨气,要么因为穷更易眯花眼。

    特别是小年轻们。

    陆墨也希望罗香兰是后一种,可惜,她若是第二种,系统也不会把她丢过来拯救了。

    所以,这一次,钱用不好说不定还会拖后腿。

    更可怕的是,她这个人设注定了会遭罗香兰讨厌。

    天要亡她!

    “真的?!你小子可以啊!恭喜恭喜!什么时候请吃喜酒啊?”

    “这是知青罗香兰吧?这姑娘好,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啊!”

    罗香兰低垂着头,恨不得地下有个洞,让她钻进去。

    在起哄声中,自行车渐行渐远,消失在众人面前。

    罗香兰拍着陆墨后背:“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停车?不可能的!

    陆墨脚下不停,骑得飞快,嘴里喊道:“你下车干嘛?县里就快到了!”

    “我自己走!你快停车!”

    “不行!我妈说了,要让我送你进县城,要是让她们知道你走过去的,回去我会被打死的!”

    罗香兰气结:“你打死活该!谁让你胡说八道的!”

    陆墨道:“我没说错啊!我妈说了,今天只要我能相中,那就是我媳妇!”

    “谁是你媳妇!你再胡说!”罗香兰都快哭了。

    这时,自行车终于停下来了。

    她立马跳下车。

    前面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她的去路。

    罗香兰抬头,就见陆墨神色严肃地看着她。

    “罗香兰,我知道我是小混混,你看不上我,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想娶你当媳妇!你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改变!”

    在罗香兰的心里,陆墨就是大家口中的二流子,在两人见面之前,她一再告诉自己,不能以流言去断定一个不曾了解过的人,但在看到陆墨真人,在听到陆墨的话,她终于确定,赵陆墨就不是个正经人!

    可现在,陆墨这么正经地发誓一样慎重地和她说话,罗香兰被震到了。

    “反正你也没有喜欢的人,如果我改正,给我个追求的机会好吗?如果我改不了,你再拒绝我,我绝不纠缠!”陆墨再接再厉。

    “叮!罗香兰好感度0点!宿主棒棒的!可是幸福值丝毫不动并没有什么卵用!”系统冷漠地说道。

    “你不多嘴会死吗?没看到这是我人设的转折点吗?!”

    陆墨仔细考虑过了,如果不改变罗香兰心中的二流子人设,她就要凉了。

    这一次的相亲机会正好,她可以借着追求罗香兰,改邪归正!

    罗香兰看陆墨这么坚决的模样,这个青年变好或者变坏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深感压力。

    她到底是心软的人,点头:“好!你要保证改正!”

    陆墨退一步,她也愿意退一步,就当是改造不良青年,这是件好事。

    罗香兰默默旁观陆墨的改变之路,陆墨奋斗的小火苗轰隆隆燃烧。

    “陆哥!你终于进城了!你爸妈不拦着你啦?!走走走!哥几个上馆子去!”

    三个小青年挡在陆墨跟前,流里流气的模样,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周围的人看见他们就远远绕道。

    罗香兰脸色骤然阴沉。

    陆墨:……

    冤枉!天大的冤枉啊!

    “走啊!”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青年过来勾住陆墨肩膀,另两个一人夺过自行车,一人直接跳上后座。

    呵呵,将她包围同流合污就是一秒钟的事。

    陆墨:???

    她该庆幸这个年代男女在外行走很注重距离,罗香兰和她隔了两米远,没被几人注意到吗?

    想到罗香兰,陆墨偷偷瞥了她一眼,那怒烧的双眸,那冷笑的嘴角……遭!

    陆墨一把推开大背头,三两步走过去,站在罗香兰身边:“看到没,我正在追求的对象!我是有生活目标的人!从今以后,好好干活,好好做人!”

    三人目瞪口呆,赵陆墨竟然有对象了!

    次奥!他们哥几个影子都还没有呢!

    但是,社会如他们,当然知道给哥们留面子的重要性!

    三人齐齐鞠躬:“嫂子!”

    罗香兰:……!!!

    陆墨:……??!!!

    “好好干活!好好做人!陆哥说的好!嫂子放心!我们肯定监督他!”

    你们不带坏他就不错了!

    “嫂子我们都是好人!”

    呵呵!

    “嫂子嫂子!你们怎么认识的?给我也介绍一个啊!”

