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快穿之甩不掉的男神 72.这个侍卫太害羞(6)

时间:2018-05-17作者:清风不换

    绿玉受不了云苏的眼神攻击, 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公主, 求您别这么看着奴婢。”

    云苏闷哼一声,转头侧开眼。

    她知道现在面子上得给刘家做足, 到时候就会衬托得刘家对她做的事情越加不可饶恕,摆脱刘家就更加彻底。可本就是嚣张惯了的性子,前期让她隐忍些,未免也太难做了。

    云苏抚上肚子,手轻轻的打转,“孩子呀,娘亲怀着你可是受了不少苦, 若是你敢与娘亲离心, 休怪娘亲打你。”

    云苏是好不容易熬到了刘老夫人大寿之日。

    这一日,刘子峰早早的在她寝宫外等着,就怕她会耍他一顿, 答应好去,结果不去。

    绿玉站在一旁劝刘子峰也劝了,说也说了, 让他先去忙自个儿的事情,公主自怀孕以来便异常嗜睡,每日定然要睡到自然醒,可是刘子峰就是劝不住。

    直到庄衍带着人, 以及一顶银顶黄盖红帏轿撵轿撵过来。

    庄衍面色不善的看了一眼刘子峰, 然后如同他一般, 守在云苏寝宫门前,绿玉看着凡是公主的事情,事事都要插一脚的庄衍,无奈的抚额。

    今日这轿撵之事本来不是庄统领的事情,可是庄统领还是一手包办了,甚至是一副要送公主前往李家的模样。

    三个月以来,和庄统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知晓他是个说一不二,除了公主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他想法的人,绿玉便转身进了寝殿,管他的呢,反正公主的安危不用担心了。

    云苏在一群人的伺候下不紧不慢的洗漱用膳,即便是知道刘子峰在外等候着她一同前去李府,仍旧是该做什么便做什么。

    她出门之后,见到庄衍也在,侧头看了一眼绿玉,眼神询问着为何绿玉没有同她将这件事情,绿玉垂下头,小声的道:“奴婢说了。”是您听见刘子峰这几个字就自动忽略以下的所有事情。

    云苏点了点头,冲着庄衍问道:“庄统领可用了早膳?”

    “多谢公主关心,微臣已经用了。”庄衍心机深沉,将云苏随口问的一句话,当做是云苏在关心他,还特意在刘子峰面前说出来,尤其是云苏在只问了他是否用早膳的情况下。

    云苏只问了庄衍这件事情很好理解,凡事李子峰和其他人在场,云苏总是会故意忽略刘子峰,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偏生庄衍却像是天上掉馅饼一样。

    刘子峰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强忍着胸腔里即将喷发出来的怒火,道:“公主殿下,时辰不早了。”

    “也是,咱们走吧。”

    云苏的轿撵走后,前院仍在小声议论。

    有一青衫男子远远的望着抬轿的人,嘟囔道:“今日好歹是老夫人寿诞,可公主殿下连轿都不下,直接坐着轿撵进去,这不是在打李家和李老夫人的脸?”

    两撇小胡须男人上下打量的刚才青衫男子一眼,看起来衣裳普通,可重在干净整洁,他收回视线,“刚来京城不久?”

    “是是。”青衫男子连连点头,笑道;“刚来京城不久,这不什么都还不了解嘛。”

    刚来京城不久还能够来参加李家老夫人的寿辰,两撇小胡须男人以为青衫男子是李家的远房亲戚,再说谁家还没有几个穷酸亲戚,于是耐心的向青衫男子解释。

    “如今能够让长公主下跪的人皆不在世了,就是皇上长公主都不必下跪,她下不下轿不重要。”

    “原来如此,多谢仁兄告知。”青衫男子冲着两撇小胡须的男人拱了拱手。

    被人恭维使得两撇小胡须男人心情甚好,又与青衫男子多说了几句,“兄弟我再告诉你一点东西,这京城中有三大人物惹不得。”

    “哦,是吗?”青衫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不过很快被他掩饰下去,并未让人察觉。

    “京中排第三的是恭亲王老来女荣云郡主,为人嚣张跋扈,之前还曾当街纵马伤人……”

    两撇小胡须男人四处瞄了一眼,发现他们两人的对话并未引起注意,这才开始滔滔不绝的讲,“长公主只不过在京城当中排第二……排第一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现在京城的人,可谓是横空出世,人家靠的不是家世,但凭皇上的信任……”

    银顶黄盖红帏轿撵停在萱草堂前,一旁的绿玉掀开平纹月牙色缠银丝线锦布帘子。

    站在外面迎接的众人只见一只玉纤纤葱根般的手伸出来,还想再继续看时,众人皆是跪下行礼。

    “臣妇/臣女拜见长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今日京中权贵来了不少,众人都想蹭蹭福气。

