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13.第0113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柳石明一把鼻涕一把泪,回忆杀自己已亡的老妻,终于躲过一劫,没有娶到燕国公主。

    燕国公主也没能嫁给陆墨。

    毕竟,这么一尊绝世高手,他自己不愿意,谁敢强迫?

    齐国皇帝也就是嘴上说说,给陆墨找点不痛快而已。

    不过……想到陆墨一箱箱往九公主宫中抬的金银珠宝,皇帝还是红了眼眶。

    这两年他节衣缩食,每餐多吃一只鸡一条鱼都得再三考虑,战王府这么有钱,怎么之前就不支援点!

    还有这陆墨,隐藏得可真深,整个齐国都被骗过去了,是不是早有不臣之心?!

    皇帝这就冤枉战王府了。

    当初战王打仗,是搜刮了不少,但在大家眼里,战王大方啊!

    每次打仗跟着战王总能分到不少钱。

    于是,慢慢的就有传言,战王是个好将军,视金银如粪土,打仗得到的银钱全部上缴啦!没上缴的也全部分给手下兄弟啦!

    你们没看到战王每天就那么三两件衣服换来换去吗?

    你们没看到战王府老太君朴素得很吗?

    你们没看到战王府几乎没啥贵重东西吗?

    战王表示,并不!

    他一打仗的,冲出去一次浴血归来一次,什么好衣服经得住他这么造?

    他也舍不得自己媳妇辛辛苦苦做的衣服到头来没穿两天就废了。

    所以,一天到晚穿的和下边将士没差的战王,真不是没衣服!

    再说战王府,战王府军中起家,底蕴是比不上那些百年世家的。

    但是老太君却是个世家之女,风雅的很,看不上那些大土豪金,而家里几个男人又欣赏不来名贵字画。

    这就造就了如今的战王府,金银珠宝全部收箱,古董字画都放在老太君的小书房。

    懂了吧?

    直白地说就是,战王府明处特么就没一点好东西!

    不管金银,还是字画,你家总要选择一样显摆显摆吧!

    战王府:不!

    这么清水的战王府,谁会想到手里头会有大笔财富?

    这也是为啥陆墨长到十七岁还没人动手送上门的原因,大家都在观望!

    国库紧张,老太君是想捐一部分上去,可还没行动,皇帝宫妃转头把九公主的嫁妆骗出来了。

    好吧,国库有钱了,老太君放心了,谁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就这样阴差阳错,齐国上下都以为是个穷窟的战王府——炸上天了。

    皇帝心痛啊!

    心痛的后果就是,想要从战王府扣点出来。

    怎么说他都嫁了个女儿过去,战王府出点钱给国库,不过分吧!

    要忠君啊!

    没毛病!

    皇帝想毕,理直气壮了。

    眼看着燕国公主杵在大殿中央,死咬着他不放,皇帝狠了狠心:“战王世子,虽说你并未碰到燕国公主,但公主清白却因你而损,此事你还需补偿燕国公主。”

    这个大麻烦,就让战王世子自己解决吧!

    皇帝知道的战王府现状,和燕国公主打听到的战王府资料,没啥差别。

    皇帝打什么算盘,燕国公主也在同样算计。

    燕国也穷啊!

    打仗时就没有不穷的!

    谁家不是勒紧裤腰带打仗?

    当然,等打完了,赢的裤腰带可以放松大吃一顿,输家就惨了,裤腰带再勒紧一点。

    这次战事,最终虽然慕容冲赢了,但那也是惨胜。

    且在慕容冲重伤失踪之后,后面的小打小闹,也时常发生,齐国输多赢少。

    若非后面传来消息,慕容冲回归,燕国也不会派使臣过来议和。

    如今的情况是,燕国实力要大过齐国,但齐国有慕容冲支撑,想要吞下代价太大。

    而齐国,要钱没钱,要人也没什么人了,最多拼死抵抗,进军燕国,不可能的!

    若没有陆墨横空出世,燕国此次定是趾高气昂从齐国啃一块肉回去。

    好比如,上一世中,九公主就被和亲牺牲。

    如今陆墨强大,燕国公主想要明枪暗箭硬怼她,不可能,做不到。

    但人活着,总要张脸面的,陆墨总不至于连战王府名声都不要了吧!

    燕国公主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她嫁不了陆墨,也得从陆墨身上挖下一块肉!

    这笔银子,是靠她的名声换来的,那就是她的私房,谁也不能夺,那就是她的资本!

    燕国公主心中噼里啪啦算计着到底叫价多少合适。

    陆墨在那摇头又点头:“虽然与本世子无关,但本世子作为战王世子,作为齐国一员,理当为皇上分忧。”

    底下大臣纷纷呕血,分忧?你之前怎么不分忧?

