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七十七章 “分工明确”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刚才还担心那小子会不会出意外,结果确实让人很意外。

    借黄莹和张贝贝去六院上厕所的机会,韩朝阳给许宏亮和李晓斌通报起“案情”。

    “他那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都去宏福饭店吃面条或吃蛋炒饭,因为天天去,跟小饭店老板、老板娘、服务员混熟了。8月1号是宏福饭店交房租的日子,7月30号下午老板娘准备了两万多现金,钱放在包里,包放在小吧台里,晚上吃饭的人多,一忙就没顾上把包放好。”

    韩朝阳习惯性摸摸鼻子,接着道:“那天晚上他去了,服务员清楚地记得他在吧台边站了好一会儿,等上人的那一阵忙完,老板娘突然想起包没放好,突然想起包里有两万多现金,等她想起来回吧台一看,发现包没了。”

    “祝有为干的?”

    “服务员说虽然当晚有很多客人,但在吧台边转悠的就他一个。”

    “刑警队是怎么找到他的?”李晓斌低声问。

    “不是刑警队找到他的,是老板在买菜的路上遇到的,揪住他不松手,拨打110,巡警赶到现场,了解完情况,直接把二人送到燕中分局刑警四中队。”

    许宏亮很难把一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跟一个小偷联系起来,沉吟道:“案发当晚,小店生意那么忙,光凭服务员的一面之词,就认定是他干的未免太牵强。” 一流小站首发

    “问题是他之后的表现太可疑,身上没手机、没身份证,在接受刑警询问时装傻充愣,连真实姓名都不说,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毫无疑问,他是不想让公安找到学校。

    许宏亮反应过来,追问道:“后来呢?”

    “涉案金额两万多,肯定要追究刑事责任,但没证据,前科人员指纹库里又没他的指纹,甚至连他姓什么、叫什么,家住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刑警四中队没办法,关了他24小时,让他走了。”

    “绝对是他干的,他是做贼心虚,担心刑警追查到学校,所以躲起来避风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怎么办?”许宏亮扶着车窗问。

    “没证据,刑警都拿他没辙,我们能拿他怎么样,再说他人在什么都不知道。”韩朝阳紧盯着理大南门,冷冷地说:“他不老实交代真实姓名,说明他还是很想继续上学的。这件事先放一放,说不定他很快会现身。”

    “现身之后呢?”

    “盯着他,如果不再伸手算他运气好,要是敢再作案,那他就没上次那样的好运了。”

    “学校这么大,怎么盯!”

    “办法总会有的,今天太累了,早点休息。”

    ……

    正如之前预料的一样,接下来半年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会非常忙。

    等晚上吃了两顿看见烤鱿鱼又饿了的黄莹买了两串鱿鱼,正准备去警务室跟师傅、老唐及师姐打个招呼回去休息,分局指挥中心下达指令,让去高铁站工地出警。

    换作平时,接处警这么严肃的事是不能带家属的。

    但今晚不是平时,并且黄莹穿着一身特勤制服。

    韩朝阳一刻不敢耽误,让张贝贝先回去,旋即打开转向灯载着三人穿过中山路,从朝阳村中街抄近路赶到工地。

    两辆拉渣土的大卡车停在路边,一个司机在焦急的打电话,一个司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正蹲在车边观察轮胎。

    “谁报的警?”

    “我,我报的警。”矮个子司机直起身,用手机上的手电照着轮胎急切地说:“警察同志,您看,这肯定是人扎的。不光我车胎被扎了,我哥的车胎也被扎了,谁这么缺德,我招谁惹谁了!”

    李晓斌打开手电,许宏亮很默契地帮着拍照。

    韩朝阳俯身看看瘪的车胎,再走到后面看看另一辆,旋即站在两辆大车中间,借助后面大车的大灯,打开文件夹,一边询问一边做笔录。

    “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刚。”高个子司机指指斜对面的小饭店,苦着脸说:“不到12点,城管不让我们把渣土往外拉,我们就在对面吃了点东西,回来一看,车胎被扎了,还几个胎一起扎!我们一天多少费用,而且不是每天都有活儿干的,这不是坑人么!”

