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八十一章 “总目标”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乔显宏死了,张秋燕也死了。

    他们当时的想法和心情不得而知,但能想象到一下子有了一百多万,过得并不富裕的两口子肯定欣喜若狂,狂喜过后又有些害怕,毕竟新开发的小区全有监控,钱的主人只要想找绝对能找到他。同时又心存侥幸,肯定会想谁会把那么多钱放在没人住的毛坯房里,估计也想到应该是一笔不义之财。

    乔显宏不怕失主报警,只怕失主找上门下黑手。

    于是制造做生意赔了出去躲债的假象,两口子一起放烟雾弹。

    事实上他并没有躲远,一直躲在开发区,租了一间民房,深居简出,生怕被熟悉撞见。

    张秋燕知道丈夫躲在哪儿,刚开始不敢轻易过去,生怕有人跟踪监视。后来发现好像没什么事,渐渐失去了警惕,隔三差五过去,结果带着暗中跟踪监视她的高俊飞和陈亚兵找到乔显宏。

    钱没敢存银行,而是借口装修藏在本来用于出租的一间民房的天花板上。乔显宏拿回来多少,高俊飞和陈亚兵搜走多少,乔显宏两口子一分都没花,不仅没花连全家的命都丢了。

    有命拿钱没命花,说得就是他们!

    案子破了,凶手落网了,自己立功了,可想到两口子本来是很勤劳的,虽然有些贪心,没经得住诱惑,但贪心罪不至死,何况孩子是无辜的,韩朝阳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命案破了,缉毒的战果更大,光我们燕阳这边就缴获高纯度冰-毒11公斤,毒资165万,贩毒使用的汽车两辆。别看缴获的毒资只有165万,但要是让这些冰-毒流入市场,价值可能上千万!”吴伟似乎知道他心情比较沉重,立马把话题从命案转移到毒案。

    “这么多!”

    “冯局抓回来的毒贩不光贩毒而且制毒,高俊飞和陈亚兵没经过中间环节,直接从毒枭手里进的货,进价每克150左右,如果分成小包卖给下家每克在我们燕阳至少能卖到500元。他们进的这批冰-毒纯度极高,就算普通冰-毒到下家手里一样会再分成小包,据禁毒队的人说货源最紧张的时候能卖到1000多一克。”

    难怪那些混蛋敢铤而走险,原来利润这么高。

    不过他们的下场也可想而知,贩卖这么多肯定死刑!

    韩朝阳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吴伟笑道:“朝阳,你小子不是双喜临门,是三喜临门,接下来肯定要评功评奖,运气好说不定能荣立个人三等功。”

    “你一样,因公负伤,不表彰你表彰谁?”

    “被狗咬的,又不是被毒贩砍伤的。”

    “办这个案子,除了你还有谁受过伤?”韩朝阳笑问道。

    吴伟想了想,微微摇摇头。

    “这就是了,你是唯一一个受伤的民警,上级肯定不会忘记你的。”再说下去就成相互吹捧了,韩朝阳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快开饭了,吃完饭唱歌。”

    “你忙你的,我去看看顾警长回来没有。”

    ………

    中午跟谭阿姨打过招呼,今天的晚饭比平时送得早。

    韩朝阳刚吃了几口,王厂长、刘阿姨、老潘等人已经到了。

    前天想“蹭戏”,昨夜想“蹭活动”,今天又想“蹭票”,围着打听歌会在什么地方举行,能不能管上级多要几张票,到时候可以带老伴和孩子们一起去,韩朝阳被搞得哭笑不得,又不能断然拒绝,只能答应找个机会帮他们问问。

    下午6点,参加排练的人员陆续赶到理工大学室内篮球馆集合。

    分局女警几乎全来了,陈秀娟正跟治安大队内勤余大姐坐在a区第二排窃窃私语。管稀元、吴伟正同俞镇川等兄弟派出所的民警交头接耳……还有二十几个人没到,封干事捧着花名册站在入口处打电话。

    不管参加活动还是执行任务,朝阳社区义务治安巡逻队远比分局的“正规军”积极。

    六个中队能来的队员全来了,老金意气风发,想在分局民警们面前显摆显摆,站在球场中央,中气十足地下达起命令。

    “全部都有,以各自中队为单位,整合集合!”

