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围追堵截(三)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啊!真的!明白,严防死守,一只苍蝇都不让飞出去,是,坚决完成任务!”

    韩朝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信誓旦旦地保证完才真正意识到正在执行的任务有多重要,不敢再向师傅请示进包围圈帮着搜寻,放下车载电台通话器猛踩油门赶到最近的一个路口。

    韩大刚过去怎么又来了,景小安倍感意外,跑到车边问:“韩大,什么事?”

    主干道有路灯,巷子里看不清,韩朝阳推开车门问:“小安,你们这边几个人?”

    “三个,马博和小谷在里面。”

    似乎察觉到巷外有动静,在里面执勤的两名队员回过头。

    他们肩上别着小警灯,韩朝阳看得清清楚楚,立马道:“小安,进去换马博。马博,你有驾证,出来帮我开车。”

    “是!”

    “韩大,怎么了?”突然换人帮他开车,小谷被搞得一头雾水。

    韩朝阳顾不上跟他细说,立即举起对讲机:“各组注意各组注意,我韩朝阳,收到请回答!”

    “四组收到,四组收到,完毕。”

    “五组收到,五组收到,请指示。”

    “六组收到,六组收到,完毕。”

    ……

    保安公司只有对讲机没中继台,而且是民用的对讲机,不仅喊不远,甚至经常被干扰,韩朝阳此刻只能联系到这一片的七个小组。

    一个个打电话太麻烦,群发微信倒是方便,关键队员们这会儿不可能个个盯着手机看。

    有些队员为节约流量,平时几乎不开3g或4g。

    能联系上一个是一个,韩朝阳紧盯着景小安和小谷,举着对讲机不无兴奋地说:“各组注意各组注意,情况发生变化,上级确认我们正在搜寻的三男一女涉嫌一起命案,不管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还是故意杀人他们都是违法犯罪嫌疑人,从现在开始不再是搜寻而是搜捕!”

    马博大吃一惊,急忙调整座椅,急忙系上安全带。

    景小安和小谷是从床上被叫起来的,刚才一直无精打采,现在一下子来了精神。

    韩朝阳钻进110警车副驾驶,一边示意马博开车一边举着对讲机继续道:“援兵马上就到,请各组打起精神守好各自路口,不管有什么情况,不管发现什么异常,必须第一时间汇报。对讲机通话范围有限,我喊不了多远,请各组相互转告……”

    这边刚下达完最新命令,远处就来了一辆警车。

    市局巡警支队的,朝阳桥以西是他们巡逻的辖区,应该本来就在附近,否则来得没这么快。

    也可能来得太快了,一辆巡逻车,总共三四人,到了现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开车的巡警连按喇叭,想跟此刻代表燕东分局的韩朝阳沟通。

    马博急忙停车,韩朝阳探头问:“您好,我是花园街派出所韩朝阳,我们正在执行搜捕任务,请问你们是来支援的吗?”

    韩朝阳,这个名字挺耳熟。

    一个同样正在实习期的巡警摇下玻璃,看着轮廓分明的韩朝阳,猛然想起这是前段时间很火的“燕阳最帅警察”,趴在车窗上说:“指挥中心让我们火速支援,让我们协助搜捕。你们分局领导在不在,我们找谁接受任务?”

    领导正在往这儿赶的路上,现在我师傅是总指挥,我是副总指挥!

    韩朝阳既激动又觉得有些好笑,但现在不是笑的时候,不假思索地说:“请稍等,我问一下我们领导。”

    “好,快点。”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花园街派出所民警韩朝阳,巡警支队来了一辆巡逻车……”

    巡警支队去得真快,不过再快还能有我们分局快,现在是需要人,但不需要其它单位来抢功,不等韩朝阳说完,邢副主任就举着通话器紧盯着监控大屏说:“请他们在外围再设置一道防线,小韩,你守好你们的防线,我切换到他们的通话频率,我跟他们说。”

    “是!”韩朝阳放下通话器,抬头笑道:“兄弟,先走一步,你们要干什么我们领导会亲自跟你们说。”

    “好吧,我们等命令。”

    跟市局巡警道别,韩朝阳继续绕圈,一边绕圈一边频频下命令。

    与此同时,已接到最新命令的老胡刚带着俩辅警走出海兴花园。 一流小站首发

    深更半夜,也就几个住宅小区能找着人打听,他负责的这条街能问的都问完了,正好与同样询问完的管稀元在路口碰头。

    “稀元,你那边有没有发现?”

    “没有,你呢?”

    “有发现我还能站这儿?”老胡反问了一句,点上支烟嘀咕道:“韩朝阳运气也太好的,居然又是杀人犯,就是不知道他运气好能好到什么时候,如果四个嫌疑人不在我们这一片儿,那这个笑话就闹大了。”

    “别开玩笑了,这是命案,有线索就要查,就算嫌疑人不在这一片儿他也不会闹笑话。”管稀元看看四周围,不无感慨地说:“老胡,以后别在背后说朝阳的风凉话了,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单位的,而且就像你说的他现在运气多好,简直是气运加身,再说被笑话的就是我们自己。”

    来时发了那么多牢骚,现在情况发生变化,连局领导都马上到。

    老胡越想越尴尬,悻悻地问:“现在怎么办?”

    “我哪知道,还是问顾爷爷吧。”

    二人正准备请示汇报,顾爷爷的电话先到了,一接通便下达起命令:“你们头顶上有治安监控,指挥中心看见你们了,邢主任让你们守好现在这个路口,盘查过往的车辆及行人。”

    头顶上有治安监控!

