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四十二章 水!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龙道县公安局,新营派出所。

    所长何平原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拉开铝合金窗户朝楼下喊道:“老常,天详,教导员接到人了,正在往回赶。晚上不做饭,全去二妹饭店给燕阳市公安局来交流的同志接风,你们抓紧时间搞一下卫生,尤其厕所,搞干净点,实在不行打点水冲冲。”

    大城市的同行来交流,是要好好搞搞卫生。

    办案民警老常跑到角落里拿起扫把,仰头问:“何所,来几个人?”

    “一个,”有个情况何平原觉得有必要跟同志们说清楚,不禁笑道:“来我们这儿交流的民警姓韩,叫韩朝阳,在网上挺有名。虽然还在试用期,但工作表现出色,在网上走红了,被誉为燕阳最帅民警。燕东分局领导让他来我们这跟班学习,说明他是燕东分局的重点培养对象。”

    “燕阳最帅警察,何所,他有多帅?”张天详忍不住问。

    “上网一搜就知道,我估计肯定比你帅,不开玩笑了,赶紧搞卫生。”

    “何所,还有一个问题,他晚上住哪儿?”

    “住所里,”正准备打扫卫生的何平原回头道:“万局考虑到我们农村派出所条件艰苦,他们不一定能习惯,原来打算让他们全住县城,打算让我们每天早接晚送的。结果他们的领导不同意,说跟班学习就要有个跟班学习的样子。”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住宿问题局领导考虑到了,专门帮他们购置了床单被褥和一些生活日用品,楼上既有房间也有床,收拾收拾就能住。”

    “幸亏他们是今年来,如果搁去年,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待。”现在这栋二层楼是今年春天建成投入使用的,想到去年那办公条件,老常一边打扫院子,一边大发起感慨。

    张天详在大城市上过四年大学,见过大世面,不禁笑道:“老常,对你我来说现在这条件很好、非常好,但在人家看来我们这条件估计跟好沾不上边儿。”

    “除了交通不是很方便,没什么人没大城市热闹,其它方面我看不比大城市差!”

    “光没大城市热闹还不够,不信走着瞧,他肯定不习惯。”

    ……

    到了龙道县,韩朝阳终于知道什么叫地广人稀,终于多龙道县公安局的辖区面积有多大,有了一个直观且深刻的概念。

    从燕阳到新兰市坐了16个小时火车,等正在修建的高铁通了只需要7个小时;从新兰市坐龙道县公安局派去接的车到县局只用了两个小时,距离不算远,路况还算可以。

    但从县城去新营乡就远了,据说有近三个小时的车程。

    坐新营派出所杭教导员亲自驾驶的警车,从跟一个小镇甚至连小镇都算不上的县城出发,放眼望去四周全是黄土,没什么植被,没看见河流,全是土山。

    盘山公路蜿蜒曲折,刚开始能看见行人和车辆,开着开着就很难看见人和车了,道路一侧是像用刀切了的土山,另一侧是悬崖。

    左拐右拐,拐来拐去,很弯不仅急而且陡,没点技术真不敢开。

    走着走着又没信号了,韩朝阳放下手机,好奇地问:“教导员,路边这些洞是干什么的,这一路过来看见好多个,阴森森的,是不是人死了,在山上挖个洞,直接把棺材塞进去?”

    杭教导员下意识看看路边,扶着方向盘笑道:“想象力挺丰富,猜错了,这些不是什么棺材洞,是水窖,全是以前挖的,下雨时雨水会顺着露面流到窖里。以前没现在这条件,舍不得用水泥黄沙,就简单的挖一个,下面会渗漏,上面会蒸发,根本保存不了不久,现在全废弃了,没什么人用。”

    原来是装水的,韩朝阳想想又问道:“教导员,左边这么陡,山那么高,还是土山,会不会踏下来?刚才经过的那个小村子,好多民房也是盖在山腰上,有高有低,房子后面就是土山,如果下雨引发泥石流怎么办?”

    真是杞人忧天!

    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从未来过大西北,从未来过黄土高原。

    杭教导员点上支烟,耐心地解释道:“小韩,我们龙道县的地形以山沟梁峁为主,海拔两千两百多米,年降雨量350毫米左右,蒸发量却高达1600毫米以上,常年干旱少雨,自然条件差,农民靠天吃饭。如果每年都会下几场能引发泥石流的大暴雨,对我们来说真不是什么坏事。”

    “不下雨?”

