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五十九章 搜捕(八)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在这个被废弃多年的小山村发现有人生活,江立和韩朝阳六人很吃惊。

    在这个连护林员都不会来的地方,一下子见到六个大活人,有公安、有带枪的武警,老人家同样吓一大跳,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

    江立急忙上去扶住梯子,跟慢慢往下爬的老人攀谈起来。

    韩朝阳听不懂本地话,卢港等四名武警战士一样听不懂,干脆很默契地按计划行动。韩朝阳走进院子察看有没有其他人,武警们两人一组,分别前去通完南面林区的垭口设卡。

    进来一看,真有点家的样子。

    一个满脸皱纹、牙几乎快掉光的老太太躺在里屋炕上,炕头放着几盒药,应该患有什么病。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在堂屋看电视,电视机是黑白的,看上去有了年头,不过画面和声音倒是挺清晰,可能以前的电器质量比现在好,屋顶又有卫星电视接收器,信号也比较好。

    “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小家伙有点怕生,连电视机都顾不上关,一溜烟跑到门口,躲在正跟江立说话的老人身后,扑闪着大眼睛好奇地打量闯进他们家的不速之客。

    江立显然告诉老人附近正在发生的事,老人家一脸不可思议,摘下帽子挠挠毛发快掉光的头,示意二人稍等,跑进院子拿出一把砍刀,带着二人在村里挨家挨户巡视。这个小家伙跟上午遇到的小家伙一样激动兴奋,扛着一根木棍追了过来。

    不出所料,村子是废弃了,但以前挖的水窖依然在。

    在坍塌的残垣断壁中穿行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找到不下四十口有水的水窖,但没发现有人来取过水的痕迹。确认逃犯没过来,江立先打电话向指挥部汇报,随即用对讲机与在村外山头垭口的卢港沟通。

    “西边那个山头是这一带的制高点,逃犯不可能从山头过来,但那边地势高、视野好,上级要求我们在山头设一个观察哨。我们只有六个人,包括你们现在守的一共要守三个垭口,西边垭口我负责,不过我没带枪,你得安排一个人过来。”

    “没问题,我在这儿守着,方俊去支援你。”

    “好,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不等江立交代,韩朝阳就主动笑道:“我去西边山头。”

    “朝阳,不好意思,主要是人太少……”

    去西边山头是有点远,还得继续爬山,不过相对下面的三个垭口,去山头设立观察哨可能是最安全的。山顶什么都没有,爬上爬下还累,甚至不知道南边有没有上山的路,封长冬就算往谭家沟跑也不可能往山顶上爬。

    “天下公安是一家,我们是自己人,说那些太见外了。”韩朝阳一边跟着他往村口走前,一边好奇地问:“刚才那个老头老太太和小孩儿怎么回事?”

    “退耕还林,防止人为破坏植被,防止水土流失是好事,但对原来生活在这里的村里而言,搬出去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山里虽然全是旱地,虽然收成不好,不过正常情况下再不好全家一年也能有两千元收入。搬出去一样有,国家有粮食补助和现金补助,一亩一百多,可是吃饭要花钱,什么都要买。”

    “在外面生活不下去?”

    “年轻人没什么问题,身强力壮的可以出去打工,打工再不行也比种地强。年龄大的就不行了,想出去打工也找不到活儿。想搞养殖,既没技术又没资金。刚才那位是实在过不去,想想还是带着老伴儿和孙子回山里生活。”

    “他没儿子?”

    “有,儿子和儿媳妇在外地打工,年头出去年尾回来,现在工也不好打,一年到头赚不到几个钱。”

    “可是他把孩子带回来,孩子怎么上学?”

    “不上了,在我们这儿孩子辍学不是什么新鲜事。”

    听见一阵脚步声,江立回头看看又追上来的小家伙,接着道:“回来对刚才那位老爷子而言不是什么坏事,邻居们全搬出去了,留下的那些水窖都能用,他不但不要再担心缺水,甚至有富余的水浇庄稼,今年大旱,好多地方遭灾,他家没有。”

    一个人独占全村的水,他当然不会缺水。

    韩朝阳下意识回头看看已经追上来却不敢跟太紧的小家伙,想想又问道:“江哥,东边村口那片被毁的林地怎么算,林业部门会不会追究他的责任?”

    “我问过,他说那儿原来是他家的果林,不是水果,是以前乡里推广种植的白果树,结果没结多少白果,打下来晒干背出去又卖不上价,干脆全砍了全挖了,跟林业局没关系。”

    “没砍伐林场的树?”

