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四百二十章 雪夜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天气预报很准,下午四点多天空中就飘起雪花。

    明天要去党校参加培训,韩朝阳准点下班,坐许宏亮的车回理大教师宿舍换上去年买的却没怎么穿过的羽绒服,和同样刚下班的小师妹谢玲玲一起再次钻进轿车去旅社吃晚饭。

    冷风嗖嗖的寒夜里,没有什么比一顿火锅更能让人感到温暖。

    黄妈知道今天要下雪,为此准备了近两天,生怕他这个准女婿忙忘了,中午打过一次电话,快下班时又打过一次。

    赶到旅社天已经黑了,“朝阳国际青年旅社”的中英文标识灯箱格外显眼,门厅前那一串串五颜六色的彩灯更是给旅社平添了几分圣诞节将至的喜庆气氛。

    “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我无法把你看得清楚。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感觉进入了层层迷雾。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雾中的梦想不是归宿……”

    推开车门,能清楚地听到大厅里传出的歌声。

    许宏亮以为里面在放歌,韩朝阳和谢玲玲却能听出这是现场演唱,不禁微笑着对视了一眼。

    掀开帘子,推开玻璃门,进来一看,果然有一个歌手站在大厅右角的小舞台上弹唱,台下的长椅座无虚席,还有十几个追求“诗和远方”的文艺青年找不着位置,要么站在长椅后面,要么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要么趴在二楼走廊的护栏上欣赏。

    有人跟着哼唱,有人举着手机拍照,还有一个女孩俯身跑到前面举起手机跟歌手自拍合影。

    韩朝阳踮起脚跟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到吧台前,掸掉身上的雪花,脱下羽绒服笑道:“原来是他!”

    正坐在高脚椅上听得津津有味的黄莹下意识问:“你认识?”

    “不光我认识,玲玲也认识,燕阳就这么大,跑场的歌手就那么多,想不认识都不行。”韩朝阳从吧台里取出保温杯拧开盖子喝了一小口水,接着道:“姓什么我忘了,只记得叫阿成,唱得不错,好像去年还参加过一档选秀节目,结果在第二轮就被刷下来了。”

    “唱得不错怎么还被刷下来?”许宏亮不解地问。

    “声音没什么辨识度,基本功也不够扎实,气息深度、支撑感、发声的压缩、共鸣的比例都很一般,一听就知道是半路出家的。”

    “我听着挺好。”

    “只要不是五音不全,你听着都挺好。”韩朝阳回头笑了笑,又好奇地问:“他怎么跑这儿来了,是不是打算请他过来驻唱?”

    “有你和玲玲在,我们需要找驻唱吗?”张贝贝突然出现在身后,靠在吧台上抱着双臂解释道:“我们搞了个优惠活动,有才艺的流浪歌手和民间艺人来我们这儿入住,只要在大厅免费表演几个节目,住宿费就能打五折。”

    什么住宿费,分明是床位费。

    想到一个床位一晚总共才45元,韩朝阳喃喃地说:“看样子他是混不下去了,不然也不会占这点小便宜。”

    “是吗?”张贝贝大吃一惊,禁不住踮起脚跟朝小舞台望去。

    韩朝阳刚才只看了一眼,谢玲玲在前面看了好一会儿,注意到大厅的变化不小,跑回来好奇地问:“贝贝,舞台边上的钢琴和架子鼓哪儿来的?”

    “有钢琴!”韩朝阳倍感意外,下意识踮起脚跟又看了看。

    张贝贝得意地笑道:“玮哥帮我们淘的二手货,钢琴4,架子鼓760,你们看看值不值?” 一流小站首发

    只要是学音乐的谁会对乐器不感兴趣,韩朝阳挤到角落里看了看,回到吧台边笑道:“值,太值了,**成新,你赚大了!一看牌子就知道全是玮哥卖出去的,没想到他还帮着回收。”

    “值就好,不过光值不行,要让它发挥出作用。韩老师,谢老师,上去露一手!”

    “露什么露,我去厨房看看火锅有没有弄好。”

    “别走吗,”黄莹一把拉住他胳膊,窃笑道:“歌快唱完了,我想听你演奏,上去弹一曲么,弹完再去涮羊肉。”

    “朝阳,给点面子嘛。”许宏亮唯恐天下不乱,拉着韩朝阳就往前走。

    “弹钢琴我真不在行,玲玲,你弹钢琴,我去玩玩架子鼓,好久没敲了,正好练练手。”

    “老公,你会敲架子鼓?”黄莹倍感意外。

    “敲架子鼓比弹钢琴容易多了。”韩朝阳回头笑了笑,想想又伸出双手甩了甩。

    谢玲玲也不想让她们失望,凑到韩朝阳耳边低语了一句,随即挤到刚弹唱完《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的流浪歌手阿成面前,举手打招呼。

    在这里居然能遇上跑场时的熟人,阿成比韩朝阳刚看到他时更意外,正准备开口问好,谢玲玲坐到钢琴前,打开盖子笑吟吟地说:“成哥,来一首你的拿手曲目,筷子兄弟的《父亲》,我和朝阳给你伴奏。”

    “朝阳也在?”

