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九十六 “愚公移山”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下午两点,腾大亲自打来电话问进展。

    脚手架都没搭好,能有什么进展?

    韩朝阳只能实话实说,腾大果然很不高兴,让砂石厂侯老板接电话,不知道跟侯老板说了些什么,但能看得出来侯老板很紧张,把手机还给韩朝阳就去找包工头。

    下午的效率高多了,包工头亲自监工,并从其它工地又调来二十几个人。不好好干就拿不到工钱,谁也不敢再吹-牛-逼,更不敢当着包工头面磨洋工。

    砂石厂侯老板也在现场呆了一下午,甚至找来一个电工,爬到脚手架顶上安装了四盏塔吊上用的那种大灯。

    天一黑,合闸送电,被脚手架和塑料布围得严严实实的作业区宛如白昼。

    四个民工爬上沙堆顶部,用铁锨把沙子铲到输送机的传送带上,下面支了四个架子,四个大铁筛挂在架子上,沙子一直输送到铁筛里,筛沙子的民工只需要不断推晃筛子。最辛苦的工序莫过于把筛好的沙子运走,民工们要把筛好的沙子再铲到输送带上,一点一点转运到上午清理出来的空场地。

    工人们从现在开始两班倒,韩朝阳和吴伟同样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工人们12个小时换一次班,韩朝阳和吴伟是4个小时换一次班。

    黄莹有先见之明,知道筛沙子扬尘大,专门去市六院找了几副口罩,同换洗衣服一起送过来的。韩朝阳值第一个班,戴着口罩站在几部输送机中间,看着民工们流水作业。

    “韩警官,这个要不要?”

    “要!”上级交代得很清楚,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尽管韩朝阳不认为刚筛出的一小段烂树枝有价值,但依然掏出手套戴上,把树枝从筛子里拿出来塞进证物袋。

    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样子,上了年纪的民工觉得有些好笑,正准备调侃这个小民警几句,在左边干的民工又有发现:“韩警官,这上面带血,虽然看不清但肯定沾了血,这个也要吧?”

    矮个子民工话音刚落,同他一起干活的三个民工顿时哄笑起来。

    韩朝阳被他们笑糊涂了,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卫生巾,看样子还是防侧漏的夜用型!

    “要,”韩朝阳禁不住笑了,从筛子里捡起卫生巾塞进证物袋,走到警车边取出标签写上筛出来的时间,给刚发现的两个“证物”编上号,再扔进吉队上午带来的塑料整理箱。

    砂石厂老板把办公室收拾出来让他们俩轮流休息,吴伟哪睡得着觉,掀开塑料布走进作业区,拉开警车后备箱看看刚筛出的“证物”,又走到韩朝阳身边分析道:“位置不对,刚才这两袋东西应该没什么价值。”

    “什么位置不对?”韩朝阳下意识问。

    “我打听过,尸体是从那儿被装载机司机铲上自卸车的,就算有什么东西也应该在底下,不可能在上面。”

    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韩朝阳从未想过这些。

    走到他手指的方向,看着与其它地方没任何区别的沙子,回头问:“吴哥,你跟谁打听的?”

    “侯老板,除了问他,我还能问谁!”

    “这么说我们应该从这儿筛,从顶上开始筛到这儿要筛到什么时候,搞得像愚公移山似的,这不是做无用功么。”

    吴伟突然俯身捧来几把沙子,又跑去找了几块刚筛出来的鹅卵石,像小孩儿一般蹲在地上玩起沙子。

    韩朝阳楞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抱着双臂笑道:“做实验?重建现场?”

    “如果是抛尸,凶手不太可能把一百多斤的尸体背到沙堆顶上,背着个死人既不太好爬,也不利用隐蔽;如果这就是第一现场,凶手一样不可能爬到沙堆顶上杀人,死者更不可能爬到上面去等人杀。我要是凶手,我要是想用这种方式隐藏尸体,我会在这儿挖个沙洞把尸体塞进去,再弄点沙子掩埋。” 一流小站首发

    “所以说我们应该从这儿筛。”

    “但不能排除尸体是从上面滑下来的可能性。”吴伟拍拍手,掸掉粘在手上的沙子,仰望着沙堆沉吟道:“侯老板说这堆沙子从来没铲干净过,他每天都能卖出几十乃至上百车,为了保证常年有沙子销售,他平均两天进一船,从船上运来的沙子都是直接卸到上面的。”

    “问题出在船主身上,或者在船上干活的人?”

    “这种可能性很大,”吴伟回头看看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民工们,低声道:“据侯老板说他只有三个相对稳定的供应商,他平时销售的砂石料只有四分之一来自这三个供应商,其它砂石料全是做砂石料生意的船主送到码头的,上岸谈价格,问他要不要,如果他不要就卖给别人。”

    “跟对方不熟悉?”

    “不熟悉,他倒是有一抽屉名片,就是因为太多了,搞不清楚谁是谁。”

    “进货没发票?”

    “你以为是卖钢材,卖钢材的也不一定全有发票。”

    “货船没货车多,车有交警管,船一样有专门的部门管。而且我看过电子地图,北太河上有好几个船闸,这段时间有哪些船航行到这一带应该不难查。”

    “岸上有多少交警,有多少摄像头?河上能有几个民警执法,又能安装几个摄像头?”

    想想也是,河面上的事真没岸上的事好查。

    想到接下来要执行的任务,韩朝阳不禁笑道:“别琢磨了,琢磨了也没用。人家压根儿没把我们当专案组的一员,除了这是一起命案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再瞎琢磨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难得有机会参与命案侦破,吴伟真不想就呆在这儿看民工筛沙子,紧盯着他双眼说:“朝阳,你可以打电话问问。上级说得很清楚,市局刑警支队、高新区分局和我们燕东分局联合侦办,你现在就代表我们分局,你有知情权!”

    “我能代表分局,别逗了,这个电话要打你打。”

    “我倒是想打,关键人家只认你韩朝阳,不认我吴伟。”

    正如吴伟所说,高新区分局领导真的只认韩朝阳,不管有什么事都给韩朝阳打电话,不管什么命令都是给韩朝阳下达,人家只知道“燕阳最帅警察”,懒得问跟“最帅警察”一起在现场看着民工筛沙子的另一个民警姓什么叫什么。

    一起“代表”分局的,结果成了小透明。

    韩朝阳能理解他的感受,正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警务通又响了,专案指挥部又打来电话。

    “韩朝阳同志,我高新区分局腾吉明,筛了多少,有没有筛出什么线索?”

    这才刚刚开始,就又打电话问进展!

    韩朝阳腹诽了一句,回头看看筛好的沙子:“报告腾大,大概筛了一车左右,筛出一小堆鹅卵石,一小段腐朽的树枝和一块卫生巾。鹅卵石堆在边上,树枝和卫生巾我装进了证物袋,您什么时候安排人来拿,还是我们给您送过去。”

    “你们看着工人继续筛,我明天安排专人去拿。”

    “是!”

    “跟工人师傅好好说说,请他们辛苦辛苦,尽可能加快进度。”

    “是!”韩朝阳嘴上说是,心里暗想空口说白话谁不会,关键空口说白话不管用,活儿这么辛苦,一个班12个小时就给人家120块钱,不拿出点真金白银,光凭几句好话人家能给你拼命干。

    吴伟却觉得这是一个打听案情的机会,站在边上一个劲使眼色。

    结果韩朝阳又一次让他失望,一连应了几个“是”便挂断电话。

    “你怎么不问?”

    “吴哥,你让我怎么问,而且领导们好像在开会。”

    “肯定是案情分析会。”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