    “没有,盗砍盗伐是要追究法律责任的,正常情况下没人敢以身试法,再说后来种的这些树既不高也不粗,除了烧火有什么用,砍下来又能卖给谁。”

    “这倒是。”

    正聊着,该“各奔东西”的地方到了。

    江立停住脚步,回头跟小家伙说了几句,小家伙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江立没办法,又说了几句,小家伙笑了,飞奔到韩朝阳前面,挥舞着木棍儿在前面带路。

    “江哥,你让他跟我上山?”

    “山里的孩子不就满山跑么,他爷爷放心着呢,有他给你作伴我也放心。”

    这一去起码要在山顶呆到天黑,有小家伙在至少有个人说话,韩朝阳欣然笑道:“行,我跟他一组,有什么情况给你打电话。”

    ……

    有向导与没向导完全不一样。

    不管问什么小家伙都不好意思开口,问急了就抓耳挠腮地憨笑,但有他在真能帮上大忙,首先不要跑冤枉路,跟着他在压根儿没路的山林里钻来钻去,不知不觉就爬到了山顶。

    一路上还带着韩朝阳搜索,哪里有山洞,哪里的树后面能藏人,哪儿有野果子吃,他一清二楚。

    上当了!

    韩朝阳接过他摘的上面带刺儿的果子扒开吃了一口,那个酸那个涩,急忙吐掉喝水漱口,小家伙笑得前仰后合,又钻进树林摘来几个形状各异的野果。

    “不吃了,你小子没安好心。”

    “好吃,能吃!”小家伙终于开口了,一口标准的龙道普通话,跟何所的口音差不多。

    “不吃,好吃你自己吃。”吃一堑长一智,韩朝阳可不会再上当,站在山顶观察起山下的动静。

    “真能吃,真好吃。”小家伙往嘴里塞了一颗野果,一屁股坐到地上用木棍摔打起杂草。

    “刚才给我吃那个是什么?”韩朝阳心不在焉地问。

    “刺奶儿,人家说是中药,吃了可好呢。”

    “你刚才吃的呢?”

    “这个?”

    “嗯。”

    “裤裆泡儿,也叫叉叉果,附近就两颗长这个的树,在池柳想吃也吃不到。” 一流小站首发

    这野果长得奇形怪状,真有那么点像裤衩,韩朝阳接过一颗擦干净,塞进嘴里嚼了嚼,这次没上当,挺甜的,味道挺好。既然山外没有,那得多吃几颗,把小家伙摘来的“裤裆泡儿”全部吃完,韩朝阳不禁笑道:“我以为是枸杞呢。”

    “这个也好吃。”

    小家伙又递上两颗弯弯曲曲的植物,看上去想草根,不像果实。韩朝阳鼓起勇气擦干净吃了一个,味道还行,忍不住摸摸他乱糟糟的头发。

    “这是拐枣,可以酿拐枣酒,还可以熬麻糖。”小家伙咧嘴一笑,又跑下去钻进林子找吃的。

    吃完第二颗拐枣,韩朝阳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掏出手机拨通江立的警务通。

    “朝阳,有发现?”

    “江哥,刚才小家伙请我吃了几颗野果,拐枣和那个……那个什么‘裤裆泡儿’还挺好吃,封长冬一样是山里人,小家伙能找到他一样能找到,想绝水绝食估计没那么容易。”

    “是啊,这个季节山里野果多,不过我们能想到指挥部一样能想到。”

    “能想到就行,反正现在是要抓他,不是要饿死他。”

    “包围圈越来越小,他肯定跑不掉的。”

    “行,先挂了,有情况再联系。”

    ……

    为节约手机电池,韩朝阳不仅挂了而且关机。

    说有情况再联系,结果在山顶一直守到天黑都没发现任何动静,说好一起在山顶观察的小家伙,时不时跑进林子里玩一会儿,跑着跑着跑累,竟躺在草丛里睡了一觉。

    “江哥,教导员怎么说,援兵什么时候来?”韩朝阳打开手机,坐到小家伙身边再次拨通江立电话。

    “教导员说上级动员的干部群众下午全忙着协助搜捕,这会儿都回去了,今晚不可能有援兵。说指挥部让我们原地待命,让我们守好卡口。”

    领导显然认为其它地方比这边重要,不过逃犯是李家窑往这个方向跑的,南边确实比北边重要。

    “寄人篱下”就要人家的,但韩朝阳想了想还是苦着脸说:“江哥,卡口肯定要守,我这个观察哨是不是可以撤,大晚上什么都看不见,继续呆山顶没任何必要。”

    燕阳同行够倒霉的,一来就遇到这样的事。

    江立暗叹口气,举着手机歉意地说:“朝阳,我跟上级汇报过,结果上级说我们晚上看不见,逃犯在林子里更看不见,后面又追那么紧,他完全有可能用手机当手电。”

    “看亮光?”

    “辛苦一下,再坚持坚持,我跟严大爷说了,他等会儿上山给你送饭,上去就不下来了,陪你一起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