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三十八章 艰巨的任务(二)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警务室算不上一个单位,但包括下基层锻炼的苗海珠在内共有四个民警,人一多就涉及到今后怎么分工怎么配合。

    韩朝阳提议让苗海珠深入新民社区,顾爷爷觉得有必要开个小会,四个人坐下来一起研究下今后的工作。

    不知道苗海珠昨夜休息得太晚早上起不来,还是没搭到来中山路的顺风车,已经8点了人还没到。

    今天的工作不少,顾爷爷不想再等,抬头道:“老唐,我们先开始吧,相比你管的新民社区和隆仁社区,我们这边辖区比较小,群众基础也比较好,还有义务治安巡逻队。所以过去一段时间,我和朝阳一直在兼顾理大、市六院两个大单位及中山路的沿街商户。

    理大有保卫处,外来人口管理、治安、消防、交通等工作做得比较好,现在又是暑假,事不是很多。六院前段时间问题不少,挂号收费大厅有扒手,门诊大厅甚至连公交站牌都有医托转悠,我、朝阳包括刚回单位的镇川一有时间就过去巡逻,现在好多了。”

    不是好多了,是好很多!

    如果没记错,六院已连续24天没发生过扒窃或电动车失窃案件,医托现在也不敢再来。

    老唐感觉像是摘了颗现成的桃子,连忙道:“我以后只要有时间也过去巡逻,你们好不容易把发案率压下来,就不能再让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抬头。”

    “关键你要有时间,”顾爷爷笑了笑,不缓不慢地说:“我们这边的治安压力没你那边大,理大义务治安巡逻队马上又要挂牌成立,我和朝阳可以继续兼顾,这么一来你就可以把精力放在新民社区和隆仁社区,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协助刑警队尽快破坏新民社区的一连串电动车失窃案。”

    “我正在想办法。”

    一上任就遇到一起电动车失窃,如果只是一起也就罢了,之前还有很多起没破,群众对所里意见很大,老唐真是焦头烂额,下定决心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越来越猖獗的小偷绳之以法,紧咬着牙点点头。

    新民社区终究是新园派出所的辖区,关于人家辖区的案子顾爷爷只能说这么多,旋即话锋一转:“我觉得我们不光要治标,更要治本!朝阳刚才的提议不错,可以让小苗深入社区、协助居委会做新民小区业主的工作。只要能成立业主大会,就能通过业主大会和业委会聘请物业公司,把围墙修好,把监控系统搞起来,再加上保安,以后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案件。”

    “顾警长,新民小区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居委会都不愿意管,这个工作不好做!”

    “不能因为不好做就不做,不然你以后会跟镇川一样疲于奔命,到时候不仅没功劳,甚至连苦劳都没有。”

    顾爷爷顺手从桌边拿起一份文件,戴上老花镜,凝重地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只是从严治警,现在不光要从严治警还要走群众路线,要考核各单位的群众满意度。市局从这个月起要搞民意调查,安排专人坐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回访。

    要对全市几百个社区每个社区每季抽取20份有效样本、八个交巡警大队辖区每个辖区每季抽取100份有效样本进行安全感和满意度回访,去服务窗口单位办理事项的群众会收到短信回访。另外,每个月还要对派出所、刑警队、交警队等一线执法单位每个单位抽取30起接处警警情、5起矛盾纠纷调解事项进行人工回访。

    要通过民意汇聚和民调回访的方式,广听民情、广纳民意、广聚民心、广惠民生。如果不在新民社区和隆仁社区下点功夫,抽样调查和电话回访时群众肯定不会说我们好话,到时候不光我们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会被市局通报批评,你们新园派出所一样过不了关。”

    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肯定不会被通报批评,过不了关的只可能是新园街派出所。

    毕竟接警平台总共就这几个人,并且各有各的辖区,主要起到一个协调沟通的作用,防止两个派出所再因为辖区划分在遇到一些案子时再发生扯皮推诿的事,能像巡警一样开展治安巡逻,处置一些突发警情已经很不错了,上级不可能对甚至连一个单位都算不上的接警平台再提出更高要求。

