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一十章 不归公安管也要管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忙去吧,我去趟洗手间。”黄莹羞得面红耳赤,拉住不让开灯,旋即打开门像逃跑似的跑了。

    这个电话来得太不是时候,不过这也不是亲热的地方。韩朝阳笑看着女友的背影,把手机揣进口袋,整理起警服。

    从后门走进警务室,陈洁所说的夫妇正站在接警台前。

    男的看上去只有三十四五岁,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胡子刮得净净,上身一件白色t恤,手边放着一个棕色的名牌手包和一部最新款的手机,手腕上戴着一串檀木珠,既显年轻又洋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从事体力劳动的人。

    女的恰恰相反,矮矮瘦瘦,皮肤粗糙泛黄,双手更粗糙,更不用说化妆了,衣服虽然是新的看上去并不便宜,但穿在她身上极不协调,总之比较显年纪,看上去至少四十五六岁。

    如果走在大街上,有人说他们是一对夫妇,韩朝阳打死也不会相信。

    “二位,韩警官来了,你们跟韩警官说吧。”

    孩子没教育好,离家出走,如果连这种事都管,公安不用干别的了。陈洁实在跟他们说不通,被搞得不厌其烦,一看见韩朝阳就借口有事出去了。

    “韩警官,帮帮忙,我们就婷婷这一个孩子……”

    “别急,进来说。”

    韩朝阳清楚地记得被苗海珠欺负过的表哥上初三时也离家出走过,当时他爸妈不知道有多急,能理解这对夫妇的感受,走到墙角边掀开盖板,一边招呼二人进来坐,一边感同身受地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一个孩子要找,两个孩子一样要找。”

    “谢谢韩警官,拜托韩警官了。”正式民警比临时工好说话多了,孩子爸爸暗想真是菩萨好找小鬼难缠,忙不迭从包里掏出一盒软中华。

    “谢谢,我不吸烟。”

    “韩警官,这是我家婷婷的照片,她就在这一片儿,我们村儿的杨广余前天见过,还跟她说过话。”孩子妈妈心急如焚,一进来就递上手机,让看她女儿的照片。

    很秀气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真是亭亭玉立,看上去比较像她爸爸。

    韩朝阳看看照片,把手机放到一边,打开电脑,一边掏出电子证书插进usb接口登陆内网,一边不缓不慢地说:“您二位贵姓,身份证有没有带?”

    “带了,出门哪能不带身份证,韩警官,这是我的,这是我妻子的。”

    “好,我先登记一下。”

    韩朝阳示意他们在对面坐下,习惯性地先输入身份证号查询,确认孩子爸爸齐杰没前科更不是在逃人员,接着查询他们的户籍资料,确认孩子的身份。

    齐婷婷,从出生年月上看今年应该是十六周岁。

    韩朝阳输入齐婷婷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发现分局的外来人口数据库里没有相关信息,拿起笔问:“齐先生,您女儿是什么时候离家出走的?”

    “上个月19号。”

    “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韩警官,我是做工程搞预算的,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年头出来、年尾回去,对孩子关心不够,没尽到做爸爸的责任,她学习成绩不理想,今年中考没考好。下半年就要上高中,高中成绩再不好将来能有什么出息,我爱人在学习这个问题上看得比较紧,给她报了个补习班。

    可能她真的不太爱学习,开始几天正常去,后来……后来就逃课。老师给我爱人打电话,我爱人急了,晚上说了她几句。这孩子脾气又有点犟,可能我爱人说得有点重,第二天趁我爱人上班不在家,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跑了。

    一接着电话我就请假回去找,镇上,县城,只要能找的地方全找过,还去我们镇的派出所报过案,这半个月我们就没睡好过觉,没吃过一顿好饭,直到昨天听杨广余说她在燕阳,我们才稍微松下口气,知道这个消息我们就往这儿赶,连夜赶过来的。”

    现在知道孩子缺少关爱,早干什么去了?

    不过他也不容易,毕竟现在的生活压力比较大,他不出来做工程赚钱,物质方面又跟不上。

    韩朝阳暗叹口气,追问道:“杨广余是做什么的,他是在什么地方看见您女儿的?”

    “杨广余是水电工,以前也在我们公司干过,现在跟一个南方老板干,工地在燕阳。他说他是在对面看见婷婷的,跟一个小年轻和一个小姑娘从医院出来,在对面等公交车。他不知道婷婷是离家出走,就上去打了个招呼。”

    “什么时候的事?”

