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四百零九章 办案(四)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既然雷科长和“大姐大”都这么说,那就守株待兔!

    华府天地有四个门,韩朝阳、李晓斌、小康和苗海珠各守一个,康海根请雷科长把发射机关掉,随即把准备下班回家的雷科长和小杨一直送上车。目送雷科长他们的车驶出小区,这才赶到东门与韩朝阳汇合。

    穿着警服,不能呆在门口。

    康海根来到能俯瞰东门入口的6号楼消防通道拐角处,看着下面低声问:“朝阳,刘所真打算让我们办这个案子?”

    “他说所里一个比一个忙,实在抽不出人,让我们负责到底。”韩朝阳没办过案,连程序都不是很清楚,打定主意多拉几个人下水。

    “年底,肯定忙,”康海根点点头,掏出烟笑道:“既然所里忙不过来,我们就啃啃这根硬骨头。而且我们办这个案子不是没优势。人手不够有巡逻队,法律法规方面有小苗,能看得出来,她真懂。”

    真是三人行必有我师! 一流小站首发

    想到在新民小区搞得灰头土脸的大师姐在这方面是专家,韩朝阳不禁笑道:“她本来就是法制民警,还是省厅法制总队的人,如果她都不懂就没人懂了。”

    “这就是了,要什么有什么,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康海根比苗海珠更想正儿八经办一个案子,点上烟笑道:“我跟雷科长说好了,他会全力协助我们,检测报告明天中午就能出来。如果能查到第二个甚至第三个‘黑广播’,他也会在第一时间带器材去现场帮我们取证。”

    有领导出面就是不一样,如果一个正在实习期的小民警请人家协助,人家真不一定会帮忙。

    韩朝阳正暗叹“人微言轻”,手机突然响了,掏出一看来电显示,竟又是陈秀娟打来的。

    “陈姐,什么事?”

    “朝阳,老朝阳村四队的莫云虎出狱了,正跟他姐姐姐夫一起在楼下办户口,按规定要第一时间列管,你能不能回来一趟,跟他谈谈。”

    韩朝阳没见过莫云虎,但不止一次听说过。

    算算他今年大概四十岁左右,因敲诈勒索和故意伤人被判了七年,曾是朝阳村的一霸,据说当年非常嚣张,竟因为一点琐事带着几个同伙跑到村委会当众殴打张支书、解主任等村干部!

    张支书和解主任不敢得罪他,选择了忍气吞声。

    这件事还是被所里知道了,自然而然把他列为重点打击对象,上上任所长亲自组织民警收集他违法犯罪的证据,最终打掉了以他为首的涉黑团伙。

    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他这就出来了!

    韩朝阳很担心他出来之后会迁怒于张支书,会打击报复。不亲眼看看他长什么样,不当面跟他谈谈,真有那么点不放心,急忙道:“知道了,我马上到。”

    “我跟楼下说一声,让他在所里等会儿。”

    “好的,谢谢陈姐。”

    康海根听得清清楚楚,不等韩朝阳开口便抬头道:“辖区有前科人员刑满出狱,不是一件小事。这儿有我呢,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那我先走一步。”韩朝阳转过身又回头把对讲机往康海根手里一塞:“康所,这是小区物业的对讲机,我跟保安队长打过招呼,他们也在帮我们留意。”

    “行,交给我吧,有什么情况我给你打电话。”

    ……

    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已暗,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钻进警车开出两三公里,韩朝阳突然觉得饿,这才想起午饭到现在都没吃,见路边有卖鸡蛋灌饼的,干脆停车买了一个,边吃边驱车往所里赶,赶到所里已是下午6点10分。

    专项行动期间,全体民警取消休假。

    陈秀娟没回家,正在院子里跟一个群众说话。见韩朝阳钻出警车,很默契地抬起胳膊往辅警值班室隔壁的谈话室指了指。

    韩朝阳点点头,夹着包一口气跑到谈话室门口。

    里面坐着三个人,穿呢大衣的中年男子在玩手机,他身边的妇女正在发牢骚,坐在妇女左侧的男子头发很短,穿着一身新羽绒服,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姿比较规矩,但目光似乎有些呆滞。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韩朝阳敲敲敞开着的门,微笑着走到三人面前。

    穿羽绒服的男子下意识站起身,站得笔直。

    “莫云虎是吧?”

    “是!”