    老唐岂能不知道社区工作的重要性,但一想到苗海珠的身份便苦着脸说:“顾警长,新民小区的情况太复杂,小区业主一个人一个想法,该做的工作居委会不是没做过,关键这涉及到钱,他们从来没交过物业费,现在连卫生费都收不齐,让小苗去……这,这不是为难她么。”

    “唐警长,这不是为难,这是工作需要。”

    只要能把“大师姐”打发去新民社区,至少能安生两个月,韩朝阳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很认真很诚恳地说:“对苗海珠同志而言这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省厅为什么让她下基层,不就想让她锻炼锻炼,体验体验一线民警的工作和生活。等她一年锻炼期满回省厅,再想做群众工作都没机会,我们这是为她好!”

    顾爷爷倒没有嫌苗海珠烦人,反而觉得苗海珠是个好民警。

    认为越好的同志不仅越需要锻炼,还要多了解了解基层工作的难处,只有这样等她将来走上领导岗位,才能作出正确的决策,很认同小徒弟的观点,深以为然地说:“越复杂的环境,越艰巨的任务,也越能出成绩。如果小苗能啃下新民小区这块硬骨头,将来的鉴定意见就好写。”

    “真让她去?”

    “让她去,不要打击新同志的积极性。”

    这边刚研究完,苗海珠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忙不迭给顾爷爷和老唐道歉。

    原来迟到是有原因的,所里早上没车来中山路,她不愿意等,背着行李挤公交。能够想象到上班高峰期有多堵,尽管她提前半小时出发的,结果在路上堵了四十多分钟。

    这是特殊情况,就算不是特殊情况也没人跟她计较。

    老唐犹豫了半天就是开不了口,顾爷爷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不太好说,韩朝阳没那么多顾忌,传达两位警长的“指示”,先帮她安顿下来,然后同老唐一起送她去新民社区居委会。

    “苗姐,这辆车以后就归你了,充电器在座儿下面,平时要记得充电。”韩朝阳很慷慨地把所里配发给自己的警用社区电动车让给她,又转身道:“傅主任、耿明,警务室还有点事,我和唐警长先回去了,新民小区的事拜托二位,有时间去我们警务室坐坐。”

    “谈不上拜托,这也是我们工作。”

    “那我们先走。”

    “走吧,路上开慢点。”

    师弟很热心,生怕自己初来乍到工作不好开展,不光送自己过来,还帮着拜托社区干部。

    苗海珠觉得来有熟人的单位锻炼也不错,先把电动车推到车棚里插上充电器,随即整整警服和佩戴齐全的八大件,同社区网格员耿明一起回到社区服务站大厅。

    “傅主任,新民小区的情况我不太熟悉,具体工作您做主,我听您指挥。”

    傅主任和苏主任不一样,不仅不是副科级,甚至连公务员都不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区工作者。

    工资不多,事还不少。

    他本来就忙得焦头烂额,对动员新民小区业主掏钱这种麻烦事根本不感兴趣,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若无其事地笑道:“苗警官,治安管理、人口管理主要还靠你们公安,我们社区配合。街道有个会,不能迟到,我先走一步,至于新民小区的情况,你可以问小耿,小耿配合你工作。”

    “傅主任……”

    “就这样了,有什么事打电话。”

    傅主任说走就走,跨上电动车转眼间就消失在视线里。

    苗海珠摘下帽子,回到小耿身边问:“耿明,你这儿有小区业主的联系电话吗?”

    “有,全登记了,有业主的,有租住在小区的外来人员的,您先坐,我去拿台账。”

    “谢谢。”

    “苗警官,千万别这么客气,那边有纸杯,饮水机在柜子边上,想喝水自己接。”

    “不用了,我带了水。”

    事实证明社区网格员的工作是称职的,小区居民的基本资料和联系方式台账上全有。

    一千五百二十六户,看上去挺多,想做通他们思想工作的任务似乎很艰巨,但如果一天能召集一栋楼的业主开个会,跟业主们好好说说,一栋楼一栋楼的来,最多一个月就能搞定!

