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男神修炼手册 2.第0102章

时间:2018-05-17作者:年三拾

    陆墨扳着手指数了一下,系统给她的金手指除了剧情就只有自带的跆拳道黑带九段。

    “我要你何用!垃圾!”

    “叮!本次剧情为本系统友情提供,下个位面需要积分购买。”

    “爹!你是我爹还不行吗!”

    “本系统没有这么垃圾的女儿。”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唉,世子高烧昏迷,如今老太君又卧病在床,这王府只怕……”

    “是啊,谁能想到那么大的战王府,如今连个主事的都没有。我听说,老太君怕是……不行了。”

    “你们在这乱嚼什么舌根!还不去照顾世子!”

    陆墨眉头皱起,心中默算,如今正是这具身体高烧三日,御医诊断生死由天,老太君惊惧之下昏厥。

    战王府乱成一团,等老太君醒来,听闻陆墨死亡,一口血喷出,也跟着死了。

    偌大的战王府,最后成了慕容冲的府邸。

    没错!

    慕容冲战功赫赫,皇帝为表嘉奖,干脆就将这战王府赏赐给了慕容冲,包括战王府的所有奴仆家产。

    慕容冲也成了新一任战王。

    没有人觉得这事情不厚道,反正战王府全部主子死完了。

    而慕容冲能够在今后与别人打好关系,一跃进入老牌世家的圈子,与前战王积累下来的家产不无关系。

    这世上来钱最快的就是发战争财。

    前战王领兵无数次,每次攻下敌城,搜刮的金银珠宝不计其数,即便大半上缴国库,可留下来的小半与兄弟分分之后都能让人眼红。

    更别说这么多次下来,堆积的财宝,比起国库只多不少。

    也就是战王府低调,否则就算那些大家族,会选择咬牙舍掉个嫡女换取这泼天富贵的也不会少。

    最让陆墨无语的是,慕容冲本身不会打理家财,收到之后直接一股脑交给李白荷。

    但毕竟是接收了战王府,老太君和世子的身后事就算做给别人看,也要妥妥当当地给办了。

    可李白荷是从现代穿越过去的,又本身是个孤儿,哪里主持过这种事。

    于是,两人尸体在偏院停尸七日,就被李白荷一把火烧了,装了两个陶罐的骨灰,草草埋进前战王的坟旁。

    外人只道慕容冲李白荷厚道,低调不做作,不以办好前战王府丧事给自己加名声。

    陆墨想,自己之所以变成战王世子,说不定是战王府几人死不瞑目,怨气冲天。

    古人讲究身体发肤授之父母,尸身完整入土为安。

    李白荷这种做法,无异于是把两人挫骨扬灰了。

    陆墨以旁观者的角度看,李白荷精于算计,为维护自己的爱情无可厚非。

    那些针对九公主的流言蜚语,拿到现代也就是雇个键盘侠水军。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然事情也要有底线。

    古代与现代毕竟不同,名声之于女子的重要,李白荷不会不会知道。

    否则,她也不会在进京之前就苦心策划话本小说,将自己和慕容冲的事情宣扬出去,不就是为了想要在九公主这个未婚妻面前占据舆论制高点吗?

    九公主说白了就是个炮灰,还是个苦逼的炮灰。

    “炮灰拯救炮灰,很好!这很系统!”

    陆墨摇了摇还有些晕眩的脑袋:“统子,剧情传输都已经传输完了,我脑袋怎么还晕着?”

    “叮!宿主你正在高烧。”

    陆墨:“……别的宿主进入身体debuff全消!就算不消也有什么丹药金……”手指。

    “宿主积分不足,无法购买丹药。”

    “垃圾!”

    陆墨对系统再也不抱希望,那就是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货。

    “世子!世子您醒了!”小丫鬟惊叫,完后直接冲出去一路喊,“世子醒了!世子醒了!”

    陆墨伸着一只手:“……水……”

    她快被烧干了!就没人喂她点水吗?

    难道当初这身体就是被烧干体内水分死掉的?

    陆墨醒了,整个王府的人都动起来。

    说白了,这些下人依仗的还是战王世子。

    老太君年纪大了,如今强撑着管事,就盼着世子娶个媳妇回来接手。

    若是世子不在了,这战王府就彻底垮了,谁能保证自己被卖的下一家会是个好相处的?

    陆墨终于喝上水,又喝了药。

    她本身意志力就强大,不过三日,就痊愈了。

    陆墨从侧间出来,脸色铁青,重重呼出一口气。

    “世子?”两个小丫鬟紧张地盯着她,生怕她又有什么闪失。

    “没事。”不就上个茅房吗。

    这是她的身体!这是她的身体!这是她的身体!

    次奥!能阉割吗?

    陆墨一个大步,裂了裂嘴角——扯到蛋了,好痛!

    哭唧唧!