    别想了!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陆墨冷漠脸,绝望地看着这一幕。

    这三人都是县里的二流子,和赵陆墨一样,游手好闲,但脾性不坏,算是二流子中良心最好的一批。

    四人年纪相仿,赵陆墨手中最宽裕,脑子还最灵活,在带着三人做了两次小投机倒把生意,就隐隐成了几人的头头。

    这两个月,赵陆墨被家里四口人威逼着没进城,可急死三人了。

    投机倒把,在这时候风险很大,要是被抓住了,牢饭跑不掉。

    他们自己也不敢让家里头的知道。

    但尝过这买卖的滋味的,谁不想赚这个钱?

    可他们也没赵陆墨的脑子,没赵陆墨的手段,没了赵陆墨,根本搞不起来,无奈,只能等着赵陆墨快点解禁出来。

    没想到,人是看到了,但人家带着对象呢!

    扎心了。

    三人恋恋不舍地和赵陆墨告别,顺便再三暗示他,找时间单独进城,求带大买卖啊!

    剩下罗香兰和陆墨两人。

    罗香兰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你不用跟着我了,去找他们去啊!”

    当她没看懂那些人的眼神吗?什么改邪归正,真是笑话!

    “叮!罗香兰好感度-10点!”

    “别啊!”陆墨哀嚎,“你看我真诚的眼神!我真改了!那几个都是以前认识的,你总要给我处理的时间啊!”

    “你想怎么处理?”

    “带着他们改邪归正!”陆墨心中默默加了四个字:发家致富!

    放弃买卖?不行!没钱怎么装逼!

    这年头钱是不一定打动的了人,但没钱肯定更难打动人!

    赵陆墨唯一的优点就是脑子了!

    “好!我等着!”

    两人保持不远不近地距离走着,直到进入合作社。

    罗香兰要了一包糖,这是替海子婶带的。

    陆墨扫视着货架上的物品,量少,贫乏,过惯了大总裁的买买买,这简直让他无处下手。

    好想说一句,这里的东西都包了!

    可一想兜里的钱,兜里的票,心酸,根本买不起!

    陆墨暗暗发誓,钱!赚钱!果然很重要!

    事实上,陆墨兜里的钱不少,买**雪花膏什么的毫无压力,可罗香兰那一副“你敢买给我那就绝交”的表情,让陆墨不敢下手。

    县城没什么好逛,罗香兰坚持要回去,陆墨无法,再次踏上车夫的座位。

    时间中午都不到,原本计划是请罗香兰在城里搓一顿,胎死腹中。

    陆墨瞪着脚踏,脑子疯狂转动,不行,这么下去又要凉了。

    “听说你要参加高考?”

    罗香兰终于理会陆墨:“你怎么知道?”

    “我也想参加!你教教我呗?”陆墨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你?今年参加?!”罗香兰只觉得陆墨疯了,“你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吗?还有两个月就要考试了!你初中的知识都会了吗?”

    据说,赵陆墨初中读了一年就不读了,这样的人和她说高考?

    罗香兰觉得认真和赵陆墨谈论这件事的自己恐怕也是疯了。

    “我不会啊,这不是想请你教我嘛!我知道,你去年考的不错,知识水平不比学校老师差。”陆墨想了想,继续道,“我也不是一定参加考试,我这不是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读书的天份,没天份就不去学校浪费钱了。”

    罗香兰觉得陆墨说的有点道理,这年头,谁家都不富裕,对于陆墨求学的心态,她还是支持的:“行!你有什么不懂得,就来问我。我那还有不少资料,你拿回去抄抄。“

    两人说定事情,赵家村到了。

    陆墨推着自行车走进家门,陆墨妈正在收拾桌子,抬头就看到门口的人,不敢置信地擦了擦眼,尖叫:“你回来了?!”

    “这个点午饭吃了吗?”

    看着陆墨这副憋死死的模样,陆墨妈心口狂跳,完了完了完了,这亲事指定没希望了。

    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有数,事情要成了,赵陆墨那精神头,还不吹的全村子都知道?

    “没吃,妈,我饿了,锅里还有饭吗?”

    “没吃?!你这死孩子!你进城都不晓得请人姑娘吃饭吗?!啊!我不是给你钱了吗?!那你给她买东西没?”

    “没,她不要。”陆墨自发往小厨房钻,伸手掀锅盖。

    她是真的饿了,来回蹬了一个小时的,还带个人!

    “啪!”陆墨妈一巴掌拍在陆墨手背,“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人姑娘说不要,那是客气,你这都不知道?难怪追不到人!”

    她恨铁不成钢地从房梁悬挂着的篮子里拿出剩饭剩菜:“给!”

    看着陆墨专心吃饭,陆墨妈继续不死心地趴在一边:“你觉得那姑娘怎么样?喜不喜欢?嘿!我说你别光顾着吃啊!”