    苗海珠不认为工作有那么难做,决定从一号楼开始,挨个给业主打电话,打算约在今天晚上随便找个地方开会,老家开村民会议也是这样的,很简单。

    “喂,您好,请问是丁先生吗?”小耿录入的联系方式无误,并且业主没换号,第一个电话顺利打通了,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苗海珠嘴角边勾起会心的笑意。

    “您好,请问哪位?”

    “丁先生,我是新园街派出所民警苗海……”

    “珠”字没说出口,电话里便传来嘟嘟的声音,对方竟然不等这边把话说完就挂了,苗海珠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间竟愣住了。

    耿明差点爆笑出来,强忍着笑提醒道:“苗警官,他们不愿意存我们社区的电话,发现来电显示的号码比较陌生,您又说您是民警,可能以为是电信诈骗,以为您是骗子。毕竟冒充公安甚至检察院的骗子不少,这些年有很多案例。”

    “那怎么办,难道让我去分局110指挥中心打?”

    “去你们分局指挥中心打也不一定行,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可以改的,现在人防范意识很强,谁也不相信。”耿明顿了顿,又补充道:“有些人干脆把陌生号码全屏蔽掉,手机上可以设置,只接存入的联系人的电话,其它电话一个也打不进。”

    这不是防范意识强,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甚至没被蛇咬过都十年怕井绳。

    苗海珠觉得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想又拨打起第二个电话。

    运气不错,没发生耿明所说的屏蔽陌生号码的事,电话再次打通了,这次接电话的能听出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妈。

    “郭阿姨,我是新园街派出所民警苗海珠……”

    “什么,说大声点,我听不清。”

    “我是新园街派出所民警苗海珠!”

    “啊,新园街怎么了,我没上街,你谁到底是谁……”

    老太太耳背,嗓门扯那么大,跟吵架似的她都听不清,通过电话没法儿交流,只能当面跟她老人家说,苗海珠没办法,干脆挂断再联系第三个业主。

    这次依然打通了,而且对方既没把她当骗子也不耳背,只是不在小区甚至不在燕阳。

    “苗警官,我正在东海出差,正在拜访一个客户,现在说话不方便,回头给你打过去。”

    “苗警官,我明白你的意思,小区现在确实混乱,什么人都能进,车乱停,我都不敢把车往里开了,每天都停在外面,成立业主大会,成立业委会,我没意见,我举双手支持,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你看着办,看着弄,物业费多点少点无所谓,只要能搞起来。”

    我看着办,我看着弄,我特么又不是业主,这是你们的事好不好!

    苗海珠快崩溃了,但想到不能把情绪带进工作,强忍着拨通了第五个电话。

    “苗警官,你真是警察?”

    “真是,不信您可以打新园街派出所电话查证。”

    “我哪儿知道新园街派出所电话,我就知道110。”

    “赵女士,您也可以打110。”

    “我为什么要打110,我正在开车呢,没事挂了。” 一流小站首发

    挂就挂吧,晚上我去你家!

    苗海珠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稍稍平复情绪,拨通第六个电话,相比前五个,接电话的这位老先生要好交流得多,但在成立业主大会聘请物业公司这个问题上有不同意见。

    “苗警官,我认为维护社会治安包括我们小区治安是你们公安机关的职责,你们是拿国家工资的,这个工资从哪儿来,还不是我们老百姓出,用税务的话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们拿了钱就要干事,不能再让我们老百姓掏钱把属于你们的事推给物业公司……”

    老先生滔滔不绝说了近四十分钟,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中央的政策是好的,全被你们这些下面的人搞坏了。

    至于成立业主大会,聘请物业公司,他老人家坚决不支持,甚至举了一大堆黑物业的例子,说什么没必要搬石头砸自己脚,他们这些“主人”没必要花钱请一帮“仆人”回来,到最后还要被“仆人”欺负。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