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四百一十一章 办案(六)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华府天地1号楼一单元3301室的广播电台是几月几号架设的?”

    “好像是10月27号,不是27号就是28号。”人赃俱获,想赖也赖不掉,毕迅昌偷看了一眼苗海珠,老老实实交代道。

    “每天广播几个小时?”

    “16个小时。”

    “播放什么内容?”

    这个同意无法抵赖,毕迅昌惴惴不安地说:“广告。”

    康所紧盯着他双眼,追问道:“哪方面的广告?”

    “有医院的,有卖药的。”

    “再具体点,给哪些医院做哪方面的广告,给哪些药品经销商做哪些药品的广告?”

    ……

    毕迅昌不敢隐瞒,有问必答。

    等苗海珠记录完,康所话锋一转:“毕迅昌,把非法广播设备搬到华府天地之前,你是在什么地方非法架设广播电台的?”

    “康警官,我……我这是第一次,以前没干过!”

    “没干过,只是初犯?”康所冷冷地问。

    毕迅昌显然做贼心虚,不敢直视,耷拉在脑袋小心翼翼地说:“以前真没干过,真是初犯。”

    “狡辩!”康所砰一声猛拍了下桌子,指指堆在墙角里的器材,厉声道:“头抬起来,看着我。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公安机关是干什么的?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无管局的技术人员早就监测到你非法发射的广播信号,而且占用的频率不止一个,检测报告明天就出来!”

    毕迅昌吓了一跳,抬起头不敢吱声。

    康所又指指他的手机:“你不交代我们就查不出来?调看一下你的手机通话记录,什么都知道了!再提醒一次,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态度决定一切,如果再不老实,再拒不交代,你想交代我们都不会听!”

    一直忙着做笔录,一直没开口的苗海珠突然放下笔,掏出手机搜出法律条款,举到他面前:

    “毕迅昌,我们不是无管局的行政执法人员,我们是公安!你的问题不是违反行政法规,是违反了刑法,是刑事犯罪!仔细看看,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或者擅自使用无线电频率,干扰无线电通讯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事实证明不仅韩朝阳等民警不熟悉甚至不了解这方面的法律法规,毕迅昌这个嫌疑人一样不了解。

    看到苗海珠手机上的刑法条款,整个人都吓傻了,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嘴唇嗫喏着不敢开口。

    康所敲敲桌子,不失时机地说:“毕迅昌,机会只有一次,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是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办案,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争取宽大处理。还是死不开口,继续负隅顽抗,你自己看着办!”

    公安厅都在查,而且被逮了个正着。

    再看看满屋子的警察,再想到门外还有好多“特警”,毕迅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敢再心存侥幸,老老实实交代起来。

    “说具体点,在中贵大厦几楼几室?”

    “顶楼,2807室。”

    “在那儿干了多久?”

    “三个多月。”

    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击溃了就好办了,康所顾不上等苗海珠记录完,又趁热打铁地问:“除了下午被我们查获的这些,你还有几套设备正在非法广播?”

    “四套。”

    “分别架设在什么地方?”

    ……

    “大姐大”判断非常精准,这小子不光不是初犯,而且同时架设了五个黑广播电台!

    韩朝阳意识到讯问一结束就要去捣毁另外四个窝点,立马起身走出里间,让陈洁通知今晚不值班的队员集合,再给汤队打电话,准备借用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的车辆。

    一切安排妥当,正准备回去继续旁听审讯,张支书和解主任围了上来,紧张地说:“朝阳,莫云虎出来了!”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他今天刚到家,我是下午6点多才听说的。”

    韩朝阳岂能不知道他担心什么,笑道:“张支书,没想到你消息这么灵通。至于我是怎么知道很简单,他回来要上户口,要办身份证,他一到所里我就知道了。”

    “朝阳,你听我说。”张支书把他拉到一边,愁眉苦脸地解释道:“他跟我和老解有仇,他肯定以为当年被抓进去是我和老解去报的案!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真是心狠手辣,搞不好真会找我们报复!”

    “朝阳,他绝对怀恨在心。”解主任接过话茬,苦着脸说:“征地拆迁时他妈和他姐就跟我们吵过,说我们怎么怎么欺负她们,说莫云虎马上出来,到时候要给我们好看!”

    “我们是村干部,就是跑腿的,评估这种事我们哪插得上嘴,怎么可能会欺负她们?可她们不怎么想,钻牛角尖,认定我们是在报复莫云虎。现在好了,在莫云虎看来就是新仇旧恨,你说我们冤不冤!”

    “监狱也真是的,这样的混蛋怎么能放出来,这不是祸害人吗?” 一流小站首发

    ……

    能看得出来,他俩是真怕了。

    不过也能理解,拖家带口的,不为自己着想也要考虑到老婆孩子的安危。

    韩朝阳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劝慰道:“张支书,解主任,实不相瞒,我晚上见过他,跟他谈了半个多小时。怎么说呢,至少从表面上看他改造得还不错,对以前犯得那些事认罪态度较好。对了,他不是刑满释放,而是假释,明天就要去司法所报到。也就是说他不只是我们派出所的列管对象,也是司法所监管的假释人员。”

    “假释,他这样的人能假释?”张支书惊呼道。

    “肯定是他家拆迁有了点钱,拿钱去监狱疏通了关系。”解主任更激动,竟很直接地认为这里面有猫腻。

    韩朝阳不得不耐心解释道:“我觉得没这么夸张,能不能获得假释,主要看他服刑期间的表现。我跟他说得很清楚,我以后会盯着他。他呢,对也很后悔以前干过的那些事,说去司法所报完到就来给你们二位赔礼道歉。”

    “他能给我们道歉?”张支书将信将疑。

    “过两天就知道了。”韩朝阳笑了笑,接着道:“张支书,对他这样的前科人员,我们不光要防,同样要关怀。司法所就那几个人,还整天被街道领导抽调去干别的,指望他们安置帮扶是指望不上了,所以社区要发挥作用,人心都是肉长,我相信只要我们把工作做到位,他就不会再走上犯罪道路。”

    “既然这样,那就先看看,观其行、听其言。”张支书稍稍松下口气,想想又咬牙切齿地说:“我张昌坚也不是真怕他,要是他真怀恨在心,大不了这个支书不干,看我怎么跟他玩!”

    “张支书,别开玩笑了,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

    正说着,许宏亮开着宝马到了。

    只见他跑集体宿舍换上制服,同李晓斌一起组织小伙子们在院子里整队。他是打定主意下定决心跟老金、张贝贝、李晓斌等人一起把保安公司做大做强,自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紧抱花园街派出所乃至燕东分局“大腿”的机会,大晚上加班,很积极!

    韩朝阳正准备回警务室看看审得怎么样,康所和老丁把嫌疑人从后门带了出来。

    “朝阳,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行动。”

    康海根看着整装待发的队员们,暗想刘建业你不是不把这个案子当回事吗,我就让你看看这个案子多么有搞头,紧攥着嫌疑人胳膊,强按捺下心中的激动说:“那就出发吧,你安排下,谁和谁上哪辆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