    “是!”

    “一中队,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

    “二中队,报数!”

    ……

    同工不同酬,队员们觉得正式民警没什么了不起,也想来个先声夺人,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报数。

    中队长们轮流跑步上去报告应到多少人实到多少人,一套流程走完,老金走到众人面前,抬起胳膊:“请稍息,同志们,我们先唱一首《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我们的队伍像太阳……预备齐!”

    随着他一声令下,篮球馆里响起高亢的军歌。

    王厂长坐不住了,从看台跑到球场上,对着坐在看台上的老姐妹和老兄弟们拍拍手,喊道:“来来来,都站起来,我们也热热身,预热一下,《南泥湾》怎么样,好,就《南泥湾》,花篮的花儿香……预备齐!”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唱。来到了南泥湾,南泥湾好地方,好地方………

    这边唱着军歌,对面唱着南泥湾,大爷们吼不上去,阿姨们的声音很响亮,跟巡逻队打了个平手,不过现场却乱糟糟的,分局民警和刚到的街道干部们笑成一团。

    “小韩,你们已经开始了,好好好,同志们好,老厂长好。”

    “小韩,这地方选得好,我们在那边?”

    “杨书记,顾主任,街道合唱团在c区,从这边过,这边请。”

    “好,我们先过去集合。小黄,别往后躲,别不好意思,今天你跟小韩一样全是主角。”

    跟倒霉蛋谈恋爱的事是保不住密的,街道办事处上上下下全知道,黄莹被调侃得脸颊发烫,偷看了倒霉蛋一眼,苦着脸说:“杨书记,我算什么主角,我唱歌不行,我五音不全。”

    杨书记哈哈笑道:“你可是我们街道最漂亮的女同志,到时候肯定要站第一批,唱不好没关系,甚至不出声,但要对口型。”

    “杨书记,小黄是谦虚,她唱得其实很好。”

    “是吗,那更要唱,走走走,都过来。”

    正说着,分局政治处闻主任到了。

    先跑到c区下面跟杨书记和顾主任问好,旋即回到a区跟封干事耳语了几句。

    分局民警不敢在交头接耳、不敢再窃窃私语了,不约而同起身。封干事捧着花名册开始点名,确认人齐了也爬上看台站到队伍中。

    “小韩,你是专家,指挥权移交给你,正式开始吧。”当着区委常委、花园街道工委杨书记的面,闻主任不想搞什么动员。 一流小站首发

    韩朝阳刚回了个礼,杨书记又喊道:“小韩,我们这边也集合好,接下来该怎么练?”

    同时负责四个合唱团,有点忙不过来。

    韩朝阳干脆把闻主任、老厂长、苏主任和老金请到c区看台下,同扶着看台的杨书记说:“二位领导,老厂长,侯站长下午打电话问过区委宣传部,宣传部的人说明天上午统计各单位排练的曲目,让我们先排练三天,然后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听,他们觉得拿首合适上哪首。说参加歌会的单位比较多,整台晚会要压缩在三个小时内,到时候可能要淘汰掉一些节目,一些单位可能排练了也不一定能上。”

    “要毙掉一些节目?”杨书记光顾着忙大事,真不知道这些小事,一脸惊诧。

    “要审核,要选拔,还说在我们区里的歌会上获得前三名的节目,要选送到市里,参加市里的八一歌会。”

    能参加市里的八一歌会一样是成绩,精神文明建设搞得好不好,军民共建搞的行不行,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体现么。

    杨书记拍拍栏杆,不假思索地说:“小韩,我们街道四个合唱团必须有一个进前三,最好拿第一,这个任务交给你,该怎么排练,到底排什么歌,你说了算!”