    “墨儿来了,来让祖母看看。”

    老太君半卧在床榻上,脸上满是慈祥。

    陆墨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老人和她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经过两次惊吓,老太君苍老了不少,额头的皱纹更多,白发丛生,明明她才五十来岁。

    “祖母。”陆墨先稳重地行了一礼。

    老太君目露差异,这不像她孙儿!

    战王世子,那就是个被宠坏的皮猴子,没有这么稳重,更没有这样的气度。

    可陆墨如今的模样气势实在太像那个已死的战王,让老太君更加缅怀。

    “祖母,孙儿不孝,让祖母受惊。”陆墨露出愧疚之色,“高烧几日,孙儿似是见到了父王。”

    “什么?你见到那混账?他是不是要把你带走?!”老太君大惊,“你放心,有祖母在!那混账敢,老身到了地府绝不放过他!”

    老太君是个迷信的人,别人都说人之将死,会看到已故之人,她如何不怕。

    “不,父王没有要带走孙儿!”陆墨连忙安抚,生怕她急出病来,“只是,父王对孙儿极为失望,他说……”

    “他有什么好失望的!墨儿你很好,你是最好的,那混账才不好!”老太君暴怒,这可是她一手拉拔长大的孩子,自己能嫌弃,别人绝对不能说半个字不是。

    陆墨无语,就老太君这种宠法,世子没有长歪真不容易。

    她可不想再弱下去,否则怎么给九公主幸福?

    “祖母,父王说孙儿身上流着他的血,该有他的骨气,孙儿不是小孩子了,应该肩负起战王府。”陆墨一脸沉重,开始瞎忽悠,“孙儿觉得父王说的很对。祖母您看,我模仿父王有几分相似?”

    陆墨端起文学系首席与人辩论的气度,又撑起挖坟时面临生死的气魄,一袭墨袍,看起来还真有那么些味道。

    “像!”老太君含泪点头,遂又笑道,“不过你父王可没有你身上的文雅。”

    战王,那就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不是儒将,文雅是什么,他表示完全不知道。

    陆墨松了口气,老太君看来是被忽悠住了,自己的变化也算有出处。

    可娶九公主要怎么说出口?

    现在九公主的名声,那是比裹脚布还臭。

    陆墨眼睛转了转,心中默默说了声对不起,随后一脸诚恳地道:“祖母,父王还给孙儿定了门亲事。”

    “你说什么?他、他给你定了谁?!”老太君震惊了,战王都死十七年了,怎么给陆墨定亲?不会是定了个死人吧!

    “九公主司徒明珠。”

    老太君:“!”

    “哦,父王说这是母妃与皇后定下的。”

    “你母妃生前与皇后并无交集啊。”而且定娃娃亲这种事,她作为大家长怎么会不知道。

    陆墨一脸无辜:“父王说前几日母妃与皇后偶遇……”

    老太君想着陆墨的话,皇后?说起来现在的皇帝自皇后病故后就一直后位空悬,所以墨儿说的皇后就是那位元后?

    元后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吗?

    否则有皇后护着,九公主怎么也不至于到如今这地步。

    战王府后院干净,这不代表老太君不知道那些阴私手段,九公主是被陷害的,这事身在高位的都知道。

    陷害九公主的是谁,大家也心知肚明。

    可慕容冲风头正甚,连皇帝都避其锋芒,谁又愿意为了一个无关的九公主去得罪慕容冲?

    “那也是个可怜的。”老太君感叹,下一秒,她就破口大骂,“那混账!媳妇脑子不清楚他脑子也跟着坏了吗,怎么就给你定了这样的亲事!”

    女子名声坏了,这话不是说说而已。

    一家主母,涉及三代。

    谁家娶了九公主,且不说一家名声跟着差了,就说以后九公主生养的孩子,每逢议婚,也都要被别人挑三拣四,找不到好人家。

    一连串的事情下去,这一族岂不是毁了?

    别人不会去追究九公主是不是被陷害的,只会抓着那污点使劲踩。

    九公主最好的下场,其实是进入庙堂,终身成尼。

    陆墨研究历史,又岂会不知道封建时代女子的悲剧。

    可九公主没等到落发成尼,就被李白荷暗示慕容冲提议成和亲公主。

    李白荷眼不见为净,让九公主走得越远越好,可实际上,却是将九公主推入地狱。

    这也是为何她看不上李白荷的原因,手段太毒太卑劣。

    “舆论而已,百姓从众,讲的人多了也变成了真,抹黑容易,想要洗白同样简单,”陆墨勾起嘴角,“况且,百姓口中,孙儿名声亦是不堪,文不成,武不会,只怕还配不上九公主。”

    “胡说!墨儿怎么会配不上!”老太君立马反驳,随后就是心虚。

    要知道九公主在被抹黑之前,那也是贵女典范,自容貌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陆墨要娶到九公主还真不太可能。

    这么想来,娶九公主也不错。至少家里孩子教养无需担心。

    老太君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

    “孙儿的婚事就辛苦祖母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