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六十一章 搜捕(十)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前面的人依然在呻吟,一边呻吟一边大口喘着气。

    可能这片林子位于背风处,也可能风停了,四处一片寂静,韩朝阳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呼吸声,很急促,伴着呻吟,能感觉到他此刻非常痛苦,能想象到他伤势不轻。

    越是越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韩朝阳紧握着木棍屏气凝神,依然不敢轻举妄动。

    那混蛋刚才好像开了七枪,也不知道五四式手枪弹夹里能装几发子弹,更不知道他有没有再往弹夹里装填。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不知道野猪这边有人,并且他不敢在此久留。

    连开六七枪,枪声在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里能传很远,他的大概位置已经暴露,包括江立、卢班长等参与围捕的民警和武警官兵,这会儿肯定正从四面八方往这一带包抄。

    现在该急的是他,韩朝阳一点不急。

    定定心神,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看能不能更适应漆黑的环境,能不能确认逃犯的位置,能不能依然看到逃犯在干什么。

    然而,林子里太黑了,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前面一片黝黑,什么都看不清。

    不过通过声音可以确认他仍在原地。

    他在干什么,难道伤势重的起不来、走不了路?

    膝盖下的这头野猪不管之前祸害过多少庄稼,但这次真是立了“大功”,可惜“英勇牺牲”了,不知道中了几枪,反正死得很壮烈!

    韩朝阳鬼使神差地摸向野猪的头,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猪嘴里伸出两根往上弯曲的獠牙,至少有十厘米长。獠牙虽然不是很锋利,但这家伙性情凶暴,不怕人,不害怕任何动物,记得曾有一个关于动物的电视节目,里面有一头饿急了的豹子想捕食野猪,结果被几只野猪拱死了,被什么都吃的几只野猪啃得只剩骨架。

    想到这些,韩朝阳意识到逃犯与这家伙狭路相逢,尽管连开击毙了野猪,但结果显然是两败俱伤,就算没死有可能残了。

    就在韩朝阳推测逃犯的伤势时,前面突然隐隐约约传来音乐声,紧接着出现微弱的亮光。

    手机!

    他开手机了!

    刚才是开机音乐,他是准备给同伙打电话求救,还是打算借助手机的亮光检查伤势?

    韩朝阳吓一跳,急忙弯下腰,一点一点、小心翼翼调整姿势,从蹲着变成趴着,趴在又脏又臭的野猪尸体后面,胸膛、腿上、胳膊上……只要接触地面的部位全染上了猪血甚至猪尿,湿漉漉的,又腥又臭。

    调整完姿势,掩护好身形,韩朝阳轻轻深吸一口气,轻轻拨开面前的杂草。

    看见了!

    终于看见了!

    那混蛋就在左前方五米左右的一颗小树下,半靠在树干上,只见他用手机照照四周,不知道捡了个什么东西塞在嘴里,旋即把手机放在一边,艰难地解下背包,好像从包里取出一件衣服,正用衣服包扎大腿上的伤口。

    嘴里咬着的应该是树枝,双手正在包扎,受伤了行动不方便,更重要的是枪不在手里。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捡漏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上的,被领导安排到大西北来吃苦,苦是吃了,但不能白吃!

    韩朝阳再也不害怕了,激动兴奋到极点,借助前面微弱的亮光再次确认逃犯仍在包扎伤口,紧攥着木棍猛地爬起身,跨过野猪尸体冲了上去。

    …… 一流小站首发

    刚才那头野猪太大、性情太凶暴,根本没注意更不用说招惹它,就稀里糊涂被它拱翻了。

    不仅大腿被獠牙拱了一个洞,被它拱翻时被弯曲的獠牙拉了一个大口子,猝不及防被拱翻之后它还啃,左腿被啃好几口,可能伤到骨头了。

    封长冬流了好多血,疼得快晕过去。

    过去几天全靠野果和植物根茎充饥,连水都没喝上一口,体力、注意力都不如以前,何况受这么重的伤,前面有个黑影冲过来,他精神恍惚以为是错觉。

    他抬着头傻看,一动不动。

    韩朝阳岂能错过这个机会,挥起木棍往他身上招呼,“砰”一声闷响,结结实实抽在封长冬左臂,只听见他“啊”一声惨叫,下意识抬起胳膊护头。

    “砰”,又是一下!

    韩朝阳像疯了一般拼命抽打,劈头盖脸一顿乱棍,头、胳膊、腿抽到哪儿算哪儿,棍棍带声,边抽边声嘶力竭地咆哮道:“让你跑,让你贩毒,让你杀人,打你个王-八-蛋!你跑啊,再跑给我看看,看我不打断你两条腿……”

    先是遇上野猪,现在又遇到这么个“疯子”。

    连续两次猝不及防,并且这次跟上次完全不一样,封长冬被打懵了,双手抱着头满地打滚,边打滚边喊叫,根本没机会找枪。

    “老实交代,封长琴是不是你杀的?”

    “连堂姐都杀,连侄女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你配做人吗?”

    ……

    韩朝阳不知道他伤势有多重,反正指挥部下过命令,如果他负隅顽抗可以果断击毙,不担心把他打死打残,边打边骂,边骂边打,也不知道打了多久、骂了多久,只知道打着打着他不动也不喊叫了。

    “给劳资装死,劳资看你是真死还是假死!”