    街道要成绩,分局难道就不要?

    警力那么紧张还组织近百个民警参加排练,如果没一个好成绩没法向局长政委交代,闻主任又不好跟杨书记争,干脆来了句:“小韩,我们分局拿第二就行了,这个任务也交给你。”

    “虽然参加活动是重在参与,但有机会能拿个好成绩当然要争取,我们老干部合唱团拿第三也行。”老厂长“政治觉悟”很高,退而求其次,不跟两位领导争。

    苏主任笑而不语,她不开口老金自然不会说什么。

    区里的活动,他们居然想包揽前三,韩朝阳彻底服了,苦着脸说:“杨书记,闻主任,王厂长,既然您三位定了目标,我们就不能打没把握的仗,毕竟参加的单位太多,据说区里的几个大型企业也参与,竞争太激烈,我们街道一下子出三个节目,在第一轮选拔时评委就会考虑一些其它因素。”

    “嗯,他们有可能会砍掉两个,留一个,不管我们唱得好不好。”杨书记微微点点头。

    “我们分局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唱开场曲,这是宣传部内定的。”

    “闻主任,问题恰恰出在开场曲上,您想想,《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是什么歌,真是耳熟能详,几乎唱烂了。军歌那么严肃又不能改编,唱得再好评委和观众也听不出个好,用好声音导师们的话说是没辨识度。”

    居然搞选拔,居然搞淘汰,也就是说第二首歌不一定有机会唱。

    闻主任下意识问:“那怎么办?”

    “三位领导,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分局合唱团的开场曲照唱,同时和街道一起把几个合唱团并成一个大合唱团,我想办法改编一下,搞个军旅歌曲大串烧,挑相对比较冷门唱出来能让评委和观众耳目一新的歌曲改编,甚至可以排个舞,如果搞好说不定能被作为压轴的节目。”

    小伙子这个想法不错,要搞就要搞出点特色。

    杨书记很满意,但不想带分局玩,冷不丁来了句:“闻主任,我们这边人已经够多了,你们分局的节目也内定了,公安分局跟街道搞一块不好不合适。”

    不跟你们搞一块分局唱完军歌就没其它事了,而且不一定能进前三。

    闻主任岂能错过这个机会,嘿嘿笑道:“杨书记,我们公安其实跟部队没什么区别,我们两家一起搞个大合唱,这才是军民大联欢,军民鱼水情。”

    该说话的时候就要说话,韩朝阳急忙道:“杨书记,人多点好,人多点唱出来才有气势。”

    “关键是主持人报节目的时候怎么报,总不能说下一个节目是燕东公安分局和花园街道合唱团共同演唱的什么什么歌,不好不好,这么搞不合适,还是分开吧。”

    原则性的问题要据理力争,闻主任立马回头道:“小韩,杨书记考虑得有道理,要不这样,你想想办法改编两套军歌大串烧,街道一个,我们分局一个。”

    军旅歌曲就那么多,那么多单位参加,人家一家唱一首,留给你的能有几首?

    可选择的余地太小,可发挥的空间不大,好听的总共就那么几首歌,怎么串怎么烧?

    韩朝阳被难住了,用几乎哀求般地语气说:“杨书记,在区里的歌会上,我们主要是上台露脸,主要是能多唱一首是一首,如果有机会被选送到市里参加歌会,到时候我们代表的就是燕东区。”

    也是啊,到了市里的八一歌会上,街道和分局就不分家了。

    杨书记权衡了一番,勉为其难地答应道:“行,就这么练。”

    总算达成了共识,韩朝阳终于松下口气,回头看看几乎全盯着自己看的分局同事,接着道:“三位领导,怎么合练现在不着急,我打算先听听大家的声音,轮流来,一个人唱几句,看看同志们唱低音比较合适,还是唱高音比较合适,考虑到有些同志确实不擅长唱歌,接下来可能要淘汰掉一部分人。”

    “一切围绕拿第一名的总目标进行,该淘汰就淘汰,你看着办。”

    “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