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宝宝乖!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保安公司的工作生活紧张而充实,戴吉胜从村里巡逻回来继续值夜班,要值到明天早上6点。

    相比在其它地方执勤,他更喜欢在警务室值班。因为在其它地方只是保安,而在警务室就是协助公安的治安巡逻队员,并且不是每天都有机会在警务室值班的,算下来一个月才能轮到一次。

    小康的情况跟他不一样,要参加明年的公考,领导比较照顾,不需要去其它地方执勤,这段时间天天在警务室。

    “戴哥,有没有吃夜宵?”

    难得在警务室执一次勤,戴吉胜不想进去坐,趴在接警台上笑道:“吃了,在后面吃的,你呢?”

    “没怎么运动,不饿,吃不下。”

    “别光顾看书,对眼睛不好,看一会儿出去转转,出去透透气。”

    “嗯,不看了。”

    “韩大呢?”戴吉胜抬头看看里面的门,不无好奇地问。

    “休息了,俞哥也睡了。”

    “他房子买好没有?”

    “手续办差不多了,就等银行放款,他爸他妈下午回去的,等银行有了消息再来。”

    “他们一家全是公务员,全有公积金,贷款怎么还这么麻烦!”

    “他们是公积金异地贷款,全省就建行可以,其它银行不行,比较麻烦。再说贷款审批要走程序,最快也要一个星期。”

    “钥匙有没有拿?”

    “没有,不把过户手续办完人家不可能交钥匙。”

    买房对戴吉胜而言太遥远,刚才只是随便问问,想想又问道:“吴哥呢?”

    “去新民小区蹲守了,”小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呵欠连天地说:“韩大蹲了一夜,俞哥蹲了一夜,吴哥这是第二次去,估计今夜又白蹲。我觉得偷电动车的家伙没这么傻,事不过三,他已经在同一个地方偷三辆,不太可能再去。”

    “这个没准儿,说不定那混蛋胆子越来越大呢。”

    正聊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拉开门走进来,急切地说:“我姓陈,叫陈俊,我老婆生气跑了,她……她那个脾气说得出真干得出来,我担心她想不开,担心她出事,韩警官在不在?”

    有没有搞错,老婆跑了也来报警!

    戴吉胜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小康也觉得荒唐,没急着去里面叫韩朝阳,紧盯着他问:“为什么生气,为什么跑,你是不是家暴了?”

    “家暴,怎么可能!”陈俊急得团团转,一边接着拨打老婆手机,一边苦着脸说:“她有点小孩儿脾气,都是我宠坏的,晚上还好好的,一上床就莫名其妙发脾气,然后就吵了几句,然后就跑了,我都没怎么吵,更不可能动手。”

    一个成年人能出什么事!

    小康腹诽了一句,打开记录簿问:“你住哪儿?”

    “我住东明小区,这是我身份证。”

    “你老婆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一流小站首发

    “这是她的身份证,大哥,帮帮忙,别问这些没用的,赶紧帮我联系韩警官,我老婆脑袋一根筋,再不找回来真会出事的,求求您了。”

    如此紧张应该很爱你老婆,既然深爱着为什么吵?

    韩大每天都到12点才睡觉,早上8点准时上班,小康不想惊动领导,一边做记录一边问:“联系韩警官容易,关键是你都找不到,让韩警官怎么帮你找?”

    “她手机没关,只是不接我电话,公安局不是可以定位吗,帮我定位一下不就找到人了吗?”

    定位一个人的手机哪有这么容易,小康被搞得啼笑皆非,干脆放下笔,拿起警务室电话,“她不接你电话,说不定会接我们的,用我们的电话打,打打试试。”

    “好吧,我先试试。”

    陈俊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用警务室座机拨打老婆电话,结果彩铃刚响就被挂断了,他心急如焚,放下电话说:“有困难找警察,你们到底帮不帮我联系韩警官,不联系我就打110!”