    老胡猛然反应过来,顿时吓了一跳,急忙扔掉烟头。

    他俩原来的任务完成,新的任务刚刚开始,不过深更半夜连车都很少更不用说行人,工作压力不是很大。

    压力最大的当时新园派出所和花园街派出所的两位所长,刘建业和关远程刚接到命令正火急火燎往现场赶,他在接听周局的电话,关远程坐在后排给所里民警打电话,不管今夜值不值班,只要是民警能来的全部要来。

    “周局,我已经安排下去了,社区民警正在联系社区网格员,户籍民警正在查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记录,一有发现立即上报。我快到中山路了,是,坚决完成任务!”

    刘建业话音刚落,关远程又拨通了陈秀娟的手机,急切地说:“秀娟,紧急任务,赶紧回所里加班,具体情况到所里就知道了。好,搞快点,路上注意安全。”

    韩朝阳不声不响又放了个卫星!

    案情大致搞清楚了,虽然出了人命,但丰永县的这起命案不同于717案。因为口角、因为一些琐事动手打架,失手打死了人,这样的案子经常遇到。

    四个嫌疑人不是很危险,对社会的危害不大,所造成的影响一样不算多恶劣,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不知道死了,如果知道甚至会主动去公安机关自首,但能不能在天亮前抓获他们对分局而言太重要。抢在兄弟县局上报前发现线索,并及时展开围捕,如果能顺利将其抓获,那这个脸就露大了。

    真是意义重大,刘建业能理解周局迫切的心情,并且他此刻的心情也不错,不禁笑道:“老关,韩朝阳是我们花园街派出所的民警,老顾一样是,连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都是在我们指导下成立的,细想起来这件事跟新园街派出所关系不大。”

    关远程一愣,点头笑道:“跟他们关系是不大,论做群众工作,论搞群防群治,老顾是行家里手,韩朝阳这段时间干得也不错。他们虽然安排了个民警去我们警务室,虽然一样是老顾的徒弟,但据我所知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中山路综合接警平台的工作几乎全是我们干的。”

    “等会儿记得找个机会跟周局提提,不是我们急着表功,是不说领导不知道。”

    “行,有机会就说。”

    “必须说清楚,毕竟六院是他们的辖区,不说清楚领导真以为工作是他们干得呢。”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二人赶到现场,刚跟顾爷爷说了几句话,周局和杜局到了。

    杜局在周局要求下接过指挥权,把他这个所长和教导员这个教导员当普通民警使,把包围圈划分成十四个小网格,让他俩率领紧随而至的民警负责中山路南的四个小网格,他们根本没机会跟领导解释工作是所里干的。

    领导接过指挥权,顾爷爷可以交差了,主动提出进去搜捕。

    老爷子的脾气比较犟,本想让他歇会儿周局只能让他去。

    周局送走顾爷爷,刚跟市局指挥长通完话,韩朝阳正好转到了路口。

    “小韩,过来!”

    “周局好,杜局好。”局领导真来了,韩朝阳急忙跑上来立正敬礼。

    前段时间市局纪委和督察明察暗访,发现燕东分局的问题最多,周局被搞得很没面子,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回,看到小伙子心情格外舒畅,拍拍他胳膊:“有责任心,能跟群众打成一片,干得不错,社区工作就应该这么干,但不能骄傲自满,要跟你师傅虚心学习,争取再接再厉,朝令夕改。”

    “是!”

    作为“伯乐”杜局比周局更高兴,意味深长地看了韩朝阳一眼,举起对讲机跟局长做了你们聊,我继续组织搜捕的手势。

    周局微微点点头,笑看着韩朝阳饶有兴趣地问:“小韩,现在没你什么事了,闲着也是闲着,我们随便聊聊,先说说线索是怎么发现的,群众为什么向你举报却不找别人?”

    全分局那么多民警,又有几个能得到局长当面表扬,又有几个能像现在这样跟局长对话。

    韩朝阳真有那么点激动,急忙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报告周局,我建了许多微信群,也加了许多群众建的微信群,有外来人口的,有六院医护人员的,有街道综合执法大队的,有环卫的……经常在群里跟他们聊聊,他们遇到困难或解决不了的事,只要能帮上、只要不违反原则,我就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考虑到白天没什么时间,就在电脑上登录微信,请我们警务室的值班人员帮助管理群。线上保持联系,线下主要是走访时当面聊聊,一来二去就熟了。相比其他地方,六院、527厂和理大等几个大单位去的次数最多,跟他们也最熟,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他们都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或发微信。”

    看来小伙子得到了老顾的“真传”,周局接过手机:“我看看。”

    “好的。”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居然有70多个微信群,而且每个群都有聊天记录,最多的几百条,不是没人聊天的僵尸群。

    “不错,想干好社区工作,想搞好治安防控,就要跟群众打成一片。”周局把手机还给他,旋即掏出自己的手机,微笑着点开微信:“来,我们也加一个,以后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可以给我发微信。”

    直接向你汇报,开什么玩笑?

    韩朝阳非常清楚什么“困难”和“建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加微信这件事本身,知道局长手机号的人不少,等能加局长微信的人可不多,至少分局没几个,真有那么点飘飘然。

    这边刚加完,从东边来了几辆警车。

    杜局回头道:“周局,丰永县局的人到了。”

    “现在来得倒挺快。”

    周局转过身,正暗想让不让他们参与搜捕,杜局的对讲机里传来一阵电流声,紧接着传来一个既急促又带着几分激动的声音:“报告杜局报告杜局,嫌疑人下落搞清楚了,嫌疑人下落搞清楚了,他们进了宁义小区,租住宁义小区4号楼下的车库里,小区监控记录显示进去之后没再出来,防盗门关上之后没再开过!”

    这个消息来得太及时了。

    毕竟这是人家的案子,不让人家参与搜捕实在说不过去。

    周局乐得心花怒放,立马回头道:“老杜,组织抓捕,你亲自过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