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5.第0105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有些事情经不起推敲,比如皇帝父爱,比如慕容冲。

    也比如,九公主深爱慕容冲。

    九公主见慕容冲第一面正是武比决赛,慕容冲一枪挑落武榜眼的三尺长剑,少年扬名,英俊挺拔,与中年魁梧的武榜眼比起来,云泥之别。

    一眼沦落,在小小的心中种下爱恋的种子。

    世家贵族之间,并非盲婚哑嫁,在定亲之前,双方长辈总要过过目,定亲之后两人也会有往来。

    但九公主居住深宫,与慕容冲见面并不容易,两人自从定亲,见面次数屈指可数。

    然五年下来,就算养条狗都有感情,更何况是未婚夫妻?

    再说,与那些京城纨绔比起来,慕容冲在众人口中风评极好,九公主如何不一点点加深喜欢?

    九公主真的爱慕容冲到非他不可吗?

    陆墨晃着扇子,非也非也。

    九公主自小长于后宫,皇后更在三年前就死了,她会是一朵小白花?

    她苦等两年,慕容冲死里逃生,功成名就,她凭什么将这煮熟的鸭子拱手相让?还是让给个乡下村姑?

    她也没想过,会有个村姑胆子那么大,与一国公主抢夫。

    这个想法,在当时的任何人看来都没有问题,所有人都觉得慕容冲就算喜欢李白荷,给个侧室养着并无不可,娶公主为正室才是正道。

    可没想到,李白荷会弄出一手流言,生生挤掉了九公主。

    当然,京城无人相信,这幕后黑手会是村姑李白荷,只会以为是慕容冲不喜九公主,才暗下狠手。

    新出炉的大将军,这个面子给吗?给!必须给!

    九公主处境一再难熬,慕容冲成为心底执念,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慕容冲一日未在她面前撕破脸皮,她就一日对其抱有希望。

    这个时代,注定男人追求权势富贵,而女人依附男人生存。

    陆墨抬头,挖了挖耳朵,“你刚说,慕容冲干啥了?”

    刚提拔起来的小厮阿福咬牙切齿:“回世子爷,慕容冲正求进宫,说、说您纨、纨绔浪荡,不堪、不堪造就,配不起九公主,说要让皇上撤回赐婚圣旨!”

    陆墨嘴角抽了抽:“他不是说九公主圈养面首行为放荡,给他丢脸,这不是配本世子正好?”

    阿福顿时黑了脸,有世子爷这么抹黑自己的吗?

    “世子爷,现在怎么办?”

    要是皇上真的听从慕容冲的进言,取消赐婚,他们战王府可就真成了笑话了!

    陆墨冷笑:“这赐婚可不是他说取消就能取消的。”

    慕容冲自己把皇家脸面撕破,皇帝好不容易粘回去,现在他竟然还想再撕一次,特么脑子有坑吧!

    不过,皇帝既然忍了慕容冲一次,说不定还会忍第二次,为了坐稳皇位,得罪一个没落的战王府而已。

    陆墨一甩衣袍:“他要作妖,当本世子好欺负?准备一下,进宫!”

    此刻,御书房,皇帝脸色难看,心中咆哮,这慕容冲当自己是什么了?

    他不要皇家公主,有的是人抢着求娶!

    嗯?难道是……

    皇帝微眯双眸,同为男人,他太清楚男人的心思了,自己不要的女人,别人也不准染指!这是变相的戴绿帽。

    慕容冲一脸正色,表情严肃:“皇上,臣虽不能娶公主,但公主身份尊贵,京城之中不乏有才之士,战王世子那样的废物怎么配得上公主!还请皇上三思啊。”

    “皇上,战王世子求见。”喜公公匆匆小跑至皇帝身边,他低垂的眼角瞥向慕容冲,心道这慕容大将军看着磊落,没想到背地里是这样的人。

    宽大的太监袖袍下,一张崭新的银票安静躺着。

    皇帝心底松了一口气,慕容冲来势汹汹,他不能强硬拒绝,不如让这两人自己狗咬狗。

    “让他进来。”

    房门打开,一道修长的身影挡住阳光,令人看不清具体容颜,却越发觉得来人气度朗朗,是个雅士。

    待陆墨走进,俊秀的脸上带着微笑,不急不缓,对着皇帝躬身:“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呆了:“你是战王世子陆墨?”

    “正是。”

    “转眼十几年,你也长大了。”皇帝心道,到底是战王血脉,这气势就能唬人,不知道内里如何?若是有用的,自己帮扶一把,或能与慕容冲争斗一番,把小九嫁给这般人才,也算是对得起元后了。

    眨眼之间,皇帝心思几转,对陆墨和善起来。

    “老太君身体可安好?”

    “托皇上的福,祖母身体尚健,因着皇上赐婚,心情大好,每日饭都多吃半碗。”陆墨满脸感激,嘴角的弧度都扩大不少。

    “好好好!”皇帝大笑,越看陆墨越觉得满意。

    当初他也以为求娶九公主是老太君个人决定,如今看来,倒很可能是这小子自己求的。

    不亏是他的女儿,就算被人污蔑,也有的是人愿意疼宠。

    不像是某些人,为了个莫名其妙的村姑,下此毒手,完全不将皇家看在眼里。

    这么比起来,慕容冲看在皇帝眼中就更不顺眼了。

    慕容冲一双眼睛如同大灯泡,上上下下地照着陆墨想要让她无所遁形。

    瘦竹竿,小白脸,哼!

