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五十章 毒贩(五)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要抓捕的目标在李家窑,最终目的地一样是李家窑,但为了不至打草惊蛇,下午走的是一条正在修建中的盘山公路。

    路面都没修好,更不用说路边的护栏。

    为了避让堆在路面上的砂石和停在路上的施工车辆,中巴车时不时靠右行驶,打开车窗往下望,下面就是悬崖,右侧轮胎几乎压在悬崖边上,一路险象环生,以至于韩朝阳都不敢再往下看了。

    进入林区,这一路上看不到哪怕一户人家。

    除了一看就知道刚种植不久,树干既不粗也不高,枝叶一样不茂盛的树苗,就是“植树造林,造福后代”、“退耕还林,利国利民”和“参天大树几十年,一缕青烟上西天”、“一时疏忽酿山火,终生遗憾责难逃”等退耕还林和森林防火的标语。

    本以为会指挥部会前移到能看见李家窑的地方,结果车队一路颠簸最终驶进一个周围除了山还是山的保护站。

    院子很小,只能停下四辆车。

    建筑面积也不大,只有三间平房。

    与其说这里是东谷林场的一个保护站,不如说是护林员的家。

    男主人四十多岁,皮肤黝黑,满脸皱纹。女主人也四十来岁,众人进来时她正用洗完衣服的脏水浇灌院子外的菜单。相比老常、江立等坚守在新营派出所的民警,生活在深山中的他们更不容易,周围要什么没什么,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真是与世隔绝。

    县局领导跟男主人打了个招呼,征用他家“客厅”当指挥部。

    同车来的刑警和缉毒警纷纷打开包,取出防弹衣穿上,抓紧时间检查枪支弹药。

    江立跟韩朝阳一样没枪没防弹衣,干脆走到院门口抽烟。

    “江哥,这儿离李家窑远不远?”

    “不远,李家窑就在山那边。”江立抬起胳膊往南指了指,又补充道:“顺着前面那边条小路可以绕过去,从沟底绕到李家窑六组,天详走过这条路,我没走过。”

    “车开得过去吗?”

    “中巴车不行,轿车地盘太低估计也够呛,面包车和越野车应该没问题。”

    “可我们没面包车,更没越野车。”

    “领导会想办法的,大不了走过去。”

    望山跑死马,虽然李家窑就在山对面,但走过去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上午爬坡爬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没想到接下来又可能要走山路。

    韩朝阳深吸口气,想想又问道:“江哥,刚才你们局领导在里面用普通话打电话,好像说什么森林分局,是不是管森林分局借车?”

    “不太可能,森林分局离这儿太远,估计是做最坏打算,万一扑空请他们协助围捕。”

    “这里不是林区吗,这儿不归他们管吗?”

    “这里是林区,但这儿不归他们管。”江立回头看看,低声解释道:“我们县里只有森林派出所,没森林分局。局领导说的森林分局是省森林公安局隆兴山分局,跟我们县局是平级单位。”

    “森林分局和森林派出所不一个单位?”

    “这一说我想起来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如果能顺利逮着封长冬,如果接下来几天有时间,真要带你去隆兴山玩玩。隆兴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虽然在我们县里但不归县里管,直接隶属于省林业厅。隆兴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跟我们县委县政府平级,隆兴山森林分局不只是森林公安,对自然保护区内的治安案件、刑事案件包括交通违法都有管辖权。”

    没想到一个县有两个公安局!

    就在韩朝阳问这问那时,被安排到草店派出所跟班学习的管稀元也在频频打电话。

    “老宁,草店这边就剩一个老民警,其他人全被调走了,所长走时还带了枪,肯定有紧急任务,你那边怎么样?”

    “我这边一样剩下一个人,不,包括我在内两个,”宁俊德坐在破旧的派出所值班室里,看着电视笑道:“到底什么任务,你打开电视机一看就知道了。县里组织的大行动,全县民警除了值班人员全部要上路,盘查过往车辆,严防麻黄草流入非法渠道。”

    “麻黄草!”

    “嗯。”

    “可以用来制作冰-毒的那个?”

    “你不知道?” 一流小站首发

    “我知道麻黄草,可是……可是这东西不是应该跟罂-粟一样查禁铲除么。”

    “你知道什么呀你,这里常年干旱,麻黄草既耐旱也是一种中草药,对老百姓而言是一种经济作物。听所里人说我们来晚了,如果早来一个月能看到地里长着大片大片的麻黄草。也可能你去的那个乡种植的比较少,我这边多,据说有许多农民一种就是几十亩。”

    如果在燕阳发现有人种植麻黄草,肯定毫不犹豫铲除。

    没想到这边大片大片种植!

    管稀元算长见识了,想想又嘀咕道:“上路盘查我们能帮上忙,说好的根班学习,让我们呆在所里算什么?”

    “朝阳他们全没上路?”

    “我打电话问过,只有朝阳的电话没打通,其他人全打通了,全跟我们一样在交流单位留守。”

    “很正常,人家可能考虑到我们语言不通,就算上路也帮不上忙。”

    “明知道我们语言不通,还让我们来交流学习,实在想不通有什么好交流有什么好学习的。”

    “朝阳说得对,领导不是让我们来交流学习的,是让我们来吃几天苦,是让我们来接受龙道县公安局同行再教育的。这跟让机关干部驻村扶贫差不多,要是有本事赚大钱、发大财早辞职下海了,上级压根儿没指望他们能扶出什么成绩,就是让他们那些天天坐办公室吹空调的去村里吃吃苦,让他们不要脱离群众的。”

    “关键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我们一线执法,不光天天跟群众打交道,想脱离群众都脱离不了,而且很苦很累,没必要再来吃这个苦!”

    “你再辛苦能有人家辛苦?老管,说真的,龙道县的基层民警比我们苦多了,我们只是一个星期回不了几天家,人家是十天半月回不了家。已经成家的顾不上老婆孩子,没成家的天天呆在荒山野岭,光寂寞也要寂寞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