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快穿之甩不掉的男神 71.这个侍卫太害羞(5)

时间:2018-05-17作者:清风不换

    紫玉在门口外叹了口气, 不过就是出去一趟,这差事怎么就偏生轮到她身上来了。

    进去之后, 紫玉觑了云苏一眼,福了福身子, 道:“禀公主殿下,驸马爷在外求见。”

    云苏听见紫玉说刘子峰在外面求见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倒是庄衍脸色一紧。

    趁着殿中所有人的注意力,皆在刘子峰身上,庄衍垂眸看了云苏一眼,怕被发现,不过一瞬间, 便收回视线, 随后便听见如同清泉石上的嗓音响起。

    “本宫身子不舒服,不想见任何人。”

    紫玉为难的扯了扯嘴角,迅疾的说道:“这一次驸马爷特意带了太医过来。”

    长公主只说了一次身子不舒服不便见客, 往后每每驸马爷来求见公主,守在公主府的御林军均是答道‘公主身子不舒服不便见客。’连让门房禀告都不需要。

    她为此还问了一位御林军大哥,那大哥说是庄统领受公主之命特意吩咐, 她便觉得真是公主不想见驸马下的令,如今听见公主仍旧用这个借口,紫玉更加是对此深信不疑。

    云苏一愣,冷笑一声, 道:“哟, 这么有诚意啊。”

    白如葱根的指尖拈起一颗红润润的樱桃, 放入口中轻轻一咬,口中瞬间被樱桃的香甜滋味覆盖,拿起红玉递过来的白色丝绸帕子,细细擦拭一番指尖,慵懒而又随意。

    “你让人将其带进来,本宫看看哪个太医竟然敢抢周太医的饭碗。”

    “是。”

    在听见公主冷笑声时,紫玉便知道有人要倒霉,不敢耽搁,匆匆走了出去。

    在一旁的绿玉听公主的话,心中咚的跳了一下,为驸马与太医默哀三秒钟,也怪那太医看不清情势。

    公主与驸马不和的事情,虽然不至于闹得整个京城妇孺皆知,但是驸马私自动用公主府其中印有宫廷制造的用品,却是闹到了皇上跟前,那太医竟然还敢与驸马为伍,也怨不得公主拿他开刀。

    云苏蹙眉,心中憋着一口气,不出不行,她红唇轻启,缓缓道:“红玉,你找人进宫找一趟周太医,将此事同他说说,看看是不是要本宫换太医。”

    红玉偷笑一声,领命出去,恰巧撞见刘子峰带着太医进来,她屈膝行礼,乘机偷看了一眼刘子峰身后的太医,思起公主让她做的事情,只觉得这个唇红齿白的太医可惜了。

    “微臣参见公主殿下。”

    刘子峰见到云苏,干脆利索的下跪行礼,让后面跟着的太医都愣了愣。

    太医反应过来后,连忙跟着刘子峰跪下,高声喊道:“臣参见公主殿下。”

    或许刘子峰自己都未察觉,他此刻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如今有外人在场,你总不会罚我下跪一个时辰了吧?”

    小人得志的模样,算是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

    “起吧。”

    云苏确实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落刘子峰的面子,这不是因为为刘子峰着想,只是单纯的为了避免传出她凶暴强悍,横蛮骄矜的话。

    这么想着,云苏嘴角噙着的笑意更加深了,“听闻驸马带了太医过来替本宫看诊?”

    被云苏点名的太医害怕得眼皮子一抖,不过在刘子峰颔首答是的时候,他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前。

    云苏定眼一看,这个太医看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眉清目秀,仪表堂堂,只是模样面生的很。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见云苏问到自己,年轻太医连忙行礼,“回公主的话,臣姓温,名平。刚进太医院不过一月。”