    “大前天中午。”

    “杨广余在市里打工,怎么又突然回去了?”

    “他父亲去世十周年,按我们老家的风俗是要请和尚念经,是要上访烧纸的。”

    说起来应该算半个老乡,他们老家所在的山南县紧挨着青山县,属于同一个地级市,连方言都差不多。韩朝阳微微点点头,干脆用老家话问:“齐工,你女儿跟杨庆余是怎么说的?”

    “韩警官,你是山南人?”

    “我老家青山,家常等会儿拉,先说正事。”

    青山县的人也算家乡人,齐杰真有那么点激动,连忙道:“婷婷是跑出来的,她能怎么说,肯定撒谎呗。说是她大姑带她来的,其实不是她亲姑,她说得大姑是我堂姐,嫁在这边。我就见过她丈夫,还是几年前见的,她家我从来没去过,住哪儿我都不知道,婷婷更不可能知道。”

    “我们两家几乎不走动,没什么人情往来。”年轻的警察是家乡人,孩子妈妈没刚才那么拘束,忍不住用老家话插了一句。

    “然后呢?”

    “然后杨庆余就走了,他信以为真。”

    碰见他女儿的老乡应该是在六院门口转乘公交车的,应该是从这儿直奔城东长途客运站。

    最好的机会错过了,人海茫茫,现在怎么找?

    韩朝阳抬头看看跟陈洁一起走进来的女友,不动声色说:“齐工,嫂子,杨庆余虽然是在我们对过遇到婷婷的,但不意味着婷婷就在附近。别说我们是老乡,就算不是老乡,只要找到我们警务室,我也不能坐视不理。要不这样,你们加一下我的微信,把婷婷的照片发给我,最好多发几张,我发动辖区群众帮你们留意。

    你们呢再想想其它办法,比如去报社登个寻人启事,比如打电话问问跟她比较要好的同学,问问她有可能来燕阳什么地方,来燕阳找什么人。我这边有什么消息会及时给你们打电话,你们有什么进展也知会我一声,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还说是老乡,还说帮忙,这算什么帮忙!

    齐杰很失望,又不好表露出来,只能先加上韩朝阳的微信,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先发了几张照片。

    韩朝阳正准备起身相送,能依稀听懂他们老家话的黄莹冷不丁来了句:“齐先生,您女儿有没有手机?”

    “有手机,不知道是关机了还是把卡扔了,怎么也打不通。”

    “她有没有qq或者微信?”

    “微信没有,qq号有一个,我以前不知道,还是她同学告诉我的。我加过,一直没加上,她跟她几个同学是好友,不过她那几个同学说好像没上线,给她发消息了,一直没回。” 一流小站首发

    刚才真没想起来问这些,不过问了估计也没什么作用,那丫头既然要离家出走,肯定会切断跟老家的所有联系。但女友提到这个就要问到底,韩朝阳连忙问齐婷婷的qq号,把qq号一并记录下来。

    送走齐杰夫妇,黄莹不屑地说:“亏你还是警察,情况都没问清楚就打发人家走。”

    “我正在试用期,我还在学习,老婆大人批评得对,我今晚又学了一招。”

    陈洁吃吃笑道:“韩大,你真当我是小透明,能不能别当我面秀恩爱。”

    “你跟晓斌卿卿我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韩朝阳反问了一句,起身笑道:“不开玩笑了,开始干活。”

    “怎么干,全燕阳几百万人,你怎么帮他们找?”

    “全市大大小小那么多医院诊所,她和另外两个人为什么不去其它医院,为什么不去其它诊所,偏偏要来六院,这说明她应该在附近。我去六院保卫科调看监控,看看三个人中谁生病了,挂得是哪个科室的号,等明天上班再请俞主任他们帮帮忙,调看下接诊记录。”

    “接诊记录上应该留手机号?”

    “我就是这个意思。”韩朝阳笑了笑,接着道:“我们巡逻队的微信公众号该发挥作用了,我把那孩子的照片发给你,你搞个寻人启事发到公众号上,那些群也转发一下。”

    “行,把照片发过来吧。”

    倒霉蛋虽然做事挺粗心的,对待遇到困难的群众却没得说,这明明不归公安管但没坐视不理。

    对陌生人都这么好,对最亲密的人更不用说了,想到刚才在会议室发生的一切,黄莹脸颊发烫,生怕陈洁看出不对劲,急忙走过去掀开接警台盖板:“朝阳,我跟你一起去六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