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三百零五章 冷处理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仁和县又出名了,发布视频的网民注明了“黑老大接亲”的时间、地点,从网上正在疯狂转发的几段小视频上看,也确实发生在仁和县。

    县领导很生气,一接到监测舆情的干部汇报,就给副县长兼公安局长计玉芹打电话,要求公安局对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再动员、再部署,立即搞清“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黑老大是谁,立即组织力量打击这个涉黑团伙。

    计玉芹不相信县里有这样涉黑团伙,看完视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团伙显然是从外地来的,并且只是来接亲,虽然在仁和县没干什么坏事,但确实给县里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立即给刑警大队和交警大队下命令,让刑警交警立即调看几个主要路口的交通监控,打算先搞清楚接亲车队的车牌号,再顺藤摸瓜抓捕这帮涉黑分子,至少拘他们几天,以便给上级和全社会一个交代。

    结果命令刚下达完,刚放下手机,就接到燕阳市公安局燕东分局范副局长的电话。

    曾一起参加过会议,她又是全省公安系统唯一的女公安局长,范局对她并不陌生,电话一打通就道歉。

    “……事情就这么简单,真不是什么黑社会。计局,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请我们燕东区委常委、花园街工委杨书记亲自打电话给你解释。因为扮演黑社会接亲的保安,全部来自花园街道的朝阳社区,全是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的队员。平时不光协助我们分局维护社会治安,也协助街道综合执法。”

    计玉芹倍感意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范局,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这件事影响太恶劣,县领导刚给我打过电话,现在你让我怎么办?”

    “影响已经造成了,我知道这件事很难办,但事出有因。计局,说了你别生气,如果你坚持公事公办,你都不需要派民警来,我帮你给朝阳社区居委会打电话,让社区保安服务公司经理去你那儿自首。拘留也好,罚款也罢,但搞到最后下不了台绝对不会是他们,更不可能是我们分局。”

    什么叫事出有因,还不是因为那些村民喜欢拦婚车要彩头,不给钱拦着人家不让走。

    你处理人家,人家肯定不会服气,如果再把扮演黑社会的原因爆到网上,舆论又会一边倒,仁和县会因为这件事再次出名。

    计玉芹反应过来,紧皱着眉头说:“范局,当务之急是消除不良影响,如果不查查,不拘几个,你让我怎么跟上级交代,又怎么给社会交代?”

    女人就是难缠!

    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事出有因,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还好意思说什么交代。

    如果你们真正重视那些村民组团拦婚车索要彩头的事,公事公办,拘几个罚几个,狠狠震慑一下这种不正之风,能把主家逼到向朝阳社区警务室求助的份儿上,能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几分钟前,范局对韩朝阳出这个馊主意,对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干出这样的事还有几分不快,现在却觉得小伙子们处理这件事的方式方法虽然不对,但确确实实是事出有因,的的确确没更好的办法。

    你想要交代是吧,给你交代!

    范局可不管什么好男不跟女斗,淡淡地问:“没问题,你想拘几个,我就让他们去几个。”

    “范局,你千万别误会,我这也是迫不得已。”

    “理解,我让保安经理和带队的几个保安班长去自首怎么样,现在就让他们出发,下午5点前应该能到,5点人还没到我负责。”

    答应得是很痛快,但语气明显不对。

    计玉芹反而愣住了,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范局,谢谢你给我打这个电话,不然我们真会当个案子去查。要不这样,我先跟县领导汇报一下,等会儿再给你回过去。”

    知道那几个人不好拘了吧,范局禁不住笑道:“行,我等你电话。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在燕阳还是有点名气的,协助我们分局乃至兄弟市县公安局围捕过逃犯,协助区里维稳,还经常参与市里的一些重大活的安保。

    我们分局前段时间有一个民警在网上走红了,被网民誉为‘燕阳最帅警察’,这个最帅警察就是巡逻队的大队长。在网上人气很高,他们搞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有十几万关注,比我们分局的官方公众号运营得好,连市局乃至省厅都经常请他们推送一些警讯。”

    难怪你会亲自打电话,原来“罪魁祸首”是你们分局的民警!

    计玉芹被搞得很郁闷,同时也听出了范局的言外之意,有一个十几万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帮扮演黑社会来接亲的保安有话语权。

    你处理他们,他们肯定会反击,到时候难堪的只会是仁和县。

    从来没遇到过如此憋屈的事,计玉芹气得咬牙切齿,暗暗下定决心要狠刹一下拦婚车要彩头的不良风气,不然这样的事甚至比这更奇葩的事都可能会再次发生。

    “乔书记,我计玉芹,情况基本搞清楚了,不是黑社会,是燕阳市燕东区花园街道一个社区的群众要来我们县接亲,担心被法制意识淡薄、喜欢沾小便宜的村民拦住索要彩头,于是向该社区的一个保安服务公司求助,保安公司就派了二十几保安,扮演成黑社会来我们县接亲。”

    又是因为村民拦婚车要彩头的事!

    乔书记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

    计玉芹深吸口气,接着汇报道:“乔书记,我来仁和工作不到一年,因为拦婚车索要彩头发生的纠纷,光我知道的就不下二十起,尽管我们公安局处理过几个,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以前只发生在乡镇,现在渐渐蔓延到了县城。

    汽车站西边的十字路口,就有一群老头老太太专门在那儿‘守株待兔’,见到有婚车队伍驶来便涌上前去索要彩头。声称不给钱就别想走,让办喜事的人非常无奈。一个个七老八十,我们民警别说碰了,跟他们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我觉得光靠我们公安是不行的,需要县委县政府下大决心。”

    仁和县虽然不能跟沿海发达地区相比,但也不算穷,怎么会总发生这样的事。 一流小站首发

    前段时间刚因为这事上过电视,今天又因为这种事被爆上网,乔书记越想越窝火,冷冷地说:“玉芹同志,虽然借结婚讨彩头在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但那是建立在双方自愿,且双方都高兴的基础之上。而公然在公共场所,不管认识不认识,直接堵住就要钱的行为,显然不是讨彩头那么简单!

    明知对方不乐意,并且被拒绝的情况下还不依不饶,这就超越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甚至涉嫌违法犯罪。而且这也严重影响我们仁和县的对外形象,影响招商引资,影响全县的经济建设发展。我同意你刚才的意见,这样吧,明天正好开党委扩大会议,把这件事纳入议程,好好研究一下。”

    “那今天的事呢?”

    “冷处理吧,也只能冷处理。”

    “是。”

    接到计局长电话,范局不是松下口气,而是根本没当回事。

    对仁和县公安局“冷处理”的决定,可以说在意料之中,毕竟追究到最后难堪的只会是他们。

    接完电话,走出办公室,正好遇到刚上楼的周局。

    听完他的汇报,周局忍不住笑骂道:“这个臭小子,身为公安民警居然会想出这样的馊主意,看来高新区分局让他呆在砂石厂筛沙子一点都不冤。”

    “我跟老顾交代得很清楚,让老顾好好警告警告他,就这么一次,如果再捅娄子,非得给他个处分不可。”

    “嗯,是该敲打敲打,省得他得意忘形。”周局想想又忍不住笑道:“计玉芹这是底气不足,只能吃哑巴亏。如果仁和县没那些烂事,别说你给她打电话,我给她打电话都不管用。这个女人厉害着呢,在阳寿市公安局担任交警支队长时不光雷厉风行,而且六亲不认,连市委市政府的车都照开罚单。”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