    又是两棍,不过这两棍比之前轻很多,一是清醒了,二是打累的了。

    混蛋蜷缩在地上依然不动,该不会真打死了吧,韩朝阳突然有些后悔,暗想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连忙扔下棍子取出手铐,先蹲下身用双膝压着他,摸到他的双手,把他反铐上。

    旋即取出手电,打开照照四周,找到逃犯放在刚才那颗小树下的枪。

    再回到逃犯的身边,揪住他头发照照脸,确认他就是几百民警、武警和干部群众搜捕了四天五夜的封长冬,确认没打错人,这才真正松下口气。

    头被破了,鼻青眼肿,脸上身上全是血。

    胳膊腿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断,反正下身一样全是血。

    再看看自己,有封长冬的血,有猪血,刚才擦汗时摸过脸,估计脸上一样是血。

    韩朝阳一屁股坐到封长冬身边,探探他的鼻息,发现有呼吸,好像没死,但看到他包扎过的大腿然在不断往外渗血,觉得有必要帮他止血,帮他好好包扎一下。

    刚才打得筋疲力尽,现在包扎得满头大汗。

    帮逃犯简单处理完伤口,韩朝阳从他的包里取出一条裤子擦擦手,掏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信号。

    本以为跟刚才一样没信号,结果出人意料,现在不仅有信号而且很强,应该是指挥部收到这边有人开枪的汇报,把通讯公司的应急通讯车紧急派到了附近。

    韩朝阳欣喜若狂,急忙拨通江立的警务通。

    江立真吓坏了,大半夜突然听到南边响枪,从方向上推测应该离燕阳同行所在的山头不远,急忙给燕阳同行打电话,结果怎么打也打不通,不是无人接听而是不在服务区,指挥部想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位置都锁定不到。

    崔局和杭教导员正在往谭家沟赶,他则同卢港等武警分为两组,在严大爷和小家伙带领下来连夜搜山。

    总共就这几个人,大半夜怎么搜?

    就在他心急如焚几乎绝望的时候,老天有眼,终于有了消息,终于来了电话。

    “朝阳,你在什么位置?”江立停住脚步,扶着一颗小树急切地问。

    “我也不知道在什么位置,我迷路了。”

    “你没事吧?”

    “没事。”韩朝阳回头看看昏迷的逃犯,半开玩笑地说:“我没事,不过封长冬有事。他流了好多血,伤势很重,现在有心跳有脉搏有呼吸,等会儿就难说了,赶紧向指挥部汇报吧。”

    “你抓住了封长冬!”

    “嗯,他就在我身边,已经控制住了,枪在我手里,放心吧。”

    他赤手空拳抓获持枪的逃犯,他没事,逃犯受伤了,可刚才响枪又是怎么回事?

    江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可以确定燕阳同行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急忙道:“朝阳,你先等等,在原地看好逃犯不用动,我先向上级汇报。”

    “你忙你的,我哪儿都不去。”

    ……

    消息传到指挥部,徐总、吴局和王局等领导终于松下口气。

    “小杨,命令技侦组抓紧时间定位韩朝阳同志的手机,动作一定要快。”

    “救护车出发没有,安排一辆警车给他们开道!跟医护人员说清楚,我们要活的,请他们辛苦一下,带着急救器材和药物跟我们民警一起从娘娘庙步行去谭家沟。”

    “报告徐总,几个搜捕小组全联系上了,他们没开枪,也没人中枪没人受伤。”

    “报告徐总,韩朝阳同志的手机打通了,可以通话,可以视频。”

    “开视频。”

    “是!”

    领导让视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里怎么视频。

    韩朝阳爬起身在原地转了一圈,找到一个树杈把手电放上去,调整好角度,回到逃犯身边举起手机开始视频。

    强光手电,光线很强。

    其它地方看不清楚,小伙子和小伙子脚下的逃犯看得清清楚,如假包换的两个“血人”,唯一不同的是一个站着一个被反铐着双手蜷缩在地上。

    从视频图像上看,小伙子刚刚经历过一番“浴血奋战”。

    投入那么多警力,动员那么多干部群众参与搜捕,结果逃犯竟被一个来龙道县公安交流的燕阳民警抓获了,王局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徐总队长却没其它想法,对徐总队长而言只要能抓获逃犯就行,立即举着通话器,紧盯着液晶屏道:“韩朝阳同志,我是省厅刑警总队徐青元,鉴于你手机快没电了,我们长话短说,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受伤?”

    “报告徐总,我没受伤。”

    “第二件事,请你把手机摄像头对着逃犯的脸部,我们需要确认一下逃犯身份。”

    “是!”

    虽然逃犯被打得鼻青眼肿,虽然逃犯脸上全是血,但通过视频还是能确认他就是封长冬。

    徐总队长露出会心的笑容,追问道:“韩朝阳同志,请让我们看看逃犯的枪。”

    “是!”韩朝阳急忙掏出枪。

    “韩朝阳同志,小心点,请你先把保险关了,对对对,就是掰一下那个。”

    逃犯真是倒大霉了,居然栽在一个连手枪保险都不知道关的民警手里,徐总强忍着笑接着道:“好,现在请你简单汇报一下抓获逃犯的经过。”

    看起来全是都是血,抓捕经过应该惊心动魄。

    事实上刚才确实惊心动魄,毕竟逃犯有枪,但领导一让汇报,韩朝阳却非常不好意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