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六十五章 立功受奖(一)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作为准警嫂,黄莹很早就关注了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的微信公众号。

    郑欣宜和陈洁每次更新公众号,她都会习惯性地帮着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到底更新的是什么内容却极少点开来看。

    远在临山镇老家的马老师没关注巡逻队的微信公众号,但非常关注儿子和准儿媳的微信朋友圈,不管韩朝阳和黄莹晒照片还是转发什么消息,都会第一时间点赞并点开看看,看完之后留言,她留言黄莹不能不回复,以至于把朋友圈当作聊天软件用。

    看到燕东分局去龙道县公安局学习交流的民警,在搜捕行动中成功抓获一名公安部a级通缉犯,缴获一把五四式手枪的消息,马老师大吃一惊,顾不上做晚饭,急忙给儿子打电话。

    结果怎么打也打不通,越是打不通她越担心越着急,于是给黄莹打。

    “妈,您怎么知道的?”黄莹正在加班,听到这个消息同样大吃一惊。

    “你转发的,你朋友圈里有!”

    “今天单位事多,我就顺手转发到朋友圈,没注意看。”

    “你赶紧看,里面有照片,虽然打了马赛克,但一看体型就知道是朝阳,而且他们单位就去了十几个人,前天打电话时说就他一个人参加搜捕。”

    正如马老师所说,除了倒霉蛋没别人!

    黄莹吓得魂不守舍,急忙点开朋友圈看下午转发的消息。

    照片上民警那满身是血的样子,她越看越担心,越看越窝火,坐在办公桌前不断拨打韩朝阳手机。很巧的是回到新营派出所的韩朝阳,见手机已经冲了20的电,担心她打不进来,感谢完前来慰问他的几位领导,一回到宿舍就开机,一开机就接到她的电话。

    “朝阳,你没事吧?”

    “没事,行动结束了,我在所里,等着吃饭呢。”

    “没事怎么关机,没事怎么不接电话?”确认他没事,黄莹稍稍松下口气。

    “手机没电,回来路上又不好充,现在刚充上。”

    “有没有看巡逻队转发的消息?”

    “没顾上,怎么了,欣宜转发的什么消息。”

    “你们搜捕的逃犯是不是落网了?”

    “嗯,夜里落网的。”

    “是不是你抓的?”

    “你怎么的!”原来好事一样能传千里,韩朝阳禁不住笑了。

    黄莹可没心情笑,气呼呼地问:“韩朝阳,你以为你是谁,辣手神探?逃犯手里有枪,多危险,你想立功想疯了,不管三七二一就往前冲,要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你妈多担心,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虽然被劈头盖脸的骂,但韩朝阳心里却美滋滋的,连忙解释道:“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那么伟大,更没那么傻。我非常清楚我的命不是自己的,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未经你允许不能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

    又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这件事跟其它事不一样,黄莹不想被他糊弄过去,追问道:“没那么傻怎么还往前冲?你有枪吗,你穿了防弹衣吗?”

    “我没枪,也没穿防弹衣,不过这件事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估计也不是微信公众号里说的那样,你先听我解释。”

    “行,你先说。”

    韩朝阳把来龙去脉耐心解释了一遍,又强调道:“这一切纯属巧合,我压根儿没想过一个人下山搜捕,主要是迷路了。至于冲上去,那是棒打落水狗,把他的胳膊腿全打断了,把他打得半死不活才上手铐的。你说我运气好不好,连野猪都帮我,让我捡这么大一便宜。”

    逃犯被发狂的野猪拱伤了,他冲上去一顿乱棍,就这么捡了个漏!

    搞清楚来龙去脉,黄莹噗嗤一声笑了,想想好奇地问:“野猪呢?”

    “牺牲了,逃犯开了七枪,全部击中,中了七枪它还能活?”韩朝阳下意识从口袋里摸出小家伙给的獠牙,禁不住笑道:“话说我真对不起那头野猪,它帮了我这么大忙,结果我还吃它的肉,还把它的獠牙留着当纪念品。”

    “知道你还吃!”

    黄莹笑归笑,回想了一下他描述的经过,又质问道:“不对啊,你知道他只是被野猪拱伤,并没有被野猪拱晕拱死,明知道他手里有枪,为什么不躲,反而冲上去棒打落水狗?”