    两辆大车,共有7个车胎破了。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况且一看轮胎上的痕迹就知道是人为的。

    韩朝阳放下文件夹,一边示意李晓斌进去找工地负责人,一边问:“邵老板,今晚有几辆车来拉渣土?”

    “十一辆,我们来早了。”高个子司机看着正给修理厂打电话的弟弟,气呼呼地说:“我算什么老板,我就是一开车拉活的,拉一车土拿一车的运费,我能得罪什么人!”

    周围没摄像头,最近的有摄像头的路口在一点五公里外。

    高铁站工地刚开始挖基础,工地的基础设施都没搞好,更不用说安装监控了,大半夜去哪儿找扎胎的人,韩朝阳只能先问问情况。

    “里面的土石方工程不是你们承包的?”

    “我们哪承包得了这么大工程,我们是跟庄老板干的,庄老板也是从大老板手里包的活儿。就算大老板抢了生意、得罪了人,他们也该去找大老板麻烦,跟我们这些干活的人使坏算什么。”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存在因果关系。

    谁会无缘无故扎车胎,而且一扎就是七个,并且大车的车胎那么硬,不是有备而来就真鬼了!

    对司机而言只是车胎被扎了,给他造成了经济损失。

    对韩朝阳而言这不只是车胎被扎那么简单,这影响到高铁站建设工程,影响到燕阳的经济建设。总之,只要跟高铁站沾上边儿的就不是小事,就必须第一时间上报。

    事实证明,所里对这件事确实重视。

    今晚值班的顾所听完汇报,当机立断地说:“小韩,你们先保护好现场,再找几个人问问,我给梁队和吴伟打电话,请他们赶紧过去。”

    “是!”

    “邵老板,等等,车胎等会儿再卸,办案民警马上到,他们到了之后要勘查现场要取证。”

    损失已经造成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补胎,怎么把损失弥补回来?

    高个子司机追悔莫及,暗想早知道这样不如不报警,苦着脸恳求道:“韩警官,补胎的师傅也马上到,他开车来的,车上什么工具都有。现在卸,等他到了就补,下半夜还能拉几车,等你们勘查现场,等你们取证要等到什么时候。”

    “很快的,配合一下。”

    正说着,一辆大平板车拉着一辆挖掘机开了过来。

    车上跳下一个小伙子,不无好奇地看了众人一眼,旋即跑到工地大门边指挥倒车。就在他们忙着把挖掘机开下来之时,前面又有了灯光,只见一辆辆拉渣土的大车浩浩荡荡驶了过来。

    韩朝阳意识到土石方工程的大部队到了,下意识掏出警务通看看时间。

    高个子司机很焦急,一边带着刚跳下车的中年人去看车胎,一边在发动机轰鸣声中跟中年人诉苦。许宏亮不管那么多,就这么守在他们两兄弟的大车边。

    汽车尾气特难闻,工地灰尘又大,黄莹赶紧爬上巡逻车,关上车窗。

    韩朝阳不能怕环境污染,确认许宏亮在保护现场,见李晓斌同一个戴蓝色安全帽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立马迎上去问:“您好,请您贵姓?”

    “免贵姓叶,叶志国。”

    “叶总,您是今晚的负责人?”

    “算是吧,什么事?”

    “承揽土石方工程的队伍是不是您找的?”

    “韩警官,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二公司就负责土建,而且只负责一部分。土方工程是总公司发包的,跟我们二公司没关系,我只负责看着他们挖,挖什么地方,挖多大,挖多深。”

    韩朝阳有些失望,不过并不意外。

    现在搞基建全是这样,总承包估计一个工人都没有,全是坐办公室的,说难听点是层层分包,说好听点是分工明确,专业的活儿交给专业队伍去干。

    问了也是白问!

    韩朝阳暗想既然你们分工明确,我们一样分工明确,梁队和吴伟马上到,这些事让梁队和吴伟头疼去吧。

    …………

    ps:又感冒了,头疼鼻塞嗓子疼,今天只有一章,给各位书友道歉,请各位书友见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