    因为这屁大点事打110,你脑子进水了吧。

    但这是接警平台,不能让他在这儿打,小康没办法,只能抬头道:“好吧,我去叫韩警官,你等会儿。”

    惊动韩大已经很荒唐了,小康不想再惊动俞镇川,轻轻推开里间的门,蹑手蹑脚走到床边,拍拍韩朝阳肩膀。韩朝阳从梦中惊醒,揉揉眼睛坐起身,借外间透进来的灯光看见是小康,意识到有警情,急忙穿衣服。

    俞镇川可能真累了,睡得很死,鼾声如雷。

    韩朝阳穿好警服轻轻走出里面,反手带上门。

    “韩警官,您在警务室,我老婆跑了,上次生气的时候推开车门就往外跳,她那个脾气,大半夜的我担心她出事……”

    小康和小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韩朝阳可不是,虽然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但比这更奇葩的事也遇到过。了解完情况,问清楚他老的手机号,试着用警务通拨打,结果彩铃一响又挂断了。

    “你先别急,这么大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韩朝阳掀起盖板走出办案区,边带着他往门外走边问道:“以前吵架的时候,她一般往哪儿跑?”

    “以前……以前没跑远,她一跑我就去追,刚才吵得有点莫名其妙,本来好好的,我又没招她惹她,她就跟我生气,踢我,不让我跟她睡一张床。我在气头上,就次卧睡了,刚睡了一会儿听见门响,等了一会儿出去看人没了。”

    遇到这样的老婆,日子怎么过!

    韩朝阳真有点同情他的遭遇,招呼他和戴吉胜一起上电动巡逻车,扶着方向盘问:“她会怎么跑,开汽车还是骑电动车?”

    “我家就这一辆车,她平时坐公交车上班,应该是打车吧,也可能步行。”

    韩朝阳回头看看他停在警务室门口的轿车,想想又问道:“你觉得她会往哪儿跑,回娘家,还是去亲朋好友家?”

    “我打电话问过,全问过,不光我联系不上她,她爸她妈和她家的几个亲戚一样联系不上,她妈跟我急了,让我赶紧找,如果找不到明天就来找我算账。我真没招她惹她,她这是发神经!”

    “继续打,继续问。”

    “韩警官,能不能定位,定位手机多简单!”

    “定位很简单,手续不简单,不是不帮忙,是你这样的情况不符合采用技侦手段的规定。你先打电话问问亲朋好友,再试着打打她的手机,我们一起去小区周围找找。”

    “好吧,麻烦您了。”

    大半夜不让人睡觉,你还知道麻烦啊!

    韩朝阳暗叹口气,顺手拿起对讲机:“二班二班,我韩朝阳,现在谁值班?”

    “韩大韩大,我牛志宽,今晚我值班。”

    “调看监控,看看你们小区25号楼1104室的女业主什么时候下楼的,往哪个方向去了,”韩朝阳顿了顿,又补充道:“小两口吵架,女业主跑了,男业主在我这儿,二十分钟前发生的,赶紧调看,调看到立即汇报。”

    居然有这样的事!

    今晚在东明小区西门值班的牛志宽差点爆笑出来,急忙掐灭烟头跑进里间调看监控。

    陈俊频频打电话,韩朝阳和戴吉胜注意道路两侧,快到东明小区北门时对讲机响了,只听见牛志宽不无兴奋地喊道:“韩大韩大,监控显示女业主是1点21分乘电梯下楼的,如果没猜错应该躲在儿童游乐场。”

    “没出小区?”

    “除非翻墙。”

    “好,我们从北门进,你叫上晚上值班的兄弟一起帮着找找。”

    “是!”

    小区里到处有路灯,到处有摄像头,进了儿童游乐场没出来,就意味着她一直躲在里面,除非她会隐身术、飞行术或遁地术。当韩朝阳强忍着笑赶到儿童游乐场时,只见两个保安用手电照着小朋友玩的滑梯,依稀可见滑梯的塑料管道里有一个人影。

    “莲莲,你怎么躲这儿啊,你吓死我了!”陈俊跳下车,跑到滑梯下端,蹲在地上朝塑料管道里喊。

    “别管我,我不回去!”

    “回去吧,别闹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行不行?”

    “你早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你错在哪儿?这日子没法儿过了,你不是要分居吗,行,我们分,天一亮就去离婚。”

    “离什么婚,下来吧,别闹了,再闹人家笑话。”

    “我不要你管,我不怕人家笑话。”

    ……

    哥们,你就不能硬气一回?