    “嗯,我喜欢,”陆墨咽下饭,“所以你儿子我,打算改头换面好好做人!”

    陆墨抬起头,严肃道:“妈,我要参加高考!”

    陆墨妈呆愣在那,半响:“你说啥?!高考?!陆墨,你想清楚了?你愿意读书了?”

    赵陆墨辍学,不是家里没钱,也不是家里不支持,而是陆墨自己不想读。

    家里人没办法,什么理由都劝过了,赵陆墨就是死活不愿意去学校。

    现在,陆墨说,他要上学!

    陆墨妈觉得自己是被馅饼砸中了。

    陆墨年纪不小,也不算大,十九岁,现在读书考大学的三四十岁都有,十九岁很年轻!

    “好!好好!我去叫你爸回来,让他带你去学校!”

    赵家村是个大村,靠县城不算远,也不是特别近,公社里本就有自己的小学初中。

    但正规的高中就要去县城上,自从去年高考制度重启,公社就开了一个高中班,授课老师是村里的知青。

    现在,陆墨妈根本就没想到陆墨说的参加高考是今年参加,她只以为陆墨愿意学习,想要将他报名初中部。

    陆墨妈跨着大步就跑。

    “等等!我不去学校!”

    “啥?!你不去学校怎么学?你别担心,咱家不差这点钱!听妈的,去学校!”陆墨妈从没有这一刻,感觉自己给钱给的这么痛快和豪气。

    “不去,罗香兰答应教我。她去年就考上大学了,读书比老师还厉害,有她教我不是更好?”

    “啥?!”陆墨妈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没睡醒。

    “而且,妈,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是能读好书,还能把人追到手,你说值不值?”陆墨挑了挑眉尾,那二流子气质霎时间侧漏了。

    “啪!”后背挨了一巴掌。

    “你个死孩子!我说你怎么突然想到读书了!感情你这打算啊!你糟心不糟心啊你!人姑娘是要好好考大学的!你要敢害的她考不上,你这是作孽啊!”

    果然,我的儿子不会这么好学!

    陆墨干净扒完最后几口饭:“妈!我怎么了我!我这是一举两得!我保证,不会影响她学习!妈,你不想你儿子好了?想想看,你有个考中大学的儿子,还有个考中大学的儿媳妇!村子里谁不羡慕你!是不是?”

    天底下的父母大概都有这样的心理,自己的孩子没有错。

    就算陆墨之前再不着调,在提出这样的设想,又信誓旦旦的保证之后,陆墨妈到底还是希望陆墨能往好了变,即便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她同意陆墨去找罗香兰的做法。

    心底里,她对陆墨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或许会害了罗香兰。

    当天下午,村长带着陆墨去高中挂名,报考高考。

    陆墨妈带着半篮子鸡蛋去找罗香兰。

    “我儿子给你添麻烦了。”

    “陆墨这孩子好不容易愿意读书,婶子真的谢谢你,太感谢你了!”

    “这鸡蛋你一定要收下!别人学校的老师还有工资呢,你教陆墨太辛苦,几个鸡蛋补补身体,你自己也要高考,别累到了啊!”

    罗香兰推托不过,收下。

    自此以后,陆墨隔三差五去找罗香兰。

    陆墨妈三不五时给罗香兰加菜。

    村子里流言渐起。

    “这事儿肯定成了!”

    “赵陆墨整天往罗香兰那跑,陆墨妈也不时过去,我上回还看到她送了半只鸡!”

    “唷!鸡!这要不是儿媳妇,谁家这么大方!”

    “就不知道婚事什么时候办!”

    “不是说高考快到了吗?大概是等罗香兰高考完。”

    “不会吧?这万一考上了,罗香兰拍拍屁股走了咋办?”

    “嘁!你们这些个瞎担心的,罗香兰要是能自己走,她年初就走了,还用等到现在?”

    这些流言,罗香兰有耳闻,但陆墨这段时间的表现她看在眼里,这人真的是个天才!

    罗香兰第一次知道,人与人的差距这么大。

    所有知识讲一遍,就能记住,别人举一反三,陆墨举一反十。

    短短两个月,有些难题,她都解不出来,陆墨却看一眼就知道答案!

    罗香兰心情很是复杂,一边觉得自己苦读多年,还不如人两月,一边又觉得陆墨是她教出来的,那种自豪感压都压不住。

    陆墨妈只觉得很心疼。

    陆墨是拼了小命地读书啊!

    看看那张圆润的脸,现在都尖成什么样了!

    杀鸡杀鸡!身上的肉要补回来!