    “这儿呢!”韩朝阳坐到架子鼓前,拿起鼓捶在手指间娴熟的转了起来。

    “这也太巧了。”

    阿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时候,台下的观众又送上一阵热闹的掌声。

    “开始了。”谢玲玲抬起双臂,敲击起琴键,优美的乐声从她纤细的指间流淌出来。

    阿成回头看看韩朝阳,抱着电吉他边弹边深情地唱道:“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做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

    阿成唱得很好很专注,这首歌的歌词既朴实又感人,用最直白的语言却唤起人们内心被隐藏得最深的情感。

    亲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平常它是那么自热而然地被人们忽视并掩盖,直到内心偶尔如被清空般平静下来时才会拾起这份弥足珍贵的感情,打量着,回忆着,或喜,或悲,不变的是心里那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韩朝阳敲着架子鼓,脑海里却一直萦绕着一个念头:下次回去要唱这首歌给老爸听!

    事实上受触动的不只是他,阿成唱着唱着流泪了,台下追寻“诗和远方”的文艺青年们鼻子也酸了,能清楚地看到几个女生的泪在眼眶里打转,能看得出来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她们想家,想爸爸了。

    ……

    优美的歌声和乐声永远不嫌多,一曲唱完大厅里顿时响起雷鸣般地掌声,几个女孩喊着再来一首。连正在准备晚饭的黄爸黄妈和旅社员工老关都被吸引过来,站在吧台边鼓掌,跟旅客们一起要求再来一曲。

    跟阿成认识很久了,但同台表演同一个节目却是第一次。

    见他拨弄着琴弦没有下台的意思,韩朝阳微微点点头,又给他伴奏了两曲。

    既然认识,当然要一起吃饭。

    黄爸黄妈和张贝贝那么热情,阿成盛情难却,只能一脸不好意思地跟进位于紧挨着锅炉房的员工餐厅,围坐到圆桌边一同涮起火锅。

    “阿成,多吃点。”黄爸一向看不惯留长头发的小伙子,但今晚却是例外,端起酒杯由衷地说:“刚才唱得太好了,感动的我热泪盈眶,真是唱出了做儿女的心声。让我想到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到现在还在老家辛勤劳作,真的很心酸。”

    “爸,过几天就是元旦长假,想爷爷您可以开车回去住几天。”黄莹低声道。

    “不说这些了,先吃,都动筷子。”

    许宏亮也意识到这会说这些不合适,探头看看锅炉房:“暖气可以啊,我还一直担心暖气烧不上来,房间里冷呢。”

    负责烧锅炉兼水暖电维修的前527厂职工老关放下筷子笑道:“光锅炉就十四万,整个供暖做下来花掉靠二十万,如果暖气再烧不上来,如果房间里再冷,这二十万不白花了!”

    燃气锅炉绝对是旅社最大的一笔投资,不仅花钱多,而且手续繁琐,为此苏主任和张贝贝跑了近一个月。

    他们聊着旅社的事,韩朝阳则问起阿成的近况。

    “我跟你们不一样,只能跑酒吧、ktv和婚礼的场,这跟当厨师差不多,在一个店干久了老板就要换人,不然客人今天来看唱歌的是你,明天来发现又是你,后天就不来了。活儿越来越少,在燕阳真是混不下去了,我打算去bj闯闯。”

    跑场的竞争也很激烈,像他这样只会弹唱的可能属于最竞争力的。

    如果会弹奏钢琴、会拉小提琴、会吹萨克斯路子就能宽很多,可以去大酒店、咖啡厅和西餐厅演奏,再不济也能找个培训机构教小朋友演奏乐器。

    不过他显然不只是为了谋生那么简单,像他这样的个个都揣着一个歌星梦。

    想到也有一个同学跟他一样在四处流浪,韩朝阳暗叹口气,取出手机说:“bj我有几个同学,我上大学时的班长就在那儿,好像混得还不错,也在干这一行的,我把他手机号发给你,回头再给他打个电话,到了bj你可以找他。”

    出门靠朋友,尤其干这一行。

    阿成也不矫情,存下韩朝阳刚发给他的手机号,哽咽地说:“谢谢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将来发达了别忘了兄弟就行。”

    “还有我,应该是别忘了兄弟姐妹。”谢玲玲嫣然一笑,随即话锋一转:“成哥,外面那么冷你怎么就穿这点?”

    “没,没顾上去买。”阿成轻描淡写地回道,能听出语气中带着几分苦涩。

    人都是有自尊的,再问下去就不合适了,韩朝阳跟谢玲玲对视了一眼,又回头看看女友,许宏亮和张贝贝也反应过来,一个劲儿招呼他吃菜。

    ………

    ps:明天有点事,夜里码出来先更上。

    成绩不理想,再次恳请各位亲爱的兄弟姐妹订阅支持。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