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三百二十六章 露头了!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韩朝阳和吴伟刚协助匆匆赶到的技术民警拷贝好视频,龚副大队长亲自打来电话,让他们立即回元丰宾馆收拾行李,然后去交警三大队二中队报到。

    毫无疑问,专案指挥部换地方了。

    之前设在距砂石场不远的元丰宾馆,完全是为了方便办案。

    现在可以确认砂石场不是第一现场,连北太河二桥引桥下也只是抛尸现场,把指挥部再设在不仅去哪儿都不方便,甚至连买东西都不方便的钢材市场并不合适。

    也不知道有没有锁定嫌疑人,吴伟不想错过抓捕,又打开警灯、拉响警笛火急火燎往回赶,到了元丰宾馆也不管昨夜休息前洗的衣服有没有干,直接往塑料袋里塞,更顾不上叠了。

    风风火火赶到二中队,跟在大厅值班的辅警表明身份,在辅警指引下一口气跑上三楼。

    “报告!”

    “请进。”龚副大队长回头看一眼,接着打电话:“报告骆支,嫌疑车辆今年一共有17个违章未处理,其中包括6个违停。从本市和外市及外省的电子警察抓拍到的11个未按照指示交通标线指示行驶和超速等违章照片上看,驾驶嫌疑车辆的人员换个不停,只有两个违章是同一个人驾驶的。”

    有一个刑警在做记录,龚副大队长开得是免提。

    韩朝阳能清楚地听到骆副支队长在电话那头说:“价值上百万的车,就算不配专职司机,也不太可能随便让别人开。”

    “我和腾大也觉得奇怪,难道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团伙?”

    “就算是一个人数众多的犯罪团伙,也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现在猜也猜不出什么,我帮你们在交管中心盯着,嫌疑车辆已经录入交警支队的辑查布控系统,只要它一旦上路,系统会自动识别、自动报警,甚至会推送至执勤民警的移动警务终端,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就近安排警力堵截。”

    “谢谢骆支。”

    “别急谢我,你们也抓点紧,看能不能在天黑前搞清车主的基本情况。”

    “腾大亲自负责这条线,已经同东关市公安局联系上了,估计天黑前就能搞清楚。”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不是有11张电子警察抓拍的违章图片吗,赶紧组织图侦民警进行分析,看看开过这辆车的都是些什么,看看其中有没有在逃人员,有没有前科人员。”

    “报告骆支,这项工作我们已经布置下去了。”

    “这就好,先这样,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龚大放下手机,回头道:“小韩,小吴,二中队的同志给我们收拾出几间宿舍,你们昨夜没睡好,先抓紧时间去宿舍睡会儿,嫌疑车辆一露头就行动,现在不睡到时候没精神。”

    领导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接下来可以参与抓捕!

    吴伟欣喜若狂,正准备立正敬礼,身后传来哐啷一声,回头一看只见腾大甩上斜对面办公室的门,阴沉着脸快步走了过来。

    他的脸色有点怕人,看样子有什么坏消息,韩朝阳急忙拉着吴伟胳膊让到一边。

    “腾大,东关市公安局怎么说?”龚副大队长急切地问。

    “车主任国能没前科,也不是在逃人员,东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对他的情况不了解,帮我们查了一下才知道治安支队也在找他。原来这家伙是个老赖,以前一直做食品加工,后来投资经营大排档、承包虾池,再后来投资了一家酒店,是盖临县清水湾餐饮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这两年,他不断向身边的朋友宣称清水湾要开发,他需要资金扩张酒店。经常一开口就借上百万,并许以较高的利息。不少人信以为真,纷纷将钱借给他,有人钱不够,就一点一点凑起来借给他。”

    腾大点上支烟,继续道:“去年9月,酒店因经营不善关门歇业,关门时拖欠工人工资20多万。任国能当时并没有跑路,而是以投资做生意等名目继续向朋友借钱。到了还款期限债主找上门,拿不出钱的他就跑路了。跑路前,他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东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同行说,单单在盖临县人民法院,有关他的借贷纠纷就有16起,一共欠本金1815多万元。算上另外几个区县的人民法院,正在审理的任国能民间借贷案件一共有34件,其欠款本金高达3900多万元!”

    “跑路了,找不着他人?”

