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四百二十三章 “谈虎色变”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韩朝阳和女友在党校忙着打情骂俏,苗海珠和老唐却被新民小区的居民搞得焦头烂额。

    从上午9点半到中午12点,一共去过三趟小区。

    刚向指挥中心反馈完,指挥中心又下达出警指令,甚至质问上一次出警是不是“和稀泥”的。总之,群众对处置结果不满意,电话不仅打到了指挥中心,甚至打到了分局督查室!

    苗海珠越想越窝火,钻进警车给韩朝阳打电话,一接通就气呼呼地问:“朝阳,你辖区有个假释犯跑我辖区了你知不知道?”

    正忙着写小纸条的韩朝阳反应过来,跑到教室门口举着手机说:“知道,朝阳村的莫云虎,前几天刚假释出狱。”

    “知不知道他住哪儿?”

    “知道,住他姐家,住新民小区3号楼202室。”

    说不知道还好,说知道苗海珠更生气,咬牙切齿地问:“既然知道怎么不跟我说?”

    “前两天不是忙着办毕迅昌的案子吗,一忙就忙完了!”

    “什么事都能忘,这种事能忘吗?”苗海珠拍着方向盘,恨恨地说:“韩朝阳,不是姐吓唬你,这次你麻烦大了!”

    “麻烦大了,什么意思,是不是莫云虎又犯事了?”韩朝阳下意识问。 一流小站首发

    “他暂时没犯事,你犯事了!”

    “开什么玩笑,我能犯什么事?”

    “他是你们花园街派出所辖区的重点人口,现在住我们新园街派出所辖区,按规定你应该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列管。不知道就算了,明明知道竟一声不吭,要不是群众打110举报,我们到现在都蒙在鼓里。这件事督察已经知道了,你想想怎么跟督察解释吧。”

    好像有这个规定,不过能不能落到实处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假释人员也是人,一样要吃饭要生存,许多假释人员一回家就跟司法所申请外出打工,有的甚至都不申请,天南海北的,他跑什么地方去了社区民警哪知道?

    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又怎么通知当地派出所将其列管?

    一惊一乍的,还以为多大事呢,韩朝阳不快地说:“苗姐,什么我们辖区你们辖区的,我韩朝阳不但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也是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的民警。新民小区不只是新园街派出所的辖区,一样是我们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的巡逻辖区。而且莫云虎既没脱管,也没失踪失联,更没再犯事,督察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他们会追我的责!”

    差点忘了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这一茬,照他怎么解释,督察还真拿他没辙。

    想到这些,苗海珠更郁闷了,气呼呼说:“你能糊弄得了督察糊弄不了我,我和我师傅被你害惨了你知不知道?”

    韩朝阳意识到她发飙应该与中午吃饭时接到的电话有关,低声问:“苗姐,是不是有人不欢迎莫云虎住在新民小区?”

    “不是有人,而是有很多人!”

    “很多人?”

    “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这个莫云虎当年简直坏事干尽!不光在朝阳村横行霸道,新民小区他也没少来。7号楼的杨大爷,因为在背后说过几句他不学好、迟早会被政府收拾之类的闲话,传到他耳里,他怀恨在心,装着喝多了耍酒疯,跑到杨大爷家大吵大闹,甚至把杨大爷的二儿子打伤了。”

    对莫云虎当年的事,韩朝阳知道得真不多,下意识问:“还有呢?”

    “9号楼张阿姨有个女儿,长得很漂亮,莫云虎托她姐去求亲。就算天下的男人死光了张阿姨也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他,找了个借口拒绝了。莫云虎不死心,天天跑小区去骚扰,还带着一帮不三不四的人去。张阿姨吓坏了,不得不带着女人回娘家躲了近两年。期间,她家的窗户玻璃全被砸了,客厅里、卧室里厨房里全是从外面扔进去的砖头块。”

    知道莫云虎当年很嚣张,没想到会如此嚣张,看样子不能被他现在的样子所蒙蔽。

    韩朝阳深吸了一口,低声道:“接着说。”

    “11号楼的老罗,当年在小区东门开过一个小饭店,莫云虎三天两头带狐朋狗友去吃饭,每次吃完都不给钱。人家做得是小本生意,哪经得住他这么吃,就拿着账单去找他姐姐,结果没过多久,小饭店被一帮社会上的人给砸了。”

    苗海珠翻看了一样笔录,继续道:“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倒好,连他姐家对门的邻居都不放过。住3号楼201室的苏爱华,从南方出差带回几十斤腊肉和香肠,挂在紧挨着202室卧室的阳台上,苏爱华的爱人亲眼看着香肠被用竹竿挑过去了,于是敲门理论,结果被开门的莫云虎打了。”

    ……

    一件件一桩桩,莫云虎当年的劣迹真是罄竹难书!

    韩朝阳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苗海珠接着道:“当年的办案民警请小区里的这些受害人取过证,有好几个业主甚至上庭作过证,他被逮捕时好多人放过鞭炮的,给你们派出所送锦旗的也不少,现在他回来,人家能不怕,能不担心被打击报复?”

    这种事怎么处理,如果莫云虎犯事哪怕犯点错误倒好说,就算公安不抓他,司法局也会向法院申请让监狱部门收监。

    关键他才出来几天,没犯事,也没犯错误。

    韩朝阳第一次遇到如此头疼的事,正想是不是给师傅打个电话,请师傅他老人家指点指点迷津,苗海珠又说道:“小区业主懂法,人家没说他不能住小区,也没说要赶他走,人家就认准外来人口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问花园街道的假释犯在新民小区住了好几天,有没有去我们所里备案登记,要不要去备案登记!”

    “要不要?”

    “你说呢?”苗海珠反问一句,紧握着手机说:“这就是投诉,投诉我和我师傅不作为,你说我和我师傅是不是被你害惨了?”

    在面对群众投诉时,上级一向是“礼让三分”。

    只要群众投诉你,上级才不管你有没有难处,甚至不管你到底有没有过错,会很直接地认为你存在漠视群众疾苦的思想问题,批评,让写检查,甚至扣你的绩效分。

    韩朝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苦着脸说:“苗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真忙忘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难道能责令莫云虎搬走,韩朝阳沉思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苗姐,我们完全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你想想,莫云虎当年坏事干尽,臭名昭著。现在回来了,小区居民堪称谈‘虎’色变。我们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做做业主们的工作,成立业主大会,聘请物业公司,最好让我们社区保安公司进驻,这么一来业主们就有安全感了,就不用怕莫云虎这个假释犯。”

    “用莫云虎吓唬业主?”

    “不是用他吓唬谁,而是业主们本来就怕他。”

    苗海珠不假思索地说:“馊主意!”

    “邓爷爷都说过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抓着老鼠就是好猫。你也说了,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所以不管什么主意,只要能把物业搞起来,只要能让业主们有安全感就是好主意。”

    必须承认,他的话有一定道理。

    苗海珠不想因为这事左一趟右一趟往小区跑,更不想看到矛盾激化,沉吟道:“你让我想想,让我跟我师傅商量商量,实在不行也只能这样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