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二百零一章 社区扶危济困基金会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一帮好吃懒做且极不负责任的家长组团带孩子来燕阳,指使孩子们乞讨乃至行窃!

    刘所这是第三次接到类似汇报,抓起鼠标点开办公桌左侧的新电脑,显示器上出现所里尤其楼里的实时监控画面。他又点了点,把楼下羁押室的监控放大,观察正在监视器跟辅警发牢骚的妇女。

    韩朝阳不明所以,暗想是不是被老胡忽悠了,这屁大点事甚至不关自己的事怎么能跑来向所长汇报。

    正胡思乱想,刘所突然抬起头,看看他,看看老胡,再看看刚走进来的教导员,起身道:“现在电子支付越来越普及,许多年轻人出门不带现金的。人家身上本来就没钱,这帮孩子怎么可能要到钱,死缠烂打都没用。

    没钱没法跟钻在钱眼儿里的家长交代,这些孩子于是骂人家,甚至扒窃。如果没记错这是7月份遇到的第三起因乞讨引发的治安案件。这既影响城市形象,也是治安隐患,其它地方管不着,但只要来我们辖区就要管。”

    关远程没听到韩朝阳刚才的汇报,无奈地说:“刘所,这种事怎么管?批评教育对她们没用,现在又不能收荣遣返。”

    “小韩的提议不错,我们不管,我们救助。”

    刘建业敲敲桌子,紧盯着监视器里的妇女冷笑道:“今天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从明天开始发动群众留意她们动向,其实不用刻意留意,她们不会往犄角旮旯钻,只会去人流量大的地方,只要发现再有小孩乞讨,就迅速、坚决、果断地把小孩带离现场,按规定直接送救助站。”

    关远程反应过来,忍不住笑道:“救助站万一不收呢?”

    “应该不会吧,再说又要他们真救助。小韩,你跟救助站比较熟,这个任务交给你。”

    谁出主意就把任务交给谁!

    韩朝阳追悔莫及,暗想以后绝不能再出这样的馊主意,馊主意出多了会遭报应的。

    刘所的话就是命令,刚应了一声是,关远程又问道:“刘所,我觉得还是应该考虑全面点,万一这些妇女不要孩子呢。”

    “哪个父母会不要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果发生那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小韩和小吴昨天夜里遇到的,孩子患上重大疾病,家庭经济困难,实在是没办法了;第二种问题就严重了,孩子很可能不是她的。不过你考虑的也有道理,把孩子带离时现场要留人,搞清其身份信息,并告知其孩子去哪儿了。”

    这个“专项行动”要么不搞,搞就要考虑周全。

    关远程沉吟道:“她们追到救助站之后呢?”

    “她们能叫出孩子名字,孩子一样会认出她们,救助站只会嫌人多不会嫌人少,确认没搞错肯定会把孩子交给她们,想想这个问题是比较麻烦,就这么放起不到威慑作用。”

    “我觉得就算能起到威慑作用也是治标不治本,她们会换个地方指使孩子继续乞讨,虽然不会再来我们辖区,但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能治标就不错了,不是我刘建业没觉悟,是我就这么大能力,只能扫好门前雪,管不了别人家的瓦上霜。” 一流小站首发

    “刘所,要不这样,干脆把这项任务交给朝阳社区警务室,再发生类似情况直接把孩子往朝阳居委会送,请老顾多费费心,请小韩辛苦一下,争取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争取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让徒弟抓,让师傅做思想工作。

    一个打,一个揉。

    刘建业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社区民警跟其他同志不太一样,他师傅更是做这些工作的行家里手,欣然笑道:“好,就这么定,小韩,我就不给你师傅打电话了,你回去之后跟他汇报一下。”

    ………

    警务室工作那么多,因为小彬彬的事都快成慈善基金会了,又稀里糊涂揽来这一堆麻烦差事。

    以后绝不能多事,以后绝不能多事,以后绝不能多事!