    村长家两个月杀了五回鸡。

    现在鸡笼里面就幸存一只下蛋的老母鸡。

    至于陆墨,她是真的忙。

    单单读书,她没那么操心,数理化语文英语对她来说是小儿科,唯一要恶补的是政治和历史。

    这两者的共同点,背!

    陆墨虽然没到过目不忘,读个三两遍也记得差不多了。

    这段时间,陆墨最操心的还是——赚钱!

    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陆墨太清楚这个时代,一个巨大转变的时代。

    钱,不怕没处赚,钱,也不怕没处花!

    余县偏南,去深市火车只要一天一夜。

    陆墨不时带着三小弟去走一趟,两个月下来赚了万把块!

    第一回去深市的时候,三小弟瑟瑟发抖,生怕兜里的钱遭人扒了,硬撑着一双血丝眼睛没敢睡半分钟。

    等倒腾回来卖完,三人数着到手的钱,差点没疯。

    一千块!

    整整一千块!

    虽然这个钱还要四人分,可到手里,也有两百多块!

    这个时候的两百块,是什么概念?

    一个普通工人,月工资少的十几块,多的才三四十!

    两百块就是他们半年工资!

    倒腾几天就够人忙活半年,这样的对比,让三人眼睛都红了。

    三人兴奋完就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陆哥!我这辈子就跟你混了!”

    “呜呜呜,陆哥,我奶总嫌弃我吃白饭,嫌我爸我妈没出息,我终于给我爸妈争脸了!”

    陆墨嫌弃。

    第一次赚的少,还是因为他们本钱少,现在几人手里头钱多了,赚的速度更快。

    钱滚钱,陆墨带三人出去的次数并不频繁。

    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拿到手一万多。

    不过,三人也是贼精,大头都捏手里面,根本没让家里头知道。

    城里不同乡下,什么都要花钱,而赚钱又只有当工人领死工资一条。

    一家几口,很可能就只有两个人有工作岗位,养活那么多口人,手中拮据是肯定的,尤其是家里人多赚钱少的人家。

    此时的岗位是一对一替代制度,家里面谁退下来了,自己的儿子女儿侄子之类的顶上去,没有多余空位。

    家里小辈人口多怎么办?不重视的那个自然抢不到位置,要么游手好闲在家吃白饭,要么有本事自己出去找活干。

    三个二流子,都是第一种,毕竟城里活不好找。

    不管怎么说,投机倒把一旦被举报,那妥妥的要凉,几人对家中一致口径严密,每次拿回家也就几十块,加起来还没五百块。

    但就这样,三人在家中的地位是噌噌噌上涨,两个月五百块,听都没听过!

    他们家也是精明的,不敢大声宣扬,不过日子总归是好起来了,桌上的肉也多了。

    反正,皆大欢喜。

    至于陆墨?

    陆墨根本没拿钱出来!

    她要拿着钱跟家里说:这是我投机倒把赚的。

    呵呵,她凉了!

    乖乖做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老实人多好!

    陆·老实人·墨隔十天夜不归宿一次,借口——去县城找人学习!

    陆墨妈怀疑过,但谁让陆墨的学习进步有目共睹?

    总之,陆墨妈睁只眼闭只眼,心里大约知道她找狐朋狗友玩耍去了。

    此刻,陆墨妈还不知道自家已经成为万元户。

    她正紧张地站在学校门口,抓着陆墨和罗香兰的手:“东西都带齐了?渴不渴?哎呀!不能喝太多水,万一中途想上厕所怎么办!”

    陆墨妈操碎了心,目送两人进场。

    一连三天,高考成为陆墨家重中之重。

    考完陆墨就自我放飞了。

    试题有点难,但绝大多数题目她和罗香兰都做过,看罗香兰轻松的样子,想必也没问题。

    陆墨的自我放飞,陆墨家放任自流,罗香兰……被迫一起放飞了。

    改革的春风吹遍整个夏朝,越靠近南边,力度越大,余县如今做买卖的人不多,但也没之前那么偷偷摸摸。

    陆墨毫不犹豫将三个小弟重新介绍给罗香兰。

    “嫂子好!”

    真心实意!

    三人谁都看得出陆墨对这个女人的重视。

    尼玛为了和这女人多相处,放着好好的大钱不挣,这不是重视,什么才算重视!

    是的,三个小弟都承认他们陆哥很聪明,但谁也不信陆墨能考上大学。

    陆墨:等着,老子考给你们看!

    这个月,罗香兰被陆墨带着买买买,实现了三十年后被霸道总裁包养的鱼塘日子。

    罗香兰:“这个太贵了!”

    陆墨:“我有钱!买!”

