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八十三章 竞争已经开始了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潘广财等吹鼓手深受鼓舞,纷纷取出吃饭的家伙什提出帮合唱团伴奏。

    不喜欢吹拉弹唱不会干这一行,他们年轻时就爱好音乐就喜欢玩乐器,潘广财以前是527厂宣传科的干部,跟他一起做死人生意的伙伴有好几个当过村干部,以前文娱活动多,他们这些全是积极分子,而且吹吹打打了近二十年,演奏水平还是可以的。

    有伴奏,气氛达到**。

    不知不觉吸引来许多理大师生,c区看台上竟坐满了听众。

    原计划排练两个小时,但在杨书记和闻主任的要求下竟排练了四个多小时,一直排练到深夜十点半才结束。

    黄莹没急着回家,送走领导和同事跟韩朝阳一起来到警务室,本打算去跟马老师和黄爸打个招呼,结果过去一看卫生保健室已关灯,电动车停在门口,外面还晾着刚洗干净的衣服。

    “他们昨天坐大半天车,今天又跑一天,可能太累了。”

    “那我回去了。”

    “等会儿呗,我肚子饿了,你饿不饿,一起去吃个夜宵,吃完夜宵再走。”

    别人谈恋爱是相处时间越长,发现对方的缺点越多。

    跟倒霉蛋谈恋爱恰恰相反,相处时间越久居然发现他的优点越多。

    想到他今晚的表现,想到他今晚出的风头,再想到分局那些女警看他和看自己的眼神,黄莹心里美滋滋的真有那么点成就感,回头看看正在院子里抽烟聊天等着去水房洗澡的保安们,带着几分娇羞地说:“好吧。”

    韩朝阳不想去哪儿都被人盯着,笑道:“你去警务室等会儿,我去换身衣服。”

    “快点啊。”

    “好的。”

    张贝贝也在,正同今晚值班的小葛低声说笑。

    不知道什么原因,黄莹总觉得这个南方姑娘是个威胁,放下包笑吟吟地问:“贝贝,你这义务的比正式的还敬业,不光没工资甚至连饭都不管还天天来。”

    张贝贝同样不喜欢黄莹这个漂亮女人,暗想你不就是有一份正式工作么,若无其事笑道:“在家没什么事,在燕阳我又没什么朋友,一个人呆家挺寂寞的,不如过来帮帮忙。”

    不喜欢归不喜欢,黄莹可不想给她和小葛留下一个小心眼的印象,故作关心地问:“官司打得怎么样?”

    “挺好,现在看应该不会输。”

    “法官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判?”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种关心,张贝贝据实说道:“没这么快,法官今天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明天下午过去,说是帮我们调解,建议庭外和解。”

    “你是怎么想的?”

    “这种事怎么和解,我请的律师说了,这个案子怎么打都不会输。幸好我舅生前立了遗嘱,还去公证处公正过,不然真打不过她们。”

    小葛和巡逻队的几乎所有队员一样同情她的遭遇,禁不住问:“她们那么忤逆,那么蛮不讲理,怎么就打不过?”

    “你不知道现在的法律有多坑!”

    提起这个张贝贝就觉得很庆幸,心有余悸地说:“上周三去法院遇到几个打官司,也是房产纠纷。原告是独生子女,他妈妈去世的早,他父亲今年去世的,要把房子转到自己名下,结果房产局不给办,说房子不只是他的,还有他大伯和他姑姑的,要他大伯和他姑姑出具放弃继承权的证明。”

    “有没有搞错,他是独生子女,他家就他一个,房子肯定是他的,怎么可能有他大伯和他姑姑的份儿?”

    “因为他奶奶在,法官说他奶奶跟他一样有继承权,她奶奶老年痴呆,现在跟他大伯一起过,他大伯和他姑姑跟他家关系不好,现在说什么房子有老太太一半,他们又有权继承老太太将来的遗产,他们说什么老太太就是什么,法官说按现在的法律他们一个真拥有四分之一的房产。”

    “说要尽到赡养义务我相信,但大伯和姑姑要侄子的房子法院还要判给他们,这……这也太坑太离谱了。”

    “如果他爸生前立了遗嘱就不会有这些事,所以说我很庆幸。”

    小葛一脸不可思议,黄莹同样觉得这法律有点坑。

    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韩朝阳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跟张贝贝和小葛打了个招呼,刚同黄莹一起走出警务室,就见吴伟正站在树荫下和俞镇川在说话。

    “一起去吃夜宵吧。”

    “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可不想当电灯泡。”俞镇川跟黄莹做了个鬼脸,又下意识回头看看黄莹的车。

    黄莹早习以为常,笑看着他们问:“你们在外面鬼鬼祟祟,在聊什么呢?”

