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七十九章 “调解”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综合接警平台内部排了一个班,今夜是老唐值班。

    把鲍师傅送到工地,老唐的电话到了。他问清楚这边的情况,确认不需要过来换,就一个劲儿催韩朝阳早点去休息,因为理大那边明天会非常忙。

    这是工作分工,再不回去休息明天没精神。

    韩朝阳也不矫情,跟梁队、吴伟打了个招呼,先把许宏亮和李晓斌送到警务室,然后同女友一起“公车私用”,一直把巡逻车开到教师宿舍楼下。

    梁队和吴伟不知道要搞得多久,今夜同样无眠的还有远在几千里之外的龙道县公安局新营派出所长何平原。

    县ji委牵头的工作组,经过两天全面细致的调查,情况基本搞清楚了。

    可以确认老人家不是何平原“骂死”的,何平原在整件事中没任何过错,但死者亲属不依不饶,新营乡的十几干部直到此刻仍在维稳。

    死者亲属的工作做不通,县领导没办法,竟要求王局和纪政委来做何平原的工作。

    三人一根接着一个根抽烟闷烟,办公室里烟雾缭绕。

    政委刚才旁敲侧击了近半个小时,何平原始终埋着头保持沉默。

    县领导正在等消息,在死者亲属家维稳的新营乡干部正等着帮他们“调解”,王局不想再耽误时间,更不想夜长梦多,把打火机往茶几上一扔,啪一声吓了精神一直恍惚的何平原一跳。

    “平原,虽然没有调解必须开执法记录仪的硬性规定,但作为一个派出所长,作为一个老民警,你应该非常清楚上级为什么给你们配发执法记录仪。明明有,你不开,结果把事情搞成有理说不清,可以说你也是有过错的!”

    “王局……”

    “听我说完,”王局拿起手机看看时间,阴沉着脸说:“因为这件事,县委专门组建工作组,新营乡党委、政府把其它工作放到一边,把精力全放在维稳上,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在帮你擦屁股!这件事不能再拖,拖下去会影响工作,也会夜长梦多。”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王局反问了一句,直言不讳地说:“关乡长私下跟死者的大女婿谈过,死者的大女婿说他那两个舅子想要二十万。财迷心窍,居然想发他们老子的死人财!狮子大开口,要求太过分,别说二十万,十万也没有!”

    终于快说到点子上了,纪政委不失时机问:“王局,如果请新营乡的同志再帮着做做工作,能不能给个三五万,把问题解决掉。”

    “我给关乡长打过电话,关乡长正在帮我们规劝,争取五万解决问题。”

    何平原不是韩朝阳那样的菜鸟,岂能听不出两位领导一唱一和的言外之意,岂能不知道不出血死者亲属会蛮不讲理、没完没了的纠缠,而局里乃至县里最怕的恰恰是他们闹。

    参加工作几十年,不知道调解过多少矛盾纠纷和治安案件,没想到居然有需要别人帮助“调解”的这一天。

    何平原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窝囊,恨不得拍案而起,来一句劳资不干了。

    然而,这只能想想而已。

    当这么多年警察,对这身警服、这份工作真有感情。

    况且人到中年,一气之下辞职,不当警察又能干什么?

    有老婆、有孩子、有家庭,前年在县城买的房到现在房贷都没还清,方方面面的因素决定了他不能意气用事,只能忍,一忍再忍。

    “王局,政委,我听组织的。”何平原深吸了一口气,哽咽地说:“但我前年刚买房,买房花不少钱,装修又花不少钱,让我一下子捧五万,我捧不出来,我没这么多钱。”

    一个正科级的派出所长,拿不出五万现金,在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说出去别人真会当笑话。 一流小站首发

    但龙道县不是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而是国家级贫困县。干部工资不仅不高,甚至直到前些年才能按月足额发放。

    至于灰色收入,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山里人口就那么多,乡政府所在地白天都看不见几个人,别说歌厅、舞厅、桑拿、洗浴等娱乐场所,甚至连旅社都没有,许多群众连二代身份证都不愿意办,谁会给民警送钱,民警又能有什么灰色收入!

    王局相信他一下子捧不出五万,事实上也不想让他掏钱解决这件事,可是局里一样没这笔经费,县里更不可能出这笔钱。

    县领导态度明确,说得很清楚,已经给这件事定了性,不然也不会说“这么多人帮他擦屁股”这番话。

    王局一样觉得这个公安局长当得窝囊,抬头看看纪政委,淡淡地说:“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没关系,我和政委帮你想办法。上次去市局开会,听局领导说我们公安又要涨工资了,五万块钱,多大点事,慢慢还就是了,关键是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

    何平原很郁闷、很憋屈,起身擦了一把泪,哽咽地说:“王局,政委,对不起,我给组织添麻烦了,我出去给我爱人打个电话,跟她解释一下,问问她家里有多少钱。”

    “平原,跟你爱人好好说。”

    “知道,她应该能理解的。”

    不为部下考虑的领导不是好领导,看着他心灰意冷的样子,王局心里特不是滋味儿,拍拍他胳膊,意味深长地说:“平原,你的为人我们是了解的。我和政委至始至终相信那个老头的死与你无关,至始至终相信你是一个好同志。赔钱不意味着你真错了,出这件事前你是我们龙道县公安局新营派出所所长,以后你依然是!”

    或许在别人看来王局这番话是场面话,但何平原非常清楚这番话的份量。

    遇到这样的事,上级首先考虑的是消除不良影响,至于谁对谁错只能放在第二位。

    换句话说,尽管他何平原没做错什么,但这个派出所长是别想再干了,就算干也要换一个派出所。可是不管换到那个派出所,在不明真相的群众看来老人家的死肯定与他有关,以后不管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王局的言外之意很清楚,不调整职务,而作出这样的决定是要顶着压力的。

    “谢谢王局,谢谢政委。”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何平原总算感受到了一丝温暖,扶着门框,泪流满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