    大背头小弟:“对!陆哥有钱!陆哥最有钱了!”

    小弟二号:“嫂子你别替陆哥省钱,他现在钱都花不完!”

    小弟三号:“嫂子嫂子,你让陆哥把整个商场都给你买下来!”

    对!陆墨她又带着三人做了两笔买卖,大的!

    陆·全县富豪·墨!

    “叮!罗香兰好感度80点!”

    “叮!罗香兰幸福值40点!”

    “小气!太小气了!”陆墨默默吐血,不分日夜刷了整整三个月啊!史上最长!

    好在,高考成绩出来了。

    这一次,六月份的暴雨时节,陆墨提前提醒了全村,没有小孩乱跑,罗香兰也没有遇见落水的孩子,陆墨更不用跳水救人。

    两人平安度过。

    这一次,罗香兰有村长家相助,活少时间多,营养充分,专心复习,考的比上辈子还好。

    这一次,白曼玉远在军队,做不了撕毁录取通知书的龌龊事。

    罗香兰和陆墨都考中了!

    赵家村全村轰动。

    两个大学生!

    去年的时候,赵家村一个名额都没有,被隔壁村嘲笑许久。

    现在,扬眉吐气!

    “我就知道陆墨那小子是个出息的!你看他小时候多聪明一娃!现在考中了吧!”

    “赵陆墨走了好运道啊,多亏罗香兰教他。”

    “可不是,罗香兰去年不就考中了?今年又考上,听说她今年比去年考的更好!唉!你说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让她教教我家娃儿!”

    “你要能想到,你娃儿现在也考中啦!”

    陆墨妈瞬间忙起来了。

    她要准备宴请全村人!

    大学生!多涨脸面!

    不过……

    “陆墨!”陆墨妈叉着腰,“你和香兰怎么样了?啥时候结婚啊?”

    “妈……还早……”陆墨也无奈,一个录取通知书让罗香兰幸福值涨了十点,现在总共五十点,打死罗香兰都不会同意嫁给她!

    别怀疑,这一点经过垃圾系统拍胸脯保证,只有幸福值到达80点的时候,对方才会心甘情愿答应亲事。

    比如第一个世界的九公主,因为赐婚,她虽愿嫁,心中却心如死灰。

    陆墨被她妈赏赐了一枚白眼,顺带捏青了腰眼,再三被警告,让她对罗香兰好一点,快点追到人姑娘。

    陆墨妈现在没什么好求的,只求陆墨娶人回家。

    罗香兰?陆墨妈根本不敢去催人!

    在她心里,陆墨能上进,能考上大学,全靠罗香兰。

    罗香兰的话,那是比谁都好用。

    由此可见,赵陆墨以后的家庭地位。

    忙碌的宴请过去。

    陆墨准备收拾收拾去上大学。

    因为考完对分数,两人都考得不错,第一志愿填报了首都京大,所幸中了。

    陆墨有钱,她终于敢甩着红票子给她妈开开眼界。

    下场……被陆墨妈拿着扫把追着院子打。

    陆墨拿出来的钱不多,一万整。

    但就这,也吓到了全家人。

    村长抽着烟,整个人都飘荡了。

    她爷她奶颤抖着手,摸都不敢摸。

    陆墨妈照样霸气,一搂钱,哗啦啦装回袋子,递给陆墨:“这都是你赚的,你自己收着!首都不是我们乡下,啥都要用钱。”

    “对对对!该花花!听说城里东西老贵了!”陆墨奶使劲点头。

    “带着!”两个赵家老男人沉默点头,狠心不去看那个钱。

    陆墨哭笑不得:“这都是给你们,我自己花用有留着。我就是想告诉你们,我不差钱!”

    家里的事情好解决,行李一身轻松,陆墨发现自己还有个大麻烦!

    三个小弟眼泪汪汪地看着陆墨。

    “陆哥,你考中了?!你真考中了?!”

    “陆哥,你走了我们咋办?谁带我们做生意?”

    “陆哥,你忍心抛弃我们吗?!说好一辈子兄弟!”

    陆墨翻了个白眼:“路子你们不都熟了?自己干!”

    大背头丢下烟蒂,脚底碾出一股狠劲:“陆哥,我不管,我要跟着去!”

    小弟二号:“啥?跟着去?去首都?”

    小第三号:“好啊好啊!我还没去过首都呢!”

    于是,在热烈的阳光下,陆墨带着未来媳妇一枚,小弟三枚,挥别父母爷奶,踏上首都之路。

    陆墨:追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赵陆墨啊赵陆墨,你要感谢老子八辈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