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快穿之甩不掉的男神 13.病人她战斗力爆表(13)

时间:2018-05-17作者:清风不换

    傅诸这几日早出晚归,一直不曾见云苏,不是他怕外公又给他和云苏搭红线,是最近他在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经过云苏房门时发现里面的灯未关,以为她还没有睡敲了敲门,里面的人迟迟不答声傅诸蹙起眉心,怕云苏发生意外便推门而入。

    映入眼敛的是一个娇小的躯体趴在一直亮着屏的电脑桌前,他轻声叹一口气,还好他进来看了一眼,不然这样坐着睡在电脑前一夜不生病才怪。

    他见云苏没有醒来的迹象将她小心翼翼的抱起,动作轻柔的不像话,像是怀里抱着稀世珍宝一样。

    傅诸将云苏放在床上弯腰替她拖鞋,云苏感觉到背后一片柔软蹭了蹭,脚一动还不小心踢在傅诸黑色的西装上,傅诸以为她会醒过来连忙起来,谁知她只是换了个动作又重新睡了过去。

    他无奈的摇头,弯下腰认命的替云苏拖鞋子,又替她将被子盖妥,保证她夜里不会着凉。

    准备起身离开时眼睛的视线却落在他给云苏买的新电脑上,整个人像定住了般一动也不动。

    傅诸知道未经过他人的允许,动他人的东西是不道德的行为,更何况还是文字一类的东西,可是他真的想看……

    发光的屏幕对傅诸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傅诸的足尖微微向电脑桌移动了一下。

    最终傅诸还是没有经过诱惑,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在原本云苏坐着的椅子前,伸出如玉的手慢慢滑动鼠标。

    一点点往下看,看的无比仔细,直到将云苏写下的东西看完为止,傅诸才将手从鼠标上移开,他摊开掌心,发现手掌里满是薄汗,他胡乱的在自己昂贵的西装裤上擦了一把。

    在之前,他便将云苏未进医院前,写的发在网络上的故事全都看了个便。对比他刚才看到的云苏写下的故事,这些说成灵气全无也不为过。

    傅诸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细细去看可以看见他眼底的青黑,不过傅诸此刻心底并没有觉得自己疲惫,他现在想的是他之前做的还远远不够。

    若是云苏将现在的东西发到网上,被人知道她便是之前的‘苏苏云糕’,肯定要被人嘲笑。甚至于网上那群人还会说她只会抄,现在被扒出来之后不敢再抄袭,写出来的东西便不能入眼。

    网络暴力的可怕远非常人能够想象,如果可以他不想云苏经历。傅诸皱着眉头起身,对于后面的事情他还得还好计划一番才能实行。

    云苏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脱了鞋子躺在床上,身上还盖了被子,立马掀开被子看了一把,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衣服还在身上。”

    等到她庆幸完之后才想起她该起床,她看了一下床边的闹钟已经八点钟,她连忙起来换衣服。

    等到她下楼之后,便看见傅诸坐在餐桌前,或许是因为今天周末不用上班,傅诸便还在吃早餐。

    她不由得出声问道:“爷爷呢?”

    傅诸抬头看了一眼云苏,让她清晰的看清他眼底的无奈与无辜,云苏便知道,肯定是老头子又折腾出什么事情来。

    “老爷子出去串门子去了,走之前下了命令,让我们俩出去给他买德祥舍的糕点回来,他今天下午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看到。”

    昨天晚上他进云苏房间的时候已经很晚,可谁知道还是被晚上起来倒水喝的老爷子恰好看见。

    老爷子一口咬定他大晚上见人家,一定是想做什么不轨之事,加上他看了云苏写的故事有些心虚便被老爷子抓住把柄,硬是让他带着云苏去约会。

    傅诸觉得是老爷子要挟他,可是他怕是没有发现过至今为止不知多少人威胁过他,他一次也未曾妥协过,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强迫他,即便是至亲的亲人也不行。

    云苏坐在傅诸的面前,盛了一碗粥,“买糕点?你开车去应该很方便吧?”

    傅诸听了云苏的话,明白她是弄错老爷子的意思,开口解释道:“老爷子说的是我们俩一起去。”糕点不糕点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和云苏两人待在一起。

    云苏端着碗的手一顿,随后无所谓的道:“那就一起去呗,也不碍事情。”反正她写东西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还不如出去走走看看,或许到时候就有灵感了也说不定。

    “嗯。”傅诸点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意见。

    原本应该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是两人第一次出门便发生事故。

    “我过分?得寸进尺?”

    云苏气得整个人浑身发抖,在天界她从来就没有受过欺负,今天是她第一次被人堵着骂,况且这群人还是曾经的好朋友。

    傅诸微斜着身子,替云苏挡住那群人的视线,声线温柔的对她道,“是我不该带你出来,让你遇见这一群狼心狗肺的人,我打电话叫人把他们赶出去。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在我地盘上放肆。”最后一句话莫名的阴狠,

    云苏轻轻摇头,看着傅诸,眼底满是感激,“不用,我还有些话要对他们说。”

    “我只问你们,当初有谁愿意放过我?你们哪一个不是指着我鼻子骂我,口口声声指责我伤害陈云依,一个个看见我都恨不得我死,甚至见到我被把丢到精神病院,无动于衷。如果没有傅诸,你们口中衣冠禽兽道貌岸然的男人,我只怕是这辈子都不得出来,要老死在精神病院。在我绝望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我的好朋友们?”

    云苏一字一顿将话从口中说出,尤其在说‘好’字时,为了讽刺他们,咬字极重。

    两男两女被云苏说的话堵住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云苏却不打算放过他们。

    神仙都免不了喜欢看热闹,更何况人?她知道现在有人在拍他们的视频,她就是闹大,她一点也不介意对陈秦两家落井下石。

    “我对你们不好吗?”

    云苏眼神无辜又受伤的扫视了三人一眼,深吸一口气,“秦盛,你走投无路时,你母亲三十万的医药费是谁借给你的?宋倩雪,你说你喜欢我母亲留下来的项链,我有没有在你生日的时候送给你?周于旋,我们在同一个产房同一天出生。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我把你当成我亲弟弟对待,整整二十二年的感情,可是你却从来没有念过我半点好。”

    说到伤心之处,‘啪嗒’一声云苏的眼角滴下一滴滚烫的眼泪落在金色的地板上。

    她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小表情倔强又可怜,对着前面也是之前叫嚣的最凶的一个女人道:“至于你……抱歉,我还真不认识你。”

    原本感伤的气氛,被云苏最后一句话说的,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甚至在一旁看戏的人当中有几个人还不厚道的笑出来。

    云苏对那些人的笑声冲耳不闻,“是你们先抛弃我,就不要怪我事情做的绝,你们还有好意思要求我做事情,你们的脸呢?”

    几人被云苏一顿挤兑,几次想要开口反驳都被云苏抢了话去,云苏怎么可能给他们开口的机会,给他们开口又将脏水臭水往她身上喷?

    他们不开口云苏可就当做他们默认他们自己没有脸,“既然你们都觉得没有脸,那日后再遇见我,千万莫要说出‘看在你们面子上’这种话。”

    傅诸也在这一次口水战中见识到云苏的战斗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