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8.第0108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场面一度尴尬。

    众人目光复杂地看看台上清冷中透露出嚣张的女人,再看看紧抿着唇脸色微白的九公主,难以抉择。

    他们是京城的贵公子和贵女,是整个齐国金字塔尖上的一撮人物,看中一个人的出生,也看中对方的文才。

    显然,村妇李白荷狠狠打了他们的脸面,出乎他们的意料。

    贵女们脸色羞红,她们身处京城,如何有豪迈这等气势?

    就算她们再看不上李白荷,但不得不承认这曲子确实好,而唱曲的声音也够吸引人。

    这曲子她们从未听过,难道是李白荷自己创作的?

    贵女们的心绪如何复杂不用多说,许多贵公子们,他们没有贵女的嫉妒争胜之心,面对有这等文采的李白荷,对其改观很是容易,更多了一份敬意。

    能做出这样曲子的人,能唱出这般感情的人,怎么会是一个村姑而已?

    大隐隐于市,说不定,这李白荷是哪家大能隐士之后,低调而已。

    大长公主脸色难看,她本是要给慕容冲一个下马威,如今却反被打脸,若是咽下这口气,只怕今日之后,自己让那些长舌妇多了笑柄。

    她眸色一暗,对向九公主,脸上浮气慈爱之色:“小九,你被大家称为京城贵女典范,也让我们大家看看实力。”

    言外之音,如果九公主没有这个实力,那不是她大长公主的错,而是她九公主自己沽名钓誉!

    九公主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大长公主,这个对她向来宠爱的姑姑,竟然亲手将自己舍弃。

    明明那张脸上,依旧是曾经的模样,但九公主后背却升起凉气。

    她低下头,苦笑,皇家无亲情,她又不是第一日看清。

    “呵,本世子听闻,这踏春会的表演,向来一男一女,怎么,李白荷你这是要与本世子抢婚?”

    清亮的声音比之李白荷有过之而无不及,带着些微低沉,几乎让在场的贵女耳朵怀孕。

    就连贵公子们都愣了一愣。

    这说话的语气,这微挑的收尾,竟是比雅苑的头牌更让他们沉醉。

    药丸药丸!

    贵公子纷纷展开手中折扇,这战王世子到底什么情况,怎么是这番模样,真是传言害死人啊。

    柳贞翼简直要给陆墨跪了,这人真的是陆墨吗?明明前几天还和他们哥几个没啥差别,还因为流言之事和别人打了一架差点没淹死,怎么转眼就换了个人似的?

    可一想到陆墨的大手笔,柳贞翼默默将吐槽吞了回去,不是他不了解陆墨,而是陆墨那狗东西藏的太深!

    等众人从陆墨的声音中回神,细细嚼了嚼陆墨的话。

    等等!抢婚?!

    李白荷一脸懵逼,她是叫李白荷,可她不百合。

    她喜欢的是慕容冲,是男人!

    她一点都不喜欢九公主那种高高在上的人。

    李白荷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柳贞翼就率先出声:“世子你的消息没错,往踏春会向来一男一女接龙,这惯例如此,李小姐如此做岂不是坏了规矩?不如就让慕容大将军接下一个?”

    “是极是极,规矩不可废。”

    “李小姐有如此大才,慕容大将军与你鹣鲽情深,想必也是琴瑟和鸣,慕容大将军接龙正好。”

    若有可能,大长公主也不想丢了皇家颜面,她点头:“不错,本宫险些忘了,这踏春会,是要一男一女的,规矩不可废,慕容大将军,你身为李白荷的丈夫,意下如何?”

    明晃晃的威胁。

    若是慕容冲不接受,那保准外头马上开始流传慕容冲头戴绿帽,区区踏春会连妻子都保不住,坐实无用莽夫的名头。

    慕容冲心中刚升起的满腔情怀以及对李白荷的爱意,哗啦被泼了一盆水。

    表演?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堂堂齐国大将军,要的是战场上奋勇杀敌!

    能够认字已经足以,琴棋书画那是多余,他哪里来的时间去玩那些风花雪月?

    若换一个场合,慕容冲随便找个理由都能搪塞过去。

    然而,偏偏是这踏春会。

    他不能躲避,只能迎上。

    慕容冲之前有多骄傲李白荷的优秀,如今就有多懊恼。

    若是李白荷的表现普通一点,他上去一个剑舞还能与之持平。

    但李白荷刚才的表现有目众睹,那样的优秀,只会衬得他慕容冲的无能。

    他配不上她。

    慕容冲已经预料到,今日之后,京城的传言会变成什么模样。

    踏春会上差距过大的男女,差的一方会被嘲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慕容冲大男子主义茂盛,怎么能容忍这样的结果。

    不,再想想,肯定有办法的。

    慕容冲绞尽脑汁,他好歹也是京城土生土长,对踏春会也有所了解。

    终于,他眼前一亮,站起身,对着陆墨颔首:“李白荷是本将军的妻子,士可杀不可辱,战王世子出言不逊,本将军要向你挑战!”

