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快穿之甩不掉的男神 67.这个侍卫太害羞(1)

时间:2018-05-17作者:清风不换

    云苏一睁开眼睛, 便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任务世界,闭了闭眼睛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这才看向四周。

    她身下是一架四面镂空隔扇贴了螺钿描金人物的黑漆拔步床上, 床顶挂着紫纱,锦带系金钩, 身上盖着的是绣紫金花锦被,贵气逼人。

    很明显这具身子的主人非富即贵,前一世是只小狐狸,接触过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今生换了一个尊贵的身份,对于从未受过约束的她来说,还是有些挑战。

    尤其是从前看过的宫斗剧, 所有人均是话里有话, 每一个动作皆是蕴含深意,或许一个无心的话能够让人曲解出七八个意思。

    在不知道任何情况下,云苏不敢闹出大声响, 只能这么躺着,重新闭上眼睛开始接收记忆。

    原主叫做秦云苏,大秦长公主。

    现今, 在秦国皇帝没有皇后的情况下,她是第二尊贵的人。

    作为先帝的第一个孩子,从一出生便倍受先帝宠爱,所有皇子公主均是不及她, 秦云苏和如今的皇帝秦元帝乃一母同胞的姐弟。

    秦元帝刚一出生, 先皇后便离世, 当时秦云苏六岁,秦云苏似姐似母的照顾自己的弟弟。

    作为弟弟的秦元帝极其尊重敬爱这位自幼护着他的姐姐,准许大公主无论何时见他不必跪拜。

    秦元帝登基为帝之后,时常招长公主入宫陪伴,凡是贡品中最好的东西,第一时间便送往大公主府,秦云苏的恩宠无愧于大秦第一。

    身为长公主,日子应该是大秦中过的最好的一人,就算是作为皇帝还有朝堂后宫需要平衡。

    或许就是秦云苏日子过的太舒坦,连带着老天都看不过去,是以她之前有多幸运,之后就有多悲惨。

    前往寺庙上香,经历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

    救她的那人生得面如冠玉,粉面桃花,丰神俊朗。

    一番调查之后,才知他翰林学士,官位不高但是胜在清贵,了解之后更是觉得那人吐属如流,风姿详雅。

    一来二往之下,高傲尊贵、目下无尘的长公主殿下春心萌动,问了那人的心意,秦云苏当机立断求了自家弟弟赐婚。

    甚至那人提出他不愿住进长公主府,秦云苏也同意了,向上请旨她和驸马均不住驸马府,要住进驸马家里去,给足了那人体面与尊荣。

    成亲之后,确实两人确实是你侬我侬,恩爱缠绵过了一段日子。

    可是秦云苏一身下来就倍受宠爱,事事被人让着哄着,身居高位,高高在上习惯,住进那人的家里之后,发现自己上有七十岁的老祖宗压制,下有五六岁的小姑子小叔子闹腾着,还有一个婆婆需要伺候,甚至之后发现自家丈夫身边还有通房丫鬟。

    长公主说一不二,眼里更是揉不得沙子。

    当下便进了宫,向自家皇帝弟弟好生一番诉苦。

    说到激动之时,秦云苏当场昏倒,竟然发现自己怀有两月有余的身孕。

    秦云苏二十三岁才嫁人,二十四岁的有的孩子,在古代是高龄产妇。

    为了孩子只能将苦果往肚子里咽,没有孩子的父亲,哪怕她是长公主,别人不敢当着她的面说,背地里也一定会说这孩子。

    更何况那人跪在长春殿外苦苦哀求她,让她出宫跟他回去,在宫中将情深似海表现得淋漓尽致。

    秦元帝知晓秦云苏的委屈,替她训责了那人,可是为了顾全秦云苏长公主的面子再加上那人的家中不能随便动,又不能做的太过分。

    那人忍下皇帝所有训斥,回去之后好上了几个月,又趁着秦云苏在长公主做月子的时候,偷偷摸摸纳了好几个小妾。

    秦云苏知晓这一切之后,什么都没有管,聪明如她,伤心愤怒之后,已经通晓其中的厉害关系,这人她动不了。

    她嫁他,不仅仅是看中了他这个人,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家清贵,不沾名利。无需担忧他有野心想放手干一番大事业,而做了驸马之后会限制他的前程。

    可也是这份清贵害了她,他们没有权利,只有一个好名声,无论是朝堂还算在百姓之间,即便是皇帝要对这种清贵之家动手,也需要想清楚理由,不能贸然行事。

    之后秦云苏想对那人动手,结果那人又与恭亲王家的荣云郡主勾搭在一起,搭上了恭亲王一脉。

    恭亲王已经颐养天年是如今皇族最最尊贵的一支,而荣云郡主是恭亲王老来女,这样的身份居然甘愿为妾。

    如果不是现在坐在上面位置的是秦云苏的亲生弟弟,而且两人感情深厚,只怕恭亲王能够让他女儿,同秦云苏一起做个平妻。

    秦云苏为此郁结于胸,她恨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可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为了孩子委曲求全,对这个孩子抱有太大的希望,可是结果往往事与愿违,她逼孩子逼得太紧给了孩子太多压力,以至于就连孩子也与她离心。

    孩子不亲近自小对他不管不问他的父亲,也不见得多亲近整日让他学这学那,逼迫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的母亲。