    “你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林子里一片寂静,我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地上全是杂草、全是树叶、全是树枝,如果我躲我往回跑,他肯定能听见动静,肯定会向我开枪。我们还没结婚呢,房贷还没还完呢,好日子和苦日子都才刚刚开始,我可不想当烈士,在那种情况下抓住机会冲上去反而是最安全最保险的选择。”

    设身处地想想,冲上去棒打落水狗可能正如他所说是最稳妥的。

    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管怎么说他安然无恙。 一流小站首发

    黄莹不想再埋怨,哽咽地说:“朝阳,以后小心点,别再让我们担心好不好,求你了。”

    “放心,以后不会了,这次是巧合。我们中国治安多好,像这样的亡命之徒,别说在我们燕阳少见,在龙道县也多少年遇不到一个。再说我是社区民警,不是刑警,更不是缉毒警,每天面对的是三姑六婆,处理的是家长里短,能有什么事,能有什么危险?”

    “总之,你得小心点,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想想,不说了,我这儿还有点事,你赶紧给你妈打个电话,她担心死了。”

    “行,晚上视频。”

    ……

    民警立功就要授奖,作为带队学习交流的原单位领导,范局把这件事作为一件重要工作在干。

    一回到县局就敲开政委办公室门,与同样刚从新营乡回来的龙道县公安局纪政委聊起评功评奖的事。

    “……评功评奖相互谦让是一种境界,但不能因此损害条令法规的权威性和严肃性。以前,每到年终评功评奖,许多同志都发扬风格,相互谦让。但是现在,我们分局党委不仅不提倡在评功评奖时发扬风格,而且要求各单位实事求是,一线民警三天两头加班,工作压力那么大,还经常受委屈,如果立功再不受奖,怎么调动同志们的积极性,以后的工作怎么干?”

    眼前这位不是旁敲侧击,而是摆明了要县局给一个态度。

    抓获公安部a级统计,并且是被通缉之后又涉嫌杀害两人潜逃的通缉犯,这不是一件小事。上午事太多顾不上考虑评功评奖,中午考虑到了。

    王局在回来的路上请示过市局吴副局长,吴局在送徐总走的时候在车边也跟徐总研究过。现在有了一个大概方案,问题是眼前这位满不满意,毕竟这不只是个人荣誉,同样是单位荣誉。

    纪政委递上支烟,微笑着说:“范局,首先请您放心,韩朝阳同志虽然是你们分局来我们县局学习交流的民警,但并没有把自己当外人,跟我们的民警一样坚守哨卡四天五夜,吃在山上睡在山上,面对持枪的逃犯不仅没有退缩,而且奋不顾身将其擒获,他的英雄事迹不仅我们知道,市局乃至省厅领导都知道。”

    “纪政委,其实不光你们市局、你们省厅领导知道小韩,我们市局和我们省厅的领导一样知道,他是深受我们燕阳市民喜爱的‘最帅警察’!”

    把他们市局、把他们省厅都扛出来了,看来之前那个方案眼前这位不一定能满意。

    不过也能理解,如果换作龙道县局的民警,不光会上报省厅、上报公安部,甚至会破格提拔。

    关键小伙子不是龙道县公安局乃至新兰市公安系统的民警,如果就这么报上去不光市局和县局会很尴尬,连省厅领导脸上都没光。

    就像周局把任务交给范局一样,上级也把这件事交给了纪政委。

    纪政委没办法,一脸不好意思地说:“范局,考虑到你们过几天就要回去,市局和我们县委县政府,包括我们县局党委,都觉得不能就这么让你们走。同时考虑到麻黄草收购工作刚刚展开,防止麻黄草流入非法渠道的禁毒任务很重,上级决定近期举行一个隆重的‘火线立功’、‘火线入党’仪式,对在搜捕行动及禁毒行动中涌现出的一批先进典型进行表彰并记功,批准在遂行任务中表现出色的民警火线入党。”

    “火线立功”、“火线入党”,只要有“火线”这个词就是快,换言之就是不上报公安部,不要走那些繁琐的程序。

    范局沉思了片刻,没发表任何意见,依然笑看着纪政委。

    “政治处正在整理事迹材料,最迟后天上报市局,以韩朝阳同志的成绩尤其事迹,记一个二等功应该没问题。管稀元同志和宁俊德同志在学习交流中的表现也很出色,一个不辞劳苦地帮群众运水,在帮群众往坡上推拉水的三马子时摔伤。一个协助我们民警查获一起非法倒卖麻黄草的案件,现场缴获麻黄草120多公斤,局党委研究决定在‘火线立功’、‘火线入党’仪式上对这两位同志进行嘉奖。”

    同时有三个民警立功受奖这就不一样了,一共来了十二个人,一个荣立个人二等功,两个获得嘉奖,真正的满载而归!

    尽管范局觉得这个方案还是可以接受的,但还是笑道:“原来小管和小宁表现也很优异,纪政委,不好意思,我要先向我们周局和政委汇报下这个好消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