    是的,踏春会相亲会,正等争相出彩的时机,既然有表演,那也有比赛。

    表演之所以安排男女接龙,是有原因的。

    若是女子上场,下一场大都是看中这女子的男子上场,反过来亦是。

    当然,并不排除上场之后无人接龙,不过,这种场合并不会给人难堪,大长公主自会提点另外的人上场。

    这种潜规则,大家心里清楚便是。

    然若是订婚夫妻,或者相恋之人,在这种场合怯场,那后果就比较惨烈了,名声变差那是必然。

    其中,也不乏几个男子看上同一个女子,或者几个女子看上同一个男子的,那这一场,就是几人同台,极为精彩。

    每年踏春会,总会有一两出这样的戏码,看的吃瓜群众双眼发亮。

    在数人同台中,只要台上有人对台下提出邀请的,台下之人也不得拒绝,拒绝下场同样要背一个怂货的名头。

    这就是慕容冲现在钻的空子。

    他上可以,但只要给他一个陪衬,有一个更垫底的存在,自己自然不会沦为笑柄。

    慕容冲已经想好了,他选择剑舞。

    他一身武艺,经过战场献血和死亡的熏陶,放出煞气时他的属下都不敢靠近,更别说白斩鸡一样的陆墨。

    白斩鸡陆墨:你厉害了咯。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陆墨身上。

    九公主担忧地看着她,随后再看向慕容冲的时候,眼中布满复杂。

    她说不清对慕容冲的感觉,但此刻,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愤怒的。

    陆墨那么好的一个人,慕容冲怎敢如此对他!

    陆墨抬起手,握住小桌上的精致酒壶,缓缓将酒杯满上。

    一举一动中有着慕容冲的利落气势,却更多一丝风流与稳重。

    “出言不逊?敢问慕容大将军官居几品?”

    慕容冲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陆墨果然是个是废物,连朝堂上的官衔等级都不清楚。

    “本将军刚被皇上封为安平大将军,官居正二品!”

    他抬高了脑袋,正二品,他才二十三岁,这么年轻的正二品!

    上朝时候站在一众老头中间,那从心底发出的骄傲,让他更加自信。

    “呵,那你可知,本世子为几品?”

    “你这世子之位……”慕容冲不屑地瞥了一眼陆墨,连个官都捞不到当,向来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世子名头而已,“本将军看,最多四品!”

    这已经是慕容冲极为给陆墨面子的猜测。

    他心中甚至在想着,如果陆墨世子品级没有到四品,那可就好笑了。

    “噗哧!”

    “哈哈!”

    “四品!陆墨,你不行啊!”

    陆墨丝毫不在意慕容冲这般鄙夷,她眉角微挑,似是极为认真:“男人,可不能说不行!”

    “哈哈哈!陆墨啊陆墨,本皇子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有趣?”

    三皇子风骚地晃着扇子,荷尔蒙四处发散。

    贵女那边早就已经羞红了脸。

    高台上的贵妇人们同样也红了老脸,这战王世子,怎的如此浪荡!传言果然无风不起浪。

    但陆墨顶着那一身禁欲气息,一脸认真的样子,却又让人不由多想,是不是这小子还没开窍?

    没错!

    听说陆墨从来不去雅苑。

    最清楚陆墨的无异于柳贞翼等人。

    霎时间,底下一片“眉目传情”。

    某公子:“柳贞翼,是不是真的啊?”

    柳贞翼:“什么?”

    某公子:“陆墨啊!是不是童子鸡?”

    柳贞翼:“呵!”

    某公子:“你倒是说啊!”

    柳贞翼比了个手势。

    某公子迷茫:“这关老太君什么事?”

    身边的人:“你是不是傻?忘记老太君出府的事了吗?”

    某公子恍然大悟,看着陆墨的表情极为诡异,不敢置信中带了深深地同情。

    战王府老太君啊,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休闲养老养世子的老太太。

    除了一些必要的场合需要,比如国宴之类的,她主动出府的次数屈指可数。

    上一回是为了陆墨向皇帝求赐婚圣旨。

    上上回出府……就是揍了陆墨一顿。

    为啥?

    因为陆墨被柳贞翼等人哄着去了雅苑!

    几人刚坐下,连菜都没上,姑娘都没挑选好,老太君就一拐杖摔了门,怒气冲冲进来继续一拐杖砸在陆墨身上。

    那一顿打可谓打在陆墨身,刻在连柳贞翼几人心。

    太凶了!

    自此之后,柳贞翼再也不敢带陆墨去雅苑,不,连靠近都不敢。

    生怕老太君知道后,再冲过来一拐杖打残陆墨,顺手再打死自己。

    所以,陆墨他真的是纯正的童子鸡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