    “聊工作。”

    “这么晚了聊什么工作?”韩朝阳好奇地问。

    吴伟掏出烟,走到警车前说:“警务室这边明天上午应该不是很忙,镇川跟我们不一样,他所里一大堆事。我说去新民小区碰碰运气,帮他去蹲半夜,他硬是不让,把我当外人。”

    “总麻烦你们,我哪好意思。”

    韩朝阳非常清楚吴伟就是一个工作狂,闲着会难受的。

    社区工作他这样的人也不太喜欢干,就喜欢抓违法犯罪嫌疑人,就喜欢办刑事案件。 一流小站首发

    既然他愿意那就让他去呗,韩朝阳转身道:“镇川,这有什么麻烦的,那是你的辖区,一样是我们综合接警平台的辖区。如果再发生失窃,你有责任,我们一样有责任。”

    “是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吴伟点点头,一脸深以为然。

    “我休息,让你们帮我去蹲守,这觉我睡得着吗?”

    “你明天有事,我明天上午不忙,就这么定。赶紧给你们所里打电话叫两个辅警,把我手机号给他们,我先过去,让他们到了给我打电话。”

    “我看行,镇川,你不让吴哥去就是真不把吴哥当自己人。”

    “好吧,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回头请你们吃饭。”

    ……

    居然真有人抢着加班,黄莹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同韩朝阳一起并肩穿过斑马线,一边往理大西门外的小吃一条街走去,一边喃喃地说:“朝阳,吴伟挺拼的。”

    “嗯,他……他是挺拼的,所里那些工作他什么都会,什么都抢着干,从分到所里到现在好像一天没休息过,刘所和教导员就喜欢他这样的,其实不光刘所和教导员,所里几乎个个喜欢他。这人就怕有对比,可以说我以前那么倒霉,跟他这个工作表现好的有一定关系。”

    “你还好意思说!”黄莹扑哧一声笑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韩朝阳回头看看警务室方向,沉吟道:“他是一个好警察,当警察真是他的终极理想。先是上警校,再去参军,退伍回来考政法干警,考上之后又去上警校,直到30岁才穿上警服,想想就怕人。但绝不会是一个好男友,也不是一个好儿子,将来同样不会是一个好父亲。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可不想活成他那样。”

    “我听说过,30岁当上警察,要到31岁才能转正,一般人真没这毅力,想想真不容易。”

    韩朝阳不想再谈吴伟,抬起胳膊搂住她的小蛮腰。黄莹浑身一颤,下意识想挣脱,不知为什么又使不上劲儿,就这么鬼使神差地让他搂着,就这么被搂着往前走。

    韩朝阳一阵悸动,情不自禁侧头闻着她淡淡的发香。

    黄莹的心砰砰直跳,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急忙找话题试图让自己冷静,“朝阳,晚上只练了一首军歌,你不是说有什么大串烧吗,到底串什么歌,到底什么时候练?”

    “那些歌要保密。”

    提起这个韩朝阳就想笑,强忍着笑说:“我们想拿第一名,人家一样想进前三,可以说竞争从今天就开始了。我怀疑晚上参加排练的人中有007,就算没有007也会有其它单位的人来打探我们要唱什么歌,来打探我们是怎么排练的,所以现阶段只能排练军歌,不能这么快亮出底牌。”

    虽然听起来有些荒唐,但必须承认有这种可能性。

    黄莹乐了,禁不住抬头问:“你怕人家来打探,那你有没有去打探人家唱什么歌,人家是怎么排练的?”

    “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专业人士,我用得着搞这些歪门邪道?不过……不过顾主任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闻主任同意他的意见,已经安排人去打听了,最迟明天上午8点就会有消息。”

    街道的人去打听比较麻烦,分局参与就不一样了,各街道全有派出所,随便安排个民警,甚至不需要安排民警,只需要安排一个辅警去人家那儿看看就行。

    什么知己知彼,为了拿第一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黄莹彻底服了,吃吃笑道:“这馊主意肯定是你出的,领导们把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全做了,如果再拿不到第一我看你怎么收场。”

    换作其它事韩朝阳不敢打保票,但这件事韩朝阳是信心十足,不无得意地笑道:“只要没黑幕,只要没暗箱操作,只要评委够专业,那这个第一名肯定非我们莫属。”

    “如果人家暗箱操作呢?”

    “不是有杨书记么,杨书记到时候会监督他们的,如果我们唱得好,他们却不给我们第一,杨书记肯定会跟他们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