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真不是神探(朝阳警事) 第一百八十章 真相大白

时间:2018-05-17作者:卓牧闲

    “吴哥,别动,我来帮你解。”

    “瞧把你热的,衬衫全湿透了,你伤口不能进水,我去帮你挤个湿毛巾。”

    吴伟昨天来时带了行李,警务室里间只有两张床,一张是韩朝阳的,一张是俞镇川的,他干脆住进保安公司集体宿舍,可能是都当过兵的缘故,才来一天就跟小康等保安混得很熟,知道他手腕上有伤,一巡逻回来小伙子们就争先恐后地帮他解多功能腰带,帮他去打水淘湿毛巾。

    “谢谢啊,让你们伺候我,真不好意思。”吴伟像是回到了部队,很喜欢这样的氛围,抬起双臂连连致谢。

    “自己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小康帮他解下武装带,兴奋地说:“今天提前半小时开饭,吃完饭练歌,外面几个执勤点只要晚上不值班的全回来,也不知道让我们唱什么歌。”

    一个小伙子从架子床上爬下来,嘀咕道:“八一歌会,肯定唱军歌。在部队天天唱,饭前还一首歌呢,什么军歌我们不会唱,想想真没必要排什么练。”

    “不想参加排练?”小康回头问。

    “不是不想,是没必要。”

    “你懂什么你,你们在部队唱歌是靠吼的,嗓门大声音高就行,现在是要参加歌唱会,不光要嗓门大声音高还要好听。”

    “你懂?”

    “肯定比你懂,”小康是警校毕业生,不像他们当过兵,在警校时参加过合唱,不无得意地说:“你们在部队是一起吼一起唱,韩大肯定不会那样,既然是参加歌唱会就要唱出水平,应该是混声合唱,就是分成低音部和高音部还有和声什么的。”

    这是政治任务,街道干部要参加,社区治安巡逻队要参加,分局一样要组织民警参加。

    分局机关能有几个人,想组织合唱团就要从各基层所队抽调民警,想到中午接到的通知,吴伟不禁笑道:“晚上我一样参加排练,除了我所里还有几个人要来。”

    小康好奇地问:“吴哥,你们分局来多少人?”

    “好像88个,要组织一个88人的合唱团。”

    “我们巡逻队也好几十个人,再加上街道干部和老头老太太,别说会议室,院子里也站不下!” 一流小站首发

    “在院子里唱多热,还有蚊子!”

    “这些不用你们操心,”李晓斌推门走进宿舍,站在空调出风口下笑道:“韩大早回来了,同分局政治处封干事和街道文化站侯站长一起去了理大,请保卫处领导帮着跟校领导说说,看能不能借用理大的室内篮球馆。”

    “借用理工大学的篮球馆?”

    “嗯,那环境多好,有中央空调,有灯光,场地又大,别说一两百个人,四五百个人都坐得下。”

    吴伟刚才进后院时还刻意去卫生保健室转了一圈,毕竟是一个单位的战友,想去跟马老师和韩爸打个招呼,结果没看见人,没想到他已经回来了。同时又发现有一技之长就是好,分局和街道办事处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吴伟人在警务室,心却不在这里甚至不在所里,一直想着717案。

    对一个基层民警而言,能参与侦办大案要案的机会太少了,案件没办结竟因为被狗咬了一口提前退出专案组,想想就郁闷。一想到仍在缉毒的专案组战友,他下意识掏出手机,走到院子里的树荫下给师傅打电话,打听案件侦破进展。

    刚跟师傅聊了一会儿,警务室后门开了,韩朝阳从里面走过来。

    “朝阳,听说封干事来了?”

    “来了,又走了,刚把他和文化站侯站长送走,他们吃完晚饭再过来。”顾爷爷的人品坚挺,顾爷爷说他没打过小报告,那之前就是误会他了,韩朝阳觉得有必要重新定位跟他关系,看着他手问:“怎么样,疼不疼?”

    “不动没事,一动就疼。”

    “有没有打狂犬疫苗?”

    “打了,还有好几针,想想就丢人,不说这些了,你爸你妈呢,刚才我进去看过,他们好像不在。”

    跟女友的感情进展得很快,感情甚至引申出亲情!

    昨晚聊得太融洽,黄爸黄妈和老爸老妈真是“一见如故”,虽然昨晚刚接触,但现在两家的关系好得无以加复。黄妈今天甚至请了一天假,一大早就骑电动车来接,陪着跑了大半天手续,跑完手续又拉着老爸老妈去逛街。

    一提到这些韩朝阳心里就美滋滋的,咧嘴笑道:“跟黄莹她妈一起逛街呢,估计得吃完饭才能回来。”

    “这么说你和黄莹的事定了?”

