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九十九章 没凭没据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给腾大打电话,开什么玩笑!

    真要是打这个电话,他肯定以为你们很清闲,会认为你们不好好盯着工人筛沙子,居然有闲情逸致操不该操的心。现在是盯着工人筛沙子,他一不高兴很可能会又安排一个更倒霉的任务。

    吃一堑长一智,韩朝阳不想触霉头。

    吴伟一门心思在案子上,在这个问题上竟不依不饶。

    韩朝阳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当着他面拨通刘所的电话,打算让领导们去操这个心。

    接到他的电话,刘建业倍感意外。

    听完他的汇报,刘建业觉得有那么点道理,觉得不能完全排除“恶作剧”的可能性,但分局领导好不容易把麻烦送走了,岂能就这么再接回来,干脆来了句:“小韩,既然你担心专案组领导不一定会重视,那就直接向石局汇报,石局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办。”

    “是……可是我没石局的电话。”

    “我给你发过去。”

    “谢谢刘所。”

    “别谢了,赶紧汇报吧。”

    “是!”

    吴伟看得目瞪口呆,暗想给专案组提醒而已,打个电话,多简单的一件事,居然要绕这么大一圈子,有必要搞这么麻烦吗?

    韩朝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看刘所刚发来的电话号码,当着他的面拨打石局手机。

    “小韩,你们了解案情?”接到他的电话,非常清楚他们处境的石局比刘建业更意外。

    “报告石局,专案组没向我们通报案情,我们只知道曹胜凯是被勒死或被掐死的,只知道死亡时间应该在15号零点至15号6点左右。”

    “专案组没通报,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吴伟问过砂石厂侯老板,侯老板在接受询问时,办案民警问得最多的就是那个时间段他在哪儿,砂石厂有没有人值班之类的。至于被害人的死因,是我跟专案组的一个副中队长打听到的。”

    把麻烦送出去归送出去,但作为一个刑警谁不想破案?

    正准备下楼的石局停住脚步,站在楼梯边下意识问:“你们觉得砂石厂不是第一现场?”

    吴伟一个劲儿点头,不汇报个清楚今天别想安生。况且既然打了这个电话,既然开了这个口,也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韩朝阳深吸了一口气,用几乎肯定的语气说:“石局,我们虽然不了解案情,但我俩比专案组的任何一个人都熟悉现场。这里不仅夜里没什么人来,白天一样没什么人。周围什么都没有,路又那么难走,谁会大半夜跑这儿来杀人。就算凶手花言巧语把曹胜凯骗到这儿将其杀害,也不太可能选择这种事方式藏匿尸体。”

    不管毁尸还是藏尸,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担心尸体被发现,担心被公安机关查到。

    把尸体埋在随时可能被运走的黄沙里,显然是一个愚蠢至极的藏尸方式。

    从这个角度上分析,真存在砂石厂不是第一现场,尸体之所以被埋在沙子里,再被拉到高铁站项目工地,纯属巧合,纯属一起“恶作剧”的可能性。

    关键那是一具人的尸体,不是一只死猫或一条死狗,搞这样的恶作剧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并且这一推测是建立在一系列巧合基础之上的。

    发现尸体当日下午,跟高新区分局的腾吉明信誓旦旦说把最能干的民警派过去了,如果让他们就这么汇报,或就这么帮他们给腾吉明提醒,十有**会闹出大笑话。

    石局不想被高新区分局笑话,又不想打击不仅不觉得委屈反而把心思放在案子上的两个小伙子,略作权衡了一番,微笑着说:“小韩,你这个推测有点意思,但终究是个推测,一点根据都没有,贸然给专案组汇报不太合适。你们不是两个人吗,而且就在现场,可以先试着查查。”

    “我们查?”

    “筛沙子只要一个人盯着就行了,另一个人完全可以去走访询问。你们又不是没警务通,又不是没登陆内网的权限,很简单的事,查到线索及时汇报。我手机24小时开着,你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就知道不能多事!

    昨天多了一嘴,结果浪费了一天时间。

    今天被吴伟缠得不厌其烦,打电话汇报这个随口说说的所谓推测,结果又招来一堆麻烦事。

    人在砂石厂心思却在省三院的韩朝阳郁闷到极点,放下手机苦笑道:“吴哥,石局话你也听到了,没凭没据的事不能随便汇报。”

    有机会查案,吴伟欣喜若狂,嘿嘿笑道:“这不是挺好么,我们现在是归腾大领导,但石局才是我们真正的领导。分一下工吧,是你在这儿盯着还是我在这儿盯着,是你去走访询问还是我去走访询问。”

    “分什么工,还按原来排的班来,你去查案吧,我继续帮着筛沙子。”

    “行,我先去问问侯老板。”

    ……

    恶作剧,我只是随口说说的!

    那是死人,只要不是傻子都避之不及,谁会搞这样的恶作剧,居然真当回事。

    韩朝阳又好气又好笑,但想到这个推测是自己说出来的,回到作业区便心不在焉的打听起来。

    “王师傅,钱师傅,你们平时都在哪儿干活?”

    “就在这一片儿。”

    “这一片儿能有什么活儿?”周围什么都没有,韩朝阳觉得很奇怪。

    “这一片儿的活多了,但不是天天有得干,”钱师傅放下铁锨,俯身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再次抄起铁锨一边接着干,一边扯着大嗓门笑道:“河边上全是码头,只要是码头就不可能不需要装卸工,西边有个批发饲料的,虽然有吊车,但总得有人把一袋袋饲料从船上往吊篮里装,吊上来总得有人卸。”

    “有时候不是用船送货,是大车拉过来的,铲车不好铲,顾老板经常喊我们去帮着卸车。”一个老师傅回头补充道。

    “前面还有煤场,煤炭全是用船运过来的,煤老板不要我们装卸,但船老板要人帮他清理船舱,不清理干净他不好拉其它货。他们那些跑船的跟跑车的一样,来有来的货,回去装回去的货,不会放空的,空船开回去要赔钱。”

    ……

    正如他们所说,北太河边全是码头,饲料、砂石料、钢材……只要往这儿运或从这儿往其它地方运的货物,几乎全需要工人装卸,而他们这些正在筛沙子、铲沙子的民工也全是靠北太河水运吃饭的。

    他们天天在附近等活儿,对这一带的情况应该很熟悉。

    韩朝阳追问道:“钱师傅,侯老板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你是砂石厂的侯老板?”

    “嗯。”

    “同行是冤家,做生意哪有不得罪人的,”钱师傅直起身擦了一把汗,眉飞色舞地说:“附近卖砂石的不光他一个,河这边有三家,对面有四家,不过砂石生意做得最大的就他和对面的常麻子。以前因为抢生意还打过架,常麻子被你们抓进去关了好像有半年!”

    这是一个新情况,回头让吴伟好好问问。

    韩朝阳想了想正准备再问问,一个民工突然回头道:“现在市里的工地不让现场搅拌混凝土,砂石料生意越来越难做,侯老板比常麻子有眼光,几年前就跟几个老板合伙在东边大桥下面投资建了一个搅拌站。生意挺好,反正拉商品混凝土的大车整天进进出出,但合伙的生意不好错,几个老板闹翻了,有个老板又在对面跟常麻子合作,又搞了一个搅拌站。”

    “侯老板跟常麻子竞争很激烈?”

    “不是激烈,是跟仇人差不多。你举报我,我举报你,说对方的混凝土不过关,说对方给哪个工地的材料员回扣,甚至找辆车坏在对方搅拌站前面的路口,反正他们什么招儿都使过。和气生财多好,非要搞成这样。” 一流小站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