    “今年1月中旬跑路的,去年12月底,执行法官还能联系上他,之后他便销声匿迹了。”腾吉明坐到会议室,磕磕烟灰:“东关市法院系统正在搞‘执行大会战’,对于辖区内拒不履行裁定判决、影响恶劣的被执行人,委托省公安厅协助布控,实行24小时备勤抓捕,抓获之后采取拘留强制措施。会战开始到现在已经抓了几个,但这个任国能依然杳无音信。”

    “这么说当地法院也在找这辆车?”

    “嗯,只是没想到车会出现在我们燕阳。”

    “曹胜凯从来没去过东关市,跟这个老赖风马牛不相及!”

    “这有没有可能是一起因民间借贷纠纷引发的命案,曹胜凯有没有可能帮人讨债,结果债没讨到,反而把命丢了?”

    “有这个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你想想,如果从事正当职业,曹胜凯那样的人能在短短几个月内赚那么多钱?”龚副大队长点点头,想想又补充道:“肯定是不义之财!”

    “小韩,你怎么看?”

    腾大冷不丁回头问,韩朝阳吓了一跳,感觉到吴伟好像在背后推了推,韩朝阳这才缓过神,一脸尴尬地说:“报告腾大,我……我没看法,我没学过侦查,我不是刑警,真不懂这些,真不会破案。”

    “别谦虚了,尸体被埋在沙堆里可能是一起恶作剧是你想到的,案发当晚在抛尸现场周边行驶过的车辆上的行车记录仪有可能无意中拍摄到抛尸车辆一样是想到的,再想想,还有什么可能性。”

    “腾大,我真不懂,您问我这些真是对牛弹琴。”

    “让你说就大胆的说,畅所欲言嘛。”龚副大队长以为小伙子紧张,竟走过来拍拍他肩膀。

    韩朝阳不是谦虚,也没想过再绕开专案组直接给冯局汇报,而是真不懂,苦着脸敷衍道:“我觉得腾大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一个欠几千万跑路,一个在短短几个月内赚十几万,很容易联系在一起,这起命案除了因民间借贷引发的我想不出其它可能。”

    “小吴,别躲了,你也说说。”

    车主的大概情况是刚听说的,吴伟同样没什么看法,正准备跟韩朝阳一样附和领导意见,龚副大队长的手机突然响了。

    “骆支……”

    龚副大队长跟刚才一样开免提,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骆副支队长在电话里说:“老龚,赶紧通知老腾,嫌疑车辆露头了,正在机场高速上,正从机场往市区方向行驶,我把嫌疑车辆一分钟前的位置给你们发过去,请你们立即组织力量赶往收费站。”

    找不着车主人,能找着车也行。

    骆副支队没有通过指挥中心给在机场高速收费站附近巡逻的民警下命令,而是让专案组赶紧过去,这说明骆副支队长在关键时刻决定放长线钓大鱼。

    尽管腾吉明觉得曹胜凯遇害极可能是一起因民间借贷引发的命案,但同样认为不能排除被害人卷入其它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如果案中有案,那么现在组织警力堵截极可能打草惊蛇。

    谁不想扩大战果?

    不等龚副大队长开口,腾吉明就起身道:“骆支,我们现在就过去,请您再帮帮忙,请交管中心的同志帮我盯着嫌疑车辆,请交管中心及时通报嫌疑车辆的最新位置。”

    “嫌疑车辆刚上高速,你们现在出发肯定来得及,我这边你们尽管放心,赶紧行动吧。”

    “是!”

    高科技就是好,大数据就是牛。

    只要把车辆信息输入系统,系统能自动识别,嫌疑车辆一露头就会被系统发现。

    吴伟激动得热血沸腾,下意识掏出车钥匙,腾大快步走出会议室,边往楼梯方向跑,边喊道:“老龚,立即通知老吉他们!夏明,快帮我们找几件便服!”

    “腾大,您要便服?”一个交警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探出头。

    “这是你们中队,不找你这个中队长找谁,找六套,速度!”

    “是!”

    不是去抓捕,这是要去跟踪监视。

    韩朝阳反应过来,正犹豫要不要停下脚步等等,等换上便服再下楼,腾大又回头命令道:“小韩,小吴,你们赶紧去门口拦车,有出租拦出租,没出租车就叫网约车,搞快点。” 一流小站首发

    “拦几辆,叫几辆?”韩朝阳下意识问。

    “四辆。”

    “是!”

    韩朝阳急忙掏出手机,边跟着吴伟往楼下跑边打开手机上的叫车app,正在楼上休息的专案组的其他刑警也纷纷冲出宿舍,本来就穿便服的一口气追下楼,穿警服的几个刑警则忙不迭管交警队的人借起便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