    她愿意在里面呆着,就让她在里面呆着,反正在小区里,能出什么事。

    不过这也只能想想而已,社区民警就是服务群众化解矛盾的,韩朝阳干咳了两声,走到边上敲敲彩色塑料管:“岳莲莲,我是花园街派出所民警韩朝阳,你丈夫担心你出事刚才去警务室报警,既然报了警我们就要走一下程序,麻烦你出来一下,去西门保安室做个笔录。”

    “谁报警你找谁去,我又没报警!”

    “你是当事人啊,岳莲莲,你们两口子吵架是你们两口子的事,我找你做笔录是执行公务,不配合就是妨碍公务。”

    “妨碍什么公务,我又没杀人放火,有本事你抓我,抓我去坐牢!”

    这女人是有点麻烦,韩朝阳大开眼界,干脆跑到扶梯平台上,蹲下笑看着侧躺在里面她的问:“不好意思,我刚才态度不好,不愿意去保安室没关系,我们就在这儿聊。先说说怎么回事,陈俊到底哪里做错了,如果确实错了我帮你批评教育。”

    “你问他,他不是去报警么。”

    “陈俊,你先说,一五一十的说,不许添油加醋,也不许刻意夸大。”

    “韩警官,我真没做什么,晚上吃完饭洗碗,然后洗澡洗衣服,洗完衣服玩了会游戏,我玩游戏她看韩剧,我看时间不早了,明天都要上班,就说不看了吧,早点休息。她也没说什么,关电视进卧室上床,然后……然后她就生气了,就踢我。”

    “岳莲莲,是这样的吗?”

    “差不多。”

    “洗碗,还洗衣服,我看你丈夫挺好,干嘛生气,干嘛踢他,是不是他光顾着干活没情调,没……没那个。”

    “你到底是不是警察,你想哪儿去了!”

    “两口子过夫妻生活很正常,既然不是因为夫妻生活不和谐,那到底因为什么,总该有个原因吧。”

    “你问他!”

    “我问过啊,刚才你不全听见了么,现在我想听你说。”

    “是啊莲莲,我到底哪儿错了?”陈俊既被搞得莫名其妙,也被搞的焦头烂额,同时也被搞得很尴尬。

    岳莲莲正在火头上不怕丢人,气呼呼地问:“以前让我关电视睡觉时你都会说什么?”

    陈俊愣了一下,喃喃地说:“我……我会说宝宝乖。”

    “你今晚说了没有?”

    “没有。”

    “那就是了!”

    尼玛,居然因为老公没说“宝宝乖”发脾气。

    韩朝阳彻底服了,起身从台阶处走下扶梯,拍拍陈俊胳膊:“陈俊同志,该表扬‘宝宝’的时候就要表扬,你居然忘了,这就是你的不对。深刻检讨,深刻反省,向‘宝宝’承认错误。”

    “韩警官……”丢人丢大了,陈俊被搞得哭笑不得。

    “就这样了,好好检讨。志宽,小杨,都回去执勤吧,我和吉胜也该回去了。”

    深更半夜,谁有精力陪你们玩!

    韩朝阳也不做什么笔录了,招呼戴吉胜上巡逻车回警务室。

    “韩大,这算什么事,还特么‘宝宝’,笑死我了。”一出西大门,戴吉胜实在控制不住爆笑起来。

    “所以说不能太宠女人,不然就会变成这样。”

    “嗯,是不能宠,如果日子过成陈俊那样,我还不如不找老婆呢。”

    “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找个老婆容易么,好不容易找到个当然要好好哄,但要掌握一个度。”

    韩朝阳正大发感慨,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市六院急诊中心的护士卢佳希。

    “卢妹妹,什么事?”

    “朝阳,在警务室吗,赶紧过来,我这儿有个病人跑了!”

    “没给医药费?”

    “不是没交医药费,他是交了钱,检查还没做完就跑的。他们说是摔伤,余主任看着又不像,反正很可疑,你到过不过来,不过来我就打110了!”卢佳希站在急诊中心门口,看着渐渐消失的几个身影急得团团转。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