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五十七章 搜捕(六)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跌跌撞撞跑到山下的公路,杭教导员和十几个武警正坐在敞篷卡上整装待发。

    开车的是武警,副驾驶室是局领导坐的地方,江立和韩朝阳不敢犹豫,急忙爬上车厢。小家伙上不了车,一脸沮丧,回头看看四周,见远处有人正越过山梁往林区里搜捕又精神起来,竟背着箩筐冲下山坡,显然准备抄近路去追搜捕大军。

    “江立,小韩,给你们介绍一下。”

    杭教导员回头看看正往这边开的一辆武警警车,挤到车厢尾部用普通话说:“这位是丁队,丁副中队长,这是武警中队四班长黄可天同志和五班长卢港同志。我们的任务是尽快赶到娘娘庙、谭家沟及碾盘沟设卡,在堵住这三个口子的同时,寻找并检查退耕还林前遗留下来的水窖,并搜索逃犯有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绝水绝食?” 一流小站首发

    “对,就是绝水绝食,他被你们惊跑时只带了两瓶矿泉水,其中一瓶已经喝掉了。十分钟前,孟大那一组在群众协助下找到他藏身的地方,发现他遗留下来的空瓶子,拉的粪便及几枚很清晰的足迹。从排泄的粪便上看,他往林区潜逃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也就是说他不一定在小包围圈内,但绝对没跑出大包围圈。”

    江立指指杭教导员刚掏出来的地形图,低声问:“他潜逃前躲在这一片儿?”

    “嗯,就躲在李家窑六组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应该是想大半夜从保护站这边的公路潜逃,结果发现路上停满警车,于是从西边悄悄绕过保护站潜入林区。林区没有农户,也没几条像样的路,靠两条腿他是跑不远的。”

    正说着,车开了。

    刚才没扶好,韩朝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亏一个武警战士手疾眼快,不然真会栽下车。

    杭教导员顾不上交代他小心点,接着道:“虽说他跑不远,但林区地形复杂,全是崇山峻岭,植被又比较茂盛,而投入的总共就这么多警力,所以上级决定尽可能缩小搜捕范围。我们是先头部队,我们的任务很艰巨,抵达娘娘庙之后我们兵分三路,分成三个小组。

    崔局亲自负责第一组,驻守娘娘庙;我负责第二组,前往碾盘沟;你俩负责第三组,前往谭家沟;指挥部正在发动群众,正在想方设法调集援兵。我们赶到目的地之后不知道要坚守多长时间,请大家节约饮水、食物和手机、对讲机电池。”

    “是!”

    “辛苦大家了,现在抓紧时间休息,赶到娘娘庙要半个小时,夜里都没睡好,现在可以打个盹。”

    要说困,个个困。

    要说累,谁不累?

    但现在谁也睡不着,就这么靠在车厢上摇摇晃晃,一路颠簸到娘娘庙。

    娘娘庙只是一个地名,并没有庙宇,更看不见宫殿,甚至连人都看不见。

    只有一些建在山腰上的参差不齐的旧房子,大多因为很久没人住已坍塌,周围全是山,荒无人烟,四处一片寂静,仿佛来到一个与世隔绝的遗迹。

    房子当年没拆除,事实上也没什么好拆的,但搬走的村民当年挖的水窖依然在。

    崔局一刻不敢耽误,向指挥部汇报已抵达预定位置,放下手机简单交代了几句,旋即按计划行动。先安排两个武警战士去进出林区垭口设卡,然后率领其他武警上坡搜查老房子。

    江立带着韩朝阳,率领四个武警战士,背上指挥部为大家伙准备的饮水和食物,参照指挥部提供的手绘地图,顺着一条长满杂草的小路往西南方向搜索前进。杭教导员则率领另外五个武警往西,直奔更远更荒无人烟的碾盘沟。

    谭家沟比李家窑更偏远,真正的位于大山深处。

    村民没搬出去之前平时极少出山,本来就没一条像样的路,何况村民早搬出去了,过去两年几乎没人来过,指挥部提供的地图几乎没用,走着走着又没路了!

    “幸好有卫星导航,”江立放下手机,抬头看看四周围,指指远处的一个山头:“方向肯定没错,山那边就是谭家沟。”

    前面就是悬崖,这次真无路可走。

    原路返回不知道要绕多远,不知道赶到谭家沟要多久,五班长卢港走到崖边往下看了看,回头道:“江警官,就上面陡,下面不是很陡,要不我们从这儿下去。”

    “准备不充分,连绳子都没有,就这么下去太危险。”

    “想想办法,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朝阳,把腰带解下来。各位,我们把武装带、裤腰带系成一条绳,看能不能接五六米。”

    “江警官,这枝条挺结实,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卢港蹲下身使劲儿拽拽枝条,确认可以借力,一马当先地攥住枝条往下面滑。

    距下面的缓坡有十几米高,韩朝阳真替他捏一把汗。

    只见他看准一块裸路在悬崖外、看似挺结实的树根,小心翼翼踩了踩,确认可以借力又寻找能抓的地方,就这么像攀岩一样慢慢往下爬,直到双脚着地,仰头一笑,众人这才松下口气。

    “可以的,没问题,我在下面帮你们看着。”

    “行,我试试。”江立咬咬牙,在两个武警站士帮助下面对在韩朝阳,紧抓着枝条往崖下爬。

    下面有人提醒就是不一样,他不仅安全爬到缓坡上,用时甚至没第一个辖区的卢港多。

    见三个武警战士看向自己,韩朝阳只能硬着头皮上,一边小心翼翼往下爬,一边祈祷能借力的枝条和树根结实点上,祈祷万一摔下去,正在下面的江立和武警班长卢港能接住。

    “左边左边,对对对,手抓紧了,右脚往左边挪,好好好,再下来一点!”

    “朝阳,别紧张,踩稳了再送左手,稳住稳住,对对对,换手,抓住树根……”

    在电视上看见人家攀岩很容易,实践起来可没那么简单。

    韩朝阳的心怦怦直跳,大口喘着气,在悬崖上停了五六次,在江立和卢班长不断指点和鼓励下一点一点往下爬,总算有惊无险地爬到缓坡上。

    “歇会,喝口水。”江立拍拍他胳膊,抬头喊道:“小钱,该你了,别急,时间肯定赶得上。”

    “我没事,这其实没什么挑战性。”

    小伙子不是吹牛,身手敏捷,时不时往下看几眼,换完手立即换脚,动作一气呵成,最后几米干脆不爬了,认准落脚点直接往下跳。

    “高手!”韩朝阳佩服得五体投地,由衷地竖起大拇指。

    “什么高手,反恐训练有这些科目,只是训练时有安全绳,”小伙子不无得意地笑了笑,拍拍手招呼战友赶紧下来。

    鲁迅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是路。

    从崖山下来,沿缓坡继续往南走,竟走到一片原来是梯田的树林。

    梯田是原来住在这一片的人开垦的,顺着梯田一节一节往下走,顺着山势往南绕,拐了几个湾,一个隐藏在深山中的村庄出现在眼前,让所有人心中一凛的是,应该已经废弃两年的村里居然有炊烟!

    “一组一组,我三组,我三组,收到请回答。”

    “二组二组,我三组,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韩朝阳确认远处是炊烟,不是山林起火,紧张地提议道:“江哥,太远了,信号不好,崔局和教导员收不到,还是打手机吧。”

    “嗯,”江立把对讲机顺手递给韩朝阳,取出手机先调整焦距拍了两张照,先把照片发给杭教导员,旋即拨通教导员的电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