    “也下,但下得少。”

    “这一路过来没看见河,天又不怎么下雨,庄稼怎么浇灌,人畜喝什么?”

    “所以说我们这儿的农民是靠天吃饭,庄稼根本不提什么浇灌的事,至于人畜饮水,主要靠雨水收集。家家户户有水窖,有的一家有几个。新式的,球形的那种,一般建在院子下面,能储存几十立方,正常情况下生活用水没多大问题,但今年不行,今年是旱年,雨水少,好多人家的窖里都快没水了。”

    “人都喝不上,庄稼怎么办?”

    “夏粮已经绝收了,秋粮减产估计也成定局,”想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那些亲朋好友,杭教导员轻叹道:“我大哥家院里和院外的五眼水窖已经枯了半个月,幸好邻居只有一人在家,每天可以从邻家水窖里挑两担水,才解决眼前的问题。”

    “难怪一路上看不见绿色植被,原来遇到了旱年。”

    “还不是一般的旱年。”

    杭教导员凝重地说:“正常年份的降水量在350毫米左右,干旱年份降水量280毫米左右,而今年上半年全县的降水量不及干旱年份的零头。有些村的水窖全干了,村民们没办法,只是开三马子去有水的乡镇买水。水倒不算特别贵,五块钱一方。但运输费用高,有的要跑五六十公里,一方水的成本将近50元钱,更远的村一方水拉运成本能达到**十。”

    抗洪可以加固大堤什么的,抗旱怎么抗?

    周围没有水源,老天爷又不下雨,农民大多住在山腰上,往下挖也挖不到地下水,韩朝阳终于意识到杭教导员的头发怎么乱糟糟的,警服为什么这么脏。

    正暗想到了新营派出所之后一定要跟同行们一样节约用水,杭教导员突然笑道:“小韩,你是我们的福星,你一来气象台就说今明两天有雨。看这天色,看天上的那些云,气象台应该没预测错。”

    看云识天气,小时候好像学过这么一篇课文。

    但韩朝阳也只是学过课文,抬头看看天空,怎么也看不出有半点要下雨的样子。

    对正处于旱灾中的人而言,下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杭教导员放缓车速,掏出手机看看,确认有信号,顺手拨出一个号码,用本地方言说了几句,旋即一脸歉意地说:“小韩,我刚跟何所说好了,前面离我家不远,我老母亲一个人在家,我顺便回去看看,帮她把院子打扫一下,等雨下了好收集点水。”

    “教导员,您忙您的,我又不急。”

    他说他家不远,其实并不近。

    左拐进入一条砂石路,钻进一条山沟,绕来绕去,绕了近半个小时,最后把车看到一个之前根本看不见的小山村。驾驶技术令人惊叹,最后一段路特别陡,让一般人来开真可能翻车。

    不过这还没到他家,把警车停在一个破旧的驴棚前,二人开始步行。

    与其说是步行,不如说是往山下冲,全是下坡路,如果不保持好重心,不留意脚下,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一脚踩下去全是土,厚的地方都能淹过鞋面。

    皮靴脏了,裤子脏,扶着黄土墙下坡,手脏了,连身上的警服都蹭脏了,如假包换的灰头土脸!

    村里没几个人,并且全是老人。

    只见一个老爷子见天空有阴云,用本地话大喜过望地唤起了老伴,手忙脚乱地打扫自家院落。

    这里的雨真是贵如油,杭教导员跑进一个用土墙围着的小院子,跟正在打扫院落的老太太用本地话说了几句,接过扫把干了起来。

    扫地、开窖门,取盆子放在院子里。 一流小站首发

    完了之后又跑进屋找出一把铁锹,跑上屋后的小路,用土修起一条边沟,边沟的一头连接路面,另一头伸向他家屋后的水窖入口……一系列动作有序紧张,像个训练有素的战士。

    “小韩,进屋坐会吧。”

    “教导员,准备工作做好了?”刚才很想帮忙又不知道能做点什么,韩朝阳很尴尬。

    “做好了,只要下雨时地上起水,窖里就有水了。”

    然而事与愿违,二人在院子一边聊天,一边陪老太太等雨,结果零星飘落的雨星转瞬即逝,杭教导员蹲下身摸摸地面,无奈地说:“刚刚下湿地皮,不知道其它地方下得大不大。”

    “要不把您母亲接到所里去,所里应该有水。”

    “她愿意去早去了,”杭教导员起身看看正跟几个邻居在门口说话的老母亲,笑道:“刚才我看过水窖,还有点水,而且她就一个人,坚持十几二十天没问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