    没喊“报告政府”,看样子已经有点习惯外面的生活了。

    韩朝阳正准备自我介绍,他姐姐就站起来一脸不快地说:“韩警官,我弟是犯过事,但已经坐了几年大牢,用你们的话说已经受到了惩处。既然出来了就是合法公民,凭什么来安个户口,来办身份证还不让走,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莫大姐,别激动,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弟弟谈谈,这也是一种关心。”

    “关心,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莫云虎坐牢时正好赶上第二次土地承包,户口注销了人在监狱里,自然不会承包土地,朝阳村前段时间征地自然也就没他什么事。弟弟损失很大,她这个做姐姐的本来就很郁闷,刚才又被叫住不让走,自然不会给韩朝阳好脸色。

    忙了大半天,就吃了一个鸡蛋灌饼,韩朝阳的心情同样好不到哪儿去,脸色一正:“什么叫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再说我同事又没让你在这儿等!”

    “韩警官,对不起,她就这臭脾气。”她丈夫不想没事找事,急忙起身把她拉到一边。

    “我要跟莫云虎谈谈,麻烦你们出去一下。”

    “好好好,你们慢慢谈。云虎,我们就在门口。”

    ……

    莫云虎始终没开口,直到韩朝阳示意他坐下,表明身份,问他有没有出狱证明,这才抬头道:“有,带了。”

    韩朝阳接过证明看了看,追问道:“有没有去司法所报到?”

    “没去,没来得及。”生怕警察误会,莫云虎又解释道:“我是上午到家的,回来时没买到坐票,在火车上站了一夜,到家洗了个澡,吃了个饭,睡了一会儿,一醒就来派出所了。”

    “上午到家的,到的是哪个家?”

    “我姐家,我家的房子拆了,我妈也住在我姐家。”

    “你姐家住哪儿?”韩朝阳掏出纸笔问。

    “新民小区3号楼一单元202。”

    巧了,居然住在“大姐大”的辖区!

    韩朝阳紧盯着他双眼看了大约五秒钟,不动声色问:“对当年的事有什么感想?”

    “那会儿年轻,不懂事,不懂法。”莫云虎舔舔嘴唇,有那么点魂不守舍地说:“韩警官,我错了,我……我改过自新,我重新做人,保证不会再犯事!”

    所里一年抓那么多犯罪嫌疑人,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有前科。

    他们从监狱出来时个个都这么说,但事实上是说一套做一套。

    韩朝阳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但也不会傻到让他感觉到受歧视,见他手指泛黄,低声道:“想抽烟,没事,想抽就抽。”

    “谢谢韩警官。”莫云虎烟瘾早上来了,忙不迭掏出烟和打火机,又下意识想先给韩朝阳递一根。

    “谢谢,我不吸烟。”韩朝阳婉拒了他的好意,笑看着他问:“今后有什么打算?”

    “像我这样的找工作不太容易,村里的老房子拆了,政府给了两百多万,我妈买了一套回迁房,还剩几十万,想让我用这钱开个店,做点小生意。”

    差点忘了,他跟其他刑满释放人员不一样,他家遇到拆迁,多多少少有点钱。

    韩朝阳微微点点头,循循善诱地说:“莫云虎,你服刑这几年外面变化很大,买什么东西人家都喜欢网购,就是从网上买,实体店越来越难干。你明天出去转转就会发现,好多卖衣服卖小商品的店都关门了,好像只有药店没怎么倒闭,反而越开越多。”

    “我在里面听说过。”

    “我不是打击你的创业热情,只是想提醒你做生意有风险,而且风险不小。”韩朝阳轻叹口气,接着道:“这几十万来之不易,不管是开店还是投资别的,我认为你应该慎重点儿。至少别那么急,先等等,先看看,等适应了这些年的变化,再做决定。”

    莫云虎没想到韩朝阳会说这些,低声道:“我姐夫也是这么说的。”

    “这我就放心了。”

    韩朝阳顿了顿,继续道:“你以前的事我知道一些,就像你姐刚才所说,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但是呢,有些事,不是想让它过去就能过去的。从做人的角度出发,我觉得你应该去向张支书、解主任道个谦。”

    “好的,我……我明天就去。”

    “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不是对你的要求,如果你不情愿,这个歉就算道了也没什么意义。”

    “韩警官,错了就是错了,我应该向他们道歉。”

    ……

    莫云虎的态度比预料中更好,看样子在监狱里改造得不错。

    韩朝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旁敲侧击敲定了一番,给他一张警民联系卡,再管他要来他姐夫和姐姐的手机号,这才把他送到门口。

    目送他钻进他姐夫的轿车,掏出手机正准备给康所打电话问华府天地那边的情况,康所竟先打了过来。

    “朝阳,嫌犯落网了!雷科长和小苗说得没错,他果然自投罗网。”康海根回头看着耷拉着脑袋的嫌疑人,不无兴奋地说:“设备刚拆下来了,放在嫌疑人的帕萨特里,我们开他车回去,你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康所,你们打算回哪儿?”

    “所里不是忙么,我们就别给所里添乱了,先把嫌疑人和缴获的设备全部带到警务室。你这会儿还在所里吧,如果再顺便开张传唤证。”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