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四百四十三章 求人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韩朝阳赶到王建平和丘根茂所在的快捷酒店,刚敲开门走进房间,王建平就带上房门不无沮丧地说:“朝阳,被你猜中了,万小霞果然很狡猾,老家的同志正在银行查询,只查到她在几台自动取款机上的取款记录,没查到转账记录。”

    “王队,二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您说她会不会存在另一张卡上?”

    “老家的同志明天一上班就去市内的几个银行查,看有没有她在其它银行的开户记录,不过我不抱太大希望,因为他们以前贩毒时都是现金交易。”

    “这条走不通,看来只能采用我师傅的办法?”

    “你师傅,朝阳,你是说顾警长吗?”

    “嗯,他刚问过我有没有进展。”

    他的师傅也是石局的师傅,王建平楞了楞,急忙问:“你师傅是怎么说的?”

    韩朝阳介绍了一下顾爷爷的提议,随即紧咬着牙说:“万小霞与魏姐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从凌斌提供的情况上看魏姐很可能住在燕阳,也就是说万小霞很可能躲在燕阳,想让她知道凌斌带着馨馨来了,那就不怕动静大。在网上发帖,去报社等寻人启事,去电视台参加节目,把寻人启事发到微信朋友圈,总之,只要我们能想到能做到的全去做!”

    “你师傅说得对,就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可以试试!”王建平点点头,掏出手机当着韩朝阳面向远在抚江的支队领导请示。

    丘根茂听到清清楚楚,暗想“燕阳最帅警察”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运气好有个牛逼的师傅。

    韩朝阳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等王建平请示完,又商量了一会儿,匆匆下楼驱车再次赶到朝阳国际青年旅社。 一流小站首发

    黄妈是真喜欢孩子,正在哄刚睡醒的馨馨吃蛋糕。

    凌斌跟几个年轻的旅客一起坐在长椅上,一会儿抬头看看正在弹奏钢琴的谢玲玲,一会儿回头看看馨馨,一会儿又低头看看手机。

    “朝阳,下班了?”见女婿走到吧台,黄妈抱着馨馨下意识问。

    “今天不忙,下班早。”韩朝阳摸摸小丫头的头,微笑着问:“馨馨,喜不喜欢这儿?”

    “喜欢!”小丫头舔舔粘满奶油的小手,探头看着角落里演奏的谢玲玲,挣扎着说:“黄奶奶,黄奶奶,再让我弹一次嘛!”

    “现在不行,明天再弹。”

    正哄着,凌斌起身走了过来。

    当着孩子们,他想问又不好问。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韩朝阳回头笑道:“馨馨,叔叔跟你爸爸一起出去抽根烟,你跟黄奶奶一起玩,要听警察叔叔的话。”

    “我妈说吸烟有害健康。”

    才这么大点人,居然管事!

    韩朝阳觉得很好笑又很讽刺,暗想你妈知道吸烟有害健康,难道就不知道吸毒比吸烟更可怕,不过这些话显然不能跟孩子说,微微笑了笑,转身走出大厅。

    凌斌很默契地跟了出来,一走进院子就急切地问:“韩警官,有没有消息?”

    “我查了一下外来人口记录,暂时没查到。”韩朝阳走到灯箱下,回头看着大厅,反问道:“凌先生,你原来是怎么打算的?”

    “燕阳这么大,只能碰运气。”凌斌点上支烟,凝重地说:“我准备多印点寻人启事,汽车站、火车站、公交站牌、大商场、大超市,只要人多的地方就贴上几张。不过上午转了一圈,发现想的太简单了,抚江在创建卫生城市,燕阳也是,不是我想贴就能贴的,就算偷偷贴上也很快会被撕掉。”

    有这个想法就行!

    韩朝阳等的就是这句话,趁热打铁地说:“不是不能贴,是不能乱贴。车站里有专门贴寻人启事和寻物启事的地方,商场里应该也有,小区一样有公告栏,我看可以试试。”

    “我手机里有电子档,我现在就去找打字复印店!”

    “别急,现在人跟以前不一样,走过路过都懒得抬头看告示的,既然下定决心找,那不妨把网撒大点,比如把寻人启事发到网上,发到微信朋友圈里,请好心人帮着留意,帮着转发。现在人不怎么看报纸,但登报总比不登报好,还可以请出租车司机帮帮忙……”

    除此之外没更好的办法,凌斌紧攥着拳头说:“行,我听您的!”