    云苏抬头看向正前方,只见一个两鬓发白,精神甚好,头上带着一条藏青色托金线抹额的老妇人,杵着紫檀木拐杖,跪在人群最前头。

    李老夫人看着估摸着不过六十出头岁的样子,其实今天是她实打实的七十岁大寿。

    “老夫人快快请起,众人也请起。”云苏托着五个月的大肚子,亲自弯腰扶起李老夫人。

    或许是云苏没有忧心的事情,再加上吃的比较好,肚子比一般怀孕五个月的孕妇大,太医说一切正常云苏便也没有担忧,只是每日多在院子里走几步。

    她弯腰的动作,看得在场的人俱是一阵心惊肉跳,生怕她因此出事情。

    李老夫人完全沉浸在给她极大脸面的得意当中,对云苏的挺着肚子弯腰扶她没有多大感觉。

    紫玉原本打算上前搀扶云苏,被红玉的眼神拦住,这会子见李老夫人得意忘形的表情,心中更是不满,却也只能强忍着。

    红玉心中所感何尝不是和紫玉一样,李家也算世代在朝为官,更是大秦出了名的清贵之家,要她看这李家是清不清,贵不贵,索性公主对李家已经没有什么感情,搬出李府回到公主府住了,不然这趟浑水可难得淌。

    李老夫人身旁的丫鬟玉书,见老夫人迟迟不领着一群夫人小姐进堂屋,出言提醒,“老夫人,公主还挺着肚子呢,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是是是,公主殿下请进。”李老夫人这才回神,忙不迭请云苏进去。

    云苏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从李老夫人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走在众人的最前方,由绿玉扶着她右手,紫玉与红玉落在她身后,将一群人与云苏很好的隔开。

    人多的地方就是得处处小心,免得到时候有人浑水摸鱼,乘机耍小心思推一下前面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最后推倒云苏,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在场的人,再没有人比云苏更加尊贵,是以云苏随着刘老夫人坐在上首,其他人按照顺序坐好。

    云苏环顾一周,将视线落在刘老夫人右手边的第二位端坐着的少女。

    穿着伽罗色对襟羽纱,鹅黄色浅纹牡丹交织绫裙,绾着双环灵蛇髻,簪一支八宝珊瑚钗,衬得面若芙蓉,面容妍丽无比,一双杏眼灵动狡黠,眼中偶尔会流露出些许不快,也能被她的狡黠掩盖过去。

    云苏白玉的食指点了点那位一直都斜着眼看她的少女,出声问道:“这位是?”

    李老夫人顺着云苏指的方向望去,满脸沟壑的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回禀公主殿下,这位是荣云郡主。”

    “哦?”云苏挑眉,上下审视秦卿一眼,才道:“这是恭亲王家最小的那位郡主?”

    即便是被云苏点了名,秦卿仍旧坐在位置上不动,脸上绽放出一丝恰到好处,又不惹人厌烦的笑意,“回公主殿下的话,正是。”

    “看起来皇家的规矩,这位郡主学的并不算透彻。”同样姓秦,同为皇家人,秦云苏和秦卿真的是未曾相处过,如今质问斥责起来也是毫无压力。

    “刘老夫人本宫暂且唤一声祖母,本宫在问话之时刘老夫人可以不起来答话。可是,荣云郡主凭什么在本宫问话之时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云苏一番质问,令在场的众人均是愣怔一下,没有想到长公主竟然会在刘老夫人大寿之上当场发作,况且指责的人还是最近与李府来往密切之人。

    正在云苏向秦卿发难之时,众多女眷在场的地方突然出现一男子粗犷的声音:“不知发生何事,这般热闹?”

    “爹爹~”秦卿连忙起身跑向门外,挽着男子的手臂,撒娇道:“不怪长公主殿下,都是女儿不懂得规矩。”

    原来进来的男子便是荣云郡主的父亲恭亲王。

    恭亲王闻言,便是一声爽朗大笑,“臣参加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云苏扶着肚子侧开身子,只受了恭亲王半礼便扶起恭亲王,接着挺着肚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回了恭亲王一礼,边道:“恭亲王多了礼,您是云苏长辈,按道理云苏也该称您一声叔,您不必向云苏行大礼。”

    先帝是他这些兄弟当中活的最久的一人,云苏与秦元帝亲叔叔伯伯都没有了,只有几个堂兄弟在,可那也不是长辈。

    是以云苏与秦元帝的长辈往皇祖父那一辈算,恭亲王的父亲顺亲王是皇祖父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恭亲王也就是云苏堂叔。

    至于说恭亲王尊贵,这份尊贵也是靠着顺亲王挣来的。

    恭亲王似是没有料到云苏会放低姿态向他行礼,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恰巧这一幕被进来的庄衍瞧见,庄衍周身的气势顿时变得冰冷,眼神凌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