    然而,转眼就看到陆墨一脸犹豫和忧郁,握着九公主的小手:“公主,你我五日后成婚,战王府的东西本应由你掌管。如今你还未进府,那女人竟要狮子大开口,是我对不住你,没能守住你的东西。”

    全场大臣:ex?

    燕国公主:谁狮子大开口了?本公主都还没开口!

    齐国皇帝:那小子是不是在射影朕?

    九公主:……害羞……

    “叮!九公主幸福值-30点。”

    “叮!九公主幸福值0点。”

    “叮!九公主幸福值20点。恭喜宿主!”

    看着陆墨那满心满眼都是她的眼里,九公主的幸福值终于变回正数。

    陆墨恨不得出去疯跑三圈。

    九公主一瞥眼,就对上燕国公主嫉恨的眼神,心里呼噜噜地冒起小泡泡。

    原来这就是被人宠着的感觉。

    不是父皇那种逗趣的疼宠,更不是宫人的讨好。

    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不论自己做错了什么,对方都会护着自己,站在自己这边,没有理由的安全感。

    “公主,既然燕国公主都失贞了,咱们也不好冷眼旁观,你说咱们给多少合适?”

    陆墨此话一出,别说那些大臣了,就连九公主都震惊了。

    这战王世子……

    有点难以言喻的形容感。

    说好的战王世子就是个武夫呢?

    这切开都是黑的包子到底是谁?

    燕国公主:失贞?!本公主就不小心亲了一下,去尼玛的失贞!

    燕国大臣:冷眼旁观?这事不是你一手主导的吗?

    九公主:所以,到底给多少合适呢?

    九公主小脑袋上瓜子不算很聪明,却也是比较好使的。

    她扳着手指算了算,陆墨给她拿进皇宫里头的宝贝就抵得上一个中等世家的全部底蕴了。

    还有那哗啦啦请帖散出去,不知写了几百份几千份,每份都是二两金子啊!

    据说当年战王打仗没啥好东西自己留着,只怕这些已经是战王府多年累积。

    那燕国公主明明自己行为不检,凭啥还要世子出钱!

    不给!

    可世子都说出口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失信对世子来说不是好事。

    九公主厌恶地瞪了眼燕国公主,委屈地扁了扁嘴:“我那还有胧烟云丝,就送她一匹吧?”

    那可是有市无价,买都买不来的。

    陆墨感动地看着九公主:“胧烟云丝你很喜欢,那一箱子还不够你做衣服的,不行!不能给她。”

    众女眷:……我什么都没听到。

    人比人气死人,九公主好几身胧烟云丝的衣裳,这还不够炫耀的吗?

    燕国公主也听过胧烟云丝的名头,可她要的不是一匹布啊!

    她要银子!金子!钱!钱!钱!

    一匹布谁特么稀罕。

    可是,陆墨竟然连一匹布都舍不得给!

    燕国公主想要原地爆炸。

    “叮!九公主幸福值50点。”

    陆墨暗暗点头,就是这样。果然,之前用错了方向,虐渣男能提高九公主的好感度,但想要提高幸福值,还是需要对九公主好好好!

    九公主红了红脸:“那换成夜明珠?”

    陆墨板了脸:“你宫里的人说你晚上喜欢看书,少了夜明珠岂不是伤眼,不行不行。”

    九公主的脸更红了:“那、那给金银?”

    随着陆墨的否定,她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场合是为燕国使者洗尘,两人的行为就像是多年夫妻小两口,有商有量的。

    大臣们一边默默吐槽陆墨的宠妻无度,一遍又觉得这小子实在抠门。

    贵妇贵女们心痛地搅着丝帕,暗恨自己之前瞎了眼,竟没看出战王世子这块璞玉。

    想象战王世子这么温柔对待的人是自己,那该多幸福多风光啊!

    燕国公主心里的火都要喷出来了,可耳朵听到金银二字,终归忍了下来。

    她要的不正是银子吗!这九公主也是个蠢的,金银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陆墨:“那金银小宠物你也喜欢的很,不给!对了!”

    九公主扳着手数了数,衣料布匹不能给,金银珠宝不能给,嫁衣当然不能给,那箱子小说她还没看完呢:“啊……那、那……只有一箱子京城好吃好玩的……”

    “啪!”陆墨拍手,“公主聪明!燕国与大齐水土不同,咱们京城的东西,那边肯定没有,而且你喜欢的,想来外头的贵女们也应是喜欢,就送这个吧!还是公主你想得周到!阿福!去外头买一箱子。”

    齐国大臣瑟瑟发抖:扣啊!无耻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