    云苏暗自叹了一口气,从嫁人之后,秦云苏的日子便没有再好过,那个可以肆意张扬的大秦长公主在嫁人之后消失不见,做事情束手束脚。

    秦云苏想要找回的是自己的姻缘,云苏挑了挑眉,注意到了其中的措词,谈到的是姻缘,而不是婚约,也就是说秦云苏心中所愿是想摆脱那人。

    她来的时间有些晚,如今已经是秦云苏想来请求和离,却被查出怀有身孕的时候,若是早点到来,她可以避免和那人有纠缠,寻找自己美好人生。

    云苏躺在床上已经过去太久,在躺下去脑袋都得疼了,支起身子。

    还未等她出声,外间有一个穿着浅粉色宫装,梳着垂挂髻的宫女掀帘进来,轻声细语的问道,“公主,您醒啦?要不要奴婢伺候您起来?”

    “嗯。”云苏随便应了声。

    紫纱被撩开挂在金钩上,露出里面坐躺着的美人。

    一双弯弯柳眉蹙起,眉目间隐然含有怒气与些许愁绪,微微发白的脸色,更显娇弱,外罩的浅黄色大罩衫下露出一截白藕似的手臂,手上乳白色的手镯竟是比不上她手腕的白皙通透,绿玉脸色微红,她作为一个女人竟然会被公主迷惑。

    见绿玉愣神片刻,云苏并未怪罪,盈盈秋波的眼睛掠过绿玉,冲着绿玉缓缓一笑,没了往日的严厉与压迫,娇媚动人。

    绿玉边伺候公主起来,边心中替公主不值,那个刘子峰竟然敢辜负公主,令公主伤心,绿玉越发的对驸马爷不满,“公主,要不要奴婢派人去请皇上过来。”

    “等我收拾妥当再请吧。”毕竟是姐弟,就算是亲的也该注意些,不求多讲究,至少得整洁端正。

    “宫中现在如何?”她昏倒的消息肯定在传太医的时候传遍宫中,此刻应该也已经传到了驸马家。

    “李大人带着驸马爷进宫,想接公主您回府,驸马爷听闻您昏倒的事情,在乾清宫焦急不安,可是他又进不了后宫,正在请求皇上希望可以见您一面。”

    听了绿玉的话,云苏面色如常,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恐怕是李家收到消息她在宫中昏倒,怕她被皇上厌弃,想进宫打探打探消息,又来向皇上与她,表明一下他们李家的立场。

    从绿玉派人告知秦元帝长公主醒来,到秦元帝过来,不过用了一刻钟的时间。

    来人长相与她有五分相似,身着一身金黄色龙袍,英俊高挺,威武不凡,屋内的人皆是下跪,“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元帝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浅笑,目不斜视的快速走到八白玉罗汉榻上边,按住准备起身行礼的云苏。

    “皇姐,你醒了。”

    说完之后,不等云苏开口回答,坐到罗汉榻的另一边,兀自拉着云苏的手,仔细端详她的神态,发现她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稍稍放下心来。

    云苏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秦元帝,是因她注意到秦元帝身后站着的男子。

    样貌清正端方,俊美无俦。

    气质傲干奇节,风骨凛然。

    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均是万里难求,见过一次定然不会忘记。

    这人她不仅从未见过,而且还让秦元帝带往后宫,让云苏不得不警惕几分。

    又思及秦元帝做事情有分寸把握,云苏并未当着长春宫的人面前开口,将视线收回,微微颔首,“没有什么大碍,皇上不必担心。”

    站在秦元帝身后穿着黑袍金麒麟的侍卫,恍然间察觉到一股探究的视线,抬头一看,竟是心中一颤,连忙低下头,只是那张娇弱的脸庞却是一直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你们都下去。”秦元帝一挥衣袖,让长春宫的宫人全部退下,他有要事与皇姐讲。

    云苏知道秦元帝要说什么,并没有阻止秦元帝,只是见跟着秦元帝进来的男子并未跟着其他人一同离开,眼中带着询问的意味,侧头看了一眼秦元帝。

    秦元帝面色如常,坦然的道:“阿衍是朕的人,皇姐也可以相信他。”

    云苏听秦元帝的话觉得好笑,眯了眯眼睛,道:“宫中上上下下哪个人不是你的人?”

    语毕之后,云苏凝眉,自己刚才那番话似是说错了,她瞪大了凤眼,明眸里闪过不可置信,“皇弟……你、你们……”

    “皇姐!”秦元帝无奈的抚额,皇姐从小脑子里就是不是冒出一些常人无所理解的话,制止了云苏说出惊天动地的话,低沉暗哑的嗓音中带着些许威压,“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有没有,别生气。”云苏笑着给秦元帝顺毛,顺便转移了话题,“皇弟说说有何找我?”

    “皇姐……”

    一直行事果断的秦元帝有一瞬间的吞吐,瞅了眼云苏自见到他之后一直带着笑意的脸庞,终是说道:“你怀有身孕二月有余。”

    皇姐来找他要求和离,不是不可以,既然皇姐不喜欢了换一个人也未尝不可,父皇在世给予她的尊荣与宠爱,他会继续延续下去。

    可是现在在皇姐想要放弃的关头,突然告诉她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依着皇姐的性子如何做选择还说不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