    “也难怪。”云苏低语一声,也不说难怪如何。

    蠢货进不了太医署,陈进阳稍稍思索一番,便猜到自己这是被驸马坑害了,免不得在心中对刘子峰心生怨念。

    “不是说替本宫把脉吗?还不赶快。”云苏是彻底忘记旁边还有刘子峰,只顾着和温平说话。

    温平也因为第一次给贵人看病,心里颇为紧张,顾及不到刘子峰,不过估计温平能够顾及刘子峰,也会选择性忘记。

    “是。”温平连忙转身,从身后抱着个药箱的太监手中接过药箱,从里头拿出迎枕,云苏将手腕靠在迎枕上。

    温平刚从药箱想拿出帕子,想替云苏铺上,便见一穿着深绿色绣幽兰襦裙的丫鬟,拿出块绣青竹白底帕子盖在长公主手腕处。

    他下意识的拿起自己手中的纯白色帕子,擦了擦额角的汗,眼睛一瞟,便见那深绿色绣幽兰襦裙丫鬟旁边静静的放着一个迎枕。

    他这时才想起,贵人们自己都备有迎枕、帕子,他们药箱里放着的是以备不时之需。

    温平此刻恨不得飞离此处,如同他师傅所言,他医术尚可,可是在宫中行事还得历练。

    一开始,庄衍一直站在角落处当一个隐形人,但是自从刘子峰进来之后,他便站在了云苏的身后,一双狭长的眼睛带着锐利的锋芒盯着刘子峰。

    只是不知刘子峰心中装着什么事情,进来到现在竟然都没有发现庄衍,这种感觉就想你将他视为敌人,但是人家压根不在意你,因为人家目前的地位不存在‘敌人’这词,让庄衍微微有些泄气。

    温平蹙眉凝神,把了好一阵脉,又问了绿玉一些公主平常的事情,发觉公主并未大碍。

    只是公主府的人皆说公主身子不好,驸马还因此被拒之门外,这是没有病也得说有病,温平不算太蠢,收回把脉的手,一本正经的道:“公主最近郁结于胸,胎儿跟着受了些影响,微臣开几副药,公主按时服下便可。”

    他开的也是些温和的安胎药,吃下两三幅也并无大碍,若是公主有其他太医照料,那便更加好了,他用不着再来公主府,留在皇宫里面都比来这里好。

    “那好,绿玉,你带着温太医下去开药。”

    绿玉与温平退下,房中只剩下云苏、庄衍、刘子峰、红玉与紫玉几人。

    刘子峰知晓,房中的人不能再少,便开口道:“微臣祖母七月大寿,还望公主亲自到场。”态度恭敬中似乎还带了些卑微,全是因为秦元帝赏他的那三十打板子,让他明白秦云苏对在秦元帝心中的地位。

    庄衍想要出声提醒云苏,据他所知,刘家老夫人寿辰在七月末,那个时候京城中能够避暑的人家都前往避暑了,她若是应承下来,得熬个把月的热才能前往避暑山庄避暑。

    还未等庄衍的话说出口,云苏便已经开口道:“这是自然,好歹我与你也是夫妻一场,这点颜面还是会给你留的。”

    庄衍在一旁听着云苏说,她与刘子峰夫妻一场,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他哪里有资格决定云苏说什么,只能将心思闷在心底。

    解决掉最重要事情的刘子峰这时候注意到一直站在云苏身后的庄衍,一双剑眉狠狠的皱起,“还不知道公主身边的这位是谁?”

    云苏斜睨了刘子峰一眼,凤眸里威压犹在,她答应去给刘老夫人贺寿,可不是代表着她有想法和刘子峰继续下去,刘子峰可别指望她向他介绍。

    庄衍却是不懂云苏的含义,还以为是云苏看不上他侍卫的身份,不配她向其他人介绍他,可是庄衍这人向来是输人不输阵,更何况还是在云苏面前,他用平静的声音道:“庄衍。”

    “原来是庄统领,久仰久仰。”刘子峰挑了挑眉,语气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同样都是男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比对方弱。

    “以往只听人提起过驸马爷,没有想到今日有幸能够见驸马爷。”

    云苏挥了挥手让刘子峰回去,并不耐烦听两人之间的话,总觉得他们说话哪里怪怪的。

    庄衍俊美的脸上露出三分笑意,原本应该是红玉送刘子峰出去,却被庄衍抢了先。

    他此刻怕是忘了,若不是他是秦元帝派过来守着云苏的人,只怕云苏也会一同将他赶了出去。

    *

    随着肚子一天天大气来,天气也逐渐炎热,云苏便后悔,自己答应刘子峰要给他祖母,亲自拜寿的决定。

    云苏摸了摸自己五个月大的肚子,手中渗细细的汗,现在七月份,天气炎热的很。

    她本来就是怕热的体质,挺着个大肚子,比之前更加怕热。孕期照顾她的嬷嬷不准她殿内放太多冰,更加别说吃冰的东西。

    “好热啊!”云苏瘪了瘪嘴,烦躁的拍了拍桌子,之后又可怜兮兮的望着绿玉,“我好想去避暑山庄。”

    绿玉加大了点给云苏扇风的力度,低声耐心的劝慰着云苏,“主子您就在忍耐几天,眼看着刘老夫人七十大寿快到了,过完寿之后咱们再去避暑山庄也行。”

    云苏满是哀怨的瞅了一眼绿玉,瞪圆凤眼里的光亮忽闪忽闪,鼻尖耸了耸,没有直说自己委屈,可是这副模样让人看了便觉得让她受了万般苦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