    “也没说定不定,就是让我们先交往,先谈着,再培养培养感情,结婚的事以后再说。”

    “这不就是定了么,恭喜恭喜。”

    “谢谢。”

    人与人是不能比的,吴伟确实很羡慕但并不妒忌,想到师傅刚才在电话里提到的事,不禁笑道:“朝阳,有件事以前不能说,现在可以告诉你,但也只能告诉你。”

    “什么事,要不去会议室说吧。”

    “行。”

    走进居委会一楼会议室,关上门,打开空调。

    吴伟一屁股坐到会议桌上,不无激动地说:“717案的几个主犯全落网了,冯局昨天夜里亲自把几个主犯押解回来的,小鱼小虾也抓得差不多了,我师傅过两天就能回来,后续工作由刑警大队和禁毒大队负责。”

    “主犯不是早落网了,那天晚上还去指认过现场呢!”

    “717案不只是一起命案,也是一起毒案,可以说案中有案,不然谁会无缘无故杀乔显宏一家。”

    吴伟掏出烟,一只手不方便,韩朝阳接过烟盒掏出一根帮他点上。

    吴伟笑了笑,美美的吸了一口,接着道:“刚开始我们把该查的全查过,就是没查出张秋燕母子遇害与什么事或什么人存在因果关系,又查不到乔显宏的下落,对乔显宏为什么出去躲债也一无所知。案件侦破工作陷入僵局,你提供的情况非常有价值,让我们眼前一亮。”

    “张秋燕的那个初中同学?”

    “对,张秋燕的那个同学早出嫁了,之前没进入我们视线,根据你提供的线索找到她之后,她反映了一个重要情况,她说张秋燕经常去找她,经常去她们那个商场买衣服,有一次曾跟她打听过市区的房价,听语气似乎要在市区买房。”

    “乔显宏装修能赚多少钱,张秋燕工资又不高,而且阳观的楼房没盖几年,后来又装修过,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多钱!”

    “问题就出在这儿,我们怀疑他们可能无意中获得一笔横财,就顺着这个方向展开侦查。结果像过筛子一样排查完他们两口子的社会关系,又没发现什么疑点,不是没发现疑点,是没发现可疑的人,侦破工作又陷入僵局。”

    “后来是怎么破的?”

    “这还得感谢你,你跟何队聊过案子,提到问题有可能出在乔显宏干过活的邻居家。其它线索全断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何队汇报完这种可能性,专案组就调整部署,排查乔显宏干过活儿的几个小区,结果发现问题果然出在邻居家,不过不在同一层楼,而是楼下那家。”

    没想到跟何队闲聊还能帮上忙,韩朝阳乐了:“再后来呢?”

    “锁定了两个嫌疑人,通过侧面调查、dna比对和技侦手段,发现他们是毒贩,明知道他们杀了人,为了打掉整个贩毒网络直到时机成熟才收网的……”

    717案死亡三人,影响恶劣,要给死者亲属乃至全社会一个交代。

    师傅说了,市局明后天会公布大概案情。

    现在这算不上什么秘密,吴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他知道的详细介绍了一遍。韩朝阳糊涂了,不解地问:“那个毒贩家没装修,根本没法住人,怎么会把一百多万现金放在刚买的毛坯房里?”

    “他们跟上家约好当晚交易,对方要求支付现金,高俊飞就从几个银行把钱陆续取出来了。陈亚兵跟高俊飞不住在一起,就去小区跟高俊飞汇合。两个碰头之后高俊飞接到一个电话,要出去办个事,就把钱交给陈亚兵,一个开车先走了。

    正因为是毛坯房,连马桶都没有,陈亚兵憋不住要上厕所,就把钱放在他姐夫买的新房子的卫生间里,下楼时又担心姐夫回来找不着钥匙,跟往常一样把钥匙藏在消防箱的灭火器下面。结果他一下楼,乔显宏去了,找到钥匙打开门,偷走了他藏在卫生间里的钱。”

    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过那是一百多万现金,谁能抵挡住那么大诱惑!

    韩朝阳想想又问道:“乔显宏怎么想起去楼下的?”

    “乔显宏已经死了,我们总不能问尸体吧,不过据高俊飞和陈亚兵交代,他们在折磨拷问乔显宏时,乔显宏说他就是想去看看进去有没有装修,如果没装修就兜兜生意,要是装修了就看看装修风格。至于怎么知道消防箱里有钥匙,跟你同何队说得差不多,他就是习惯性打开看看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