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四百二十六章 第一书记(二)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回到理大教师宿舍已是深夜10点多,黄莹没睡,正在煮黄妈前几天亲手包的然后速冻的饺子。韩朝阳是吃过晚饭,但光顾着听师傅说话来了,见有东西吃,突然觉得有些饿。

    黄莹把刚煮好的先盛给他吃,打开冰箱又取出二十来个下到锅里。

    “有没有蒜?”

    “这么晚就别吃蒜了,有味儿!”黄莹回头看了一眼,笑问道:“老公,晚上是不是跟你们社区刚上任的第一书记聊天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韩朝阳起身拿起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接水。

    “欣宜告诉我的,”黄莹笑了笑,又好奇地问:“你们都聊什么了?”

    “社区的一些情况,主要是民情民意。他什么都想知道,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想知道这些不会自己去了解,问我算什么,我又不是社区干部。”

    “那你还跟他聊到这么晚。”

    “不管怎么说他聊的是工作,而且他初来乍到,不陪他聊会儿不好。”想到曹泽方问得那些问题,韩朝阳不解地说:“我就不明白了,朝阳社区虽然有几个贫困户,但总体条件还是很好的,又不是什么贫困村,真不知道上级派他这个第一书记来干什么的。”

    黄莹在街道办事处干那么久,对这方面远比他了解,不禁笑道:“第一书记是第一书记,驻村扶贫干部是扶贫干部,这是两码事。”

    “第一书记不是应该去扶贫吗?”韩朝阳疑惑地问。

    “不是。”

    “那是干什么的?”

    “第一书记更宏观,第一书记的使命是指导和带领村党支部或者社区居委会党支部搞好工作,扶贫只是所有工作的一部分。”

    黄莹往锅里添了一勺凉水,接着道:“选派覆盖的范围不只是贫困村,还有党组织软弱涣散、班子配备不齐、书记长期缺职、工作处于停滞状态;班子不团结、内耗严重、工作不能正常开展;组织制度形同虚设、不开展活动;村务财务公开和民主管理混乱、社会治安问题和信-访矛盾集中的村和社区。”

    韩朝阳反问道:“朝阳社区党组织涣散?”

    “涣散虽然算不上,但也好不了多少。”黄莹拿起盘子,一边捞饺子一边解释道:“现在的朝阳社区是原来的朝阳村、527厂、东明小区合并在一起的,527厂因为历史原因对地方没什么归属感,东明小区的业主来自四面八方,更是一盘散沙,老朝阳村的村民又因为征地拆迁全搬走了。三个地方的党员本来就不齐,又有三分之一的党员不在,党组织能不涣散?”

    韩朝阳反应过来,禁不住笑道:“想想也是,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连居委会委员的候选人都没能确定。”

    “如果苏姐没回市委,再有一年时间她肯定能把这三条绳捻成一股绳。苏姐回原单位了,靠张支书能把三根绳捻成一股绳吗?不是说他没能力,而是他不重视这些。” 一流小站首发

    “你怎么就知道张支书不重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全街道就三个社区和四个行政村,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也好,村支书、村委会主任也罢,基本上都是干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老面孔,谁是什么样的人,别说街道领导连我们这些办事员都很清楚。”

    黄莹端着饺子坐到他对面,往小碗里倒了一点醋,接着道:“张支书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他不注重基层组织建设之类的相对比较虚的东西,只看重实实在在的东西。以前的朝阳村又是盖房子出租,又是收卫生费的,他这个村支书就忙着搞这些。”

    “以前的朝阳村是挺有钱的。”

    “而且,合并之后的新社区确实存在信访矛盾集中的问题。”

    “怎么可能,我怎么不知道!”韩朝阳一脸不可思议。

    黄莹吃了一口饺子,紧盯着他说:“你不是不知道,你是没把老朝阳村的事当成朝阳社区的事,征地拆迁时矛盾多集中,有些村民觉得在评估上吃了亏,总觉得这是张支书、解主任他们搞得鬼,甚至认为有猫腻,认为张支书、解主任他们贪了多少钱。”

    韩朝阳明白过来,惊问道:“那些村民还在告张支书?”

    “现在有没有人告不知道,我调走前告他的人真不少,”黄莹放下筷子,轻叹道:“其实最难干的不是你们这些基层民警,而是他们这些村干部。征地拆迁上级多重视,工作组常驻村里,在评估这个问题上村干部根本说不上话,别说他们没贪,就算想贪也贪不到。”

    “谁都不容易,干什么都不容易。”韩朝阳笑了笑,若有所思地问:“曹泽方就是因为这些来的?”

    “应该是。”

    “不管他因为什么来的,反正我觉得他有点操之过急。一来就抓财权,张支书心里肯定不舒服。”

    让韩朝阳倍感意外的是,黄莹竟笑道:“如果我是他,我一样会这么做。”

    “为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得罪人!”

    “拜托,他是第一书记,上级就是安排他来当‘班长’的。”

    在体制内干怎么能连这都看不清,黄莹觉得有必要给他上一颗,干脆放下筷子耐心地解释道:“不夸张地说村干部都是草根精英,虽然在文化程度上比不上第一书记,但是在为人处世、应对突发事件等方面还是有一定手腕的。如果第一书记上任之后表现的唯唯诺诺,或者面对很多事束手无策,就会影响他在村干部心中的形象,就树立不起来威信。如果连威信都树立不起来,怎么开展工作?”

    韩朝阳乐了,忍不住调侃道:“老婆,没看出来,原来你也是当官的料!”

    黄莹给了他个白眼,没好气地说:“连老百姓都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就你不知道,还阴阳怪气。”

    “别说三把火,就算烧六把火也跟我没关系。”韩朝阳夹起一个饺子,三口两口吃完。

    “跟你没关系,但跟宏亮、晓斌、欣宜乃至张贝贝有关系。”黄莹不想再绕圈子,直言不讳地说:“朝阳社区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总共就527厂、老朝阳和东明小区这三块,老朝阳村的村民没两三年不会回来,就剩下527厂和东明小区,这两个地方有什么好烧的,又能干出什么政绩?”

    “老婆,你是说曹泽方想打保安公司和旅馆的主意?”

    “难道没这种可能?”

    “关键这也没什么好打的,再说他不是来解决组织涣散问题的吗?”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不管想解决什么问题,必须先搞定经济基础。而且他的第一书记任期只有一年,也就是说要在一年内干出成绩,搞好基层党建也是成绩,但哪有经济建设的成绩显眼。”

    “别开玩笑了。”韩朝阳觉得很荒唐,禁不住笑道:“花园镇变成了花园街道,朝阳村变成了朝阳社区,现在是以市政管理、以服务市民为主,街道都不招商引资了,他一个社区第一书记还搞什么经济建设!”

    “你怎么就不开窍呢,搞经济建设怎么了,手里有钱才能干事,没钱什么事都干不了。当然,社区现在是有点钱,他是可以吃老本,但萧规曹随又怎么体现他的能力,所以他肯定会想让社区变得更有钱,然后干更多事。”

    “他晚上压根儿没提钱,反而更关心老朝阳村民手里有钱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比如有些村民手里有点钱就不学好,他说这些问题应该重视,要狠刹‘黄、赌、毒’等歪风,要想方设法把‘酒鬼’‘赌鬼’从酒桌、牌桌上拉回来。”

    “真的?他真这么说的?”

    “真的,骗你干什么。”韩朝阳吃完最后一个饺子,起身道:“能看得出来,他想干点事,这跟我的工作不矛盾,甚至可以说是支持我的工作,他支持我,我肯定也要支持他。”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