    这样的人他一巴掌就可以扇飞。

    还没等慕容冲发作,陆墨率先开口了:“皇上,臣此次进宫,是想求皇上件事。”

    皇帝神色微敛:“哦?不知世子所求何事?”难道是想要趁火打劫?不过,只要能暂时稳住慕容冲,他倒不是不可以给些甜头。只是,这陆墨怕是不堪大用。

    刚兴起来的热情霎时扑灭。

    皇帝的宠爱来的快去的更快。

    陆墨仿佛没有看到皇帝的变化:“皇上,明日正是踏春会,臣想邀请九公主,还望皇上应允。”

    踏春会,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春天来了,小伙伴们我们一起去郊游吧。

    其本质是,相亲!

    还没订婚的相看相看合适人选,已经订婚的光明正大秀恩爱。

    这个时节踏春的人多,但正规的踏春会只有一次,能去的人选自然要求破高。

    第一条就是身份地位,家中长辈官居至少官居三品。

    若是没有这等身份,就需要有大长公主发的请帖。

    大长公主是皇帝的长姐,想要她手中的请帖,唯有才气惊人大家公认。

    好在,陆墨他爹是王爷,爵位超一品,老太君也有一品夫人头衔,就算他自己,作为世子,本身就是正一品的地位!

    就算他名声再差,也是能去踏春会的。

    皇帝眉头挑了挑,多云转晴:“你呀,大婚都没几日了,你就这么等不及?行了,朕准了!”

    “皇上!”慕容冲惊呆了,不过走个神的功夫,皇帝竟然接纳了这小白脸!

    “皇上!三思啊!这小子……”

    “好了!慕容爱卿,朕看陆墨很好,你不是也要再摆宴席,去忙吧,朕就不留你了。”

    你特么自己都退婚了,还管朕把闺女嫁给谁?脸多大!

    皇帝表示哪凉快去哪儿。

    慕容冲被皇帝一提醒,莫名有些心虚,狠狠瞪了陆墨一眼,不甘地转身。

    踏春会?他会让所有人看清楚这小子的无能,九公主不应该嫁给这种废物。

    “系统,这男主是崩了吧?”莫名其妙啊!当初让九公主和亲不是决定地很痛快吗?怎么轮到她就这么……怨气冲天?

    “叮!蝴蝶效应。”

    当初慕容冲退婚,九公主被完全遗忘,市井传言都是黑九公主的,慕容冲自然觉得丢弃九公主娶李白荷是对的。

    可如今,陆墨强势求娶,不惜重金宝物,只为讨好九公主,这份心思连宫妃都羡慕嫉妒恨,更何况京城吃瓜百姓。

    经过两天发酵,传言已经开始扭转,不少人觉得之前传言不可信,否则战王世子又怎么会这么下血本。

    更有贵女悔青了肠子,要知道陆墨这样宠妻,就算是个废物,她们也愿意嫁啊!

    不错,锦绣楼的绣娘师傅影响力就是这么强大。

    慕容冲自然也被一些人嘲笑,说他为了破瓦罐,丢了金镶玉。

    九公主那是一国公主,当初的贵女表率!李白荷?那是谁?一介村姑而已。

    果然是寒门出身,眼界狭小,上不得台面。

    慕容冲回到府中,神色恍惚,尤其是对上李白荷那张寡淡的脸,虽然清秀,可与九公主的明艳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对上慕容冲透过她看别人的眼神,李白荷慌了,慕容冲……是不是后悔了?

    不!不行!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丈夫,一定要对她忠贞不二!

    李白荷心中发恨,原本打算放过九公主,可这人为什么就不安分一点。

    不过是一个赐婚,对,就是那什么战王世子。

    如果九公主没了战王世子,没了人撑腰,她是不是就会老老实实的?

    伦敦完毕,李白荷窝在慕容冲怀里,吹起耳边风:“冲哥,白日里,阿贵他娘求到我面前,说是阿贵被人骗去了赌坊,输了不少银子,被赌坊的人扣押在那,不赎人就要被剁手喂狗!”

    “什么!我将军府的人也敢骗,这些人胆子肥了!还有那阿贵,贪赌的人,能有几个好的,他这是活该!白荷你可别心软!”

    “可我想着,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再说了,阿贵他娘已经求到我面前,我若不管,外头只怕要说我们凉薄。我的名声倒是无所谓,若是连累了冲哥,我可舍不得。”

    慕容冲感动:“白荷……”

    “冲哥……”双目相对许久,李白荷再次肃穆,“冲哥,阿贵说,骗他去的几个,平日里正是与那战王世子玩闹的。要我说,这战王世子也太无耻了。这还是被我们碰到的,也不知道他背地里还有多少无耻的事。难怪传言说他不学无术,九公主配他真是糟蹋了。”

    不错!慕容冲心道,这样的人怎么配得起九公主?

    慕容冲会因传言与九公主退婚,可见他本身并没有描述的那么有担当。

    这种情况下被退婚的九公主,会是什么下场,他真的没有预见吗?

    如今九公主没有他想象中的黯然失色下去,他心中的不甘就被激起。

    陆墨挑眉:“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