    韩朝阳掏出手机,一边翻看电话簿一边道:“我正好认识一个电视台的记者,她们电视台有一档情感节目,就是帮现场直播帮人家调解情感纠纷的,收视率挺高,我先打电话问问,看能不能上这个节目。”

    “太好了,韩警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又来了,我是警察,这是我份内的事。”韩朝阳拍拍他胳膊,催促道:“馨馨有我岳母帮着带,没什么不放心的,我们分头行动,早点找到人,你们一家也好早点回家。”

    ……

    韩朝阳不是信口开河,说帮忙就帮忙,刚目送走去找打字复印店的凌斌,就回到旅社厨房拨通的有过一面之缘的市电视台记者钱娜娜的电话。

    在接受钱娜娜采访时,钱娜娜给过一张名片,他习惯性地把名片上的手机号码存了起来。钱娜娜当时发名片只是出于习惯,或者出于礼貌,并没有问他的手机号。

    韩朝阳后来又因为帮身患白血病的孩子筹集善款的事联系过一次钱娜娜,钱娜娜既没帮忙又没把他的手机号存下来,以至于接到电话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甚至早忘了有这么个最帅警察。

    “钱记者,我是燕东公安分局花园派出所的民警韩朝阳,您和我们分局政治处封干事来过我们警务室的。”

    “想起来,想起来,原来是韩警官。”钱娜娜终于想起有这么个人,甚至去采访燕东区举办的“八一歌会”时曾躲过他,不无尴尬地问:“韩警官,你可以大忙人,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准备做我线人,给我们台提供新闻线索。”

    “钱记者,做您的线人,有没有线人费?”

    “你们公安局都有,我们电视台能没有?”钱娜娜正在下班路上,担心他听不清楚,关上刚摇下一道缝隙的车窗,对着车载蓝牙的麦克风笑道:“只要被采纳,普通线索50,重大新闻线索200!”

    “我一个小民警,哪有什么重大新闻线索,而且我们不光要遵守保密纪律,也要遵守宣传纪律,未经分局同意不能乱说。”

    “我不说,你不说,你们局里怎么知道是你透露的?”

    “关键我现在没有您需要的新闻线索。”

    “现在没有将来有啊,你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这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而且有一个线索来源容易么,我才不会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

    “行,如果以后有这方面的线索,我会第一时间给您打电话,不过现在有件事想先请您帮个忙,我遇到一个群主求助,他真的很可怜……”

    韩朝阳将凌斌的遭遇简单介绍了一下,强调道:“他跟孩子妈妈又没结婚,他没有义务抚养孩子,但他并没有把孩子送到福利院,也没有把孩子扔给我们公安,而是决定当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爸爸,真是视如己出,真是重情重义,现在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钱娜娜感叹道:“确实不容易,这样的人确实不多。”

    “这事迹多感人,充满正能量!要不要宣传他的事迹,弘扬他这种精神放一边,我们至少不能坐视不理,我很想帮他,也想尽了办法,可我只是一个片儿警,想帮也帮不上。您不一样,您是大记者,只要您能伸出援手就能帮到他。”

    原来埋伏打在这儿!

    钱娜娜暗想接到你两个电话,全是求帮忙的,再想到各种求助电话每天都能接到,禁不住说:“韩警官,你也太瞧得起我了,你说你只是一个片儿警,我钱娜娜其实也只是一个跑现场的小记者,不是编导,更不是台长,就算我现在请摄像师一起去采访,拿到台里也播不了。”

    “钱记者,您误会了,我不是想让凌斌上新闻,是想请您帮帮忙,看能不能让他带着馨馨上你们台二套的那档情感节目,就是现场劝小两口别离婚,劝子女要孝敬老人的那个。”

    “这我更帮不上忙!韩警官,我们台跟你们公安局一样,有好多部门的,我在新闻部,平时跟他们都不怎么接触。”

    “您至少认识,至少能说上话。钱记者,求求您了,帮我问问,事成之后只要有新闻线索我保证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钱娜娜暗想已经拒绝过他一次,不能再拒绝第二次,不然以后遇上又要躲,而且得躲远远的,是否被撞上会多尴尬,只能勉为其难地说:“好吧,明天上班我帮你问问,到底能不能上我不敢打保票。”

    “有您这句话就行,我替凌斌谢谢您,替馨馨谢谢您。”

    “别谢了,我受不起。”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