    重要的事一般说三遍,忙得焦头烂额连恋爱都没时间谈的韩朝阳真是追悔莫及,在回来路上不知道暗暗提醒了自己多少遍。

    不过一到警务室,在陈洁提醒下来到居委会一楼会议室,心情一下子好多了,感觉这个世界真是充满爱。

    “朝阳,你终于回来了,来,我们坐下说。”

    “叶阿姨,您这是……”

    “我从家拿的,这些都没过保质期。不怕你们笑话,看见这些奶粉,提起这事我就生气,我二闺女生产的时候我是不是要做点准备,跟我家老徐在超市挑半天,选得还是最贵最好的。结果拿到医院,我那个平时什么都不管的亲家母去了,说我买的这些奶粉不行,她托谁谁从外国代购了。”

    “叶阿姨,别生气,有好的当然吃好的,毕竟那是您外孙。”

    “是啊叶大姐,现在条件好,可以去国外买。”苏主任跟开茶话会一般招呼527厂、朝阳村和东明新村的十几位大妈喝茶。

    “我生气的不是因为这些,是因为她那个………怎么说呢,她那种人跟我们处不到一块儿去,我说买都买了,别浪费,可以掺着喝,你们知道人家怎么说,人家说不行,不能掺,说她养的贵宾要下崽,打算把我买的这些奶粉带回去喂狗!”

    “这太过分了,这么好的奶粉拿去喂狗,亏她想得出来!”

    “所以说我跟她处不到一块儿去。”

    叶阿姨说着亲家母的不是,韩朝阳数数来了几个热心大妈,分别带来的什么东西。

    刚把情况搞清楚,苏主任突然道:“各位阿姨,感谢你们在小彬彬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夜里刚捐过款,下午又送来这么多东西,奶粉、奶瓶、尿不湿、宝宝的衣服甚至有玩具,作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我不仅很感动而且很骄傲,因为你们的善举,给小彬彬注入了生命的希望,让我们整个社区充满爱心的温暖。”

    能听得出来,苏主任这番话是肺腑之言,因为韩朝阳自己也很感动,第一个拍手鼓掌。

    没想到这一鼓掌,搞得更像会议了。

    紧随而至的王厂长、钱阿姨和梁老师等人很默契地坐到后排,没开玩笑,也没问别的,一个比一个遵守会场纪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苏娴示意陈洁帮刚到的老厂长等人沏茶,旋即话锋一转:“各位知道的,我们社区工作比较多,巡逻队工作也多,顾警长和朝阳的工作压力更大。平时还好,一遇到突发情况就分身乏术,真忙不过来。大家都这么有爱心,我们其实可以成立一个‘朝阳社区扶危救困基金会’,一起搞公益,一起救助小彬彬。”

    “我同意!”王厂长第一个举起手。

    “我也同意,苏主任,我可以当志愿者。”梁老师跟王厂长一样闲,喜欢凑各种热闹,这样的盛举自然少不了他。

    叶阿姨虽然跟他们很熟,其实跟他们并不是“一伙儿”的。

    说起来叶阿姨真是自己人,她不仅是朝阳村的村民,而且年轻时当过村妇女主任,从村里调到镇里,再从镇里调到教育局,去年退休的。也正因为她是退休干部,村里人喜欢跟她玩,在村里一帮老头老太太中的影响力,相当于王厂长在527厂。

    这是要参加区里的歌会,要组织排练的。

    如果不是有演出机会,如果不是要组团排练,她依然会继续跟王厂长唱对台戏,连晚上在沿河公园唱歌跳舞的场地都搞得泾渭分明。

    叶阿姨不想让王厂长再跟以前一样出风头,连敲几下桌子,笑眯眯地说:“苏主任,朝阳,干这个我比你们有经验,以前不知道组织过多少次全区中小学师生给患病的学生捐款,组织过教师去西南边远山区支教。你们忙不过来交给我,我来牵头,保证把这个基金会搞起来,而且要搞得有声有色。”

    “小叶,你二闺女刚生孩子,你真有时间搞公益?”

    在王厂长面前她真是小叶。韩朝阳和苏娴一样忍不住笑了。

    “王厂长,我有的是时间。”

    这个女人很强势,以前527厂效益好,村里人眼红,找各种借口管厂里要钱,她当年不止一次带人去厂里闹过事。

    好男不跟女斗,王厂长决定让她一次,嘿嘿笑道:“好吧,你牵头,需要我们帮忙尽管开口。”

    有群众参与这就好办了,苏主任立马回头道:“陈洁,你把捐款的账册拿过来,我们一共接收了多少善款,钱都花到什么地方去了,给大家伙汇报一下。”

    “好的。”

    “苏主任,你和朝阳办事我们放心,账等会儿再看,你刚才说小彬彬的医药费仍有很大缺口,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等会儿再研究,要不先说说扶危救困基金会的事。名不正则言不顺,到底怎么搞,我们总得先拿出个章程。”

    “也行,我们先讨论扶危救困基金会,既然是基金会,就要有主席,有副主这个称呼太大,说出来人家会笑话,要不改成理事长、理事?”

    “叶大姐这个提议好,王厂长,您觉得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